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狂兵 第160章   我不原谅

作者:烈焰滔滔 类别:玄幻小说
    生活是有他自己的剧本,总是有些人喜欢把一句非常励志的话挂在嘴边——你只负责精彩,老天自有安排。

    事实上,人的命运都是自己安排的,在你把自己的人生变得精彩的时候,你的生命之路就已经被你自己安排好了。

    老天或者上苍的眷顾从来都是骗鬼的话,只有自己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如果你现在觉得自己将要以一种十分屈辱的方式死去,那也不会是命运对你不公,而是——你之前真的太作了。

    就像方全阳,这位市局的副局长在此之前从来不曾想过,只不过是抓了一个犯罪嫌疑人而已,就这么一点点的“小事”,就几乎把自己的性命葬送在来这里!

    他在收受别人好处的时候,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也有这么一天,自己也会遭到报应。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该是你的,逃也逃不掉,你做下的那些恶事,总有人前来收账!

    由于上官墨出身于一个在首都还算排的上号的家族(似乎这种复姓都会拥有不不错的家世),他的性格也属于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类型,大大咧咧的,压扳机压到一半,这个简单的动作,也被他做的非常迅猛,几乎就像是要把扳机彻底扣死一样!

    在扳机被猛的压下去一半的时候,方全阳的心骤然提到了嗓子眼,呼吸都停滞了!是的,在这个瞬间,他几乎就以为上官墨要开枪了!

    从来没有如此清晰的感觉到死亡,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接受死神的召唤,方全阳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能动了,一丁点的力气都提不起来!不仅是提不起来,甚至连某些部位的知觉都失去了!整个大脑都已经彻底麻痹!

    这个心理活动看似很长,但实际上还不到一秒钟。

    方全阳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一股带着异样气味淡黄色热流已经顺着他的裤子流了下来,从裤脚淌出来,整个审讯室里瞬间都被这股气味笼罩!

    在面对死亡威胁的那一刻,方全阳终于失禁了!完全控制不住的尿了裤子!

    作为一个堂堂的市局副局长,这样的行为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无药可救!

    上官墨正想数到三呢,只不过这个时候一股气味冲进了他的鼻子,他用力的深吸一口气,有些疑惑的说道:“什么味儿,那么骚!”

    在看到方全阳正在滴水的裤脚时,上官墨的眼中瞬间充满了不屑和嘲讽的神色,他又吸了一口……是的,你没有看错,他竟然真的又吸了一口这口味劲爆的气味:“我说方局长,你还是治治前列腺吧,我一闻你这味道,就知道你前列腺不怎么好,是不是尿分叉射无力啊?”

    罗飞良和钱万星听到上官墨这样说,两人的额头上不约而同的冒起了黑线!这家伙也太有才了吧!通过尿液的味道就能分辨出人家前列腺好不好,难道说他之前闻过很多吗?

    这个时候,罗飞良和钱万星的心中不约而同的生出了一种想法,那就是——以后再也不要和上官墨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了!

    别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味道,他竟然脸上写满了亲切感!

    苏锐已经轻轻捏住了鼻子,摇了摇头,不过他的眼中并没有任何的鄙夷之色。他见过太多太多人在面临死亡之时的举动,在那种死亡威胁到生命的时候,有太多的人做出了比方全阳还要不堪还要恶劣许多倍的选择,只有在那种时候,人性里最阴暗最本质最自私的一面才会彻底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方全阳并不知道自己尿了裤子,他几乎已经完完全全的失去了自我意识!甚至连开口求饶都做不到,他真的被死亡的威胁给吓傻了!

    就当上官墨准备把最后一个数字“三”喊出口的时候,却听到陈志山喊道:“等等!”

    “哦?老头,你准备认怂了?”上官墨转过脸来看着他,冷笑道。

    “我来给苏先生打开手铐。”

    陈志山一脸的凝重,形势比人强,他的手下副局长已经尿了裤子,他不得不低头,不得不认怂,因为这些从首都来的疯子真的有可能开枪!

    只是为了那个“犯罪嫌疑人”苏先生的面子而已!

    “好,你去开。”

    说着,上官墨松开方全阳的衣领,后者浑身瘫软,直接贴着墙壁滑到了地上,坐在了那一滩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液体中!

