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55章 金之殇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桑干河畔,金兵大营。【用手机也能看。

    中军大帐杯盘狼藉,完颜娄室醉意盎然,犹自推杯换盏不停。

    这个冬天对完颜娄室而言,就如同是一场噩梦。

    宋军前所未有的强悍,令女真损失惨重。加之年初时,死了亲子完颜活女,完颜娄室看上去,已明显透出了老态。面对宋军咄咄逼人的进攻,哪怕是完颜娄室久经沙场,也有些抵挡不住。若再继续下去,随着燕山府宋军兵马不断增加,大金的情况,恐怕会越发困难。所以,完颜吴乞买议和,完颜娄室也颇为赞成。

    可是,议和便如同战败!

    完颜娄室也很清楚,这次和大宋议和,绝无可能再似之前那样,可以肆无忌惮的要挟。

    要知道,宋军此次可是大获全胜,哪怕赵桓是个软骨头,也不会像之前那样低头。更何况,赵桓需要这场胜利,还稳定他的皇位。为了他的皇位,也定要强硬起来。

    自宋金开战以来,女真从未有如此惨痛失败。

    在完颜娄室看来,这样输给大宋朝,简直就是他的屈辱。

    “孙先生,真要撤兵吗?”

    完颜娄室醉眼朦胧,看着坐在上首的孙海。

    “既然大太子要消灭太子亲军,我们大可以借此机会,趁机夺回蔚州,也好过这么窝窝囊囊的逃走啊。”

    孙海穿着一件白色木棉布做成的袍子,神色颇为沉静。

    他自告奋勇前来桑干河督战。不过在到了桑干河以后,却没有和完颜娄室针锋相对。完颜娄室原本以为,孙海仗着完颜宗翰做靠山,定然是飞扬跋扈。哪知道这孙海却是个知趣的,非但没有干涉军务,反而主动把兵符交与完颜娄室保管。

    “大郎君那里战况不明,自家还要赶去为大郎君出谋划策。

    桑干河便交与郎君。总之万不可使南儿援军渡河。此战若成功,郎君便是大功一件。”

    孙海的低调,也让完颜娄室顿生好感。

    当下他在军营中设下酒宴。为孙海送行。

    孙海早就知道完颜娄室不会甘心撤退,所以听他说完后,倒也没有显得太过吃惊。

    只微微一笑。孙海道:“非是大郎君不想夺取蔚州,实不能也。”

    “为何?”完颜娄室问道。

    孙海说:“南儿在葫芦口一把火焚毁粮草,近十万儿郎难以裹腹。

    若是咱女真好汉,倒也不必担心。可这十万人当中,尚有粘八葛白达旦和倒塌岭联军。这些家伙若吃不饱肚子,就不会安心作战。弄个不好,甚至会动摇军心。

    大郎君虽然命大同府运送粮草过来,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

    再加上那辽人余孽肆虐漠北,白达旦和粘八葛人也都是人心惶惶,根本无心作战……如此态势下。复夺蔚州并非易事。要知道,那老赵官家这一回可不会善罢甘休,若不能打赢这一仗,他皇位不稳。一旦他下决心交战,与我大金绝非好事。”

    完颜娄室何尝不懂这里面的道理。只是觉得有些憋屈。

    孙海说完,娄室便闭上了嘴巴。

    “孙先生,咱读书不多,确知道你们南儿中有一个典故,叫做卧薪尝胆。

    这次,便忍下来。待平定漠北。我大金元气恢复时,定要再次南下,马踏中原。”

    说罢,完颜娄室一仰脖子,把酒水喝干。

    只是他没有觉察到,站在孙海身后的两个随从相视一眼,露出会意之色。

    “孙先生,时候不早了,若再不动身,便赶不及了。”

    其中一人,轻声劝说。

    孙海眼睛一眯,微笑着点点头,便站起身来。

    大帐中,弥漫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古怪香味。只是在酒气的压制下,这香味并不是特别明显。

    “郎君,那我便告辞了。”

    完颜娄室醉醺醺想站起来送孙海三人,哪知道才一起身,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子摇晃了一下,一头便朝地上栽去。幸好孙海身后的两个合扎眼疾手快,纵身上前,一把将完颜娄室搀扶住。完颜娄室觉着脖子上突然一凉,却没有在意。

    直起身子向开口,哪知道嗬嗬嗬的发不出声音。

    一蓬鲜血,顺着他的脖子汩汩流出,瞬间染红了他胸前的白木棉袍。手指着孙海,他嘴巴张了张,只听到从喉咙里发出的古怪音节。

    “郎君醉了,便早早歇息,便不麻烦郎君送咱。”

