最强狂兵 第871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作者:烈焰滔滔 类别:玄幻小说
    薛坦志来到了医院之后,所有的薛家亲戚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一个个表情都略带怪异。

    一个女儿把另外一个女儿给打了,而且还打的这么惨,这种事情真是……啧啧,不得不说,此时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

    薛坦志完全无视这些眼神,推开了薛胜男的病房门。

    薛胜男还是满脸绷带,眼睛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听到有人进来,她那灰败的眸子里面出现了一丝情绪的波动。

    薛胜男并没有往旁边看上一眼,而是声音低沉的说道:“谁都不许进来,滚出去。”

    薛坦志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他看着女儿脸上的绷带,心中很难受:“胜男,是我。”

    薛胜男听了这话,并没有转过脸看他一眼。

    “胜男,是爸爸对不起你,是爸爸的错。”薛坦志继续说道,眼里满是歉意。

    “你也给我滚!”薛胜男终于吼道。

    不过这一吼,却牵动了她嘴里的伤处,顿时疼的开始叫起来。

    “胜男,胜男!”

    薛坦志连忙上前,扶住薛胜男的肩膀。

    可是接下来他却彻底的愣住了。

    他看到的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

    充满着灰败,充满着仇恨,完全没有任何的亲情可言。

    “胜男,你……你这是怎么了?”薛坦志似乎被这样的眼神给吓到了。

    “我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薛胜男的眼神已经要喷火了:“薛坦志,如果没有你三十年前的风流债,我今天怎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连裤裆里的东西都管不好,你简直混蛋!”

    从老佛爷到,再到女儿,薛坦志今天已经连续被三个女人给骂了,看着女儿如此不敬,他偏偏还不能还口,太理亏了实在。

    “那个野种,那个野种竟然把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我以后还怎么见人?”薛胜男吼着,然后开始哭了起来。

    薛坦志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果当年他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欲望,或许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些事情发生了。

    “抱歉,胜男,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薛坦志说道,此时此刻,就连他也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了。

    “你给我滚出去!”薛胜男又不顾疼痛的吼道:“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

    “真是难得的悠闲时光。”

    薛如云和苏锐并肩走在公园里,阳光很好,微风和煦。

    在回到南阳以来,此时是薛如云心理状态最放松的时候了。有苏锐在旁边,她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一切交给这个男人来做决定就可以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两个人边走边聊,正准备去湖上划划船的时候,薛如云的响了起来。

    一个很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请问是哪位?”

    薛如云面带微笑的刚刚说完,那边说了句什么,导致她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好。”

    薛如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了这一个字,然后便挂断了。

    苏锐把薛如云的神色变幻清楚的收在眼底,满是担忧的问道: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不过,他还没说完,薛如云的身体就是一软,倒在了他的怀里。

    “到底怎么回事?刚才打的到底是谁?”

    薛如云并没有晕倒,只是暂时的失去了力量,苏锐赶忙把她抱到一边的长椅上面。

    薛如云的脸色仍旧白的吓人,甚至嘴唇都失去了血色:“是他,是……薛坦志。”

    听了这个名字,苏锐沉默了一下,他很理解薛如云的心情:“他对你说什么了?”

    “他要约我见面。”薛如云的声音很艰难。

    她挣扎着坐起身来,抿着嘴唇,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可否认的是,薛如云虽然是个女强人,但是一旦要让她面对曾经的父亲,她的心底总是有那么一丝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情绪。

    毕竟这是亲生父亲,是无可否定的事实。

    “别怕。”苏锐轻轻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我并不是怕,只是终于来到了这一天,心里有点感慨罢了。”薛如云略微有点嘴硬,不过很快她就调整好了情绪,眼神之中重又露出不甘的光芒:“当年如果不是他,我妈也不会有这种下场,如果在我们被逐出薛家的时候,他能够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说句话,现在我也不会这么恨他。”

    “对于这种完全不配当父亲的人,你就不需要有任何的留恋和怜悯了。”苏锐握住了薛如云的手。

    “后来薛家派人追杀我和我妈,我就不这件事情薛坦志会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以他当时的能量,完全可以阻止此事的发生!那个时候,他又在哪儿?”

