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23章 恐惧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开封城里,已乱成一团。

    女真使者在开封被人刺杀,可不是一桩小事。

    开封府尹吴敏更是被吓了一跳,连忙派出人手,封锁九门,缉拿凶手。只是这凶手都已死了,就算是派出再多人,也没有什么用处。却闹得满城鸡犬不宁,人人提心吊胆。

    玉尹护送赵谌返回皇城之后,便径自回家。

    一路上,就看到手持利刃的禁军和开封府差役,神情严峻的沿途盘查。

    好在玉尹人面熟,倒没有遭遇到太多麻烦。但看着那些个军卒如临大敌的模样,心里面不禁有些好笑。

    回到家,玉尹迈步进了大门。

    就看到燕奴正从伙房里出来,一边走一边和杨金莲说着悄悄话。

    看她那平静的模样,玉尹也忍不住赞叹一声。

    真能沉住气啊!

    前脚才杀了人,这后脚便在家里做起了家庭主妇,混若无事一般。不过仔细想想,倒也释然。燕奴杀的人少吗?朝阳门一战,据说死在燕奴手里的女真人,便近百人之多。经历过如此事情的人物,又怎可能沉不住气,更不要说只射杀了一个车夫。

    “小乙哥,外面都还好吧。”

    燕奴看到玉尹,娇靥顿时露出笑容。

    那语气怎么听都好像是在邀功,让玉尹也忍不住笑了。

    “好个甚,快翻天了。”

    “哦?”

    “女真使者遭遇刺杀,南衙下令全城戒严,三衙禁军出动,沿途盘查寻找凶手。”

    “那……”

    “没事,凶手都死了,是一帮死士。”

    两人看似是在聊天。实际上却是沟通消息。

    燕奴家学渊源。承周侗绝艺,射术惊人。她气力不小,能开两石强弓。故而这次伏击。玉尹给燕奴的任务,便是阻止萧庆车仗逃离。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难免会引发更大的动荡。倒不如神不知鬼不觉干掉萧庆。说不得是最好选择。

    燕奴在汴河堤岸上的桃林中,以边军常用的雕翎箭,射杀了车夫和拉车的引马。

    之后便弃了弓箭,迅速离开。

    以当时的场面,根本不会有人留意到她的存在。

    加之燕奴也是道地的开封地头蛇,在事情还没有爆发之前,便已回到家中。

    以至于偌大玉府,许多人都不知道燕奴出去过。就算知道燕奴出门,也都以为她是去菜市买菜。更不可能把她和伏击萧庆的刺客联系在一起。

    听了玉尹的话,燕奴松了口气。

    “这开封府,自虏贼围城之后。也忒乱了些。”

    “是啊。非常乱。”

    两人会心一笑,便转移了话题。

    杨金莲一旁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欢快道:“今日中秋,咱们便在院中赏月,如何?”

    “如此甚好。”

    玉尹立刻响应道:“说来自家也有许久未操琴,这技艺几近生疏。

    今日良辰美景,便抚琴助兴……对了,莫忘记给李长老送些礼物,莫要怠慢了才是。”

    李长老,便是李师师。

    如今便在观音院出家为尼,为观音院住持。

    平日里无事,她也会来玉府坐一坐,和玉尹谈论乐律,亦或者传授燕奴杨金莲女红活计。

    一来二去,倒也好的如一家人模样。

    燕奴和杨金莲听了,便忙不迭答应。

    玉尹则自去书房,凭栏而望。

    此时,夕阳西照,天边一派残红。

    却不知那金明池,而今又会乱成怎一个模样?

    ++++++++++++++++++++++++++++++++++++++++++++++++++++++++++

    正如玉尹所猜想的那般,金明池已经乱成一锅粥。

    一国使节在开封被刺,自有宋以来,还是头一遭发生。更不要说这使者,还是女真使者。

    赵桓正急着和金国修复关系,没成想发生这种事情。

    消息传来,赵桓顿时傻了!

    这好端端怎地发生了这种事情?

    “萧相公可还好?”

    看着赵桓那一脸的惶急之色,徐处仁心里不由得暗自叹息。

    他能理解赵桓急于和金国交好的心情,但是却无法接受,赵桓的方式和方法。为了稳固皇位,成千上万将士的鲜血,便白流了。明明一场大胜,却换来了一个比胜利还要凄凉的结果。虽然是出于政治目的,但怎么想,都觉得让人无法接受。

    萧庆?

    徐处仁心中冷笑。

    他已经接到消息,萧庆死了!

    至于是被谁杀死,亦或者相关细节,他并不是特别清楚。

    反正,只要萧庆死了就好,其他事情和他无关。

    开封府尹吴敏道:“官家不必担心,据萧庆随行扈从言,刺客伏击时,萧庆被其党羽救走,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不过到目前为止,尚无萧庆的消息,可能受了点伤。”

    “这样子啊!”

    赵桓松了口气,略显苍白的脸色,突然间变得通红,厉声道:“可曾查出,是何人所为?”

