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49章 漠北变局(十)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黑旗箭队,规模不大。【用手机也能看。

    也就是八百人左右的规模,却清一色一人三骑。

    宋朝缺马,许多地方的马军,甚至连战马都没有。一人三骑,也只是存于幻想之中。

    可是,黑旗箭队却实实在在的一人三骑,没有半点虚假。

    当然了,黑旗箭队的坐骑,并非大家所熟知的战马,全部都是巴州马。这种巴州马,后世又名滇马。马身矮小,却耐力极强,最适于长途奔袭。其性质,和后来的蒙古马非常相近。只是在这个时候,滇马和蒙古马的好处,并不为人广知。

    玉尹看到黑旗箭队所配备的马匹,顿时笑了。

    “宗帅倒做的好买卖。”

    庞万春笑道:“一开始还不觉这巴州马的好处,可年中高托山造反,末将奉命追剿。就是靠这些巴州马,奔袭八百里,将高托山所部一网打尽,可当算得首功。

    这巴州马耐力奇强,速度虽不快,但却适合长途奔袭。

    此次我和牛伯远比试速度,足足比他早了两天抵达析津……嘿嘿,为我赢了脸面。”

    牛伯远,便是牛皋。

    玉尹诧异道:“伯远也来了?那宗帅岂不是无人可用?”

    “怎会无人可用。”庞万春道:“三月前,刘延庆之子刘光世前来帅府效力,出任兵马都监一职。而且近一年来,宗帅也招揽了不少人才,如今可谓是人才济济。

    末将觉着,留在济南府也无甚作为,所以便向宗帅恳请,前来燕山助战。”

    玉尹知道,庞万春最大的心愿,便是建功异域,光宗耀祖。

    而今中原已经基本平静,庞万春就算留在京东东路,也只能是打打山贼。混个资历。虽说平平安安,而且也能迅速升迁。可对他而言,显然无法能够心满意足。

    “刚才说,伯远也来了?”

    玉尹疑惑问道:“为何伯远未曾前来?”

    “伯远本想要来的,可惜……”庞万春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道:“石门关岳都监在儒州一战,伤亡颇重。故而向小种相公请求援兵,伯远便被跑去石门关助战。

    出发之前。他还让我代他向郎君请罪,言此次大战结束,定会亲自与郎君拜见。”

    玉尹闻听,愣住了!

    儒州的战况,他自然有所了解,知道岳飞在儒州打得也颇为惨烈。

    只是没有想到,这历史的惯性……

    到头来,牛皋还是到了岳飞的帐下。当然了,此时的牛皋。身份未必低于岳飞。可玉尹不得不承认,岳飞此人,自有一种人格魅力。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效命。

    天注定吧!

    若牛皋不随岳飞,恐怕也成不得牛皋。

    想到这里,玉尹倒释然了,微微一笑道:“岳鹏举儒州一战,打得确实漂亮。伯远立功心切,前去石门关助战也算不得大事。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既然小种相公差遣,也由不得伯远做主。回头派人与他说一声,不必太往心里去。让他在石门关好生协助岳鹏举。说不得自有一番造化。”

    庞万春愕然看着玉尹。

    他听得出来,玉尹对那个石门关守将,似乎是非常看重。

    不等他反应过来,玉尹却抢先开口,“庞大哥来的正好。我刚才还在发愁无人可用,不想庞大哥却来了。你那黑旗箭队,先不要在营中驻扎。一会儿让衙内带你先去安置,今晚咱们便要出发……却不知庞大哥是否疲乏,可要休息一下呢?”

    庞万春心里一动。顿时笑了!

    “若真个休息,只怕郎君不依。

    郎君不必担心我黑旗箭队,随时可以出发……不过,最好先让他们吃点东西,休息两三个时辰。从紫荆岭口赶过来,孩儿们可是一整天水米未进,没有合眼。”

    若庞万春说可以,那便是可以。

    玉尹没有犹豫,立刻把高尧卿找来,让他带着黑旗箭队,在营外一处偏僻所在安顿下来。

    他命人送来吃食,让庞万春一边吃东西,他一边进行解释。

    庞万春吃饭很快,而玉尹说得却很慢。

    等庞万春吃完,玉尹才把而今松子口所面临的局势说完。

    “据探马打探,而今定安已屯驻虏贼五万余人……再过几日,倒塌岭方面还有三万兵马前来支援,到时候松子口所面临的压力,必然巨大。这两日,局势倒也平静,和虏贼更无交锋。可一旦开战,必然是一场大战……我前些日子,才向小种相公请了援兵来。庞大哥你只是先锋人马,过两日还会有更多兵马抵达。

    如此干等着虏贼打上门来,并非上策。

    我听人说,虏贼的粮草而今都囤积在定安以北三十里处的葫芦口。所以我和元则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轻骑出击,偷袭葫芦口。一旦葫芦口粮草被毁,虏贼军心必然动摇。哪怕大同方面会继续输送粮草,也难以解决虏贼八万余虏贼温饱。

    这样,战事必然不会拖延太久,与我大宋而言,也是一桩好事。”

    燕山府兵马而今不过数万,虽然黄潜善等人已调拨人马前来支援,也需要时日集结。

    玉尹心知,这场战事拖的越久,开封方面就越是慌张。

    赵桓骨子里就不是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如果这场战事越来越大,赵桓必然改变主意。

    所以,速战速决!

