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56章 血色桑干河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金兵,已手足无措。【用手机也能看。

    这种时候,哪怕完颜宗翰有天大本事,也知道今晚必将凶多吉少。

    己方人困马乏,没有了斗志。而对方以逸待劳,士气正旺……想到这里,宗翰突然发出一声苦笑。

    斡离不说的不错,南儿不可信!

    不过,也是他活该。

    若非他心中存着贪念,想要消灭太子亲军,便不可能中计。到这种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宗翰深吸一口气,催马上前,横枪身前道:“玉郎君,可否答话?”

    玉尹表情凝重,也催马上前。

    他没有见过完颜宗翰,可粘罕之名,却是印象深刻。

    南下伐宋的主力,双手更沾满了汉人鲜血。历史上,正是此人和完颜宗望主持了第二次开封之战,一手造成靖康之耻。曾几何时,宗翰几乎是玉尹不敢想象的存在。可现在,这个形体粗壮,却看上去狼狈不堪的家伙,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玉尹道:“大太子有何见教?”

    宗翰犹豫了一下,沉声问道:“咱自知今日凶多吉少,但心中有几个问题,却要请教。”

    “大太子请讲当面。”

    “斡离不和珊蛮善应,可是被郎君所害?”

    “然!”

    玉尹微微一笑,回答的干净利落。

    宗翰又问:“那萧庆萧相公,究竟是死于何人之手?”

    玉尹道:“萧庆,便死于自家手中。”

    “花塔子铺。我两万大金锐卒,是被何人所杀?”

    “也是自家。”

    心中,一阵激荡。

    完颜宗翰看着玉尹,目光变得更加阴冷。

    若在以前,他说不定早就下令要杀了玉尹。可是现在,却容不得他再去耀武扬威。

    深吸一口气,宗翰又问道:“西辽。何以出兵?”

    这也是宗翰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西辽出兵的时机,选择的实在是太过巧妙。早一时则太早,晚一时又太晚。偏偏就在宋金交锋,粘八葛白达旦以及倒塌岭联军出动之后,漠北兵力空虚。而大同府又无暇西顾的时候,大举出动,并占据漠北。

    若说宋辽之间没有勾结,宗翰绝不相信。

    但他更不信,赵桓有这种胆气,和西辽联手……

    一直以来,宗翰都没有想明白这件事。不过今日一见玉尹,却一下子恍然大悟!

    依稀记得,西辽有一个神秘的南院大王,好像也叫做玉尹。

    只是。勿论是谁,都不可能把西辽南院大王和开封城里一个卖肉屠户联系在一处。哪怕是萧庆,也没有往这方面去考虑。且不说宋辽之间恩怨颇深,堂堂南院大王,怎可能跑去开封城里做屠户?就算有人猜到。也会被别人笑他是个傻子。

    可现在……

    玉尹脸上闪过一抹笑意,沉声道:“大太子既然已经猜到,又何必多问?”

    果然!

    完颜宗翰神色复杂,看着玉尹,半晌后突然幽幽一声长叹。

    “如此说来,那辽人从可敦城退走西州。也是你的谋划?”

    “正是。”

    宗翰突然觉着,自己输得不冤枉。

    这么一个家伙,早在数年前便开始算计,实在是太过可怕。

    他轻声道:“那孙海……”

    “孙先生的事情,却与我无关。

    是葫芦口之战后,他主动派人与我联络。我见他颇有才干,所以便信了他,却要大太子笑话。”

    宗翰一怔,旋即仰天大笑。

    “某家输得不冤!”

    他突然厉声喝道:“宋金乃兄弟之邦,玉郎君又何以不顾兄弟之谊,擅起刀兵,不怕被你们老赵官家责罚吗?”

    玉尹摇摇头,轻声道:“自家也是奉命行事,官家又如何问罪与我?

    倒是大太子今日,要留在这里。也不知道你们那位大狼主知道了你的死讯,会是怎生一个模样?呵呵,说不定他很高兴,甚至还可能派人,向我道谢,你说呢?”

