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第667章 敢诅咒我苏家的人!

作者:烈焰滔滔 类别:玄幻小说
    由于狙击手一直瞄准着苏锐的头,因此,在龚夏刀一声令下之后,便立刻没有任何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可是,在子弹出膛的那一刻,他却发现,苏锐的身影竟陡然从瞄准镜中消失了!

    无坚不摧的狙击枪子弹并没有打中任何人,而是击中了北方公馆大厅内的大花瓶!

    哗啦啦啦!

    价格昂贵的花瓶瞬间变成了一地的碎片!

    没有人看清苏锐是怎么躲开的,也包括龚夏刀在内!

    而下一秒,龚夏刀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陡然一紧!

    一双犹如铁钳般的大手,已经将其死死的掐住了!

    “我给你脸,你却还不要脸了,是不是?”

    苏锐掐住了他的脖子,几乎将龚夏刀快要提离了地面!

    埋伏在不远处的狙击手一击不中,已经不敢再继续开枪,最主要的是,他的瞄准镜中已经找不到苏锐的身影,龚夏刀的身体已经将其牢牢地遮挡住了!

    其余的特警队成员见此,一个个也都端着枪指向苏锐,但是和狙击手的选择一样,他们同样不敢开枪!

    “不要冲动,把人质放下!”警察们纷纷大喊!

    龚夏刀可是他们的现场指挥者,如今指挥者都被人劫成了人质,这还得了!

    苏锐又怎么会听他们的,有人敢对他开枪,那么他自然要让下开枪命令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被我抓住了把柄,恼羞成怒,妄图杀人灭口,是不是?”苏锐眯了眯眼睛,眼神之中绽放出一丝冷芒来:“可是,你怎么不想想,就凭你,能杀的了我吗?”。

    你能杀的了我吗?

    这句话充满了嘲讽和蔑视,落在龚夏刀的耳中,简直犹如振聋发聩!震得他的脑子嗡嗡直响!

    说到这里,苏锐手上的力气又加了一分,龚夏刀已经憋的脸色发青,呼吸困难,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白秦川在一旁看着,没有任何劝阻之意,他对这个龚夏刀本身就没有任何的好感,对方还敢用手铐铐住他,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死了才好呢。

    “你来给我解释解释,你放在卧室保险柜里的那些音频和视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苏锐的声音清冷,目光之中带着锐利之意!

    一不和苏锐对视了一下,龚夏刀不禁感觉到双目刺痛!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光啊,只是看了一眼,就让人有崩溃的冲动!灵魂好似都颤栗了!

    “如果是我们个人恩怨的话,我想,我或许会饶你一命,但是现在看来,你我之间已经不止是个人恩怨的问题了。”

    苏锐单手掐住龚夏刀的脖子,对着周围的警察冷冷说道:“我的手里有掌握着龚夏刀通敌卖国的证据,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你们能够插手的了,半个小时后,这个现场将由国安接管。”

    这里将由国安接管!

    听到这句话,那些警察面面相觑,现场局势的突然扭转让他们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汉奸机构”、“通敌卖国”等字眼把他们给轰的晕头转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他们是刑警,并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更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仍旧应该举着手中的枪!

    “秦冉龙,给国安打个,让他们派人来这里。”

    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而听了他的这句话之后,龚夏刀的脸色已然变得更加煞白!

    他想杀苏锐灭口,并没有成功,反而被苏锐从家里搜出来至关重要的证据,如果这些证据利用得当的话,绝对可以把龚夏刀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到那个时候,即便龚家出面,穷尽整个家族的力量,也不可能救得了龚夏刀!

    说罢,苏锐倒也没有再掐着龚夏刀的脖子,而是一松手,后者便跌坐在地上,捂着脖子,大口的喘着粗气!

    “等着接受属于你的审判吧,本来安安稳稳的就能干成一些事情,非得想要一口吃成个大胖子。”苏锐冷笑着看了他一眼,话语之中满是嘲讽的意味:“不是你的,抢也抢不来,是你的,跑也跑不掉。”

    龚夏刀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满脸的颓丧和衰败。

    “还不来给我打开手铐?”白秦川说了一句,看到龚夏刀被苏锐三言两语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也失去了再和这位龚家未来接班人交手的兴致。

    本来依照着白家大少的意思,他还准备好好的为难一下龚夏刀,让他对给自己戴上手铐这件事情付出代价。可是现在,即便他白家大少爷不出手,龚夏刀也不可能讨的了好了,这个愣头青,居然敢下命令对着苏锐开枪,简直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

    再加上那些所谓的“通敌叛国”的罪名,白秦川,如果苏锐不借着这个机会把龚夏刀给直接整到死,那他可就不是苏锐了!

    那些警察犹豫了一下,没人动手。

    苏锐见状,用脚尖捅了一下龚夏刀的后腰,这一捅看似轻飘飘,但实则已经精准的踢到了穴道,让他开始疯狂惨叫起来!

    “让人把白大少白二少的手铐解开。”苏锐淡淡说道。

    “解开,快解开,立刻解开!”龚夏刀满脸冷汗的大喊道,他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再忍受这种痛苦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漂亮女人忽然闯了进来!