    虽然奇袭葫芦口有些危险,但就目前而言,却是最佳选择。

    庞万春听完了玉尹计划,便咧嘴笑了。

    “郎君果然厉害,知我擅长奔袭……此战庞某愿立军令状,若不焚尽虏贼粮草,便提头来见。”

    玉尹却一摆手,沉声道:“庞大哥不必立军令状,因为我会与庞大哥同行。”

    此言一出,吴玠等人顿时大惊。

    “郎君怎么行此凶险之事?”

    “是啊,郎君乃三军主帅,更是太子亲军魂魄。

    若郎君有闪失,军心必乱,还请郎君三思。”

    庞万春更大声道:“郎君何必亲自上阵。区区葫芦口,有庞某足矣,何必杀鸡用牛刀?”

    玉尹站起身来,“儿郎们效命,我便上不得阵?

    自家事情自家清楚,当初陈桥之战非我一人之功,赖三军将士齐心,舍命搏杀。今日之事。事关重大。从松子口迂回奔袭葫芦口,近四百里之遥,凶多吉少。越是这样,自家便越要随军前行。军中有晋卿元则坐镇,足矣令将士们用命。

    此事我已决定,尔等休要再言。”

    玉尹一番话说出口,庞万春等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郎君,要率几多兵马?”

    玉尹想了想。沉声道:“把狄雷和大郎二人唤来足矣,其他人,便留在这边。听从调遣。”

    只带两个人?

    虽说庞万春手下还有八百兵将,但这人数,还是太少了吧。

    吴玠有心再劝说,却被玉尹拦住。

    “诸君休再赘言,我意已决,便不会改变。

    庞大哥先下去休息,入夜之后,我会前去与庞大哥汇合。大郎,命令火头军。多备干粮酒水,到时候让儿郎们随身携带。此事务必保密,绝不可走漏风声……

    三日之内,若定安有变,便是我等成功。

    三日之内若定安没有动静。尔等便上报析津府小种相公,请他尽快派兵前来支援。”

    玉尹说完,笑着看了一眼众人。

    “此次若得成功,最多十日,我必返回松子口。”

    话说到这个份上。显然已无法挽回。

    吴玠等人虽忧心忡忡,却还是躬身应命,表示会听从玉尹吩咐。

    就这样,大家告退离开,各自忙碌去了。

    午后,杨再兴和狄雷奉命前来报到,高宠与何元庆二人也赶过来,喊着要和玉尹同行。

    不过,在玉尹一番斥责之后,高宠与何元庆虽不情愿,却也不敢违背军令。

    把东西收拾了一下,玉尹准备好兵器,看天色已经不早,便带着杨再兴和狄雷二人,走出辕门。

    罗德也准备好了干粮和酒水,用大车装载。

    玉尹这次,没有带暗金,而是跨上一匹巴州马。包括杨再兴和狄雷二人,也一样换了坐骑,全都是以巴州马代步。三人随着车队,直奔东南而去。在行出约二十里后,就见庞万春带着一队兵马在路旁迎接。玉尹直接让黑旗箭队接手了车队,把罗德等人赶回松子口。此时,天色已晚,一行人忙赶到黑旗箭队的临时营地,见所有军卒,也都准备妥当。

    把粮草和酒水分发下去……

    十二月,正是塞北最为寒冷的时节,入夜之后,滴水成冰。

    在这种时候连夜行军,若没有烈酒取暖,只怕再健壮的锐士,也撑不得三四百里路程。

    “我已经让晋卿设计好了路程……咱们先走广灵,而后北上渡桑干河,绕永宁前往葫芦口。这么走,要多出一百三十里的路程。但路上虏贼耳目较少,所以相对安全。咱们在广灵换装,全部换成虏贼打扮……不过,这行军路线,只你我知晓,绝不可以走漏半点风声。五百二十里地,务必要在一天半之内完成,待奇袭葫芦口成功之后,我们便向东南撤退。到时候,会有人在涞水接应我等。”

    庞万春就着火把的光亮,仔细的看了一遍地图。

    似这种长途奔袭,肯定要把所有因素考虑在内,更要安排好路线……

    基本上,吴玠安排的这条路线,算是最为合适。当然了,若行动中遇到意外,也可以随机应变。

    干粮和酒水,都已经发放完毕。

    每一名黑旗箭队,还分得两枚掌心雷,以及相应的引火之物。

    看看天色,已经将近子时。

    庞万春和玉尹相视一眼,便沉声喝令:“传我命令,黑旗箭队全军上马,即刻出发!”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