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28章 海上劫杀(二)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朝阳,升起。,,用手机也能看。

    驱散了弥漫着海面上的薄雾。

    湛蓝的海水,透出一股子沉静之气,令人心旷神怡。

    海船乘风破浪而行,蓬莱县城已不见了踪影。玉尹坐在舱中,品着夷州特产的贡茶,悠然自得。

    司马静坐在他对面,神色却略显紧张。

    玉尹为他斟了一杯茶水,笑呵呵说道:“大官人不必紧张,此次行动,绝不会有任何差池。”

    司马静揉了揉有些僵硬的面颊,苦笑道:“郎君说得轻松,今日做得这大事来,只怕日后自家再也无法踏足辽东了。”

    玉尹笑道:“少了辽东,也莫心急。

    说起来,自家此次来还有一桩事情要与大官人商议。自家如今,已经打通西域商路,正筹谋漠北商路开启。却不知道大官人,有没有兴趣参与其中,做一回大买卖?”

    西域商路?漠北商路?

    司马静闻听,眼睛顿时一亮。

    他是个商人,自然是无利不起早。此次之所以答应协助玉尹,也是抱着换取利益的想法。

    玉尹而今,已不是当年那个开封府的市井小民。在朝堂上,也有些势力。其背靠太子,前途无量。若能搭上关系,日后自然有诸多好处。而且,西域商路和漠北商路,他也听人说过。那可是许多朝中大员都参与进去的买卖,若能分一杯羹,自然好处多多。只是司马静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开这个口,而今玉尹主动提起。他自然是喜出望外。

    “郎君的意思是,我也可以……”

    “开春之后,漠北商路便要启动。

    只是我已在西域商路上投入太多银两,如今再启动漠北商路,难免力不从心。虽说有五原姚氏加入,但毕竟势单力薄。柳青和杭州黎家也拿不出太多精力在上面,便想要寻个能主持大局的人。大官人久经商海沉浮。这其中的奥妙比我懂得多。所以,我想要请大官人也加入进来,有钱大家一起赚。不知大官人以为何?”

    主持漠北商路吗?

    司马静自然喜出望外。

    原本,他也只想着能参与其中便够了,那料到玉尹竟跑出这么大一个馅饼。把他砸的有些头晕。参与和主持,完全是两个概念。若能主持漠北商路,便代表着他可以大规模投入其中,赚取更多的利益。相比之下,区区辽东丝帛生意,真算不得什么。

    玉尹看了司马静一眼,没有再赘言。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想来司马静已知晓,该如何抉择……海上的行进速度很慢,不知不觉。天色已晚。

    玉尹睡了一觉,醒来时舱中已经燃起了烛火。他简单洗漱了一下,便迈步从舱中走出来。

    “快到铁山了吧。”

    “差不多明天正午时,便可以抵达铁山。”

    玉尹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天色。招手示意一个水手过来,沉声道:“去看看,七哥那边情况如何。”

    水手是田行建带来的人,听罢吩咐,便连忙行动。

    他手里拿了一个火把,站在甲板上颇有规律的晃动。不一会儿的功夫。远处搭载完颜宗望等人的海船上,有火光闪动。

    “郎君,七哥那边都准备好了!”

    玉尹点点头,沉声道:“传令下去,船只航速放缓,拉开距离。”

    水手领命而去,不一会儿的功夫,玉尹便可以感受到,海船的航行速度,明显放慢了许多。

    与此同时,田行建那艘海船的速度却骤然加快。

    四艘海船渐渐拉开了距离,玉尹这才再次传令下去,“告诉七哥,行动!”

    伴随玉尹这一声令下,远处海船上,突然出现一蓬火光。田行建等人得到玉尹命令之后,便立刻点燃了海船。那海船上,堆放的可不是什么丝帛,而是一堆堆的火油和干草。海风正烈,风助火势,那海船刹那间便燃烧起来……与此同时,田行建等人纷纷从海船上跳入海中,迅速脱离。远远的,只看到一团烈焰,在海面上熊熊燃烧。

    完颜宗望昨夜一整晚都没有休息,所以上了船之后,便早早的睡下。

    睡梦中,忽听噼啪声响。

    完颜宗望立刻从睡梦中醒来,披衣忙走出船舱,却见迎面一股烈焰扑来,吓得他连忙趴下,却依旧被烈焰烧到了头发。

    “怎么回事?”

    “郎君,不好了……船走水了!”

    “啊?”

    完颜宗望大吃一惊,一把拉住那惊慌失措的通译,“为何不去灭火?”

    “没有人,郎君,没有人啊!”

    “什么意思?”

    “船上的水手都不见了,整艘船都烧起来了……郎君,咱们还是赶快撤离吧。”

    撤离?

    这茫茫大海上,又如何撤离?

