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35章 会盟木刀沟(三)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更不要说刀子已经架在脖子上,就算马扩再不情愿,也只能捏着鼻子,点头答应。

    倒是一旁陈东露出古怪之色。

    因为他认出,阻拦他的这十几个人里,有两张熟悉的面孔。

    若没有记错的话,那两个人应该是李宝的人!陈东在开封生活多年,虽算不得土生土长的开封人,可是对李宝的几个徒弟,确可以辨认清楚。既然是李宝的人,那想必和小乙有关。陈东很清楚,李宝和玉尹之间,早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

    “大当家不必担心……”

    陈东微微一笑,轻声道:“若我猜得不错,恐怕是我家郎君到了。”

    “玉小乙?”

    马扩眉头一蹙,顿时露出不快之色。

    “玉郎君这又是什么意思?”

    也难怪他会如此,换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事,怕都不会特别高兴。马扩是在为玉尹做事,虽说这里面也有一部分马扩自己的意愿,但说到底,却是为玉尹办事。

    这好端端突然出来一帮子人挟持,还是玉尹的手下。

    马扩心里,自然不太舒服。

    陈东低声道:“大当家也不必放在心上,郎君这个时候,也不好抛头露面,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方式和大当家联络。至于是不是有其他原因,却说不太好。想来见到郎君后,自然可见分晓。到时候郎君一定会给大当家一个交代,还请大当家见谅。”

    马扩和陈东毕竟是有些交情,而且这些时日来,陈东也的确是给予他不少的帮助。

    见陈东这么说话,马扩就算不满,也不好再表露出来。

    于是冷冷哼了一声,便不再言语,随着那些个黑衣人一路而去。

    从平山镇行出,大约两三里地,有一处田庄。

    马扩既然选择了平山镇做会盟地。自然对这周遭的情况也做过了解。他打听过,这处田庄据说是获鹿某朝奉郎名下的产业。一般来说,似这种富户多是当地豪强,便是马扩这等强人,也不敢轻举妄动……田庄外,有黑衣人在周围巡逻守卫。

    见一行人抵达,便有人上前道:“张大哥,可还顺利?”

    那为首的黑衣人笑道:“自然顺利。马大官人也很合作,没遇到什么麻烦。

    郎君在何处?”

    “在后宅花园中抚琴。”

    黑衣人点点头,转身与马扩道:“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大官人恕罪……请大官人和陈主簿只管进去,自会有人引领二位。郎君便在花园中抚琴,怕已等候多时。”

    陈东与那黑衣人拱了拱手,和马扩迈步走进大门。

    这是一座三进三出的宅子,穿过中堂,直奔后园……还没走进花园。便听到一阵悠扬琴声。

    陈东愣了一下,突然笑道:“莫非小乙又有新作?”

    领路的人,正是高世光。

    便回头笑道:“却不太清楚。不过郎君近来时常操琴,使得也是同样曲子。”

    那琴声幽幽,带着一股子中正平和之气,令人心情顿感舒畅。

    马扩原本还存着几分怨气,可不知为什么,听了这曲子之后,顿时怨气烟消云散。

    “少阳,这是甚曲子?”

    陈东摇摇头,“不甚清楚。想来是小乙新作。”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花园,却见玉尹坐在一处凉亭里,正操琴奏曲。

    石案上摆放着一个香炉,燃着香,更让人感到心旷神怡。一个青年女子。正在一旁焚香。

    看她穿戴,却非婢女打扮,更像是客人。

    陈东不认得这女子,但是却可以看出,这女子颇有诡异之处。

    两人走进凉亭。琴声戛然而止。

    玉尹站起身,朝着马扩二人唱了个喏,“今日用这般方式邀马通判来,实不得已而为之,还请通判恕罪则个。”

    马扩此前,曾出任燕山府通判。

    见玉尹向他赔罪,心里就算有再多的怨气,也都发作不得。

    只好苦笑一声,“郎君邀我,大可派人通禀,何必用这等方式,着实吓得自己不轻。”

    这话出口,便代表着不会再去计较。

    玉尹请两人落座,却见那分享少妇却恍若未觉般坐在一旁,没有退下去的意思。

    凉亭外,则站着高世光和先前那个请马扩前来的黑衣人。

    听门口护卫所言,黑衣人似乎姓张。

    马扩觉着,这‘张大哥’应该不是官场上的人。从他先前的手段来看,更像是江湖中人。

    “玉郎君唤我前来,究竟有什么吩咐?”

