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33章 会盟木刀沟(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算起来,陈东出使西山,也几个月了。

    在此之前,陈东曾派人告知玉尹,马和尚对劫杀俘虏一事颇有兴趣。一方面是那二十万贯暗花,着实有诱惑力;另一方面,马扩对女真人的敌意,也是很深。

    当年马扩随着他老子马政,一手促成海上之盟。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灭掉了辽国,却迎来了一个比之辽人更加凶残的金人。

    每每思及过往,马扩都后悔不已。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认为金国之所以能成为大宋的威胁,便是他父子两人过错。

    所以,马扩杀女真人的心情,更加迫切。

    但迫切归迫切,马扩虽说在河北绿林道声誉很高,却也做不到一手遮天。

    萧庆谋划南下也非一两日的功夫,早在女真南下之前,也收买了不少绿林道的强人。也正是这个原因,河北绿林道虽已在暗中集结,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在绿林内部,并未形成一个统一的观点。甚至还有一些山大王,强硬的反对劫杀女真人。

    “我等做的是无本买卖,反的便是朝廷。

    而今那老赵官家都低了头,我等便是再费周折,又有何用?传扬出去,反而会得了巴结朝廷的名声……再说了,官军护卫虏贼撤退,我等动手,必然会死伤惨重。

    到时候谁敢保证,朝廷不会找我等麻烦?”

    这些山大王们说的也有道理。

    马扩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发出绝杀令。以期能够有更多人响应,更多人支持。

    “尚未有消息传来。

    不过此前少阳曾派高世光过来,言马和尚要召集各路好汉,具体商讨……想来这两日便有消息,郎君莫要心急才是。”

    玉尹道:“怎不心急?

    眼见虏贼即将抵达相州,若再不决定,只怕便没了机会。”

    陈规犹豫了一下。轻声道:“那些个山大王,有些说不准。

    郎君最好还是做些准备,我听说此次虏贼北上。可能会从花塔子铺出去。若马和尚那边动不得手,那花塔子铺就是最后一个机会。只是这其中关系颇为复杂,还要郎君设法调解。”

    花塔子铺。位于唐县以北,属真定府治下。

    出花塔子铺三十里,便是宋金边界。

    那里地势险要,极为复杂。若要伏击,的确是最佳选择……但由于花塔子铺在宋金之间,所以两边都有防备。大宋这边,花塔子铺是广信军所属,而女真一边,则有完颜娄室屯驻飞狐,距离花塔子铺大约一百里之遥。可在一日间抵达。

    广信军……

    玉尹咬着嘴唇,轻轻点了点头。

    看样子,还要走一趟遂城,拜会一下季霆才是。

    “若少阳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喏!”

    陈规唱了个诺。突然问道:“郎君,那小乙他们……”

    “不用管他们……若他们想明白了,自然知道该如何做。

    这种事,我也只好点到为止。说的太重,难保这些家伙会生出逆反之心,反而不美。”

    玉尹说罢。便往小帐走去。

    走了两步,他突然停下来,扭头看着陈规。

    陈规诧异道:“郎君还有吩咐?”

    “小哥今年,八岁了吧。”

    陈规一怔,“应该已经九岁了!”

    “你说,是不是应该给他找个玩伴?”

    “啊?”

    “小孩子家家,总一个人呆在府中,虽说有父母宠爱,却终究是有些寂寞。你说,我这个太子中舍人,是不是应该为小哥找个伙伴?也好过他一个人游手好闲。”

    陈规心里一秃噜。

    这满朝文武,怕也只有玉尹敢这么大大咧咧的说太子游手好闲吧……不过,就算是玉尹当着赵谌的面这么说,赵谌也不会反对,甚至有可能高兴。只是,玉尹说得,陈规却不好这么说。于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然后有朝着玉尹点点头。

    太子一个人在开封,的确是有些寂寞!

    赵谌和赵桓的情况不一样,赵桓兄弟颇多,所以也不怕太寂寞。而赵谌只有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妹妹,再无一个兄弟。似他这个年纪,正是玩耍的时候,偏偏身边没一个能玩耍的人。赵桓夫妇很宠爱他,赵多福等人也都惯着他,却毕竟年纪相差太多。

    有个玩伴,也是好事!