    她身材高挑,妆化的有点浓,脸上带着急切的神情,这一路走进来,封锁了现场的特警队竟然都没拦住她!

    “夏刀,夏刀,你怎么样了?”这女人明显和龚夏刀关系密切,脸上带着浓浓的担忧!

    “我快死了,我快被苏锐整死了!”龚夏刀不顾形象的大喊!

    “龚冬月,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苏锐摇了摇头,喊出了这个女人的名字。

    这女人叫龚冬月,是龚秋剑和龚夏刀的亲!

    她把视线从躺在地上的龚夏刀身上收回来,看了看苏锐,眼中流露出怨毒和愤怒:“苏锐,你究竟想要怎样?你已经害得秋剑变成个废人,一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如今又要害夏刀,你是不是要把我们龚家害得家破人亡你才开心?”

    苏锐眯了眯眼睛,一抹寒光从他的眼中绽放出来:“龚冬月,你最好睁开眼睛好好的看一看,是你的弟弟要抓我,是你的弟弟命令别人用枪打我,怎么从你的嘴里一说出来倒成了我要害他呢?难道颠倒是非黑白就是你们龚家的能力吗?”。

    而落花厅内的龚明宇听到龚冬月来了,本来已经颓丧到极点的心里又升起希望来,他知道,这个说不定能够救他离开。可是,当龚明宇听到龚冬月的口中只有龚夏刀,根本连提都没有提他一句的时候,龚明宇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愤恨!

    他费尽心力的为家族赚钱,不仅没落到什么好眼色,反而还被龚冬月等人无视,而龚夏刀几乎什么都没做,只是顺顺当当的在警务系统里,就轻易的获得了家族所有资源的支持,这种地位上的落差让龚明宇有点承受不了了!

    “苏锐,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许再继续伤害我的家人,绝对不许!”龚冬月眼神怨毒的盯着苏锐,就像是在看毕生的仇人一样:“如果你敢再伤害夏刀,那么我就要伤害林傲雪,我就要伤害秦悦然!我要毁她们的容,让她们一辈子都没脸见人!我诅咒你,和她们生的儿子都是先天残废!一辈子都要被别人嘲笑看不起!”

    听了这话,苏锐彻底怒了!

    她们都是自己的女人,而此时这个龚冬月竟然扬言要毁她们的容,虽然只是语言刺激,但已经着实的触犯了苏锐的逆鳞!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诅咒!

    毁自己女人的容,诅咒儿子先天残废?

    只要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秦冉龙的脸色也是阴沉的可怕!居然有人敢这样出言威胁,谁敢毁掉四姐的容,他就要毁对方的容!

    很少有人一句话就能撩拨起苏锐的怒意,很荣幸,这龚冬月绝对算一个!

    苏锐的拳头攥的咯咯响,手臂上青筋暴起!

    秦冉龙目露凶光,盯着龚冬月,简直像是要将其吃掉一样!

    如果要让这两人出手的话,恐怕龚冬月根本就是活不成了!

    果然,苏锐盯着龚冬月,那眼神血红,看起来就像是择人而噬的野兽!

    “龚冬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

    苏锐的声音很平很淡,但是,这种平淡和他暴怒的情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越平淡,越愤怒!

    啪!

    就在苏锐和秦冉龙准备以暴制暴的时候,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忽然回荡在这个大厅之中!

    一个身穿职业套裙的中年女人出现在龚冬月的身前,狠狠的抽了龚冬月一巴掌!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天清出现了!

    这一巴掌抽的可是足够狠,龚冬月被扇的一个趔趄,那雪白的侧脸登时出现了一个血红血红的手印!她的嘴角也流出来鲜血!

    “我苏家的儿,是你能毁容的吗?我苏家的孙子,是你能诅咒的吗?”。苏天清的声音寒冷,让整个大厅的温度都好似下降了好几度!

    龚冬月捂着脸,看着眼前的女人,眼中的怨毒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一副难以置信的惶恐神情:“清姨,你……怎么来了?你……你为什么打我?”

    “打你?”苏天清的表情之中带着无尽的寒意:“我是来告诉你,从今天开始,首都龚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PS:上个月拿了月票榜第七名,真的要很感谢大家的捧场支持。感谢书友14528823、小狗娃乖乖、gggfffd、坏矮穷挫、aaagggg9、双子luck123、书友14728269、书友14728269、书友14728269、书友515946、babidoor、神剑、铭少本尊、剑魂者、丿开开丿、管理中心、梅花朵朵开、春风吹啊吹、bbbjjk、静能生慧、asdfgd、鬼灬儛、顾俊辰、书友14728269、颖丽奕、书友3650298、书友4964702、儿帅哥、书友13864125、小土鱼、满脸受捕鸟、书友14400242、wangyi1122、天怒我愿、hhe我、书友14728269、小小小小李李、砍砍、书友6222447、亚邦尼、书友14728269、六王、书友13226098、龙轩听雨兄弟的这两天月票支持!大家实在是太给力了!

    推荐两本的书,《近身狂兵》和《女神的阴阳顾问》,大家可以百度一下。
欢迎您阅读烈焰滔滔所写的小说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