    陈志山拿过手铐的钥匙,走到苏锐的身前,身体微微伛偻着,看着苏锐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苏先生,对不起。”

    苏锐没有答话。

    “我谨代表宁海市局,对您表示歉意,请您原谅。”

    在说这话的时候,陈志山的身体更加前倾,几乎已经成了四十五度角!

    让一个直辖市市局的厅级领导这样向一个年轻人恭恭敬敬鞠躬致歉,恐怕也只有苏锐能够办得到了!

    看到此情此景,罗飞良和上官墨、钱万星等人都送了一口气!

    他们从首都赶来,就是为了稳住这位爷的情绪,如果他不发疯,那么一切都好说,如果这位爷真的要像五年前一样再来一轮大地震的话,恐怕所有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敢给这位爷带上手铐,这些人也真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

    罗飞良看着苏锐手上的手铐,觉得那银色的寒光依旧有些刺眼。

    不过还好,这手铐终于要被解下来了。

    其实罗飞良他们完全可以自己打开手铐,之所以选择对宁海市局如此的强势相迫,是想要给苏锐一个心理补偿,让他能够舒心一些。

    但是,他们的心还没放下去一秒钟,苏锐就已经抬起头,轻轻吐了一句:“我不原谅。”

    我不原谅。

    语气虽然很淡很轻,但却犹如洪钟大吕,掷地有声!

    整个审讯室瞬间安静了下来!

    闻言,在场的所有人的心脏都是狠狠一颤!罗飞良等人的脸上更是掠过凝重之色!

    这位爷,不会还想再像之前一样,来一场惊天风波吧!

    马东方此时终于明白了苏锐所说的那句话的意思——这个手铐,戴上去很容易,但是取下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当时马东方还认为苏锐是在吹牛,可是经过这一系列的事件之后,他终于深切的意识到,苏锐根本没有半点吹牛的意思!他说取下来困难,就一定很难取下来!

    憋了太久的马东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副局长方全阳,看着这个同病相怜的倒霉上司,不知怎么的,他也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膀胱了,憋的时间太久,稍一松懈,那道关口便失去了控制,一旦开了一个小口子,汹涌的洪流便再也刹不住车,迅猛的冲出来!

    马东方满脸难堪,想要憋住,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他抓着自己的裤裆,整个手都湿嗒嗒的!

    又听到了水流声,上官墨本能的朝方全阳看,可是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马东方,他摸了摸鼻子,有些鄙夷的说道:“你们宁海市局的人还都是怂货,大晚上的两个人都尿了裤子,比三岁小孩还不如。”

    闻言,在场的所有宁海市局警察都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听到苏锐说出“我不原谅”四个字之后,陈志山的心脏狠狠一颤!

    他已经知道了这位顶级大少拥有怎样的能量,甚至能让国家顶层机关为之翼翼的服务,刚才如果不是自己说的及时,恐怕现在审讯室里已经死了人,完全没法收场了。

    可是即便这样,这位苏先生却依旧不愿意原谅,他准备怎么办?要把这件事情追究到底吗?

    难道说,非得宁海市局死几个人,他才会善罢甘休?

    “你是不是以为我很小家子气,非得跟你追究到底?”

    “你是不是以为你自己很委屈,看起来什么错都没有犯,还要被逼着给人道歉?”

    “是不是在你看来,错误主要在我,而你们一点错都没有?”

    苏锐接连说了三个问题,每一个问题都说到了陈志山的心坎里。

    “不敢,不敢。”

    陈志山连忙否认,开什么玩笑,这种关头,就算他心中真是这么想的,也一定不能说出来。

    “你也不用否认,既然是这样想的,大胆承认便是,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你这个老好人,谁都不得罪,说得好听一点是会为人会处事,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无能。”

    无能!

    一个五十好几岁的厅级官员,被一个年轻的有些过分的男人下了这么个评语,还不敢多说一句!

    而罗飞良等人却认为这个评语真的是恰到好处,一点都不错。

    苏锐站起身来,把带着手铐的双手伸到陈志山面前:“给我解开吧。”

    陈志山闻言,好似如获大赦,顾不得擦去满头的汗水,连忙拿出钥匙,由于手抖动的太厉害,连着几次都没有把钥匙插进钥匙孔内!

    花费了好大的力气,陈志山才完成了这个动作,在手铐打开的那瞬间,听着锁簧弹开的声响,他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来了!

    但是,出乎他预料的是,苏锐揉了揉手腕,道:“手铐虽然打开了,但是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结束了!”
欢迎您阅读烈焰滔滔所写的小说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