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42章 漠北变局(三)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靖康元年,十一月初七。

    宋军夺取紫荆岭口,而后冒着风雪,连夜行军,越五回岭,奇袭银城坊。

    同日,驻扎狼山的悍匪马和尚,率八千和尚军拿下五回岭,与宋军形成犄角之势,相互呼应。如此一来,宋军进可取蔚州,蔚州,退可守狼山,背后更有燕山府和河北西路安抚制置使王禀支持,已立于不败之地,更打开了北进西京道门户。

    十一月初九,驻守蔚州松子口的万夫长,忒母孛堇蒲察石家奴得到消息,也大吃一惊。

    蒲察石家奴原本驻守西京大同,因完颜娄室接应金军失利,而临时替代完颜娄室,坐镇蔚州。哪知道,甫一上任,便遇到了这种情况。女真人和大宋打了几年的交道,却是头一次看到宋军如此胆大妄为,竟然主动挑起战火,并率兵进犯。

    一时间,蒲察石家奴怒不可遏。

    他甚至忘记了此前完颜宗翰的叮嘱,要他千万不能小觑宋军,更不可以冒然行动。

    蒲察石家奴没有经历过开封之战,对于他的对手太子亲军,也没有多少了解。

    在他的记忆中,宋军基本上就是不堪一击的代名词。数次交锋,宋军何时占过便宜?

    偏偏这一次,宋军却胆大妄为。

    初九,蒲察石家奴便下令,命麾下四猛安兵马出击,誓要夺回紫荆岭口。

    哪知道,兵至奇峰,也就是白马山一代,却遭遇宋军伏击。宋军主将,便是新任燕山府兵马都监岳飞。

    岳飞已三千兵马,正面阻击金兵。

    杨再兴张宪各领一千宋军,绕白马山埋伏于金兵后方。

    双方辅以交战,杨再兴和张宪从金兵后方突然杀出。四猛安金兵遭遇宋军前后夹击三千余兵马溃不成军,被宋军斩杀约四百余人,俘虏更多达千人,惨败而回。

    金兵主将死于杨再兴之手,首级旋即被砍下,由种师中处理后,连夜送往开封。

    这也是自徽宗以来,宋军第一次在异域扬威。

    完颜娄室忙出兵支援,想要牵制住宋军的兵锋。种师中却早有安排,命人奇袭石门关,兵出缙山夺取儒州。宋军连战连捷,也使得金兵胆战心惊。完颜娄室连忙派人前往松子口,阻止蒲察石家奴继续增兵,并派人前往大同府报知完颜宗翰。

    宋军三战三捷,也使得蒲察石家奴不得不冷静下来。

    再三权衡后,蒲察石家奴也不得不承认,他如今的对手,确非此前那一击即溃的宋军可比。

    所以,蒲察石家奴也不敢再轻举妄动。

    他调集蔚州兵马,屯驻灵仙并在飞狐、灵丘一带布下重兵防止宋军继续北进。

    对于蒲察石家奴的这个安排完颜宗翰倒也很赞成。

    最初,他恼怒于蒲察石家奴的无能竟然被宋军夺走了银城坊和紫荆岭口两处关隘,更在奇峰遭遇惨败,损失惨重。可是当他听闻占领紫荆岭口和银城坊的宋军便是太子亲军后,之前的恼怒顿时烟消云散,甚至派人嘉奖蒲察石家奴一番。

    太子亲军!

    又是太子亲军……

    完颜宗翰对这支奇怪的宋军,可谓是好奇不已。

    首次听闻太子亲军的名号,还是在陈桥之战以后。当时完颜宗翰还私下里与身边人取消完颜宗望“斡离不一向自恃甚高,不想却在开封遭遇惨败,想来定羞愧不已。”

    可是当他仔细了解了陈桥之战的过程以后,却有些恐惧了!

    那是一支怎样的兵马?

    一般而言,双方交战,任何一方死伤两成,便会出现溃败局面;金兵的情况可能要好一些,但死伤若超过三成,也难以继续支持。可是陈桥之战,太子亲军凭借几千人,竟生生挡住了十倍于己的金兵。战至全军覆没,也没有出现溃败局面。

    如此铁军,堪称威武!

    完颜宗翰却不知道,在历史上,他也曾遭遇过这样一次血战。

    靖康元年,金兵第一次南下,完颜宗翰围攻太原,长达十个月之久。太原总管王禀,同样是率部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城中甚至连老鼠都被吃光,也没有向金兵投降。最后,完颜宗翰攻破太原,也是损失惨重,甚至下令屠城……只不过那时候,太原城里已经没有多少活人,可见当时太原之战的惨烈程度。不过而今,由于宗望被俘,东路军全军覆没,也使得太原没有出现历史上那惨烈的一幕。

    完颜宗翰对太子亲军产生了兴趣,更对玉尹感到好奇。

    这么一个出身于坊市中的家伙,居然在短短两三年里,一跃成为太子亲军的都统制。

    这不是一个普通人,需要小心应对!

