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53章 血战逐鹿山(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议和?

    消灭太子亲军?

    这是两个根本无法联系到一起的提议。

    可是,完颜宗翰却听明白了孙先生话语中的意思。

    金军太被动了!

    按照如今的状况,即便是议和成功,也要付出巨大代价。更不要说,因为之前的连续失利,极大程度的动摇了女真人在漠北的统治。西辽出兵,漠北乱成一团麻,而女真更丢失了蔚州和应州两地,退守奉圣州……漠北会出现动荡,就连那倒塌岭十三部落,也会因为女真的失败,而产生怀疑,甚至有可能与女真为敌。

    毕竟,倒塌岭十三部落被大辽统治了二百余年。

    虽说中间有冲突,有矛盾,但大体上,两边的关系并不是太差。

    西辽出击,倒塌岭十三部落必然会发生分歧。一旦西辽得到倒塌岭十三部落的支持,那么西辽在漠北的统治地位,也将随之稳固。这,绝不是女真人要看到的结果。

    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答案,很简单!

    只要金军能获得一场胜利,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所有的问题,都将会迎刃而解。

    宋朝皇帝,似乎除了那位太祖皇帝之外,都不是特别强硬的帝王。

    而今的老赵官家赵恒,也是如此。

    他若是个强硬的帝王,便不会在开封大捷之后,那么迫不及待的和女真人议和。当然这里面还有其他的因素,但最主要的。还是这个帝王本身就不够强硬,以至于获取如此胜利,依旧无法控制住朝堂。之前,赵桓会支持种师中,是因为种师中连连获胜,为他转移了朝中的矛盾。可一旦宋军落败,赵桓就必然改变主意。

    那么。什么是酣畅淋漓的大胜?

    孙先生已经给出了答案:消灭太子亲军!

    太子亲军连战连捷,极大鼓舞了宋军士气。加上太子亲军那不同寻常的来历,也使得这支兵马。从一开始便带有传奇色彩。只要消灭了太子亲军,宋军必然大乱。

    而对女真来说,太子亲军灭亡。也能鼓舞金兵士气。

    毕竟,自燕山之战开始以后,金军在太子亲军面前,已经遭受了太大的失败……

    紫荆岭口,银城坊,飞狐县城,以及现在的松子口,葫芦口……

    完颜宗翰眼睛一亮,“还请先生明言。”

    孙先生道:“其实很简单……大郎君既然决定要从定安撤军,南儿必不会善罢甘休。

    只要大郎君放出风声。把撤退路线传出去,一定能吸引南儿追击。

    到时候,大郎君可用金蝉脱壳之计,在逐鹿山设下一支精兵,等待太子亲军到来。一俟太子亲军抵达。大郎君可伏兵尽起,将太子亲军一网打尽,到时候南儿军心,自然动摇。”

    宗翰眉头一蹙,“何以肯定,太子亲军追击?”

    孙先生哈哈大笑。“大郎君,难道这燕山府宋军之中,还有哪个敢来追击?

    据我所知,那太子亲军都统制玉尹,对我大金素有敌意。之前那河北路江湖绝杀令的暗花是谁发出?我怀疑,便是这玉小乙。莫忘了,发出江湖绝杀令的马和尚,而今和玉小乙极为配合。若非他发出暗花,恐怕也脱不得干系。这种时候,他怎可能会轻易放大郎君离去?不过大郎君最好还是假戏真做,让那玉尹误以为我大金已军心涣散……若不给他一些甜头,以这厮之狡猾,未必肯上钩啊。”

    宗翰听罢,连连点头。

    这孙先生说的倒也不错,的确是要把这太子亲军消灭了,才可以让宋军感到恐惧。

    想到这里,宗翰便起身道:“一切就依先生所言。”

    +++++++++++++++++++++++++++++++++++++++++++++++++++++++

    宗翰定计之后,便立刻开始部署。

    其实,也不必他大张旗鼓,葫芦口粮草被毁,金军的士气早已低落。听闻将要撤退,金兵立刻做出反应,令定安县城,一派混乱。与此同时,宗翰连夜派出一支精兵离开定安,前往逐鹿山下,悄然埋伏起来。第三天,金兵就开始大规模撤退,数万大军仓皇而走,沿途丢弃无数军械辎重,给人一种极为混乱的感觉。

    十二月二十五,晴。

    寒冬即将要过去,也是塞北最为寒冷的时节。

    逐鹿山,便位于金兵退往奉圣州的必经之路……完颜宗翰登上一座土丘,举目向南眺望。

    苍茫旷野,不时有退下来的金兵,狼狈从山下通行。

    宗翰脸色显得非常难看!