    完颜宗望此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这分明是宋人的一条毒计。

    恐怕自己一行人,早已经落入对方的算计,从他们踏足蓬莱的一刹那,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今日这场大火而准备。什么府衙丢了东西?什么封锁港口?这就是一个局,为的就是引诱自己上钩。自己出海,本就不为人知。若死在海上,更不会被人察觉。如此一来,宋人便可以从容准备,等狼主得到消息时,便已晚了!

    是谁?

    是谁为了我,不惜兴师动众,设下这么一个局呢?

    完颜宗望也有些手忙脚乱,忙带着通译。从舱中冲上了甲板。

    此时,完颜宗望的那些随从,也都上了甲板,一个个在船甲板上,茫然不知所措。

    “跳海,跳海!”

    完颜宗望连忙大声呼喊,同时左顾右盼。想要寻找一个能够在海面上漂浮的工具。

    他不会游泳,若跳了海,便死路一条。

    不过还好。完颜宗望很快便找到了一个木箱,连忙跑过去,刚要把箱子打开。却看到一条燃烧的引线,顺着箱子的缝隙,没入箱子里。心里激灵灵打了个寒蝉,完颜宗望本能的想要转身逃跑,却听得一声巨响,紧跟着一团烈焰冲来,把他包裹在其中。

    五十枚特制的掌心雷,在这一刻爆炸。

    巨大的爆炸力,将完颜宗望撕扯成了碎片,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

    轰隆!

    爆炸声在寂静的夜空回荡。火光冲天。

    玉尹站在海船上,可以清楚的看到远处那艘海船伴随这一声爆炸,木屑飞溅……

    若这都杀不死完颜宗望,便是老天不长眼。

    玉尹的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

    诛杀了完颜宗望。此行才算是大功告成……

    “郎君,可要返航?”

    司马静走上来,轻声询问。

    “七哥他们都安全了?”

    “放心,都已经登船,没有任何伤亡。”

    玉尹听罢,长出一口气。

    “既然如此。便准备返航……不必再去检查结果,此处海域,海水湍急,更有鲨鱼出没。

    浓烈的血腥味,足以将那些海中霸主吸引过来。就算是船上有幸存者,也绝不可能逃出生天。

    这是宋代,不是后世,有那么多的营救手段。

    在这片海域里,玉尹有百分百的把握,完颜宗望死无全尸。

    不过,他还是等到远处海船沉入大海之后,才下令返航。与出海时的紧张心情相比,返航的路程,无疑是极为轻松。杀了完颜宗望,才算是大功告成。接下来,便是要准备着手,对付那两万女真俘虏。玉尹相信,事情到了这一步,种师道断无收手的可能。虽则赵桓下旨,要沿途进行保护,但种师道绝不会轻易放过那些家伙。

    如此大场面,怎地也要凑上一脚才成。

    杀了这两万俘虏,或许不能够让金国覆灭,但也足以动摇女真人在塞北的统治。

    毕竟,女真建国不过数载,其统治并不牢固。

    此前凭借灭大辽之声威,令塞北胡族暂时臣服,尚来不及进行整合。历史上,女真人凭借对大宋一次次的胜利,将其政权稳定下来。可是女真人口稀少的缺憾,注定了一旦女真遭遇惨败,便会出现动摇。开封之战,便是如此!所以完颜吴乞买才要不惜一切,将那两万女真俘虏讨要回去。只要能将那两万俘虏干掉,十年之内,女真将无力南下。至少在短时间内,他们必须要先设法,稳定住政权。

    十年,也许足够了!

    玉尹负手立于甲板之上,迎着那猛烈海风,巍然不动。

    今日杀得完颜宗望,总有一日,我也能马踏上京……第二天傍晚时,海船抵达文登。

    犹豫是刚从蓬莱出海,所以这时候返回蓬莱,实在是太引人注意。张叔夜早已派人,在文登港口等候。玉尹带着田行建一行人在文登下船后,便立刻踏上归途。

    算算时间,已八月二十九日。

    太子亲军在白马津已停留十二日,必须要早些返回。

    毕竟停留的越久,就越容易被人发现。玉尹甚至没有来得及和陈希真等人碰面,便急匆匆踏上返程之路。

    不过,他也得到了结果。

    善应在陈广、张进和陈希真三人联手之下,最终被陈希真所杀,还是留在了蓬莱。

    至于尸体,则被人丢进大海。

    陈希真和陈广受了轻伤,张进则在诛杀了善应之后,便飘然离去。

    临走时,他留给玉尹一封信,请他多多照拂杨再兴。除此之外,便再无只言片语。

    玉尹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管怎样,杀了完颜宗望,杀了善应,便真个是大功告成。

    接下来,便是要尽快抵达肃宁寨,着手与和尚洞的马扩马和尚取得联系……

    也不知道,种师道那边,究竟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呢?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