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58章 还京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历史上的种师道,死于靖康元年末。

    时太原城破,女真东西两路大军南下长驱直入,西路军一度攻至洛阳城下。种师道本就身体不适,听闻女真南下消息,病情随之加重,在入冬之后,便故去了。

    而今,种师道还是走了。

    比原有历史,迟了三个月……

    按照种彦崇的说法,翁翁含笑离世,没有任何遗憾!

    是啊,他怎能还有遗憾?

    女真在燕山之战大败,金国精英几乎死了一大半,可谓元气大伤。而最为重要的,还是西辽的出现。耶律余里衍以极大魄力,率部兵进漠北,和女真形成东西对峙局面。

    大宋,二十年可以无忧!

    说句心里话,玉尹对种师道并没有太多好感。

    主要是他每次和种师道打交道,都被种师道吃的死死的,也让他感觉着很不舒服。

    但即便如此,当玉尹得知种师道死讯的时候,也呆愣住了!

    种师道死了……

    也代表着一个雄踞北宋的五代望族,开始走向没落。种师中虽然颇有才干,但比之种师道,确有明显不足。至于种师道之子种定国,守成有余,要入主中枢,却显得才具不足。而种彦崇和种彦崧都还年轻,未来是怎样发展,说也无法说清。

    玉尹的心情,一下子变得非常低落。

    脑海中,不自觉总浮现出种师道那张带着老狐狸笑容的面庞,此时却是分外亲切。

    “二郎已前往开封,向朝廷发丧。

    想来官家不久就会有恩宠赐下,家父要自家前来请教叔祖,当如何安排?”

    二郎,便是种彦崧。

    之前由于种师道身体不好,所以种彦崇和种彦崧二人便返回洛阳老家,伺候种师道。

    似种师道这等人物,死后必然是风光大葬。

    虽则他是宋徽宗赵佶一手提拔起来,但对赵桓也是忠心耿耿。老头是个很聪明的家伙。在朝堂上左右逢源,直到最后才表明了他的立场。虽则后来赵桓罢免了种师道枢密院使的职务,更多却是为了一种朝堂上的平衡,而非对种师道不满。

    所以,赏赐绝不可少。

    但种师道一死,种家需要有人支撑,种师中顺理成章接替种师道的位子,成为种家之主。

    种定国派种彦崇前来。也是为了向种师中请示如何接受官家赏赐。

    这些,本是种家的家事,和玉尹没有什么关联。

    可玉尹却灵光一闪,突然生出一个念头,“种公,太子亲军出征已数月之久,而今燕山府战事平息,左右不会有太大事情。所以,末将也准备率部还京。一来进行休整,二来也要与太子交代……却不知种公以为如何?”

    “小乙要回去吗?”

    种师中白眉一蹙,露出沉吟之色。

    对太子亲军的安排。种师中也颇为头疼。

    玉尹并非他治下军官,可以不听从差遣,始终是一桩麻烦。论战斗力,种师中自然看重太子亲军。此次燕山之战,太子亲军可说是当记首功。整个蔚州,几乎是太子亲军一下,数万金兵,也有大半死于太子亲军之手,绝对是战力惊人。

    可问题是。太子亲军的情况太过特殊。

    哪怕是种师中心胸甚广,也无法容忍这么一支不听从他差遣的兵马在他的治下。

    而今种师中和玉尹合作甚密,也没什么冲突。

    谁又能保证,将来还能相安无事?

    在种师中看来,玉尹年轻气盛。又有太子做起靠山。一连串的大捷,很可能令他忘乎所以,骄横跋扈。此前玉尹偷袭鸡鸣山,便已显露出端倪。幸亏种师中命玉尹及时撤出,若不然就要引发更大的战事。这是一把利刃。弄不好就会伤到自己。

    种师中虽然不舍太子亲军战力,却又无法容忍这样的兵马在他治下。

    好在,火器营在燕山府设立,种师中倒不必担心火器匮乏。于是在三思之后,种师中便同意了玉尹的请求。

    “既然小乙有心还京,老夫便不做阻拦。

    只是大军开拔,必须要通报各州府,上奏朝廷方可。小乙最好还是率部先屯驻肃宁寨,等候朝廷通知。这样吧,我这就派人向朝廷奏报,小乙也可以向朝廷请示。”

    玉尹闻听,顿时笑了。

    他连连点头,表示赞成,便和种师中告辞。

    返回银城坊后,玉尹立刻找来陈东,让他上奏枢密院,恳请返回开封。

    同时,又写了一封密信,让高世光带着密信回转开封,由朱绚转交朱琏和太子。

    他很担心,枢密院会扣押他的书信。

    虽然说不清楚原因,但玉尹却隐隐有一种直觉,开封很快会有大事发生……

    这一来一回,少说要一个月的时间。

    玉尹倒也没闲着,立刻下令太子亲军准备开拔,退回肃宁寨。

    正兵加杂兵,一万多人开拔,可不是一桩小事……从燕山府前往肃宁寨,势必要经过广信军和真定府。种师中也没有为难,直接开出公函,派人递交真定总管王渊。

    此时,已是正月初六,眼看着元宵节将至。

    玉尹命张玘和傅选为先锋,率部先行出发,前往肃宁寨打前哨。随后,他又找来吴玠,让吴玠整顿兵马,三日之后开拔。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玉尹却招来了吴玠陈东罗德和高尧卿四人。

    “我准备前往开封。”

    “啊?”