    自女真起于白山黑水之间以来,哪怕是辽人数次大军进犯,女真人也没有过如此狼狈的状况出现。完颜阿骨打带着女真人,硬生生击溃了大辽,建立而今大金。

    可现在……

    那些金兵的狼狈姿态,固然有一些做戏,但大多数都是真的。

    的确,女真人的心已经乱了!

    如此情况下,若不能消灭太子亲军,便是退回奉圣州,情况怕也不容乐观。

    想到这里,宗翰的心情,就越发焦躁。

    “可有宋军动向?”

    “回大郎君,据探子回报,石门关和居庸关的宋军,并没有太大动静……”

    “我不是问石门关和居庸关。”

    “松子口宋军,也很平静,似乎无意追击。”

    宗翰的心情,越发不平静。

    他用马鞭狠狠抽打了身边大树几下,而后用力呼吸一阵,总算是稳住了心神。

    “孙先生那边,可有消息?”

    “回大郎君,孙先生尚无消息传来……”

    孙先生,奉宗翰之命,前往桑干河公干。完颜娄室的兵马,便驻扎于桑干河畔,宗翰的意思,是要完颜娄室在桑干河西岸阻拦宋军。一俟逐鹿山之战打响,宋军必然会马上接到消息。种师中决不可能坐视太子亲军被消灭,定然派援兵解救。

    完颜娄室的任务,就是要在桑干河拦住宋军援兵。

    只要完颜娄室能够阻拦宋军一天时间,宗翰就有把握,在逐鹿山全歼太子亲军。

    可是,完颜娄室真会听从宗翰的命令吗?

    那也是个骄兵悍将,同样是金国宗室,而且和宗翰的关系,也不是特别亲密。

    完颜娄室是个非常狡猾的家伙,一旦伤亡过重,必然会迅速撤离战场。所以,完颜宗翰便让孙先生持他虎符,前往桑干河协助完颜娄室。名义上协助,实际上却是监视。若完颜娄室不肯死战的话,孙先生便可以凭借宗翰密令,谋夺兵权。

    总之,宗翰现在,把最大的希望便放在了孙先生身上……

    天,渐渐黑下来。

    逐鹿山的夜晚,极其寒冷。

    宗翰带着兵马在山中埋伏了一整天,却不见宋军动静,不免心急如焚。

    就在宗翰有些耐不住的时候,探马却突然来报:“大郎君,松子口宋军,在入夜之后,调动频繁。

    奴才发现,在松子口侧翼的两支马军趁夜色出营,去向不甚清楚。

    此外,松子口主营中,也有兵马调动的迹象。奴才亲眼看到,南儿步军自松子口出,似乎正在朝这边追来。看旗号,应该在四五千人的样子,不过行动却很缓慢。”

    宋军,终于有动静了?

    宗翰闻听,心中顿时大喜,提在喉咙口的心,一下子落回肚中。

    “再探!”

    “喳!”

    斥候飞快离去,宗翰的心情确是大好。

    只要宋军有反应,就不怕他们不上钩……

    “传我命令,让儿郎们以烈酒御寒,藏好行迹,未有咱号令,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

    宗翰一声令下,麾下八千金兵立刻行动起来。

    夜色中,逐鹿山苍茫,犹如沉睡的巨兽。所有金兵都藏好行踪,静静等待宗翰号令。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子时……

    深夜的逐鹿山,天气越发寒冷。许多金兵藏在山中,虽有烈酒抵御严寒,也被动的嘴唇发青,手脚有些僵硬。不过,这是金兵毕竟是宗翰手下最为精锐的兵马,虽然冷的有些受不了,却无一人露出行藏。白山黑水,气温更低!这些个女真人以往便生活在白山黑水那恶劣环境里,对于抵御严寒,自有丰富的经验……

    更何况,他们也知道今夜一战,干系重大。

    所以所有人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等待着宋军抵达。

    一支马军,风驰电掣般从远处呼啸而来。

    蹄声如雷,踏踏踏由远而近……就着月光,可以看清楚这支马军的旗号,正是宋人的马军。

    宗翰下意识握紧了兵器,不过旋即,他强耐住出击的冲动,目送这支马军从逐鹿山下呼啸而过。这支马军,大约有四五百人,并非太子亲军主力,不值得行动。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支马军从山下通过。

    宗翰依旧没有下令出击……大约半个时辰过后,从逐鹿山北面,传来鸣镝声响,紧跟着在空中,出现一连串焰火,在漆黑夜幕中,显得极为醒目。

    来了!

    宗翰眼睛一眯。

    早就知道,这两支马军是先锋……这南儿,果然狡诈。

    宗翰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指,握紧手中大枪。不一会儿的功夫,远处传来脚步声。

    宋军主力终于出现,从那旗号上来看,正是太子亲军!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