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34章 会盟木刀沟(二)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岳飞犹豫许久,最终还是决定承下玉尹这个人情。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天大的机缘,哪怕岳飞再不通人情世故,也无法拒绝如此诱惑。

    只是这个人情,日后不知该如何偿还。

    人情太大,大到让岳飞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受。

    回到边军兵营,岳飞就把张宪找来,把这件事情,一五一十的和张宪说了一遍。

    “小乙给了自家这般机缘,却不知是何用意。”

    哪知道张宪却笑了,“五哥想的忒多!”

    “哦?”

    “以玉郎君而今之地位,又能图五哥甚事?

    他已是太子近臣,更有国丈等人在背后扶持,五哥难道还以为,他会有什么企图?再说了,云哥儿去开封,也是一桩好事。他这年纪,正当读书,留在军中,确是耽搁了前程。能跟随太子,又可以好好读书,日后的前程怕你我都无法相比。

    这等好事,五哥又担心作甚?

    换做我,一定会答应……说起来,我最近也在考虑这些事情。

    近来边军调动频繁,春姑怀了身子,随我四处奔波,也不是长久之计。正好家父在开封还有一处宅子,若嫂嫂带着云哥儿他们过去,便住在我家中。到时候我让春姑一同过去,彼此也能有个关照。便是你我在军中,也可以放心,不必整日担忧。”

    岳飞听罢,也笑了!

    是啊,玉尹能图他个什么?

    想他岳飞,不过是一个小小裨将,比之玉尹,相差甚大。

    人家好心好意帮忙,自己却疑神疑鬼,实在是……岳飞想到这些,便有些惭愧。

    同时这心里面,更多了几分感激。

    “如此。我这就派人回家,告与老母知晓。”

    “嗯,我也准备一下,派人与家父说一说。趁还未入冬,便早早让嫂嫂她们动身启程。不如这样,明日我与李县尊告个假,护送嫂嫂她们去东京。待安顿妥当后再赶回来,如何?”

    张宪一番话。说的岳飞连连点头。

    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赶快行动起来吧。

    岳飞立刻又返回县城,见了刘巧娘后,把这事情与她详细说明,刘巧娘也万分高兴。

    至于李逸风那边,更好说话。

    张宪找到李逸风把情况说明,李逸风二话不说,便批准下来……玉尹之所以要把岳云送去东京,自然有他的考虑。

    别看岳飞而今身份不算显赫。可他日后的成就,却不能忽视。再说了,岳飞是他前世的偶像。哪怕这心里面有些芥蒂,可玉尹还是希望,能够给予岳飞些许帮助。

    靖康之耻会不会再发生?

    玉尹也说不太清楚。

    历史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岳飞是否还能够有历史上那么高的成就,却不太好说。

    也算是一个补偿吧!

    同时,玉尹也希望能够结个善缘,说不得将来就有用到岳飞的地方。

    似什么造反谋逆,岳飞肯定不会答应。

    但在一些小事情上,而且是关乎家国利益的事情上。想来岳飞也会给予他些方便。

    玉尹很清楚,他迟早会从军中退出。

    而今他这个兵部郎中的头衔,便是为他日后从军中抽身出来做准备。若他离开太子亲军,谁可替代?在玉尹的心里,无非吴玠岳飞两人。也算是为日后做筹谋。

    回到肃宁寨,酒意上涌。

    玉尹早早便回到军帐中休息,不知不觉,已是天黑。

    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有人在叫他名字。

    睁开眼时。却见陈规在他榻旁,“郎君,老高回来了……少阳有重要消息要告知。”

    “啊?”

    玉尹顿时醒了,忙喊来高泽民,准备了清水,洗了把脸,便披衣而出。

    在一旁一座小帐里,高世光已等候多时。

    看他一副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的模样,便知道高世光必然是马不停蹄赶回来送信。

    “老高,发生何事?”

    高世光忙上前唱了个肥喏,“郎君,陈主簿派小底回来禀报,马和尚三天后将在木刀沟会盟河北绿林道。陈主簿言,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封龙山九龙寨的几位当家,有些摇摆不定,数次违背马和尚命令,有意破坏此次劫杀虏贼的行动。”

    玉尹一愣,“九龙寨?”