    宗翰面颊一抽搐,看着玉尹的眸光,变得越发阴冷起来。

    片刻后,他突然厉声喝道:“多说无益,就让你我手中刀枪来见个分晓。”

    说时迟,那时快,宗翰一声呼喊。

    在他身后的数百合扎,虽然已经失了斗志,可听闻宗翰的呼喊,也跟着齐声呐喊,挺枪催马,向宋军发起了冲锋。玉尹勒马横刀原地,面对呼啸而来的金兵全然不惧。在他身后,庞万春一声大喝,八百黑旗纵马疾驰,犹如黑色洪流一般,朝着金兵便冲过去。

    黑旗箭队弓马娴熟,一边纵马飞驰,一边弯弓搭箭。

    若在平时,金兵身披重甲,倒也还能抵挡。可是现在,合扎皆轻甲护身,面对袭来的箭雨根本无法抵挡。那箭矢呼啸,铺天盖地。黑旗箭队自方腊起事,也算得上是身经百战。加之庞万春对骑射的造诣,甚至比那些草原上的神箭手更加厉害,在他的调教下,黑旗箭队的骑射功夫自然与那些宋军相比,要高出许多。

    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合扎,眨眼间连人带马被射成了刺猬一般,倒在血泊之中……

    完颜宗翰手持大枪,纵马疾驰。

    那杆枪上下翻飞,犹如出海蛟龙一般拨打雕翎。

    眼见着就要和黑旗箭队发生正面碰撞,却不想黑旗箭队突然转向从金兵两侧呼啸而过,打着圈儿射箭。金兵被困在中间,只能狼狈防御。可是这夜色中,箭矢如雨,又如何能够抵御。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在夜空中回荡。

    战马的悲嘶,金兵的呼号合在一处。令人不由得为之心寒。

    完颜宗翰杀红了眼,心知这样子被宋军缠住,早晚一死。他认清楚方向,大枪翻飞,生生杀开一条血路,朝着玉尹便扑过去。玉尹勒马横刀原地,依旧一动不动。

    倒是在他身后的狄雷大吼一声。跃马迎上前来。

    铁锏翻飞,呼呼作响。

    完颜宗翰甫一交锋,便心中暗道不妙。

    这狄雷的气力惊人。每一锏落下来,都震得完颜宗翰手臂发麻。

    两人打了十数个回合后,身后金兵的惨叫声越来越稀少。也让完颜宗翰的心情,越发急躁。

    他大吼一声,连环三枪生生把狄雷逼开,拨马就走。

    哪知道才跑出去十几步距离,就听得正前方传来一声沉喝:“大太子既然来了,便留下吧。”

    暗金犹如一匹幽灵战马,不知在何时,便拦住了完颜宗翰的去路。

    这匹老马,几近成精。不必玉尹下令,便陡然间加速。犹如一支离弦利箭般,眨眼便到了宗翰跟前。玉尹在马上突然长身而起,斩马刀拦腰横扫,挂着一股骇人罡风。

    宗翰忙举枪想要封挡,却听得铛的巨响声传来。胯下马希聿聿长嘶,两臂顿时失去了知觉。

    这厮,好大气力!

    宗翰暗叫一声不好,连忙调转马头。

    没想到这厮竟然是个文武双全的家伙,这大宋果然是藏龙卧虎,竟然有这般人物存在……只是宗翰却忘记了。他身后还有狄雷追击。才跑出两步,狄雷便到了他跟前。

    人借马势,马借人威,狄雷铁锏当头砸下,宗翰再想要封挡,却已经来不及了!

    就听啪的一声闷响,宗翰的脑袋,好像被砸烂的西瓜一样,顿时脑浆迸裂。

    玉尹只阻拦了宗翰一回,便没有继续追击。

    眼见宗翰被杀,他这心里面,却陡然间有一种非常奇怪的空虚感受。

    宗翰死了?

    玉尹长出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喜色。

    这时候,狄雷已上前把宗翰的人头砍下来,刚要递给玉尹,却见玉尹拨转马头……

    “狄雷,庞万春,今日不收俘虏,格杀勿论!”

