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44章 漠北变局(五)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耶律余睹在纠结,在痛苦,在犹豫……

    而皇宫内,紫宸殿中,钦宗赵桓,确是一脸喜色。

    若单以才学而论,罗德比不上陈规。那毕竟是正经的科举出身,远比罗德这个连书院都未能结业,便被赶出来的半吊子强百倍。但若说琢磨人性,罗德远比陈规强。

    他非常清楚钦宗现在需要什么,所以才大胆建言,对女真用兵。

    事实上,这一计策,也的确是让赵桓无比欢欣。

    早三个月……不,哪怕是早两个月,赵桓都未必会同意向女真开战,甚至有可能问罪种师中。

    可现在,情况却不一样。

    燕山之盟的内容泄露,以至于赵桓焦头烂额。

    万民伏阙,太学罢课,可谓是让他颜面无存……这也就罢了,太上道君赵佶被解除软禁,重归朝堂。虽说这皇帝还是他赵桓,但赵佶那咄咄逼人的杀机,却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寒意。那寒意,甚至比金兵围困开封城,还要强烈几分。

    “端孺,果然知我心意。”

    赵桓抚掌大笑,坐在一旁的朱琏,也为他感到高兴。

    “父皇,那攻占紫荆岭口,可是孩儿的太子亲军。”

    赵谌笑嘻嘻向赵桓邀功,让赵桓更是感开怀。是啊,这一战,太子亲军当为首功!

    这太子亲军立下的战功,便是太子的战功;太子的战功,也正是他的功劳。

    “未曾想。这玉屠夫确是个悍将。

    顶着暴风雪奇袭紫荆岭口,斩首近千,也算得首功一件。

    不错,不错……”赵桓想了想,沉声道:“既然是首功一件,便不能亏待了他。

    这样吧,便命他做个檀州团练使。圣人以为如何?”

    朱琏一怔,眉头一蹙。

    “檀州团练使,有些过了吧。”

    团练使是个虚职。不掌本州兵马,却是个从二品的武官。

    玉尹而今,不过是个从六品。一下子提升到团练使,确是有宋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赵桓这才反应过来,玉尹的实际官职。

    好在这是在家里人跟前丢了脸面,若是在朝堂上说出这等话,少不得被群臣反对。

    当下尴尬一笑,赵桓犹豫一下,轻声道:“那圣人以为,当以何职?”

    朱琏笑道:“内宫不干政,臣妾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

    “那圣人便随便说说。也不必当真。”

    一旁赵谌的目光中,透着几分期盼,让朱琏也有些为难。她当然知道,赵谌是什么心思。玉尹是赵谌的人,自然希望玉尹能够得到好处。可问题是。玉尹那太子亲军都统制,本不入品级,他真正的官职,还是兵部郎中,也算不得什么大官。

    当初靠着黄裳,玉尹得了个荫补。

    但说到底。他并没有功名,哪怕是立下赫赫战功,也比不得科举出身……

    犹豫许久,朱琏轻声道:“臣妾记得,蓟州那边局势颇为混乱,何不效仿其他地方,开设巡检司?比如蓟州巡检司,让玉小乙做个巡检,也足矣奖赏他的功劳。”

    蓟州巡检司?

    赵桓颇为意动。

    他想了想,便点头道:“这样也好,他正好也要在燕山府协助端孺,便做个巡检,也不为过。

    恩,蓟州巡检司,便让他做个从五品的巡检吧。”

    赵谌虽然不太情愿,可是被朱琏瞪了一眼之后,却不敢再开口。

    赵桓想了想,把种师道那份奏折递给了赵谌,“小哥,待会儿让人抄录一下,拿去报馆,让二十六郎连夜排版,明日一早,便要满城人知晓,这燕山府大捷消息。”

    只是一个小小的紫荆岭口,到了赵桓口中,就变成了燕山府大捷。

    不过也没办法,唯有如此,才能抵消先前燕山之盟所造成的影响。当然了,既然是燕山府大捷,单凭一个小小的紫荆岭口和银城坊,还远远不足。赵桓沉思片刻,旋即有找来张大年,传下旨意。

    “着河北东路安抚制置使种师中,全权负责燕山之战。

    大小事宜,有专擅之权,可自作决断。告诉种师中,朕希望这胜利,能更多些,更大些。”

    “那虏贼那边……”

    “明日让燕学识前去照会金国使者,言金国不遵盟约,开启战端,袭我白马山宋军,莫非要与我大宋开战?”

    这政治上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

    反正说你开启战端,便是你开启战端。蒲察石家奴在奇峰遭遇伏击,恰恰是位于燕山府治下。所以,说女真开启战端,也不为过。关键是要在这种时候,表现出足够强硬的态度。一方面是威慑金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平息民间的怒火。

    总之,赵桓拿定主意,要借此机会,好好做一场秀。

    朱琏当然清楚赵桓的心思,微微一笑,便不再言语。

    反倒是赵谌,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古怪的念头:小乙曾说,自古以来,是非功过,都是以胜负而定。今日父皇一反常态,表现如此强硬,未尝不是大胜之后的结果。

    若他日我当政,定要吸取这种教训。

    道理?

    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何来许多周折?

    想到这里,赵谌的脸上,露出灿烂笑容……

    +++++++++++++++++++++++++++++++++++++++++++++++++++

    “燕山府大捷?”