    吴敏连忙道:“据当时在场人口供,刺客出手时,曾高呼要为辽人报仇。

    而且,听口音似是燕云口音。

    另外,仵作也仔细检查了那些刺客的尸体,发现其中一人颈项有一个云雀图案。辽人贵胄,好以刺身为美,而云雀更是燕云所出,故而臣可以确定此事与我大宋无关。”

    吴敏话音未落,却听一旁有人道:“便是我朝所为,刺上云雀也不为奇。”

    声音略显阴沉,吴敏抬头看去,却是新任户部尚书,门下侍郎唐恪。

    说起来,吴敏和唐恪都出自东宫。

    但两人政见不同,所以一直以来。矛盾重重。

    吴敏冷冷一笑。“唐尚书所言倒也不是不可能……不过这刺身新旧,自家也不是分辨不出。那刺客身上的云雀刺身,至少有十年之久。十年之前。辽人尚在,怎可能与我朝有关?唐尚书莫不是觉着,非要把我朝牵扯其中。令两国交恶吗?”

    赵桓的脸色,顿时一沉。

    而唐恪则心里一惊,连忙道:“臣绝无此意,不过是担心为宵小所乘,还请官家明鉴。”

    朝中大臣不和,在赵桓看来,是一桩好事。

    想当初,赵佶就是靠着朝中大臣之间的矛盾,迅速掌控住了朝堂。

    他自幼便知。帝王之术在乎平衡。若大臣们都拧成一股绳,与他而言并非好事。

    所以,赵桓也无心追究唐恪。只哼了一声。便转移了话题。

    “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萧相公。

    若萧相公真个出了事。恐怕事情会变得更加麻烦。太上道君不日将抵达东京,朕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出什么意外。吴敏,你立刻派人加强对使团保护,朕会让王宗濋殿前司与你配合,切不可再出差池……好好一个中秋,却真个是扫了兴!”

    赵桓说罢,便摆驾回宫。

    吴敏和唐恪相视一眼,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徐处仁在一旁冷冷观瞧,瘦削面容上透出一抹诡异笑意。

    找吧,便让你们去找,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种公既然下定决心做此事,焉能为你们查出?

    当晚,开封府全城宵禁。

    靖康元年的中秋,便在这风声鹤唳的气氛之下过去。

    原以为萧庆很快就会出现,可谁想到过了一整夜,也不见萧庆踪迹。

    这一下,让刚松了一口气的赵桓,再次紧张起来。

    莫非真个出了事吗?

    可再一想,也许萧庆真的是受了伤,所以一时半会儿躲藏起来。但问题是,这萧庆不出现,接下来的事情又该让谁人来负责?两万女真俘虏释放在即,萧庆不在,谁来主持?

    对了,完颜宗望不还在吗?

    赵桓立刻派人通知使团,询问完颜宗望的消息。

    可得来的结果,却让赵桓有些失望。

    完颜宗望早已经离开了东京,估计这时候已经在回归上京的路上。

    为什么连一点风声都没有?

    萧庆失踪,完颜宗望不在……而女真副使兀林答撒鲁姆,很明显也做不得主,便真是麻烦。

    不行,还是要找到萧庆!

    萧庆一日不出现,接下来的事情,就一日无法解决,终究是一桩麻烦事。

    于是,三衙禁军全军出动,在开封府搜寻萧庆的下落。

    而在同时,位于高阳正店一侧的葫芦巷的一所宅院中,完颜宗望阴沉着脸,怒视坐在他面前的善应,一言不发。

    “郎君莫恼,这也是大狼主的吩咐。”

    善应似乎和从前并无太大区别,只是看上去似乎多了几分沉静之气。

    他轻声道:“郎君此次率部南下,全军覆没,令我女真男儿死伤惨重。大狼主对此非常不满,故而下旨言郎君不得再插手军务,必须尽快随我返回上京,等待问询。”

    完颜宗望脸色铁青,半晌后怒道:“便是粘罕那厮挑拨吗?”

    说起来,这次南下围城之战,完颜宗翰的西路军若能及时攻克太原,南下开封与宗望相互呼应,开封之战的结果也许就是另外一副模样。历史上,靖康之耻也正是由于西路军南下成功,截断了关中和开封的联系,对开封形成整体包围后发生。

    按照最初的商议,女真东路军和西路军双管齐下,两路进发。

    可由于河北宣抚司副都总管王禀,率宣抚司死守太原,将西路军兵力牢牢牵制,造成了东路军完颜宗望所部孤军南下,以至于兵力不足。如果要评判下来,完颜宗翰当是首罪。奈何完颜宗望被俘,东路军全军覆没,使得完颜宗翰得到喘息之机。

    善应也知道,斡离不和粘罕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而今确是彻底爆发。

    为了推脱自身罪责,粘罕便毫不犹豫把斡离不推出来,试图以此来减轻自己的罪名。

    至于完颜吴乞买是否相信粘罕的说辞?善应也不是非常清楚。

    反正他得到的命令,便是尽快把斡离不带回上京问罪。

    但究竟要如何处置。完颜吴乞买并没有和善应说明。只是善应没想到。才到东京,便遇到这种麻烦。萧庆被刺失踪,至今音讯全无。令他怎能不感到忧心忡忡?

