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第788章 我去卫生间笑一下

作者:烈焰滔滔 类别:玄幻小说
    林傲雪知道,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冲淡苏锐醒来的喜悦,因此并没有对苏炽烟兴之所至的动作做出什么反对的回答,但是由于外面的吵吵声,苏锐的和谐社会也并没有能享受多久,实在是有点可惜。

    “我来看小叔,你们不让我进,你把你们当成什么人了?”来者趾高气扬的说道。

    苏锐没听过这个声音,非常的陌生,而苏炽烟的眉头却已经紧紧皱了起来。

    这个时候,又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我和升翔一起来,也想看看小舅恢复的怎么样了,如果他醒了,我们自然皆大欢喜,我说你们两个存着什么心思啊,难道以为我会害小舅?”

    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苏炽烟已然呆不住了,立刻快步的走到外面,冷声说道:“齐占吉,苏升翔,你们两个来干什么?”

    在两个高级保镖的身边正站着两个身穿休闲装的年轻男人,看起来都是二十来岁,手上皆是拎着手提袋,一个看起来很白,而且微胖,这是苏升翔,苏意的小儿子。

    苏意一直在外省任职,最近正在欧洲考察,因此家里的事情一直都没有照顾到。

    另外一人就是齐占吉了,距离他上一次在宁海被苏锐痛殴,已经了两三个月,但是颧骨上的部分淤痕似乎怎么也消除不掉,而且由于他最后被苏锐扔进了充满食人鱼的渔缸里面,浑身上下被撕咬出不少的口子,脖子下面也有一道白色的伤疤,异常明显。

    虽然苏炽烟最后把这件事情以雷霆一般的手腕给强行压了下来,但是以齐占吉的关系,自然还是可以轻轻松松的打听到是谁让自己变成了这样。

    在他看来,苏锐一定不一般,否则苏炽烟一定不会用这种手段强行压下,并且严厉警告他,无论如何都不要报复。

    不过,以齐占吉的性格,不去报复苏锐,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本来只是想要简简单单的泡个美国的明星经纪人而已,结果把自己搞的浑身都是伤,那么多次圈的聚会都没能参加,现在还经常被人在背后议论,不知道在哪里吃了瘪。

    遭遇了这种事情,他妈苏静秋自然气到了不行,但是由于齐占吉“非常严格”的执行了苏炽烟的决定,坚决不告诉任何人是谁打他的,因此极为护短的苏静秋也是没多少办法,反正她也知道儿子是个什么样的纨绔性格,只能无奈的随他去了,别把命搭上就行。

    当齐占吉调查清楚一切、准备暗中纠结人手对苏锐动手的时候,就发生了苏锐强闯蒋家大院、当众毙了蒋毅刚的事情!

    而那一次,他也真正意识到,原来这个让自己差点丢掉了半条命的男人,竟然是家族老爷子的私生子,严格的从辈分上来讲,就是他齐占吉的小舅!

    仇人变成小舅,还有比这更狗血的事情吗?

    齐占吉虽然纨绔好色,但其本人可绝对不傻,他能够看出来,苏战煌的亮相已经表明了老爷子的态度,那就是——力挺苏锐。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他在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就没当面表达过对苏锐的任何态度,而且由于苏无限的高压政策,即便有人对此事心存不满,但也没人敢吭声,苏家上上下下一片和谐……至少表面上是的。

    对于一个私生子而言,能让原家族做到这样的地步,实在是古今罕见,相比较之下,此时还在南方憋着一口气奋斗的薛如云就要可怜的多了。她本来也可以成为薛家的大,享尽荣华富贵,但她的少年时期却是如此的不堪回首。

    这句话似乎说明了一个很简单的社会现象——有个好爹真的很重要!

    对于苏锐,齐占吉有种本能的恐惧,那个男人给他带来的阴影,到现在还无法抹去。

    齐占吉经常从噩梦中惊醒,梦到的要么是苏锐把点燃的雪茄塞进云空蓝喉咙里的情形,要么是苏锐把自己丢进到处是食人鱼的渔缸里,每每醒来,都是一身冷汗湿透了衣衫。

    今天他之所以愿意接近苏锐,也就是因为听说苏锐没有醒来,才愿意看上两眼解解气。

    如果齐占吉知道在他到来的前几分钟苏锐就恰巧醒了,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和齐占吉的畏畏缩缩相比,苏升翔就要高调的多了,虽然他平日里没闹出什么大的乱子,但也或多或少的表达过对苏锐的各种不满,有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小叔,在苏升翔看来,这简直是家族之耻。

    此时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他自然得来打开一下嘲讽模式!

    “哎呦,姐,你也是在这里啊?”苏升翔并不像齐占吉那样怵苏炽烟,阴阳怪气的说道:“我可是听说,这几天来你是寸步不离的陪着小叔啊,啧啧啧,真是的,这种关心程度真是堪称我辈楷模,你是准备把我们苏家变成那什么和谐社会下的五好家庭?”

