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47章 漠北变局(八)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松子口,位于灵仙和定安之间。

    这里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西面是后世壶流河所在,虽则这时候的壶流河还是一条不起眼的小河,但是水流湍急,难以行进。有壶流河为西面屏障,加之松子口属丘陵地带,以至于骑军很难发起冲锋,便抵消了金军在骑兵方面的巨大优势。

    松子口形如宋子,北面窄,南面宽。

    金兵要想复夺灵仙县城,就必须要从松子口通过。

    只是,在灵仙被攻占的第二天,玉尹便下令张玘,强攻松子口,纳入宋军的掌控。

    于是,塞北地区,便形成了儒州和松子口两处战场。

    十二月初三,完颜宗翰指挥大军兵临定安县城,旋即调兵遣将,向松子口发动猛攻。而宋军主将,则是吴玠。玉尹将兵权交与吴玠,甚至连他也要听从吴玠指挥。

    玉尹清楚,行军打仗,从来都不是他的强项。

    这战场上局势变幻万千,他也很难将局势掌控。相反,吴玠这方面的才能,远远强于玉尹。玉尹有自知之明,索性放权于吴玠,把太子亲军完全交与吴玠掌控。

    吴玠也不客气,得到指挥权后,便立刻下令,命高宠何元庆两人率骑军在松子口侧翼驻扎,以发挥骑军的机动优势,对金兵进行袭扰。随后,以张玘、傅选两人次第防御,在松子口外和松子口,形成颇有层次的防御线,抵御金兵的攻击。

    待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完颜宗翰的前锋军,便抵达松子口。

    双方没有进行任何试探,便短兵相接……若完颜宗翰知道宋军手中握有掌心雷这一大杀器的话,或许还会谨慎一些。可由于探马斥候也不清楚掌心雷究竟是怎样一种利器,只说宋军手中有一种火器,威力惊人,以至于完颜宗翰也没有在意。

    哪知道。甫一交锋,宋军便投掷出雨点般的掌心雷。

    陈规带来近万枚掌心雷,此前在老龙岭耗费千余枚。分给岳飞五千枚,玉尹手中尚有三千多枚掌心雷可以使用。随着种师中开设六聘山火器营,玉尹便知道。此后掌心雷必然能大规模生产,所以也就不再节省着使用。一千多枚掌心雷飞出,落在金军之中,爆炸声不绝于耳,一团团火光升起,金兵被炸的血肉横飞。

    “果然是利器!”

    吴玠站在望楼上,和玉尹一同观战。

    看着远处一团团火光升起,硝烟弥漫,忍不住大声称赞。

    他出身行伍,自然能看得出。这掌心雷的出现,必然会改变日后的战争格局……

    回头对玉尹道:“郎君,若这掌心雷可以在军中推广开来,马踏上京,指日可待。”

    指日可待吗?

    玉尹笑了!

    他发现。他竟然是如此喜欢这种硝烟弥漫的景色。

    吴玠见金兵乱了阵脚,便下令号炮三响。

    高宠何元庆从两侧杀出,令金兵顿时溃不成军。不过,完颜宗翰的确是非比寻常,立刻下令稳住阵脚,挡住了追击的宋军。随着溃军收拢。宋军也缓缓撤出战场。

    夕阳西下,松子口外,弥漫着烟雾,恍若一片血色氤氲。

    “郎君,接下来,恐怕要有一番苦战了!”

    玉尹点点头,看了一眼吴玠,“再苦,怕也不会比陈桥局势惊险。我等只需坚守松子口,阻挡住虏贼兵锋足矣。小种相公那边,想来用不了多久,便会有大行动。”

    吴玠脸上,旋即透出兴奋之色……松子口之战,日趋激烈。

    燕山战事,令无数人牵肠挂肚,更生出百般心思。

    完颜吴乞买心知,燕山之战将决定金国未来走向,所以也不敢有半点松懈,更下旨完颜宗翰,全力作战,务必要取得胜利。为了支持燕山之战,完颜吴乞买一边命人前往开封,督促耶律余睹向大宋朝廷施加压力;另一方面则派出元帅左都监完颜阇母出使倒塌岭,务必要请倒塌岭十三部落出兵,联手攻取燕山府。

    倒塌岭十三部落,久居塞北,几乎是独立于金国统治。

    当年大辽最为强盛时,曾设立倒塌岭节度使司,为的就是能够压制倒塌岭十三部落。辽国灭亡,作为女真人昔日盟友,倒塌岭十三部落,得到了迅速发展。名义上,他们臣服于金国,就如同当年臣服于大辽一样,可实际上,却不听差遣。

    完颜吴乞买原本并不想从倒塌岭借兵,因为那样一来,势必会降低对漠北地区控制。

    可现在的情况,已容不得他再保存实力。

    如果燕山之战失败,金国在塞北的统治必然遭受巨大打击,绝非他可以承受得起。

    加之女真人兵力本就不多,中京道虽也屯有兵马,却要防止种师道偷袭中京,只能在松子岭到兴化一线布防。守有余而攻不足,便是女真目前所面临的尴尬局面。

    而宋军却不需要担心这些,随着燕山战事拉开序幕,枢密院便不断向燕山府输送兵马。

    京畿东路兵马元帅宗泽,以庞真和牛皋为主帅,率部渡河,向燕山府进发;河间兵马副帅黄潜善,则命韩世忠率八千人助战。张所在相州征调兵马,可惜相州知府杜充并不配合,所以进展缓慢。可即便如此,还是有大批义勇出现。

    去燕山,杀虏贼!