    可是,越是研究,完颜宗翰就越是感到有趣。

    一个屠户,却一手创办了大宋时代周刊,更提前预言,宋金之间必有一战。

    他也是第一个在报刊上公开抨击郭药师的人,更认为郭药师早晚会背叛朝廷………

    而事实,也正如此。

    一个屠户,一个琴师,一个有着极其敏锐直觉的先知者,更有一身不可小觑的武力。他身边聚集了一大帮子草根,不管是高宠杨再兴,还是如今的吴玠张玘,都展现出不同寻常的能力。更不要说,这鸟厮八面玲珑,抱上了太子大腿不说,还与朝中许多官员关系密切。

    种师道,宗泽,朱桂纳,朱胜非,燕瑛,黄潜善……

    如果从身份和地位来说,玉尹和这些人是八竿子都打不上交情,偏偏都执意维护。

    这个人,很不简单!

    生在大宋,实在是太可惜了……若是生在燕云,说不得已经是独镇一方的大人物。

    完颜宗翰很可惜,同时也生出忌惮之心。

    幸好,玉尹和西辽之间的关系没有暴露出来,若不然的话,宗翰说不得能看出一丝端倪。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宗翰最终下令,从漠北抽调兵马,以防御宋军下一步行动。

    同时,宗翰更派人急报上京,把玉尹的事情,告之完颜吴乞买,请求完颜吴乞买定夺。他也清楚,完颜吴乞买对他的忌惮!此前把他召回上京足足半年,便是因为他权柄太重的缘故。老一辈人,如完颜挞懒,完颜谷神等人,都已经老了!

    真正会给完颜吴乞买带来威胁的,还是他和完颜宗望。

    而今,完颜宗望在海上离奇被杀,国师善应也下落不明……女真智囊萧庆,在开封遇刺,凶手不知所踪。这一桩桩一件件事,令完颜吴乞买疑心越发深重。宗翰便有心自作主张,也必须要小心谨慎。完颜吴乞买曾说过,当前局势,稳定为主。

    可是,真能够稳定下来吗?

    完颜宗翰,也是心中忐忑……

    一连几日的大风,席卷东京。

    从黄河口吹来的朔风,虽不算强烈,却是寒意浓浓。

    耶律余睹打了一个寒蝉,下意识紧紧领口。屋中摆放着四个火盆,火盆里炭火熊熊。

    他看了一会儿书,又拿起一份桌案上送来的大宋时代周刊,脸上透出一丝犹豫……

    那一日,康王赵构带人前来拜访,与他一夜长谈。

    耶律余睹也非常犹豫,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选择。

    对方提出的要求非常简单,希望耶律余睹能够帮助赵佶,重登皇位。

    作为代价,赵佶登基之后,会协助西辽返回漠北,重振大辽国威。

    “天命女王虽则支撑起西辽,却终究是个女人。

    大辽若要重建,还需有雄主执掌。天命女王的格局,怕还是有些小了……长久下去,西辽也只能局限于西域一隅,难以有大作为。太上道君当年也是受了小人蛊惑,才做出错误选择。所以一直以来,太上道君都希望能给予补偿,助大辽中兴。

    自我大宋太祖以来,宋辽便是兄弟之邦。

    虽说偶有冲突,那也是自家的冲突,并无太大恩怨。大人是大辽宗室,更是天命女王的姨父。我听说,大人当年反出大辽,也是迫于无奈。如今,正可以归宗。”

    那人的话语中,隐隐包含着另一层意思。

    你耶律余睹也姓耶律,为何不能做大辽的中兴之主呢?

    耶律余睹,又名余都姑,是实实在在的大辽宗室,慷慨而尚义,对大辽更忠心耿耿。

    他的妻子,便是天祚帝文妃萧瑟瑟的妹妹。

    萧瑟瑟生耶律敖卢斡,在大辽百姓心中,威望甚高。天祚帝元妃之兄萧奉先担心耶律敖卢斡会影响到他的权势,便暗中陷害耶律敖卢斡,更逼得耶律余睹造反。

    内心里,耶律余睹自然对大辽存有归属感。

    哪怕是投奔了女真人,他对大辽的感情,却始终存在。

    可惜,天祚帝被俘,大辽灭亡。

    耶律定耶律习泥烈或成了女真俘虏,或已不知所踪,内心里也是颇为伤感。原以为大辽便这样没了……可谁料想到,竟出来了一个耶律余里衍,他的外甥女,独自扛起了辽国大旗,在西州建立西辽,而且是声势越来越大,颇有些中兴气概。

    耶律余睹,也曾想过回归大辽。

    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且当初大辽灭亡,他也曾推波助澜,心中怀有几分愧疚。

    真要回去吗?

    耶律余睹看着大宋时代周刊上的文章,不禁犹豫起来。

    西辽兵抵葱岭,黑汗退避疏勒……

    “燕子做的的确是非常出色,却不知道,她是否会原谅我这个姨丈?”

    耶律余睹,脸色阴晴不定!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