    苏升翔这话及有些阴损了,明显是在说苏炽烟和苏锐的关系超出了普通的家庭成员范畴,如果再往前一步,那可就是乱-伦了,对于任何家庭而言,这可都是严重至极的事情了。

    虽然苏炽烟和苏锐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由于这种“拟制血亲”情况的存在,苏升翔的这种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听到对方这样讲,苏炽烟的表情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苏升翔,管好你的嘴,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在这不分是非黑白的胡说八道?”

    苏炽烟说罢,对两个保镖干脆的说道:“不准他们进来!”

    两个高级保镖闻言,齐齐往门前一站,高大强壮的身躯就跟两尊铁塔一样,看样子根本挪不开!

    “唉,姐,姐,我的好,你怎么就开不得玩笑呢?”苏升翔立刻换了副笑脸,拉住了苏炽烟的胳膊:“我也只是想来看看小叔,没什么别的意思,你看,我还特地带了东西呢。”

    都说自己是在乱-伦了,还能是开玩笑吗?他能带什么好东西来?

    苏炽烟一看他手里拎的袋子,面色变得更加阴霾。

    “苏升翔,你拎了两只老母鸡来,还是活的,你在开谁的玩笑?你在寒碜谁?”

    “不不不,不是两只。”苏升翔似乎生怕苏炽烟误会一般,连忙解释:“是四只。”

    说着,他指了指齐占吉拎着的的手提袋。

    齐占吉本身有些惧怕苏炽烟,看到苏升翔指了指自己,因此一脸怂样的咳嗽了两声,说道:“是,我这里还有两只。”

    苏炽烟真的无语了。

    “姐,其实我们对小叔也是一片孝心。”苏升翔贱兮兮的说道:“这可都是活了六七年的老母鸡,给他炖点鸡汤补补身子,不是挺好的一件事情吗?你为什么皱着眉头呢?”

    “下次你亲自炖好了再端来。”苏炽烟说完,转身走进房间里面。

    “好嘞,没问题,这个真的没问题!”苏升翔见状,连忙对齐占吉使了个眼色,把手提袋给到保镖手里,然后顺势便跟了进去。

    齐占吉硬着头皮进去了,一旦真正要面对苏锐,而且是昏迷着的苏锐,他还是立刻怂了。

    当看到林傲雪静立床边的时候,苏升翔的眼中还是闪过了一抹惊艳。这样级数的美女,即便已经劳累了好几天,肤色已经不如之前明亮,但也仍旧如此的吸引眼球。

    只是,此时林傲雪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冷意。

    她清楚的听到了苏升翔在门外面说的话,他想要看苏锐的笑话?对于这样的人,林傲雪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好脸色。

    不过苏升翔面对美女,倒也没多说什么,而是把目光转向了躺在病床上的苏锐。

    苏锐并没有睁开眼睛,呼吸很轻很淡,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齐占吉隔着好几米,踮着脚看到这种情况,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脖子上面的伤口……他真的是怕极了苏锐了。

    “我小叔他老人家还没醒过来啊?”苏升翔一脸悲伤的问道,只是他这语气怎么听都像是幸灾乐祸。

    苏炽烟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你又不是没长眼睛,自己不会看吗?”。

    “你看看你,姐,你吃枪药了吗?怎么一点就着呢?”苏升翔这油嘴滑舌的强调让苏炽烟的耳边仿佛有着无数苍蝇在飞,弄不死人却恶心人。

    “我就是想问问,我小叔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是不是这辈子都很难睡醒了?”苏升翔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

    不过,这货的问题倒是比较直接。

    听到这话,苏炽烟和林傲雪的眼神之中都闪过冰冷的神色,而与她们不同的是,齐占吉则是面露希冀……如果苏锐醒不过来,那么自己也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苏炽烟刚想发怒,告诉他“让他失望了,苏锐已经醒来了”,可是没想到的是,林傲雪忽然出声了:“这个没人知道,只有等待奇迹出现。”

    得,她这一句话,等于无限的缩小了苏锐苏醒的可能性!

    苏炽烟看着林傲雪的突然反应,眼中闪过了一抹深深的诧异,她虽然猜不透林傲雪为什么要这样,但她这个姑娘,这么做一定是为了苏锐好。

    “等待奇迹出现?”

    苏升翔听到这句话,真的很想笑。

    至于齐占吉,早就已经浑身轻松,像是卸下了多少斤的重担一样!

    “希望小叔可以早日醒来。”苏升翔咳嗽了两声,说道:“我去卫生间笑一下……不,方便一下。”

    说完,他在苏炽烟杀人一般的眼光中晃到了卫生间,然后拿出,发了条短信。
欢迎您阅读烈焰滔滔所写的小说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