    孙海脸上,透出一抹古怪一笑,看着完颜娄室大声说道。

    那搀扶着完颜娄室的合扎,把完颜娄室按在了大椅上,旋即扯起一件袍子,便搭在完颜娄室的身上。完颜娄室已经气绝身亡,眼中却依旧流露着一抹难以相信的神采。

    那合扎从完颜娄室身上取出兵符,走到孙海身前递过去。

    “孙先生,咱们走吧。”

    孙海又看了完颜娄室一眼,点点头转身就走。

    走出大帐,他对守卫在大帐外的合扎道:“郎君醉了,莫要打搅他,让他多睡一会儿。”

    合扎连忙躬身应命,目送孙海三人跨上马,扬长而去。

    扭头看了一眼低垂的帐帘,十几名合扎也没有进去收拾,便腆胸迭肚在外面守护。

    “张大郎,这次多亏了你夫妇。”

    行出辕门,孙海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几乎瘫在了马上,“陈长史果然神机妙算,若非他筹谋妥当,只怕自家方才便要露了马脚……可惜,却拿不得娄室人头,否则定是大功一件。”

    搀扶完颜娄室,并刺杀了完颜娄室的合扎笑了。

    “区区一个完颜娄室,当不得事。

    郎君而今。已不需要这等功劳,便送与小种相公做礼物便是……咱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以免被虏贼发现行踪。”

    这张大郎,赫然是神行太保*韬。

    而跟在*韬身边的黑衣合扎,则是他的妻子,母夜叉李小翠。

    葫芦口玉尹一把火烧了女真人的粮草,不仅仅是动摇了联军的士气。更使得这孙海孙先生,也生出反意。他是个不得志的落魄书生,自认才干出众。却不得施展,故而才投靠了完颜宗翰。可是当玉尹火烧葫芦口后,孙海便觉察到女真的情况不妙。

    再三思忖后。孙海悄悄联络了玉尹,并表示愿意归降。

    一开始,玉尹也不是太信他。

    不过随着孙海设计出瞒天过海之计后,玉尹便相信了孙海。

    毕竟,陈规早晚要离开玉尹。

    他毕竟是中明法科的进士,此前只是苦于没有资历和背景,故而不得朝廷重用。

    如今,陈规在燕山之战中也是大展拳脚,立下了足够功劳。

    更重要的是,他的名字已经被小种相公种师中知晓。所以迟早会得到朝廷的重用。

    若陈规一走,玉尹可就少了一个谋主。

    哪怕有陈东和罗德二人在,终究没有陈规的全面。

    这孙海,或许没有陈规那般才干,但也颇有谋略……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功名,更兼此前投靠过女真,根本不可能获得重用。若想出人头地,就只能依附玉尹,做好玉尹的僚佐。而且,玉尹隐隐有一种直觉。他日后亲自上阵的机会,会越来越少。

    有陈东罗德孙海这三个僚佐,对玉尹而言足矣。

    哪知道,当陈规得知了孙海的计划后,便立刻想出了一个更为狠辣的主意:干掉完颜娄室。

    所有的一切,都在陈规的掌控之中。

    孙海带着*韬和李小翠夫妻来到桑干河金兵大营后,先取得娄室的信任,更借饮酒之际,由李小翠暗中使出了一种迷药,令*韬有机会,靠近娄室的身边。

    否则,以娄室之勇,哪怕喝多了,也难以接近。

    成功诛杀娄室之后,三人迅速撤离桑干河大营。

    狂奔二十里后,孙海三人这才停下来,勒住了战马,回首眺望。

    金兵大营,已不见了踪迹。

    孙海长出一口气,扭头朝着*韬看去。

    “大郎,接下来怎么办?”

    *韬看了看天色,“想来郎君那边,已经动手了……翠姐,放火流星,通知岳鹏举。”

    李小翠点点头,立刻找了个地势较高的去处。

    她从马上下来,而后探手自兜囊中取出一枚长约有半米的管状物,先找出引线,而后往地上一插,用火折子点燃了引线。滋滋滋,夜色中,那引线火苗子飞溅,迅速燃烧。只片刻功夫,便燃烧殆尽,紧跟着就听蓬,蓬,蓬……三声闷响。

    三枚火球从管状物里窜出,直冲九霄。

    紧跟着又是三声闷响,漆黑夜幕中,骤然出现三朵烟花,在黑夜中显得格外醒目。

    “走吧!”