    “郎君的意思是……”

    陈规正要开口询问,哪知道玉尹摆了摆手,笑呵呵道:“此事容我想想,容我想想……天刚一亮,何元庆狄雷杨再兴三人,便出了军寨,直奔边军大营。

    三人虽未负荆请罪,但是却极为诚恳的向岳飞等人道歉,令岳飞几人也是吃惊不小。

    何元庆、杨再兴、狄雷……

    这可都是参加过陈桥之战的好汉。

    即便是王贵和徐庆对他们心怀不满,可在此之前,也是敬佩非常。

    如今三人主动登门请罪,也让岳飞几人有些受宠若惊。又哪里还会埋怨?况且,双方也只是一点小误会,说开了自然也就没事儿。大家都是热血男儿,哪有那许多花花肠子。在说开之后,岳飞便拉着杨再兴等人在大帐中说起话来,显得极为亲热。

    对于何元庆三人的行动,玉尹自然知道。

    三人出去的时候,陈规还有些担心,害怕他们去惹是生非。

    玉尹笑道:“大郎小乙他们也不是不知轻重的,既然想明白了。自然也就知道如何做。

    这件事,你我莫再插手。

    传我将令,着吴玠张玘于鹏和傅选四人加紧练兵。

    还有,你那边的事情,进行的如何?我听凌叔父说,你们现在好像在做什么新玩意儿?”

    陈规是个奇才!

    在忙于军务的同时,他对于火器的研发。也一直没有放下。

    凌振擅长制作,而陈规则长于理论和想象。两人合作之后,可谓是相得益彰。收获颇丰。

    听闻玉尹询问火箭的事宜,陈规顿时来了精神。

    “的确是有些收获……凌统制的技巧果然精湛,只要是我想出来。他便能做出来。

    呵呵,这些日子,我发现那喷火筒尚有其他用处。

    当火药点燃之后,会推动箭矢喷射,威力比之喷火筒更加强大。这两天我们正在做一种火箭,名为二虎追羊箭,射程可达五百步,三百步之内,可以贯穿札甲。

    只是目前还算不得稳定,时常会出现炸筒的情况。

    不过我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估计用不得多久,便可以把这种火箭完善起来……”

    二虎追羊箭?

    玉尹闻听,顿时乐了!

    管状火器的出现,是人类战争史上的一大进步。

    原本在宋代,火器的发展颇为兴盛。民间更流传一种名为‘流星’的焰火。类似于后世的窜天猴。想来陈东,便是由此而产生的灵感,竟然把这火器的进程推动了一大步。

    其实最早把火器用于战争的,乃是华人。

    北宋时期,火器发展极为兴旺。到了南宋时,霹雳炮等大量火器的出现。对女真和蒙古人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但是,随着崖山之难,宋朝灭亡后,蒙古人便抑制了火器的发展,并且对当时的火器工业,造成了巨大破坏。不过蒙古人虽然抑制了火器的发展,却也在一定程度上保存了北宋时期的科技成果。

    回回炮,便是蒙古人利用火器的一个例子。

    到明代之后,遭受巨大破坏的火器重新获得重视,于是便有了火炮和火铳的出现。

    只是到了清代……

    玉尹对火器后来的发展,没什么兴趣。

    他最关心的,还是陈规究竟把这火器,研制到了什么程度。

    于是,他详细询问了陈规的实验,而陈规也滔滔不绝,颇有兴致的向玉尹讲解着他对火器的心得。

    不知不觉,便到了晌午。

    李逸风派人过来,说是在府中设宴,请玉尹前去。

    玉尹意犹未尽,对陈规道:“元则,你方才说的那些构想,非常有趣。

    记下来,慢慢研究。

    若需要银两,便与我说……要工匠,我自会为你寻找。总之,一定要研究出来,说不得用不了太久,你研究的这些个小玩意儿,会派上大用场,甚至会令时局产生巨大变化。

    不过,一定要保密,切不可走漏了风声。

    这些小玩意儿看上去不起眼,可是意义却非常重大……

    “对了,我记得距离这边二十里,有一个峪谷。我回头让衙内在那边设立一个营寨,就由你和凌统制负责。到时候我再派出一支人马,专门负责保护那边安全。”

    陈规很兴奋,搓着手,连连点头。

    玉尹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心知不能再谈下去。

    这种事情,越说就越来劲儿。他而今的事情很多,可没有办法和陈规讨论太多……

    把营中事务,又交代了一遍。

    玉尹便带着高宠,往肃宁县城走去。

    “小乙他们回来了?”

    “嗯,已经回来了……”高宠笑道:“不过,这些家伙和边军那几个人约好,说过些日子,要比试一番。平常小乙和雷子根本就不管操练,今天却跑去找晋卿请教,把晋卿吓了一跳。”

    “岳飞那边几个人,也不简单。”

    玉尹骑着马,和高宠并辔而行。

    “让大郎和小乙他们,和那边多交流一下,终究是一桩好事。”

    高宠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哥哥,我听晋卿说。那边军兵马使兵马虽不多,但是训练的颇有章法,似是个有本事的人。既然如此,何不把他纳入太子亲军呢?”