    天刚一亮,开封城便沸腾起来。

    大宋时代周刊在头版头条上,刊载了燕山府大捷的消息。

    金兵犯境。我大宋官军浴血奋战……太子亲军,血战紫荆岭口,将虏贼打得落花流水。

    这周刊上,并没有详细说明,紫荆岭口在何处。

    更没有说明白,这紫荆岭口,原本属于女真所辖。也就是说。赵桓通过这种手段,默认了大宋对紫荆岭口的所有权。并且把这开启战端的罪名,抛给了女真人。

    要知道。开封人本就对女真人恨之入骨。

    之前燕山之盟,便已是怒火中烧,而今金兵犯境。更让人们愤怒无比。一时间,开封城大街小巷,群情激奋。所有人都在痛骂女真人,更连声夸赞,宋军威武。

    “太子亲军果然是我大宋第一强军。

    陈桥血战,打得虏贼落荒而逃;如今紫荆岭口再立功勋,端地是厉害!”

    “哈,我早就知道,玉郎君不一般。

    若非玉郎君在,恐怕这紫荆岭口。已经被虏贼攻陷。”

    “是啊,玉郎君,真我大宋第一条好汉!”

    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却有人在不经意中,把话题转到了钦宗皇帝身上。

    “官家这次。倒是强硬,与先前大不相同。”

    “是啊,我听说今早天一亮,龙图阁大学士燕瑛,便造访金国使团,斥责虏贼无礼。”

    “嗯嗯嗯。依我看,还是那些个臣子无能。

    若我大宋官员,个个都如小种相公和玉郎君那般,又岂能有燕山之盟?”

    “说的不错,奸臣当道,奸臣当道啊……”

    这也正是赵桓所希望得到的结果,把罪名扔给梅执礼等人,自己才可以从无能二字中解脱出来。

    至于以后,且慢慢计较。

    只是出乎赵桓意料之外,原本以为耶律余睹会勃然大怒,却不想这次照会后,耶律余睹全无反应。据燕瑛说,耶律余睹混若无事,好像女真人的事情,和他无关一样。

    这耶律余睹,又是唱的哪一出?

    赵桓心中感到奇怪,不由得又平添了几分顾虑。

    靖康元年十一月,宋军攻占紫荆岭口和银城坊。

    但所有人都清楚,这只是一个开始……金兵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肯定会进行报复。

    所以,在把捷报通禀开封之后,玉尹等人,便筹谋起来。

    而这时候,陈规押送着一万多枚掌心雷,从肃宁寨抵达紫荆岭口。

    除了一万多枚掌心雷外,他还带了五百支改进后的喷火枪,以及大量的二虎追羊箭。

    “郎君果然做好大事,自家身在真定,也听得郎君功绩,真是羡煞个人。”

    陈规笑声爽朗,和玉尹拱手见礼。

    玉尹连忙把他拦住,笑道:“元则又在取笑自家,不过是一场小胜,怎当得功绩二字?”

    说着话,他把一旁罗德,介绍给了陈规认识。

    罗德看上去颇为平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不过那眸光中,却闪烁着一抹不同寻常的光亮。他知道,自家身无功名,比不得陈规这种正经科举出身。但经历了许多事情,也让他非常清楚。越是如此,玉尹会越看重他。毕竟陈规早晚会离开,而他才是玉尹将来,能够依靠的重要幕僚。

    没必要和陈规争名夺利,也不可能争得过陈规。

    表面上处理妥当就好,至于太深的交情,完全不必要。

    所以,罗德虽冷淡,却彬彬有礼。

    陈规倒也没有在意罗德的态度,坐下来后,便和玉尹聊了起来。

    在太子亲军离开肃宁之后,王彦率部,进驻河间。

    同时,由于韩世忠的加入,使得黄潜善手中可用之人随之充沛起来。在玉尹谋划击杀金兵俘虏的时候,关胜父子率部,开拔入沧州。而王彦则接替关胜,屯驻君子馆,一方面协助李逸风稳定肃宁局势,另一方面在着手清剿当地的盗匪。

    也正是由于王彦和韩世忠的加入,使得河间府局势,也随之得意改善。

    “此次卑职前来,还带了大批火器,以助郎君行事。”

    “嗯?”

    陈规笑道:“郎君莫要告诉我,你占了紫荆岭口和银城坊便算完事。

    呵呵,这可不是你的风格,想必接下来,郎君还有更大的谋划。紫荆岭口自家未能赶上,可接下来的事情,却万万不能再错过。这许多时日,想来郎君,已准备妥当。”

    玉尹笑而不语,只微笑着凝视陈规。

    半晌后,他突然问道:“以元则之见,我当如何行事?”

    陈规眼睛一眯,看着玉尹,半晌后笑道:“若自家猜测不错,郎君的矛头,已指向奉圣州。”

    玉尹沉默了!

    他看了一眼罗德,见罗德也是一脸惊异之色。

    玉尹哈哈大笑,站起身来,“既然元则来了,自家也能轻松一些。

    不如这样,接下来紫荆岭口,便交由元则负责。自家身体不适,正打算返回析津。”

    陈规一怔,旋即便明白了玉尹的意思。

    “如此,郎君只管安心休养。”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