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第738章 苏家的邀请

作者:烈焰滔滔 类别:玄幻小说
    夜莺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傲雪,然后伸手把短刀抽出来,铿锵一声放回刀鞘。

    林傲雪同样冰冷的回了一句:“不要再对苏锐这样。”

    这句话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白秦川却清楚的听出了其中的威胁意味。

    这种威胁……很认真。

    对于苏锐来说,已经没什么能够比林傲雪这样的举动更加感动了,他默不作声的伸出右手,揽住了林傲雪的纤腰。

    后者的身体微微僵硬,因为苏锐这一下揽的非常用力。

    夜莺再次冷冷的瞥了二人一眼:“记住,你欠我一瓶药水,如果下次再见,你还没有的话……”

    苏锐倒是不担心夜莺会说出怎样的威胁性话语来,反正对方又打不过他,只是夜莺的受伤完全是因为他而起,所以苏锐的心里还是充满着歉意。

    “我不敢保证一定会有,但是,你的疤痕我一定会帮忙祛除掉。”苏锐认真的说道。

    似乎是听到了苏锐认真的语气,夜莺冷冷哼了一声,也不多做追究了。

    这个时候,苏锐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腿被林傲雪掐了一下。

    这一下只是用指甲掐了一点点的皮而已,非常疼,苏锐倒吸了一口冷气。

    反观林傲雪,却是目视窗外,好像这一切和她都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苏锐没好意思问林傲雪为什么掐自己,只能揉着大腿,一脸苦笑。

    而林傲雪的嘴角微微翘起,她还记得,自己在必康的实验室中受伤,苏锐把那能够祛除疤痕的最后一点点蓝色药水全部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哼,这个讨厌的家伙,现在还想给别的女人用这药水?

    现在的林傲雪还不知道夜莺的受伤部位,如果知道的话,恐怕她的想法还会更偏激一些。

    司机惊魂一场,差点没被夜莺的短刀给开了瓢,他生怕接下来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于是疯狂的踩着油门,要把到达目的地的时间更缩短一些。

    十几分钟后,他们便到了酒店楼下,司机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白秦川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司机,摇了摇头。

    “秦川,谢谢啊,改天我们再详细聊聊合作的事情。”

    “一定,一定。”白秦川咬牙切齿的说道。

    苏锐笑眯眯的拍了拍白秦川的肩膀,然后和林傲雪一起下了车。

    不过,在下车之前,这货倒是一点不老实,在夜莺的大腿之上掐了一把,以表示自己对她刚才行为的不满。

    苏锐的这个动作非常隐蔽,白秦川都没有发现,夜莺出奇的没有反击,坐在原地,狠狠的瞪了苏锐一眼。

    可是,在没有人能够看到的黑色口罩之下,她的脸庞似乎变得红了一分,轻轻揉着被苏锐掐过的地方,她本来冰冷的目光似乎也柔和了许多。

    “你喜欢他么?”白秦川忽然问道。

    喜欢苏锐?

    “哼。”夜莺一声冷哼,似乎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屑。

    白秦川呵呵一笑,道:“你这种行为就和当年上学的时候一样,那些男孩子看到喜欢的女生,总会想方设法的欺负她们,不过,我得给你点建议,你这种直接把刀贴在人家脖子上的行为,实在是有点太彪悍了……会把人家吓跑的。”

    夜莺同样没有反驳,她只是把龙凤呈祥双刀铿锵一声抽出来,以示对白秦川的反驳。

    司机听到这刀的声音,一个紧张,差点没把车子开到绿化带上面去。

    …………

    “她曾经救过我。”苏锐怕林傲雪误会,一回到房间就把和夜莺的相识过程全部讲了出来。

    林傲雪又不是不通情达理的那种女人,她在知道了夜莺曾经奋不顾身的加入到与山本组的战斗之中时,对这个冷酷女人的反感就已经全部烟消云散了。

    “不过,说完了我的事情,现在是不是该说说你了?”

    苏锐把林傲雪挤在了墙上,冷笑着说道:“小妞,你怎么会用枪?”

    “我不会用。”林傲雪早就意识到了会有这种时刻,把脸扭向一旁。

    “不会用?不会用怎么能顺手打开枪的保险?不会用怎么能拿着那么重的沙漠-之鹰,却连手都不抖一下?”苏锐捏住了林傲雪的手,却发现她的虎口并没有任何的茧子。

    如果长久练习握枪,虎口处肯定会磨出茧子,这几乎是不用怀疑的,可是看林傲雪这样,手部肌肤细腻柔滑,哪里有半点老茧的迹象?

    苏锐略微有点意外,单手放在了林傲雪的扣子上,恶狠狠的说道:“告诉我真相,不然我就脱你衣服!”

    “又不是没脱过。”林傲雪的嘴角微微一抿。

    “说得好!”

    苏锐一声低吼,直接把林傲雪扔在了床上,随后饿虎扑食般的扑上去!