    “赤忠,已受了朝廷招安。”

    “啊?”

    玉尹摆手,高世光捧着一个匣子上来,摆在马扩面前。

    匣子里,放着招安的文书,还有一个小小的官印。

    马扩也算是从朝廷出来的人,怎看不出这官印的真假?

    打开招安文书,却是相州知府杜充所发。内容是说,赤忠归降朝廷,受承信郎之职,拜牟山兵马使。

    “怎么会这样?”

    马扩脸色一变,沉声问道。

    玉尹叹口气,“具体情况,我不是太清楚,但据我所知,是杜充得了耿南仲之命,要保护虏贼平安北归。所以杜充便收买了赤忠,更许了赤忠官位。而且,据我所知,赤忠的家眷已经离开封龙山,前往安阳定居……杜充更要求赤忠,若马通判你们动手,封龙山兵马则趁机袭击五马寨,把河北绿林道的力量彻底摧毁。”

    马扩倒吸一口凉气!

    若真个如此,赤忠此次很可能会在会盟时低头。

    待五马寨和西山和尚洞合兵一处时,他们在后方偷袭,到时候只怕要损失惨重。

    一时间,马扩脸色,阴晴不定。

    玉尹见他这般样子,也不急于开口。

    “郎君,有何高见?”

    “我只想知道,马通判可曾改变主意?”

    “这个,当然不会!”马扩道:“虏贼凶残。我心甚明。

    其野心昭昭,已显露无疑。若这两万虏贼返回女真,将来势必会对我大宋造成威胁。”

    玉尹点点头,“既然马通判主意不改,那我便放心了。”

    “可是,赤忠……”

    玉尹咳嗽一声,“林子,把那礼物拿来。”

    凉亭外。**韬答应一声,转身离去。

    不一会儿功夫,就见他带着几个壮汉,抬着一个箱子走进凉亭。

    玉尹道:“若非不得已,自家也不想用这般手段。

    只是不这样做,只怕会惹来更大麻烦……但赞皇已不适合作为伏击之地。想必杜充已经弄清楚了你们的行踪,若再出手,只怕会被官军伏击。我以为,最好的办法。是换一个去处。我知道你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最好还是……改变计划。”

    马扩露出疑惑之色,起身走到箱子旁边。打开箱盖。

    脸色突然间变得极为难看,马扩猛然抬起头,看着玉尹半晌说不出话来。

    那箱子里,垫着厚厚一层石灰。

    而在石灰上,则摆放着十几个血迹斑斑的人头。

    马扩一眼认出,其中一个人头,便是封龙山九龙寨大当家赤忠的首级。

    “郎君,这是什么意思?”

    “昨日我在获鹿,遇到了赤忠等人。

    出于好心。我本想和他谈谈,哪知道一言不和,却翻了脸。

    呵呵,幸亏李娘子在,差一点就让他们得了手……我已联络平定军都统制王彦。也下令我太子亲军开拔,最迟明天傍晚,便要对封龙山动手,把九龙寨彻底推平。”

    玉尹说的轻描淡写,却让马扩心惊肉跳。

    李娘子?

    他朝那坐在一旁焚香的少妇看了一眼。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脱口而出道:“敢问姑娘,便是母夜叉李小翠?”

    那少妇一怔,抬起头来。

    脸上带着和煦笑容,轻声道:“怎地大官人也知妾身诨号?”

    马扩不由得苦笑起来,“李娘子之名,自家怎能不知?

