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第186章    水底下的那张脸

作者:烈焰滔滔 类别:玄幻小说
    听了白秦川的话,欧阳冰原狭长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光芒来。

    “我要动谁?你的话为什么总是那么耐人寻味?”

    “冰原,咱们两个知根知底,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这没意思。”那端,白秦川的脸上真是一点笑容都没有,如果仔细看的话,似乎他的眼中还凝结着寒霜。

    “你是想要保住林傲雪的男?”欧阳冰原冷笑:“他有什么面子,能让你来为他求情?”

    “我不是为他求情,我是来保住你的命!”白秦川看到欧阳冰原如此的不识抬举,也有些不爽了,语气之中透出一股浓烈的警告意味!

    “大言不惭!”欧阳冰原根本听不进去,要让他放过苏锐这个情敌,根本就没可能,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苏锐和林傲雪滚大床的场面,每每想到这一点,他就觉得简直要疯掉了。

    那是自己看中的女人,怎么能和别的男人睡一张床?

    想到这儿,欧阳冰原还不等对方再说些什么,立即挂断了!

    “这个白痴,难道想死吗?”。白秦川听着被挂断,棱角分明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不可遏制的怒意。

    想了想,他立即又回拨了!

    欧阳冰原正在生气,看到白秦川的又打回来,便气冲冲的按了接听键。

    还不待白秦川说些什么,欧阳冰原便先冷着脸说道:“我想做什么,没有人能够管的了,我想要的女人,也终究有一天会睡在我的床上!”

    白秦川听了,眼中闪过不屑的意味:“欧阳,你是不是以为你很厉害?是不是以为你手段多样?我警告你,如果你挂了这个,你会后悔一辈子!”

    欧阳冰原最不喜欢别人威胁他,哪怕是白秦川也不行,他本想再次挂断,可是忽然却从对方的话语之中嗅出来一丝不一样的意味。

    如果每次都凭借一时头脑发热来办事的话,那么欧阳冰原也绝对不会走到现在这个位置。

    “你到底想说什么?”

    白秦川冷笑两声:“看来你也不是那么不可救药。欧阳冰原,你知不知道,前一段时间,我那个笨蛋弟弟跑到宁海,被人打的吐血。”

    “我知道。”欧阳冰原确实听说过这件事情,但也没有上心,以白忘川那种高傲性子,说不定招惹了宁海的什么大少爷,发生点冲突也是正常现象。不过,敢把白家二少爷打成这个模样,这人还真是挺有胆色!

    “那你知不知道,蒋家的蒋毅鹤和蒋晨昏前两天也到了宁海,两人同时被人折断双臂?”

    “什么?”听到这句话,欧阳冰原的瞳孔骤然凝缩!

    或许白忘川被人打的吐血的消息不能让他上心,但是蒋晨昏和蒋毅鹤同时重伤,这就太让人震惊了!

    要知道,在首都的这个圈子里,蒋晨昏可以称得上是有数的高手!这样的人,都能被人折断双臂?

    “到底是怎么回事?蒋家作何反应?”欧阳冰原此时忽然觉得自己对时事的关心有些太少了,很多事情都在发生着意想不到的变化!

    白秦川继续冷笑:“蒋家的反应就是——把断了两条胳膊的蒋毅鹤关了三天禁闭!”

    “什么?”

    白秦川的这句话再次震撼了欧阳冰原!他握着,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这怎么可能?

    “而我现在要告诉你,那个把我弟弟打的吐血、把蒋晨昏双臂折断的男人,他的名字叫苏锐。”

    “苏锐?”欧阳冰原的眼中顿时浮现出惊讶的神色,难道说,白秦川口中的苏锐,就是那个陪在林傲雪身边的男人?就是他,把蒋晨昏蒋毅鹤的胳膊全部折断,还让蒋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沉默了足足一分钟,欧阳冰原都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是不是很惊讶?”那端,白秦川似乎对自己的话语所造成的效果很满意。

    “为什么?”此时,欧阳冰原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

    “你慢慢会知道的,有些事情你不了解,但你一定会经历。”白秦川故弄玄虚了一下,看来他似乎并不准备告诉欧阳冰原实情。

    关于五年前的那个血色之夜,他的印象也很深呢!