    *韬朝孙海一笑,“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便往松子口与陈长史汇合。

    明日此时,说不得你我便要在马上渡过。一俟郎君干掉了完颜粘罕,必然会顺势而进,夺取鸡鸣山。到那时候,你我便是想要休息,只怕是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话音未落,就听从东面传来叨叨叨三声炮响。

    紧跟着,喊杀声震天。

    虽距离金兵大营有二十里,也能依稀听到……孙海脸色微微一变,轻轻叹了口气。

    “虏贼,完了!”

    ++++++++++++++++++++++++++++++++++++++++++++++++++++++++++

    逐鹿山下,已乱成一团麻。

    吴玠率领的五千军卒,并非太子亲军正兵,而是以杂兵为主。

    一般来说,杂兵主要负责的,是押送粮草,搬运辎重,搭建营地等杂务,没什么战斗力。可太子亲军的性质不同,玉尹在招收杂兵后,一并加以训练。比之太子亲军正兵,杂兵的战斗力不足为道。但若拉出去,却未必逊色普通的边军士卒。

    更重要的是,吴玠手中有一千枚掌心雷。

    在这个还是以冷兵器为主的时代,如此大规模把火器投入战场,产生的威慑力,难以言喻。

    金兵被炸的魂飞魄散,乱作一团。

    就在这时候,早已率部偷偷绕过逐鹿山,埋伏在乔山之中的宋军,突然杀出。

    五千太子亲军正兵,加上一千背嵬,战斗力无比惊人。

    当六千兵马冲入战场之后,女真人再也无法抵挡,迅速溃败。

    完颜宗翰拼死冲杀,从战场上杀出一条血路。他带着数百名合扎不敢恋战,狼狈而逃。

    孙海,一定是孙海!

    宗翰一边跑,一边在心中咒骂不停。

    若不是孙海出卖,宋军怎可能对自家行动了如指掌?

    如果说,在此之前宗翰只是怀疑的话,当太子亲军从四面八方上来时,他已经肯定了答案。

    “狗贼欺我太甚,总有一天,要将这狗贼千刀万剐!”

    宗翰勒马,仰天长啸。

    咆哮声在苍穹回荡,却显得格外诡异。

    “大太子,咱们这该奔往何处?”

    一名亲信催马上前,轻声询问宗翰。

    宗翰也未犹豫,二话不说便道:“去鸡鸣山……斡啜而今在鸡鸣山驻扎,手中尚有八猛安兵马,足矣抵挡南儿兵锋。立刻去鸡鸣山,只要到了鸡鸣山,便安全了。”

    斡啜,就是金兀术,完颜宗弼。

    两年前,玉尹在开封府重伤金兀术,几乎把他打成了废人。

    幸好善应用秘术将他治好,但却不复当年之勇。完颜吴乞买见金兀术这么模样,便在他伤好后,让他来到奉圣州做事。宗翰执掌大同府后,看在兄弟情分上,交给金兀术八猛安兵马,令他屯驻鸡鸣山。一般而言,鸡鸣山相对安全,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打仗,自有蒲察石家奴和完颜娄室负责,不需要金兀术出战……

    可现在,蒲察石家奴死了,完颜娄室凶多吉少。

    宗翰心知,一旦宋军消灭了完颜娄室,定不会放过鸡鸣山的金兵。

    他之所以选择鸡鸣山,便是存了夺取金兀术兵权的心思。八猛安金兵绝不能再有闪失,否则整个奉圣州,都要被宋军占领。一旦宋军占领奉圣州,西京大同府便如同被宋军拦腰斩断,无法与上京联络。到时候,他只能困守西京……若宋军和西辽前后夹击,则大同府必然陷入危险。那个时候,倒塌岭联军也好,白达旦人也罢,包括女真在漠北最忠实的走狗粘八葛人,都未必会给予他什么援助。

    这一次,咱失败了!

    但咱绝不能允许奉圣州,被南儿所占。

    宗翰想到这里,便带着部曲加速前进。

    夜色漆黑,不见星光。

    旷野中,狂风呼啸,令人心惊胆寒。

    又跑出十余里,忽听前方合扎坐骑希聿聿一声惨叫,紧跟着十几匹战马扑通扑通便栽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两边野林中灯火通明。

    一队宋军从野林中杀出,为首三员宋将,拦住了宗翰的去路。

    “完颜粘罕,玉尹在此,等候多时!”

    宗翰激灵灵打了个寒蝉,他连忙抬头看去,就见对面宋军手持火把,照映通透。

    暗金驮着玉尹,站在最前方。

    而玉尹却是一身白袍,头上扎着一方纶巾,掌中一口斩马刀,在火光下闪烁寒光。

    在玉尹身后,则是狄雷与庞万春。

    宗翰听闻‘玉尹’二字,脸色顿时大变,暗道一声:我命休矣!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