    陈规轻声道:“虏贼北归,毕竟赞皇五马寨和封龙山九龙寨,以及西山和尚洞三处险要之地。这三处地方,也是最好的伏击地点。而且九龙寨在河北路实力颇大,据说有强人逾万,丝毫不逊色于和尚洞兵力。九龙寨贼首名叫赤忠,废号赤天王。若单以战斗力而言,九龙寨比之和尚洞更强横,故而影响力也非常大。”

    九龙寨,五马寨,和尚洞!

    这是河北绿林道,三支最大的豪强。

    而和尚洞虽未三强之一,但崛起时间不长。

    马扩也是在郭药师归顺之后,才带着燕山府一支兵马投奔西山和尚洞,并在西山与虏贼交锋,遂声名鹊起。论实力,和尚洞不差,可是以声望而言,却不如九龙寨。

    陈规作为玉尹的幕僚,自然把河北路的情况,打听的一清二楚。

    他详细和玉尹解释了一遍之后,玉尹也是紧蹙起眉头。

    “马和尚什么意思?”

    高世光连忙道:“马和尚倒是很强硬,只是赤天王的反悔,让马和尚也非常头疼。

    本来,他已经在五马寨集结了数万强人,准备劫杀虏贼。若赞皇山劫杀失败,则有九龙寨与和尚洞依次出手,誓要将虏贼留下。可现在赤天王改了主意,事情便有些复杂。若赤天王不肯配合,五马寨那边也会犹豫不决,甚至可能会改变主意。”

    玉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那九龙寨……又因何改变主意?”

    “这个,却不太清楚。”

    玉尹有些不知所措,心里也慌乱起来。

    本来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哪知道会发生这么一桩变故。

    其实,在西山迟迟没有消息传来时,玉尹便感觉不妙。可即便如此,听闻这个消息后,他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陈规突然问道:“那马和尚为何要在木刀沟会盟?”

    “陈主簿说。马和尚是不太甘心,所以在木刀沟邀请九龙寨和五马寨等几位当家,希望能劝说他们答应。最主要还是,若九龙寨不肯低头,马和尚想趁机吞了九龙寨,以免他们再生事端。反正,这件事里面颇为复杂,陈主簿也有些头疼。”

    陈东肯定觉着头疼!

    玉尹摸着鼻子,一言不发。

    而陈规则坐在原处。思忖不语。

    高世光跟随玉尹也有年头,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初临开封,什么都不明白的庄稼汉。

    他也清楚。玉尹这次对劫杀虏贼下了多少气力。

    二十万贯暗花,已经送抵西山。

    若不能把虏贼解决,玉尹可是损失惨重。

    “元则,以为如何?”

    陈规突然睁开眼,轻声道:“干!”

    “嗯?”

    “如果赤忠执迷不悟,就连他一起干。”

    不是吧!

    玉尹大吃一惊。

    九龙寨也有万余人,想要吞掉九龙寨,可不太容易。如果早些决定,还好说一些。可现在。虏贼已经渡过黄河,正赶奔相州。现在动手,等同于内讧。就算是马和尚干掉了九龙寨,怕也是损失惨重。如此一来,又如何能解决掉两万虏贼?

    “这件事。马和尚不能出头。”

    “还请元则仔细说来。”

    陈规命高泽民取来河北路地图,沉吟片刻后,对玉尹道:“此事,还需郎君出面才成。

    赤忠不是也要去木刀沟吗?

    郎君也去……封龙山,便处于赵州和真定之交。我记得此前郎君曾向黄副帅举荐平定军都统制王彦?就让黄副帅发一道命令。请王彦在途经封龙山时,干掉九龙寨。”

    玉尹闻听,颇以为然。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这种时候,断然不可以有半点心慈手软。

    不管那赤忠是出于什么缘故,而今他既然影响到了整个计划,那就是他玉尹的敌人。

    陈规轻声道:“昨日晋卿不是说,太子亲军已整顿完毕,希望郎君寻个机会,让儿郎们见一回血。既然这样,便使太子亲军出动,配合王彦行动,将九龙寨一网打尽。

    明面上,官家不是说要各路兵马,保护虏贼北上吗?咱们这叫做遵从官家旨意……私底下,也是协助马和尚行事。只要干掉九龙寨,河北路自然听从马和尚差遣。”