    “记住我的叮嘱吧,不要妄图动他,我手底下的夜莺也很想要杀他,可是她却杀不了。”白秦川又抛出一个比较震撼的话题。

    “夜莺?”欧阳冰原闻言,狭长的眼睛中不禁浮现出来一个玲珑娇俏的身影来,他舔了舔嘴唇,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对于这种女人,他一贯都是非常感兴趣的。

    “以她的身手,都杀不掉苏锐?”欧阳冰原说道:“她可是跟了你白家大少爷十年的保镖。”

    “所以,有些事情,你还是自己权衡一下吧,我言尽于此,好自为之。”白秦川说完,便冷笑着挂断了。

    优哉游哉的吹了声口哨,白秦川喊道:“夜莺,你进来一下。”

    没有人答应。

    白秦川的心头顿时掠过一阵不妙的感觉!

    “夜莺!夜莺!”

    再连喊两声,还是无人应答!

    门被打开,肌肉男大狼出现在门口。

    白秦川阴沉着脸问道:“夜莺去了哪里了?”

    “我不知道。”大狼瓮声瓮气的说道。

    “她去找他了?”白秦川脸上的阴云一层又一层!

    这个“他”代表的显然是苏锐!

    “大少,我不知道。”大狼如实说道,他抬起头看了白秦川一眼,眼神复杂!

    “她把我说过的话都当成了屁话吗?”。白秦川怒不可遏!

    大狼默不作声,眼底似乎飘过一个身影,那个身影站在黑夜中,好似有种顶天立地的味道!

    “她不知道这样会送命吗?”。白家大少真的有种血冲脑门的感觉!

    大狼犹豫了一下,说道:“夜莺这五年来和疯子一样玩命训练,恐怕和他也差不了多少。”

    “那也不行!”白秦川怒道:“大狼,你去把她给我找来!”

    “如果我去了,那您的安危……”大狼有些犹豫,欲言又止。

    “我的安危不需要你来操心!”白秦川低吼着:“你要把夜莺给我安安全全的带回来,听到没有?”

    大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看起来并没有太多信心:“我只能尽力试试。”

    “不是尽力,是必须!”

    白秦川的眼睛血红,等到大狼走出去之后,他把桌子上的茶杯重重摔在地上!

    “根本没到动手的时候,给我添什么乱,添什么乱!”

    从小到大,白秦川几乎没有那么失态的时候,可是这一次,他明显是动了真怒!

    …………

    挂断了白秦川的,欧阳冰原怔怔地坐在椅子上,本来邪魅俊美的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

    那个跟在林傲雪身旁的男人,真的有那么厉害?能够让蒋家的蒋天苍都有所顾忌?这到底是什么身份?白秦川的话值不值得?

    算了,驶得万年船,这次行动,还是取消算了。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思考,欧阳冰原终于做出了决定,只是,这个决定让他好不甘心。

    林傲雪是他的禁脔,一想到她和别的男人滚大床,他就有种想要发疯的冲动!

    深呼吸了几下,欧阳冰原拿起,拨通了之前的那个号码。

    此时,距离他下达任务的时间,已经了足足一个小时。

    在这一个小时里,真的可以发生许多事情。

    连续打了手下人两个,都没有接通!手下肯定已经去执行任务了!

    欧阳冰原阴沉着脸,然后重重的一拳砸在了茶几上!

    坐在沙发上思考了两分钟,他便站起来穿好衣服,把行李收进手提箱,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

    林傲雪正和苏锐在这酒店的私家沙滩上面散步,很久没有到海边来玩的林家大,心情早已十分放松,她索性把拖鞋和浴袍放到一旁,穿着泳装就走进了海里。

    心情才是最重要的,其余的一切都没有关系。现在的林傲雪也非常能放得开了,哪怕让苏锐用眼神吃她几口豆腐,她也不是特别的在意。

    苏锐的眼睛一亮,然后他也同时感觉到有许多的目光都朝这边射来。

    这些眼光中全部都带着色眯眯的意味,没办法,林傲雪的容貌本来就极为精致美丽,此时脱下浴袍露出那婀娜多姿的身材,更是让海滩上的那些**眼睛都挪不开了!

    “红颜祸水啊!”

    苏锐一边念叨着,一边把浴袍扔在一边,快速跟上。

    “你不会游泳,一点。”

    苏锐想要上来牵住林傲雪的手,却被她拒绝了。苏锐只能始终跟在她身后三四米的地方,欣赏着这个泳装女神在海浪中的娇俏样子。

    这个女神一步一步的往海里走着,很快海水就已经没到了她的腰间,踩在柔软的沙滩上,感受着海浪的轻轻拍打,林傲雪笑的很开心。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

    林傲雪一步一步走着,可是下一步本该踩在沙滩上,她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踩住了柔软的东西。

    林傲雪吓得一缩脚,透过清澈的海面,她似乎看到了水下有一张男人的脸!
欢迎您阅读烈焰滔滔所写的小说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