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24章 登州(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日当正午,气温升高。

    一个商队缓缓从旧曹门行出,向南驶去。

    大约行出十里地,车队忽然停下。从车队中行出十余人来,勒马回首向开封眺望。

    “郎君,走吧!”

    善应催马来到斡离不身旁,低声劝道。

    完颜宗望没有回应,只是痴痴看着阳光下开封城的城廓,良久后突然咬牙切齿道:“终有一日,我定要杀回来,马踏开封城。若不血洗东京,难消我心头之恨。”

    善应笑了笑,沉默不语。

    完颜宗望从箭壶里抽出一支雕翎箭,双手用力,把箭杆折断。

    而后拨转马头,朝东面行去。

    善应叹了一口气,轻轻摇摇头,一挥手,领着十数名合扎紧随完颜宗望身后,扬鞭催马。

    开封城,愈行愈远。

    却不知下次回来,又是何时……玉尹依旧骑着那匹暗金老马,在队伍中缓缓而行。

    陈桥之战时,暗金一度不知所踪。也难怪,当时的场面,也用不到暗金出场。这匹老马颇有灵性,见情况不妙便立刻脱离战场。后来战事结束。暗金这才又回到玉尹身边。

    玉尹并不怪暗金,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暗金若留在陈桥,必死无疑。

    所以在暗金回来之后,玉尹也是欣喜若狂。

    这次出征肃宁寨,他又带上了暗金,希望能够带来一些好运气。

    队伍行进缓慢。也是玉尹刻意为之。

    当晚,兵马进驻期城,玉尹刚巡视完营地。便得到了消息。

    “斡离不今日正午,离开东京。”

    前来传信的人,是李宝的徒弟吉普。

    他恭恭敬敬站在大帐中。“出城之后,那些人向南行进。不过出城十里,便有一批人脱离出去,向东而行。师父得知以后,便立刻命小底前来禀报,并询问郎君决意。”

    “确定是斡离不吗?”

    “确定!”

    吉普回答的斩钉截铁,“自郎君命我等严密监视那所民宅后,我师兄弟便轮番看护,不敢有半点懈怠。昨日晌午后,有一些人住进那所民宅。今日一早。斡离不随那些人离开,隐藏在商队之中出城。若非张三哥帮忙,险些被这些人骗了。”

    张三哥,便是当初帮助过玉尹的屠户张三麻子。

    小人物自有小人物的便利,至少保证了玉尹能够消息灵通。

    张三麻子也好。蒋门神也罢,包括李宝这些人,都是门徒众多,道地的开封地头蛇。

    其手下充斥于各行各业。

    有打把势卖艺,有走街串巷的商贩,更有一些游手好闲。整日里不务正业的泼皮。

    如果单纯来看,这些人算不得什么。

    可如果把这些人集中在一起,所产生出来的能量,绝对是无比惊人。

    玉尹沉吟片刻,又问道:“那萧庆,可曾找到?”

    “回郎君的话,至今还未找到……开封府那边查的很急,甚至几次找我家师父麻烦。不过后来二十六哥出来说了句话,便清静下来。呵呵,天晓得那萧庆而今,是死是活?”

    玉尹诛杀萧庆的事情,除了种师道、徐处仁,和张伯奋三人知道外,便只有卖果子的郓哥参与其中。而玉尹找到郓哥,也是私下里联络,甚至连李宝都不清楚状况。

    看样子,小哥赵谌还是出手了!

    否则的话,李宝很可能撑不住,被他的对手借此机会干掉。

    有朱绚在暗地里照拂,想来李宝问题不大……玉尹想了想便吩咐吉普道:“回去与你师父说,给我继续看死那些人。若有情况,便通知太子舍人朱梦说,他自会做出安排。

    另外,让你师父最近消停一些。

    太上道君还都,势必会有一场动荡……李教头这时候最好是蛰伏下来,伺机而动。”

    “小底,明白。”

    吉普领命而去,他前脚刚走,陈规后脚就进来了。

    不过,他还带着一个人,看年纪大约在二十出头的模样。衣着颇为华美,但气度却颇为沉静。

    “郎君,此徐相公长子徐庚,奉徐相公命前来听候调遣。”

    徐庚?

    玉尹抬起头,朝那青年看去。

    徐处仁膝下二子,长子徐庚,次子徐度。

    历史上,靖康之后,金兵围困应天府,时徐处仁正好在都城。应天府人言徐处仁是女真奸细,故而杀害了徐庚。后来徐处仁还杭州,次子徐度更出任吏部尚书。

    玉尹不禁有些疑惑,这好端端徐处仁怎把他儿子派来?