    薛坦志简直堪称最悲剧角色了,无论是在母亲妻子还是女儿或是私生女面前,都里外不是人。

    “那我们就让他为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好了。”苏锐冷冷说道,对于这个薛坦志,他真的是没有半点好感可言。

    “好,你陪我一起去。”薛如云的眸间隐现泪光:“我要问问他,问问他到底认为自己对不对得起我妈。”

    苏锐摇了摇头,刚想说薛如云这么问没有半点意义,可是,他换位思考了一下,还是把这话头给打住了。

    归根到底,薛如云还是个女人,只要是这种性别,那么永远也不可能逃脱“感性”二字。

    “我们一起去质问他。”苏锐说道。

    …………

    这一场相隔近三十年的父女会面,选择在了一家幽静的咖啡馆。

    薛如云和苏锐来到的时候,薛坦志已经坐在位子上等了一会儿,看到薛如云从远处走来,在这一刹那,他的眼神有点恍惚,思绪似乎也飘到了年轻时代。

    是的,即便已经那么多年没有见到这个私生女,但是他薛坦志还是能够一眼就认出对方来,因为,薛如云和她的母亲,实在是太像太像,除了眼睛像自己之外,其他的部位简直像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薛坦志,如果让那个时候的李婉晴穿越到现在,和薛如云并肩站在一起,那么她们就像是一对亲。

    薛如云的母亲叫李婉晴,年轻时候是名动一方的大美人,薛坦志也同样是个大帅哥,才子佳人的故事自然而然的便上演了。

    可是,那个时候的薛坦志已经有了妻子,有了儿子。

    即便知道了这个消息,李婉晴也没有任何的哭闹,她深深爱着薛坦志,她愿意远走他乡,把两人的爱情结晶生下来,好好抚养长大。

    薛坦志陷入了纠结之中,他舍不得李婉晴,也舍不得自己投入的这份“感情”,但是李婉晴却比较决然,毅然离开。

    两人再见已经是三年以后,李婉晴在火车上和薛坦志偶遇,后者终于下决心不再错过这份“缘分”,在没经过家里老爷子和妻子蘅琴的同意下,就把李婉晴母女接回了家中。

    一夫二妻的狗血剧情便在薛家开始上演。

    李婉晴自是不想接受这种安排,但是没办法,当时的薛如云实在是太小太小,自己带着她颠沛流离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她本想搬出薛家,可是当时的薛坦志还是有那么一点所谓的男人气概,千方百计的阻止了。

    蘅琴自然忍受不了这种屈辱,主动搬出薛家,开始了和薛坦志的长期分居生活。

    当然,分居归分居,蘅琴却死活不离婚,并且定期要去拜访老佛爷,她知道,在这个家里,只要有老佛爷的撑腰,薛坦志就算想把自己甩掉也不可能!

    不可否认的是,薛家虽然不怎么待见李婉晴,但还是有人愿意对薛如云好的,比如薛坦志的和,在她们的眼中,无论大人犯什么过错,孩子都是无辜的。

    而在老佛爷看来,如果不是李婉晴这个狐狸精勾引儿子,让他终日沉迷温柔乡,又怎么会忘记了努力和上进,又怎么会让整个薛家变得如此乌烟瘴气?过了几年,老佛爷终于忍无可忍,下令将李婉晴母女逐出薛家!

    对于这个命令,薛坦志只是表面上抗争了一下,但面对老佛爷的积威,他还是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薛如云母女就此离开。除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喝闷酒,他什么也做不了。

    这是一场孽缘。

    薛如云一步步的走来,越走越近,往事在薛坦志的脑海里也渐渐变得愈发清晰。

    他的眸子里面涌现出一丝痛苦之色,望着薛如云,这位未来薛家的家主竟完完全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薛坦志本就性格懦弱,让他管理偌大的家族,真是够难为他了。

    在跨进咖啡馆大门的时候,薛如云的心里还是有些许复杂的情绪,可是,当她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中年男人的时候,心情反而出乎预料的平静了下来。

    该面对的就在眼前,所以不需要有任何逃避。

    儿时,他曾经抱过自己,也亲过自己,当然也疼过爱过自己,这些薛如云都不会否认,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所谓的感情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如云……”薛坦志的声音艰涩,他站起身来,望着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女儿,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一起涌上来,百味杂陈。

    “薛总,你好。”

    薛如云微笑着说了一句,便坐了下来,眼神平静,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PS:第三更,把昨天的欠章补上了。有很多读者问这本书后期会不会转玄幻或者修仙,烈焰的回答是——绝对不会转,就写纯都市,把都市剧情流进行到底!
欢迎您阅读烈焰滔滔所写的小说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