    玉尹连连点头,轻声道:“就依元则所谋……计策已经定下,玉尹便不再迟疑。

    他立刻修书一封,派高尧卿赶赴河间府,请黄潜善联络王彦。

    王彦而今还在平定军,若他前往河间,必经封龙山。同时,玉尹又下令吴玠张玘傅选三人,抽调三千精兵,并使杨再兴马军配合行动,辅以三百火雷手一同行动。

    所谓火雷手,便是使用火器。

    陈规和凌振已研制出大量新型火器,包括喷火枪,掌心雷等一应火器,都配备于火雷手手中。这支兵马,花费甚巨。便是玉尹也要小心翼翼的使用,不敢掉以轻心。

    统帅火雷手的人,便是封况和凌威。

    这二人也是玉尹的心腹,对玉尹更忠心耿耿。把火雷手交给他们,玉尹非常放心。

    待天亮时,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

    玉尹当下便与李逸风说明情况,不过他只说太子亲军是出面围剿盗匪,李逸风自然同意。

    在吴玠率部出征的同一天,玉尹也悄然离开肃宁寨,直奔木刀沟而去。

    这木刀沟,属于磁水支流。

    其发源地在后世的河北省石家庄灵寿五岳寨北麓,全场92公里,属于季节性河流。

    夏秋之际,水流湍急。

    入冬之后,便出现断流……

    马和尚之所以选择这里会盟,也是出于安全考虑。

    九龙寨意向不明,自然不可能前去拜会;若选择西山或赞皇山,赤忠也未必同意。

    倒是这木刀沟,距离九龙寨不过一天路程。

    但犹豫靠近真定府,所以九龙寨也不可能出动兵马,很容易引起官府注意。

    所以在这里会盟,非常安全。

    马和尚的和尚洞虽说在河北路绿林道还是后起之秀,但他抗击虏贼的事迹,却让绿林好汉称赞不已。他如今在木刀沟发起会盟,各路绿林好汉,自然不会推拒。

    哪怕九龙寨实力强横,也是如此!

    靖康九月二十三,天气日趋寒冷。

    位于木刀沟的平山镇,却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这几日,平山镇出现了许多外来人。本来这个时节,平山镇非常冷清,可现在一下子涌入几百人,使得平山镇许多客栈,一下子人满为患。

    马扩三十出头,正是壮年。

    他是个典型的北方汉子,人高马大,膀阔腰圆。

    颌下一部络腮胡子,令他看上去显得非常粗豪……带着二十多名护卫,他和陈东一起,抵达平山镇后,便赁下一个大宅子,一行人全都住了进去。当天下午,五马寨和五岳寨的首领,也抵达平山。马扩计算了一下,河北绿林道能叫得出名号的山寨,差不多来了大半。当然还有一些人,由于路途遥远所以没有前来。可即便是这样,也有十几个寨子的首领,足以显示出马扩在河北绿林道的地位。

    “赤天王还没有到?”

    马扩接到消息,心中有些不快。

    他和五马寨首领段天涯便住在一处,有些不满道:“各路人马,也就是他赤忠距离平山最近,何以各路好汉都已经抵达,他赤忠却没有出现?未免有些太过张狂。”

    段天涯也颇感无奈,轻声道:“马首领莫生气,想必是赤天王有事耽搁,所以才来得晚了。

    反正说好了是明日会盟,赤忠肯定会出现。

    马首领最好还是想一想,该如何劝说赤天王答应……你也知道,若他封龙山态度不明,我五马寨便要响应,也会非常麻烦。我听说,虏贼已经抵达相州,准备休整。

    估计最迟下月初,他们一定会抵达赞皇。

    若不赶快那个主意,兄弟这边,也不好做啊……”

    马扩闻听,连忙宽慰。

    和段天涯交谈了几句之后,马扩便告辞离开。

    他还要和其他各路首领做一些交流,于是便叫上陈东,准备一一游说。

    “少阳,原本以为大家都是热血男儿,定然会欣然响应。

    哪知道却发生了这等状况……若此次行动不得成功,我马和尚有何面目去见玉郎君?”

    两人走出院门,往一处客栈走去。

    不想没走出多远,从路旁一条小巷中,呼啦啦出现一群人。

    为首的是一个黑衣男子,不等马扩做出反应,闪身就到了跟前。

    “马和尚,我家主人有请。”

    一支锋利的匕首,便抵在了马扩的腰上。那黑衣人一只手搭在马和尚的肩膀上,一脸的笑容。远远看上去,就好像是多年不久的好友重逢。他在马扩的耳边轻声道:“马首领不用担心,我家主人没有恶意……只是这种情况下,不好出面。”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