    狄雷和庞万春先是一怔,旋即齐声应诺,转身复又杀入敌阵。

    身后,喊杀声不断,可是在玉尹听来,却显得有些虚幻,有些不太真实……宗翰死了,宗望死了,萧庆死了。还有蒲察石家奴,还有此前的大挞不野、完颜赛里、高庆裔……等等。这些,应该都是女真的精锐所在吧,如今都已经死绝了!

    靖康,还会有吗?

    玉尹却陷入了迷茫……

    他说不清楚,更想不明白。

    其实大宋国力不弱,却屡次被异族所败。

    真的是那些个异族过于强大?如今看来,倒也未必。

    在今日前,他曾想尽一切办法,要阻止靖康。可如今女真精锐尽失,却又觉得,这靖康非他可以阻止。女真没了,还有西辽,还有那个远在大漠,却不知道躲藏于何处的蒙古人。若大宋不能自强,早晚还是灭亡。没有了靖康,天晓得会不会还有其他灾难。

    这时候,理应一鼓作气,横扫大漠。

    就如同那盛世大唐一般,让万国来朝……

    可玉尹很清楚,这不太可能。

    他可以肯定,今日这一战,应该是最后一战。赵桓决不可能允许他们继续北进,这是在根子上的问题,哪怕他杀掉所有的女真人,最后的结果,却可能还是一样。

    赵桓,赵桓……

    玉尹心中,突然一动。

    若是赵桓死了,会是什么结果?

    不过这念头也只是在他脑海中一闪即逝,旋即就没了踪影。

    赵桓而今才二十七岁,怎可能死掉?

    只希望他能维持住而今这个局面,将来若赵谌登基,说不得大宋还有几分希望。

    嗯,便是如此!

    +++++++++++++++++++++++++++++++++++++++++++++++++++++++

    战斗,已经结束。

    三百四十三名合扎无一人逃脱,尽数战死。

    玉尹也不客气。命人把这些女真侍卫全部砍了脑袋,准备送往开封请功。

    他带着庞万春狄雷,返回逐鹿山。

    此时,天已经大亮,逐鹿山下的战斗,也已经结束。

    此战,宋军俘虏金兵约三千人。斩杀两千余人,其余皆逃匿无踪。可以说,经过这一战之后。女真在蔚州的力量被彻底拔除……不对,还有鸡鸣山的金兵!那鸡鸣山统兵的主帅,是已经成了废人的金兀术。但玉尹却不敢小觑了这个家伙。历史上正是这个金兀术,给大宋带来了巨大灾难。哪怕他成了废人,也不能掉以轻心。

    所以,玉尹在收整兵马之后,立刻下令,命吴玠为主帅,庞万春、杨再兴、张玘、傅选四人为副将,率八千精兵,奔袭鸡鸣山。从逐鹿山到鸡鸣山,大约一天的路程。

    不过。由于夺取了定安县城,俘获了大批战马。

    如此一来,也使得宋军有了代步工具,杨再兴和庞万春两人为先锋,率三千骑军先行出发。随后。吴玠三人率五千兵马跟进,朝着鸡鸣山方向,马不停蹄赶去。

    “记住,我不要俘虏!”

    在吴玠出发之前,玉尹沉声道:“尤其是那个完颜宗弼,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虽然不明白玉尹为什么对完颜宗弼如此上心,可他既然下了命令,吴玠便牢记在心中。

    吴玠等人领兵离去之后,玉尹便准备返回松子口。

    可是,没等他赶到松子口,就见陈规领着孙海罗德高尧卿等人,从松子口赶来汇合。

    “小种相公有命,令郎君即刻返回析津。”

    “哦?”

    玉尹愣了一下,便明白了其中缘由。

    这一战,应该是打赢了!

    作为燕山府统帅,河北东路安抚制置使的种师中,想必也有些担心,担心玉尹不顾一切,继续和女真开战。要知道,蔚州一战,大宋大获全胜。可燕山府而今已经成了众矢之的,赵桓也好,朝中大臣也罢,都不可能允许种师中再立战功。

    这功劳已经够大了!