    吴玠四人一怔,诧异道:“郎君不是说先回肃宁寨,怎地突然要返回开封。”

    玉尹把那封书信传递众人,而后让罗德把他的猜想说了一遍。

    “我总觉得,这件事非同小可。

    如果大郎猜测的不假,恐怕不久之后,东京就会有事故发生。我准备让十三郎和狄雷,率五百背嵬随我还京。我离开之后,太子亲军便交由晋卿掌控。

    你们在肃宁寨屯驻后,命张玘傅选和杨再兴三人,各领一支兵马。分别屯驻滹沱河与封龙山两地,做出随时出发的迹象。一俟朝廷有旨意传来,便即刻动身,用最快速度赶往东京。途中,若遇到什么麻烦,便请大名府留守朱桂纳和河北兵马元帅府副帅张所帮忙……总之,要做好一切准备,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战事。”

    吴玠等人。面面相觑。

    半晌后,高尧卿突然道:“小乙你带五百人,目标过于明显。

    我前些时候,得到消息家父病重,正好趁此机会还京探望。便以我的名号,掩饰小乙行踪。只是要委屈一下小乙,暂时充当我的护卫,这样岂不是更加方便吗?”

    “衙内所言,颇有道理。”

    陈东道:“最好再带上大郎。有他在,遇到事情也能有个商量的人。”

    玉尹想了想,便点头答应。

    有罗德跟随。的确能为他排忧解难。

    “郎君,你这一走,若有人问起,该如何说?”

    玉尹想了想,轻声道:“就说我身体不适,需要静养……我已派人通知了李大郎,他会帮忙掩饰。而且我估计,最近一段时间也不会有人上门。燕山府大捷,所有人都在忙着查收战果。哪个有精神来找我的麻烦?所以晋卿对此,不必担心。”

    几人有商议片刻,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

    随后,玉尹又挨个单独召见了杨再兴、张玘等人,让他们尽力配合吴玠的行动。

    燕山之战。大家已有了深厚情谊。

    对于玉尹的安排,张玘几人,自然也不会反对,便躬身应命。

    第二天,张玘率部开拔。直奔肃宁寨。

    而高尧卿则带了一对马军,随同张玘一行离开了银城坊。

    种师中得到了消息,倒也没太在意。

    只笑呵呵与身边人道:“这小乙,也忒性急,本打算设宴为他送行,却已经走了。

    这样,派人通知各州府,就说太子亲军返回肃宁寨,不必阻拦。

    另外,让人送五十坛好酒过去,就说是为玉郎君送行……之前总觉着太子亲军留在这里是个麻烦,可他们真要走,却又有些不舍。”

    种师中说完,便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燕山府战事虽然已经平息,但他却非常清楚,接下来的日子会格外忙碌。

    太子亲军返回肃宁寨,未尝不是一桩好事!

    +++++++++++++++++++++++++++++++++++++++++++++++++++++++++++

    靖康二年正月,金国狼主完颜吴乞买再次派出使团,带着大批礼物和金银,前往开封配合耶律余睹与大宋议和。

    同时,完颜吴乞买有命完颜阇母为左军元帅,出镇西京大同府。

    在宋金交战时,西辽联军击大败粘八葛部,粘八葛人匆忙返回,在渔阳岭遭遇西辽伏击。粘八葛小王战死渔阳岭,令漠北为之震动。粘八葛人连忙派人向女真求援,同时花费大量金银,恳请白达旦人出兵协助,希望白达旦人能阻止西辽。

    逐鹿山之战,女真大败。

    完颜阇母抵达西京后,并未出兵救援粘八葛人,而是派出使者前往西夏,拜会李承乾。

    正月初六,西辽突然停止了在漠北的战事。

    其中缘由不得而知,但有人说,是西夏李承乾派人照会了耶律余里衍,让她停止攻击。

    西辽能够立足,很大程度是依靠西夏。

    李承乾让西辽休战,耶律余里衍就算再不满,也无法拒绝。

    不过,西辽虽然停战,粘八葛人也元气大伤……与此同时,马尔忽思在漠北联络到大批族人,迅速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向粘八葛人发动了攻击。只是相比之下,这批人的对粘八葛造成的伤害远不如西辽,只能在后方牵制住粘八葛兵力。

    一时间,漠北风云变幻。

    正月十六,一支商队自可敦城出,缓缓向南行驶。

    车队中,一辆看上去极为简陋的马车里,一个年过双十,英姿飒爽的少女透过车帘,不无留恋的朝身后可敦城望去。

    “怨哥儿,这一走,却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马车里,传来一声幽幽叹息。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