    这种情况,不单单是在河北路出现,包括河东路,甚远在东南的两浙路,也都随之响应。

    其中。尤以鼎州武陵人钟相最为活跃。

    原本他在洞庭一带进行传教,开封之战时,也曾派长子钟子昂三百义勇北上勤王。

    哪知道才走到一半,开封之战结束。

    钟子昂带着义勇返回家乡……

    钟相其人,在武陵一带颇有威望。他建立了一个组织,名为乡社。凡加入乡社者,只要交纳一点钱两。便可以获得社内互助共济。钟相本人,也宣称:法分贵贱贫富,非善法。我行法。当等贵贱,均贫富。

    钟相本人,也因此得当地人拥护。被尊为‘天大圣’。

    燕山之战前,钟相因受官府通缉,率众准备在洞庭湖举事。可听闻燕山之战开启,钟相也变得犹豫不决。在谋士王佐的劝说下,钟相决意,率部北上抗击虏贼。

    官府方面,也因为可以甩掉钟相这么一个不稳定因素,便收回通缉令。

    十二月初,钟相率八百义勇,连同长子钟子昂。以及手下悍将杨幺,一同北上燕山。

    似钟相这种情况,在神州大陆,层出不穷。

    所以,种师中更无兵源压力。

    十二月初八。韩世忠所部抵达燕山,旋即被派往古北馆驻守,以牵制中京方面金兵。

    此时,松子口之战,已进行了五天。

    太子亲军浴血松子口,死伤惨重。

    而金兵同样伤亡惨重。短短五天便付出三千多人的性命。

    完颜宗翰,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头脑。他旋即下令,集中兵力,继续攻击,务必要在三天之内,夺取松子口。

    然而就在十二月初八当晚,一场大雪,使得完颜宗翰不得不暂时停止攻击。

    雪势很大,一夜间便积了厚厚积雪,便是行进都显得困难。而宋军在松子口是守势,受到的影响也小。若金军继续强攻的话,恐怕就要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

    “大郎君,不能再这么蛮干了!”

    谋士苦笑着劝说完颜宗翰,“狼主已派出阇母都监从倒塌岭借兵。

    而白达旦人和粘八葛人,也已经到达弘州,估计最迟两日,便可以抵达定安。与其让儿郎们这般冒险死战,倒不如等白达旦人和粘八葛人援兵抵达,再发动猛攻。

    狼主不是说了,最迟十天,倒塌岭援兵便可以到达。

    到时候郎君兵力充足,自然不需要再去担心其他,自然可以一鼓作气,拿下松子口。”

    谋士的言语,让完颜宗翰怦然心动。

    的确,这几日金兵死伤,实在是太过严重。

    女真人口本来就不多,如果再这么伤亡下去,就算打下松子口,也无力发动反击。

    强忍着心中怒火,完颜宗翰咬牙切齿道:“便让那南儿,再张狂几日!”

    旋即,完颜宗翰下令收兵,撤回安定县城,等待援兵抵达。

    与此同时,儒州战事也暂时停息。

    不过,并不是完颜娄室主动收兵,而是宋军主动撤出儒州。

    缙山县城,是个小城,人口本就不多。

    宋军在占领之后,将当地人尽数迁入燕山府。数日鏖战,更使得县城破败不堪……

    岳飞见此情况,便知道若再打下去,势必要短兵相接。

    硬碰硬,宋军还真不是金兵对手。原本凭借城池依托,尚可以占居一些优势。若没了城池……反正城池已破,继续守下去也没什么用处。所以岳飞果断下令,撤出缙山县城,率部退守石门关。他和张宪兵分两路,一个守石门关,一个守居庸关,对儒州形成夹击之势。若金兵攻打石门关,张宪可出兵袭扰,反之亦然……

    完颜娄室在付出两千多人性命后,终于拿下儒州。

    可儒州已变成一片废墟,岳飞撤走时,更一把大火,把缙山县城焚毁大半,残破不堪。看着眼前这一片废墟,完颜娄室不禁苦笑连连。名义上,他似乎是赢了,夺回了缙山县城。可这么一座破城,夺回来又有什么用处,平白付出两千儿郎性命。

    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预感:莫非我大金的好运气,已经耗尽了吗?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