    大到了连种师中,都感到恐惧的地步。

    只是种师中没想到,玉尹还是提前一步,命吴玠率部夺取鸡鸣山。

    玉尹不清楚鸡鸣山的战略地位,他只是想要干掉金兀术,并无其他想法。但种师中却很清楚,鸡鸣山对女真人的重要意义。一俟宋军夺取鸡鸣山,势必要切断中京与西京的联系。到时候西京大同就可能成为一支孤军,完颜吴乞买决不可能,坐视西京大同丢失……

    那样一来,战事恐怕还要继续。

    而种师中把这场大战打到现在这种地步,已经提心吊胆,实在不敢,也不愿意继续攻击。

    “桑干河那边,战况如何?”

    陈规连忙道:“桑干河战事已经结束,岳飞牛皋两人大败虏贼,俘虏几近五千人。”

    五千人?

    玉尹听到这个数字,眉头不由得微微一蹙。

    若加上逐鹿山俘虏的金兵,加起来几近八千,又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可不知为何,玉尹却没有任何喜悦之情。

    宋金议和,即将开启。

    这八千俘虏……

    那大宋朝官员是怎样一种尿性?早在开封之战结束后,玉尹便心知肚明,甚至有些厌恶。

    “孙海!”

    “小底在。”

    玉尹突然把孙海叫过来,看着他沉声道:“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托付于你。”

    孙海一怔,愕然问道:“敢问郎君,有何吩咐?”

    玉尹朝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而今我手中有俘虏近八千人,可我却不想收留他们。

    我知道,此事听上去颇有些困难。

    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为我分忧呢?”

    这话说的非常隐晦,但孙海已经明白了玉尹的意思。

    玉尹不想收留俘虏,绝不代表着他要把那些俘虏释放。据孙海对玉尹的了解,这家伙对女真人可谓是恨之入骨。至于原因?孙海也不是非常清楚,从玉尹开创大宋时代周刊,便一直对女真人加以提防。

    花塔子铺惨案,如今是众说纷纭。

    各种说法都有,但却没有人把这件事,和玉尹联系在一起。

    但根据孙海的猜测,那惨死于花塔子铺的两万虏贼,十有**就是玉尹一手谋划。

    如今他又说出这样的话,岂不是……

    孙海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额头上更渗出一层冷汗。

    这玉郎君真不愧是屠户出身,前脚杀了两万虏贼不说,这刚干掉数千虏贼,又要干掉近八千俘虏。

    想到这里,孙海不由得吞了口唾沫,喉咙有些发干。

    玉尹看着他,依旧是一脸和煦笑容。可是在那笑容背后,却隐藏着沁人肺腑的冷意。

    “玉郎君,杀俘可是不祥之兆。”

    “屁话!”玉尹脸色一沉,“死在自家手里的虏贼数万,也未见有什么报应,反而又得了一场大胜。就算官家问罪,自有我拦着便是……不过如此一来,这世上便再无太原孙海,只有杭州孙海……呵呵,你若不愿意,便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孙海冷汗淋漓,心中不禁苦笑。

    玉尹顶着?

    那根本不可能……

    到时候倒霉的,还是太原人孙海。不过便如此又如何,玉尹说了,这世上只有杭州人孙海!

    其实,以孙海而今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入仕,甚至无法抛头露面。

    但作为玉尹的幕僚,早晚会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与其到时候被人知晓,倒不如趁此机会,洗白了身份。玉尹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语,想来给他换一个身份也不算难事。

    不过这样一来,自己便永远跳不出玉尹这艘船了!

    玉尹没有催促孙海,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半晌后,孙海叹了口气,抬起头直视玉尹目光,“既然郎君如此信任小底,小底可以保证,这八千虏贼,绝不可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玉尹顿时笑了!

    “如此,自家便放心了。

    到了桑干河以后,自家便会让你接手那些俘虏……至于如何动手,我自会让**韬和李小翠夫妇配合。另外,我会留十三郎与小乙助你一臂之力,事成之后,你就立刻离开,赶往杭州,找一个名叫黎大隐的家伙,他自会为你换一个身份。

    最多两年,我保你重回开封!”

    两年!

    孙海咬了咬牙,沉声道:“小底必不负郎君所托……”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