    徐庚道:“家父有密信一封,与玉郎君。”

    说罢,他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上来,玉尹接过打开,扫了一眼,心里顿时一颤。

    徐处仁在信中告诉他,白马津渡口遭到破坏,太子亲军暂时无法行动。

    故而让玉尹暂住白马津,若有事情,可以寻滑州钤辖刘世光帮忙。信中还说,张叔夜不日将前往登州巡视,如果玉尹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张叔夜帮忙,定不会推辞。

    至于徐庚,年已二十一岁,太学登第。

    留在开封也无甚事情,希望玉尹能够收留徐庚,在军中暂时效力。

    徐处仁倒是有些举贤不避亲的意思,不但推荐了徐庚。还告诉玉尹,徐庚擅长算学。

    玉尹看罢了书信,大体上已经明白了徐处仁的意思。

    他恐怕已经知道了玉尹的打算,故而出面予以帮助……白马津的渡口,好端端怎会坏掉?至少在年中时,玉尹还听人说白马津渡口完好无损。很明显,那渡口是被人为破坏。为的便是给玉尹争取时间。没想到那刘世光,居然是徐处仁的手下。

    这样一来,倒是给予了玉尹极大方便。

    张叔夜突然前往登州巡视。想必也是为协助玉尹,诛杀斡离不。

    看起来,张叔夜这些人已经准确的捕捉到了斡离不的行踪。更判定他会自登州出海。

    “徐相公,可还有吩咐?”

    徐庚连忙道:“家父还有一句话,让小底转告郎君:相州知府杜充为人奸诈,且心性难测。郎君若前往真定,必经由相州。还请郎君尽量隐忍,莫与杜充冲突。”

    这一句话,透露出了许多信息。

    玉尹眼睛一眯,旋即便领悟到其中的意思。

    杜充,不是徐处仁一系,说不得会为难玉尹……

    玉尹笑道:“多谢徐相公关怀。小乙感激不尽。

    想来大郎已经知道,徐相公希望大郎留守我太子亲军。而今我军中,也确实需要有人帮忙。本来军需事务,是由少阳负责。但少阳而今不在我身边,便请大郎暂领主簿一职。

    待少阳回来。我另有任命。”

    “小底,遵命!”

    徐庚和陈东,都是太学生出身。

    所不同的便是,徐庚已内舍登第,而陈东却差了最后一步。

    不过,徐庚和陈东也认识。甚至非常熟悉。

    让徐庚代替陈东为主簿,陈东也不会有意见。而且,玉尹的确是对陈东另有用处。陈东虽说精于算计,但毕竟不是正经算学出身。玉尹原本就打算任命陈东为军司马,主掌军纪。以他那刚直不阿的性子,来负责军中风纪,也许最为合适。

    徐庚也不客气,便领命而去。

    目送徐庚离去之后,玉尹不禁长出一口气。

    “元则,我要的喷火枪,都已经做好?”

    “回郎君话,共制出二十支喷火枪,另外尚有五十枚改进后的掌心雷。”

    陈规说罢,眼中透出一抹精芒,他压低声音道:“郎君,莫不是要准备行动了吗?”

    玉尹点了点头,招手示意陈规上前。

    “我之心意,早与元则说明。

    那斡离不断然不可使其返回上京,我已和种公商量妥当,在登州将此人结果。

    只是,我听说萧庆此前招来了珊蛮善应,却有些麻烦。此人身手高明,已达宗师之境。此前我师叔与其交手,也身受重伤,将养了一年才算康复。所以,我这次要杀斡离不,便必须干掉善应此人。师叔已经联络了相州神枪陈广,准备把善应干掉。

    所以,我必须要走一遭登州。

    徐相公已经为我安排妥当,太子亲军抵达白马津后,暂时不会过河……若有事情,可以和滑州钤辖刘世光联系。不过这件事,你不要出面,最好让徐庚来解决。”

    刘世光和玉尹也算是有过交集。

    陈桥之战的时候,刘世光率威武军驰援陈桥,解了期城之围。

    但两人的关系,也仅止这般。随后刘世光出任滑州钤辖,和玉尹更无半点联系。

    似这种事情,玉尹和陈规都不好直接出面。

    既然这刘世光是徐处仁的人,便由徐庚出面联系,效果会更好。

    陈规笑道:“便郎君不吩咐,自家也会让徐大郎出面……呵呵,这点人情世故,自家却也明白。

    不过,郎君打算何时动身?”

    玉尹招手,示意陈规附耳过来:“我此前已经约好田行建在封丘汇合。

    既然斡离不已经离开了东京,事不宜迟,我也要马上行动。我已安排妥当,我走之后,便由杨大郎冒充我的身份,随军行动。我此次不带一兵一卒,最迟九月初,便返回白马津汇合。在此之前,军中事务便托付元则,万万不可露出马脚。”

    陈规欣然领命。

    不过他还是有些忧虑:“不带一兵一卒,会不会有些危险?”

    玉尹笑了,“自家不带一兵一卒,自会有人相助。

    再说了,田行建和苏灿皆是水上好手。虽说海上和大河区别甚大,却也能助我一臂之力。

    总之,从今晚开始,这太子亲军便交与你,还请元则,多加小心。”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