    当年李娘子和张大郎在解县,不费一兵一卒把中条山九狼寨二百七十号悍匪一举斩杀,名扬河东,自家也是佩服至极。只是没想到,李娘子竟然投奔了玉郎君……”

    说完,他目光一转,便落在凉亭外那位‘张大哥’身上。

    “想来这位,便是张太保了!”

    **韬在凉亭外微微一笑,没有开口。

    怪不得赤忠音讯全无,原来被玉尹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

    马扩心里不由得忐忑起来,他可是知道,眼前这看上去娇小秀气的女子,确是个实实在在的母夜叉。她的用毒手段,神鬼莫测;而她的暗器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可能把赤忠等人干掉,而且是悄无声息。

    马扩很清楚,这赤忠也算是个狠角色,武艺高强,生性多疑。

    他麾下十八罗汉,在河北路也赫赫有名。没想到遇到玉尹,却死得是如此痛快……

    马扩这时候,也不敢再摆弄架子。

    犹豫了一下之后,轻声道:“敢问郎君,有何高见?”

    “花塔子铺。”

    “啊?”

    “赞皇已不宜动手,封龙山更非好地方。

    这一路北去,唯有花塔子铺最为妥当……我需要马通判帮助,不过此事,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让五马寨、五岳寨沿途袭扰,拖住虏贼速度,而后你我联手,在花塔子铺,将虏贼一网打尽。还是那句话,杀一虏贼,得十贯钱……我可以再加十万贯暗花,作为各路好汉袭扰虏贼的代价。不知马通判,意下如何呢?”

    马扩眯起眼睛,陷入沉思。

    如此一来,便等于是要和官军联手。

    他听得明白玉尹的意思,可是要和官军联手,只怕这各路好汉,未必答应。

    自古以来,官是官,匪是匪。

    若是和官军联手,只怕要坏了规矩。

    可现在,封龙山完蛋了,而耿南仲杜充等人。又铁了心要保女真人北上。单凭那绿林道上的好汉,恐怕也拦不住这两万虏贼。若是官军可以出手,确是极好选择。

    玉尹道:“我知道马通判是害怕坏了规矩。

    但马通判要明白,你是朝廷命官,不是单纯盗匪。此前你之所以在和尚洞立竿子,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正是机会,何不重归朝廷,做一番大事?我知道马通判不愿意返回东京。那也不难。广信军地处边塞,我与广信军那边也有些交情。

    只要马通判点头,大可以到广信军做一个行军司马,未必就逊色于之前那燕山通判。”

    马扩的想法很怪异,宁愿为匪,也不想回归朝廷。

    而历史上,他也的确是这么选择。

    靖康元年,西山和尚洞被女真人所破,马扩被女真人俘虏。但随后他逃出生天。又跑去五马寨,和周良联手抗金,拉起了十几万人马。当时他曾数次向朝廷请命。恳请那时候的宋高宗赵构出兵收复河北。可是朝廷对他,却不闻不问,以至于最后五马寨抗金义军被女真人所败……马扩随后在河北各地组织义军,也都一一失败。

    最后,心灰意冷之下,返回江南,郁郁而终。

    玉尹不太清楚马扩的历史,但是从他而今的作为来看,他并不想返回朝堂。

    马扩犹豫许久。轻声道:“我可以听从郎君吩咐,但有一点,我和尚洞是和尚洞,与朝廷无关。便是配合郎君,也是为劫杀虏贼……此事结束后。我也不愿返回朝堂。”

    “可以!”

    玉尹毫不犹豫应下。

    “不过有一件事,马通判要明白。

    不管你这次能否劫杀虏贼成功,西山和尚洞都不可避免的会变成朝廷的眼中钉。”

    马扩露出黯然之色,半晌后道:“自家明白。”

    他深吸一口气,轻声道:“可自家曾发誓。要诛尽虏贼。

    便是官家看不惯我,也不会改变主意。”

    这厮,可真是一个坳相公!