    面对苏锐的强势压迫,林傲雪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反抗,三下五除二,就被苏锐解除了武装,浑身上下只剩下最后一条短裤。

    苏锐不是不想对这条小小的短裤下手,只是他看到了林傲雪腿间的某种女性用品,最终邪恶的双手没有伸出去。

    “你知不知道,沙漠-之鹰的后坐力非常大,如果没开过枪的女人,极有可能会在开枪的一瞬间被震得手腕骨折!”

    苏锐很不爽的说道,虽然林傲雪的做法让他很感动,但是在感动之余,更多的则是担心。

    林傲雪在担心他的人身安全,他何尝不是在担心对方会不会受伤?

    “我知道。”林傲雪的答案让苏锐更加不爽:“这是常识。”

    “常识个屁!说,是不是在偷偷的练枪?”苏锐眯了眯眼睛,他很清楚,如果不是经常联系,绝对不可能达到刚才的水平。

    虽然他不知道林傲雪的射击精度怎么样,但是从她拿枪的架势上来看,估计准确度也差不到哪里去!

    “偶尔玩一玩,宁海有不少射击场。”林傲雪终于还是说道:“当然,那种枪和沙漠-之鹰在手感上的差别很大。”

    “专业射击用枪和实战枪支的区别肯定很大,不过,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是在射击场练习的?”苏锐死死盯着林傲雪的眼睛,似乎想要从对方的眼神之中寻找到答案。

    “当然。”林傲雪干脆利落的回答,当然,这两个字这肯定不是最正确的答案!

    “为什么要练枪?”

    “好奇。”

    “以后不许练了,容易受伤,万一走火就麻烦了。”

    “不行。”

    “为什么?”苏锐很恼火,一巴掌打在了林傲雪的**上。

    他完全没有心情体验这种手感,因为确实是恼火了,在苏锐看来,林傲雪的安危真的实在是太重要了。

    “因为如果再发生了下次类似的事情,我可以保护你。”林傲雪毫不犹豫的说道:“就像刚才一样。”

    苏锐愣住了。

    就像刚才一样?

    他看着林傲雪那丝毫没有作伪的眼神,里面充满了认真和真挚。

    于是,苏锐不再多说什么了,他低下头,对着林傲雪的双唇,很轻却很认真的吻了下去。

    …………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苏锐便已经醒来,他看着怀中绝美的人儿,心中柔情化开,在她的脸上印了一个吻。

    这一下倒是把林傲雪给亲醒了,她睁开眼睛,澄澈的眸子里映着苏锐的脸,一如秋日清晨的阳光。

    两人就像是一对真正的情侣一样,手拉着手,在酒店的自助餐厅吃完早饭,正准备出门逛逛的时候,却发现一辆丰田埃尔法已经停在了酒店门口。

    车门打开,穿着紧身针织衫的苏炽烟已经出现了。这针织衫看起来样式简单,但是料子极有弹性,把她的绝妙身材衬托的一清二楚,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忍不住把目光投向她的身上。

    不得不说,即便身为美女,林傲雪也不得不佩服苏炽烟的吸引力。

    “一大早的来做什么?”苏锐笑着问道:“不会是要动手拆除欧阳家的大宅,请我去看热闹的吧?”

    “欧阳家的宅子最快也得到晚上才能拆,着什么急?我是来接傲雪去家里做客的。”苏炽烟笑吟吟的,似乎认定了欧阳家族不可能搬走。

    “那么早?”林傲雪有点微微的吃惊:“我还没有准备好。”

    苏锐也没想到苏家竟然热情心切至此:“你们这诚意也太吓人了点吧?”

    “不用准备什么的,直接上门就可以,就当是在自己家一样。”苏炽烟直接走上来拉住了林傲雪的手。

    “我没买东西,而且,也得打扮一下吧?”事发突然,林傲雪只不过穿着一身简单休闲的运动装,看起来并不算正式。

    她看了苏锐一眼,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开始在突突突的狂跳,这跳动的速度至少得是之前的一倍以上!

    “没关系,随意就好,你要是正式了,我们也就紧张了。”苏炽烟笑道。

    苏锐摸了摸鼻子:“从苏家大院赶到这里,至少也得一个小时以上,你为什么每次都能起那么早?”

    上次开车接苏锐回宁海的时候也是一样,苏炽烟四点钟就起床了。

    “今天要迎接我们家的重要客人,我可不敢迟到。”苏炽烟笑着说道:“肩负重担,如果搞砸了,可是会引起公愤的。”

    “肩负重担?”苏锐狐疑的看了苏炽烟一眼:“我怎么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

    “也就你这种心理阴暗的家伙才会感觉人生处处是阴谋。”

    苏炽烟没有再给苏锐多的机会,拉起手心满是汗水的林傲雪,就这样上了车。

    临关门前,苏炽烟问向苏锐:“你去不去?”

    “我啊,不去。”苏锐坚决的摆手。

    苏炽烟倒也没强行邀请苏锐去做客,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位便宜小叔,便关上了车门。

    看着远去的丰田埃尔法,苏锐摇了摇头:“苏无限啊苏无限,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这个时候,一道略微带着幽怨的声音忽然在苏锐的身后响了起来:“正室走了,你接下来的时间,是不是能暂时留给我了?”
欢迎您阅读烈焰滔滔所写的小说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