    玉尹一愣,旋即哈哈大笑。

    “我有晋卿足矣,五哥本事极好,却苦于没有机会施展。

    留在边军。未尝不是一桩好事。他在这边更适合发展,把他纳入太子亲军,却从未想过。”

    玉尹说的是心里话。

    他可是从没有想过。要招揽岳飞。

    岳飞的确是一员名将,虽说而今他还远远比不得历史上,组建出岳家军时那般强大。却已崭露出了才华。如果换一个人,玉尹说不得真会去招揽。但是岳飞,玉尹从没有往这方面考虑。一来,留在边军的确更适合岳飞;二来,玉尹也是担心岳飞那性子。这家伙忠君爱国不假,可是却没有一点政治头脑。说穿了,岳飞是个很纯粹的军人,便让他留在军中便是……太子亲军,说实话,有些复杂。

    而且玉尹也害怕。岳飞的性子若入了太子亲军,会惹来许多麻烦。

    要知道,他这太子亲军,要执行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吴玠是个很知道变通的人,而且和玉尹有陈桥之战的友谊。所以玉尹可以放心使用。

    但是岳飞……

    万一这家伙执拗起来,到时候该如何处置?

    玉尹让他留在军中,也可以给予他更多的关照。

    如果真让他到了自己麾下,很多时候,便不好出面……

    所以,玉尹没想过要招纳岳飞。

    就算岳飞要投奔他。他也未必敢接纳。

    不过不接纳岳飞,却不代表不可以和岳飞结下一段善缘。

    进了肃宁县城,玉尹便直奔县衙而去。

    李逸风已经准备好了酒宴,岳飞则带着徐庆和王贵二人,陪着李逸风在县衙外恭迎玉尹。

    张宪,留在营中。

    岳飞也是怕了!

    虽说他和太子亲军已经和解,但王贵和徐庆是两个愣头青,万一再惹是非,弄不好便要牵累整个边军。而张宪出身官宦家庭,对于这人情世故,看得比王贵徐庆透彻。

    再说了,张宪昨夜便没有在军中,今天轮也轮到他来值守。

    玉尹大致上也能猜出这其中的缘由,不过这种事情,和他关系不大,他也懒得说破。

    昨天那一场闹剧过后,倒是让双方的关系,变得亲近不少。

    王贵自然不敢,也不会在玉尹面前闹事。

    不管怎么说,玉尹是周侗的女婿,而王贵却得过周侗的指点。从这一点而言,玉尹更像是一个师兄,周侗的真传弟子。不管是出于对周侗的尊敬,还是对玉尹在开封之战时,所立下战功的敬佩,王贵这一次显得很安静,甚至有些小心翼翼。

    至于徐庆,更好对付。

    玉尹刚见过陈广不久,听闻玉尹见过陈广,徐庆又怎敢张狂?

    “对了,昨天不是说云哥儿神力惊人,只是当时嫂嫂还没有安顿下来,不好打搅。

    既然大家无事,何不让我见见嫂嫂和侄儿们?”

    岳飞闻听,欣然应允。

    他立刻把刘巧娘母子四人唤来,何春姑由于怀了身子,便没有出现。

    刘巧娘,是个典型的乡下女子,生的颇有些秀气,但却难掩那股子朴质气息。

    玉尹依稀记得,岳飞后来好像又娶了一个女子,似乎是东南那边的女子,记得是……姓李。

    不过看岳飞而今和刘巧娘的模样,好像非常恩爱。

    为什么后来又娶了李娃,却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哦,好像是说第二次开封之围时,汤阴遭遇兵祸。岳飞当时在军中,刘巧娘则带着孩子,留在汤阴照顾岳飞的老娘,姚老夫人。兵祸发生时,刘巧娘和家人失散。

    后来岳飞几经周折,找到了姚老夫人和三个孩子,可是刘巧娘却音讯全无。

    无奈之下,岳飞后来又续弦娶了李娃。

    岳云,年方八岁,生的虎头虎脑,看上去比同龄孩子要高一些。

    岳安娘确是个极秀气的女子,继承了刘巧娘的基因,想来长大了,也是个美人胚子。

    至于那位说岳全传里,扫北兵马大元帅的岳雷岳二公子。而今还在襁褓之中,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玉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岳云身上,感觉着颇有些喜爱。

    他没什么重男轻女的思想,但华人传统,让他对男孩子还是更喜欢一些。

    燕奴连生了两个女儿,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可这心里面。总还是有那么点遗憾。

    “五哥,云哥儿如今可曾筑基?”

    岳飞搔搔头,苦笑道:“确是想要为他筑基。奈何这两年奔波,却没有这种机会。

    不过这孩子倒还算聪明,之前也教过他些拳脚。练得也不算太差。

    小乙哥家学渊源,又得了老师真传。若有机会,还请指点他一下,省得他太过张狂。”

    玉尹闻听,顿时大笑。

    “张狂些好,男儿当张狂,扭扭捏捏又算个甚?”