    玉尹不由得笑了,摇摇头道:“马通判的心意,我明白。

    不过要杀虏贼,和尚洞却不是一个最佳选择。虽说西山与边塞相距不远,却毕竟是我大宋治下。你留在西山,迟早会被朝廷所不容。到时候,你又要如何选择?”

    “这个……”

    马扩犹豫了一下,轻声道:“还请郎君教我!”

    玉尹道:“我有两个去处,可供马通判选择。

    其一,花塔子铺劫杀虏贼之后,马通判可率和尚洞的好汉,北上狼山,在五回岭一带落草。

    五回岭,地处南京和西京之交,进可北去袭扰虏贼,退可得广信军支援。

    且五回岭地势复杂,山峦相连……虏贼便是想要围剿,也不太容易,是一个好去处。

    若马通判以为五回岭不好,可以西进朔州,在六薯岭一带落草。

    不瞒马通判,小乙与漠北部落有些交情,与太原总管王禀,也有联络。到时候马通判可以率众好汉北进大同,南下宁化军,同样是一处进可攻,退可以守的去处。

    此两地马通判可任选其一,小乙等竭力为马通判居中调停。”

    马扩露出惊讶之色,半晌后苦笑摇头道:“玉郎君果然好修行,居然为自家选了这两处地方。

    不过,此事关系重大,自家也不好马上决定。

    这样吧,待花塔子铺劫杀虏贼之后,定会与郎君一个准确答复……不知郎君以为如何?”

    似这种事情,肯定要反复思量。

    玉尹也知道马扩不可能马上做出决定,所以也不着急。

    此行的主要目的,便是把马扩纳入他的掌控之中。从目前来看,进行的还算顺利。

    “既然如此,便恭候马通判佳音。”

    玉尹起身笑道:“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该做的,也都已经做了!

    自家便不留马通判在此,想来马通判那边,也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今夜便离开平山镇,少阳便随我走吧,我还有重要事情,与你商议。便让张太保和李娘子留下,协助马通判行事。待这边事情告以结束,还请马通判尽快与我在花塔子铺汇合。”

    马扩连忙起身,拱手应下。

    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已把自己放到了从属的位子。

    虽说有些不舍陈东离去,但是有**韬和李小翠夫妇相助,马扩的信心,也增强不少。

    +++++++++++++++++++++++++++++++++++++++++++++++++++++++

    靖康元年,九月二十五日。

    平定军都统制王彦率部与太子亲军副统制吴玠合兵一处,共五千兵马,强攻封龙山。

    九龙寨有兵马逾万,确是措手不及。

    此前杜充已秘密将九龙寨招安,所以九龙寨的盗匪,根本就没有想到,官军会突然发难。加之赤忠等一干寨中首脑都不在,所以群龙无首,根本无法抵挡官军进击。

    只两个时辰,九龙寨便化为废墟。

    官军在九龙寨诛杀盗匪千余人,更俘虏数千人,余者仓皇逃走,不敢在逗留河北路。

    天晓得,官军接下来,还有什么动作?

    消息传入相州,相州知府也是勃然大怒。

    杜充向河北兵马元帅府状告太子亲军,言封龙山已被他招安,为何突然发难?

    河北兵马副元帅张所,对此也无可奈何。

    “杜府尊莫怒,那九龙寨已接收招安,根本无人知晓。

    太子亲军这次行动,已呈报河间府黄副帅……其目的倒也不是为难府尊,而是出于练兵之目的。”

    杜充,哑口无言。

    他有心发难,奈何太子亲军为东宫所属,非他可以刁难。

    玉尹更不是他的属下,杜充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不过这样一来,也是一桩好事。

    五马寨强人旋即退入赞皇山,不敢再轻举妄动。

    这女真人北归之路,也因此被扫除了许多障碍。杜充在与兀林答撒鲁姆和完颜蒲鲁虎商议过后,决议提前出发,加快北归速度。

    天,已越来越冷!

    九月二十七,北方初雪到来,将大地染白!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