    说着话,他伸手示意岳云上前,拉着岳云坐在他身边,“云哥儿。学过甚拳脚来?”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岳云对这个看上去很清秀,颇为和善的叔父很亲近。

    平日里,岳飞忙于军务,所以很是严肃。

    而刘巧娘则要操持家务。加之还有个女儿要照顾,所以也没有多少时间管教岳云。

    听闻玉尹询问,岳云竟怯生生道:“随阿爹学得几手扑法,平日里主要还是打熬气力,练习桩法。”

    “哦?练得什么桩?”

    “罗汉桩。”

    玉尹闻听,便知道岳飞怕是给了岳云真传。

    罗汉桩是周侗传下来的基本功。玉尹当初学习八闪十二翻时,先练得也是罗汉桩。

    只是玉尹有底子,所以上手也快。

    想到这里,玉尹便让岳云站起来,让他站好桩后,猛然出手推了一下。

    岳云噗通一下子,便仰面朝天的摔倒。

    一旁刘巧娘和岳安娘,都大惊失色。

    “想不到云哥儿居然已练成了第一层功夫,确是不简单啊。”

    周侗的功夫,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刚中带柔,柔中带刚,极难琢磨。玉尹看上去很随意的那么一推,却包含了两三股力道。第一股力道不大,一般人都会抵住。但第二股力量却有一个向前扯的的牵引力,若普通习武之人,说不得会被他一下子扯趴下。可是这岳云却抵住了玉尹的第二股力道,但由于功力不够,才会仰面摔倒。

    玉尹把岳云拉起来,又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好一阵夸奖。

    这时候,刘巧娘见没她什么事情,便带着岳安娘,抱着岳雷告辞。

    待刘巧娘走后,玉尹突然问道:“五哥,莫不是就这样子,让云哥儿留在你身边?”

    岳飞一怔,“小乙哥有何高见?”

    “我见这孩子颇为聪慧,又练得好功夫。

    这样子随五哥奔波,怕是会耽搁了前程……我有一桩富贵,却不知五哥愿不愿意。”

    岳飞闻听,忙道:“愿闻其详。”

    “五哥想必也知道,我这太子亲军的来历。

    自家除了担着这太子亲军都统制之职外,还有一个头衔,便是太子中舍人……之前,我途经大名府时,国丈曾与我说过一件事。太子而今也已九岁,正是就学的好年纪。可是官家膝下只太子一人,不免有些孤单,让我为太子寻两个可靠的玩伴儿。”

    岳飞刚开始听着,还有些糊涂。

    可是听完玉尹最后一句话,那眼睛顿时亮了。

    “小乙哥的意思是……”

    “云哥儿如此本事,又是个聪明的孩子,我就想把他推荐到太子身边,陪太子一起就学,一起玩耍。”

    “这个……”

    岳飞张大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不过,他不是不愿意,而是被这突然掉下来的馅饼,给砸晕了!

    一旁李逸风也吃惊的看着岳飞,暗自有些羡慕。

    他也有一个孩子,不过是刚出生,也就比岳雷大那么一些。若非这样,他绝对会二话不说,毛遂自荐。这可不是给普通人当玩伴,这是给太子做玩伴……一般人,哪有这等福气?也就是玉尹!李逸风暗自叹息:小乙这厮,真是好大运道。

    “五哥莫非不同意?”

    岳飞连忙摆手,结结巴巴道:“若能与太子相伴,这可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我怎能拒绝?

    只是这孩子性子太野,我害怕太子看不上他。”

    “诶,我说能看上,一定就能看上。”

    玉尹哈哈笑道,话锋一转,沉声道:“只是这样一来,云哥儿便要去开封居住。”

    “这个……”

    “其实到开封居住也没什么,自家虽算不得富庶,但也有些产业,足以安顿云哥儿。不过,云哥儿一个人过去,也不太合适。我的意思是,最好让嫂嫂带着孩子们一起过去。燕奴而今也忙得很,嫂嫂过去了,也可以帮衬燕奴一下,分担些压力。

    对了,我记得燕奴说过,五哥家中尚有老夫人在?”

    岳飞顿时露出露出惭愧之色,点点头道:“家母如今还在老家……这几年我在军中忙碌,却不得在老母身前尽孝。若非我家六哥代我在家中照拂,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岳飞口中的六哥,便是他兄弟岳翻。

    历史上,岳翻后来也在岳飞帐下效力,可是在讨伐反贼曹成的时候,被当时在曹成帐下效力的杨再兴所杀。

    玉尹想了想,“不如,把老夫人接去开封?”

    “这个……”

    “五哥,如此一来,嫂嫂也可以代你在老夫人身前尽孝,总好过只六哥一个人操劳。”

    岳飞听罢,显得犹豫不决。

    这当然是一桩好事!

    可这样一来,确是欠了玉尹好大一个人情……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