    按道理说,萧庆不在,由完颜宗望出面主持大局最为合适。

    但善应却不敢这样决定!

    完颜吴乞买的命令。便是让完颜宗望从东路军中剥离出来。其大致意思,善应也能够理解,无非是不想完颜宗望继续把持兵权。女真人看似团结,实际上内部也争斗不休。

    粘罕也好,斡离不也罢,都是完颜阿骨打之后。

    完颜吴乞买虽为狼主,但位子却并不稳固。他也想让自家子孙继承皇位,那么不管是粘罕也好,斡离不也罢。掌握兵权都不是一桩好事。最好,还是自家子弟掌控。

    完颜宗望凝视善应,突然间幽幽一声长叹。

    “萧相公。恐怕凶多吉少。”

    “咱知道。”

    “知道为何还要让我这个时候离开?”

    善应低下了头。没有回答。

    完颜宗望不是傻子,事实上这家伙也极聪明。

    突然间。他冷笑一声,脸上的忧急之色顿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派淡定之色。

    “我明白了!”

    他叹了口气,沉声道:“若萧相公真个出事,谁来主持大局?”

    “狼主自有主张,而且使团中尚有兀林答撒鲁姆在,必能解决眼前麻烦……不过,郎君如何知道,萧相公已经出事?”

    完颜宗望沉默了!

    半晌后,他轻声道:“你我都小觑了南人,这老赵官家虽然不堪,可南人之中,确有英豪。

    早在之前有人发出暗花时,我便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而今在光天化日之下,却发生伏击之事,近百刺客,却无一人活下来……国师,你可知道这代表什么吗?”

    善应摇摇头,“却不知晓。”

    “哼,虽说这些人说得一口燕云话,还有人身上绘有云雀刺身,说什么为辽人报仇……屁话!辽人余孽而今占居西辽,虽说站稳了脚跟,确是依附于西夏之上。

    他们不可能有行动,也没有这个胆略,否则西夏必然不允。

    所以,我断定此事和辽人无关……那最有可能动手的,便是南人。可这满朝南人之中,能够蓄养这许多死士,同时又有十年刺身之人,绝不会是等闲之辈。老赵官家不用考虑,我猜测发动这次刺杀的人,必然是身处高位,且有极大的实力。

    他看出萧相公与我大金之重要,故而才不惜一切代价,要刺杀萧相公。

    国师,我有种感觉,那个人绝不会轻易放过我,甚至有可能再行刺杀萧相公之事。”

    说完这番话,不知为何,完颜宗望突然生出一种难言的恐惧。

    善应的脸色也不是太好看,只静静看着宗望,半晌后突然起身道:“郎君放心,咱受狼主所托,定会保护你周全。不过你说的也没有错,开封不是久留之地……明日一早,便启程动身,咱们要尽快离开这里。至于其他事……郎君莫挂念。”

    宗望脸色恢复正常,无奈一声苦笑:“便我想要挂念,有用处吗?”

    他沉吟片刻,正色道:“国师,咱大概能猜出狼主心思,若萧相公真个出事,恐怕会让蒲鲁虎来主持大局。咱并非说蒲鲁虎不堪大用,只是太过年轻,也难以压住场面。

    最好让宗贤主持大局,他威望高,绝非蒲鲁虎可比。虽说莽撞了些,可关键时候,也能派上大用。若宗贤主持大局,尚有些许生机。若让蒲鲁虎主持,很可能……”

    完颜宗望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也算是表明了态度。

    我退出这权力之争,我也可以把东路军交出来,但是却不能交给完颜蒲鲁虎统帅。

    他能猜出完颜吴乞买的心思,自认也算退了一大步。

    善应想了想,轻声道:“郎君放心,我这就去和兀林答撒鲁姆商议此事。”

    “国师,东路军两万儿郎性命,便托付国师了。”

    宗望说罢,起身朝着善应一揖到地。

    善应心里发苦:二郎君,你这不是在为难我吗?

    既然你已经明白了狼主心思,又何必在参与其中?狼主之所以不想让你和东路军再有联络,便是因为你威信太高,想要趁机削弱你兵权,从而让蒲鲁虎掌控东路军。

    宗贤虽好,但未必能得狼主欢心。

    若弄个不好,说不得连完颜宗贤也要陷入其中……

    只是这些话语,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与完颜宗望说。

    当下便点点头,不置可否的走出去。

    斡离不目送善应背影离去,忽然幽幽一声长叹,仿佛自言自语道:“东路军,危矣!”

    +++++++++++++++++++++++++++++++++++++++++++++++++++++++

    开封城在动荡之中,不知不觉过去一天。

    黎明时分,诸率府校场旌旗招展,太子亲军已列队整齐。

    玉尹依旧没有穿戴盔甲,一副书生打扮,站在点将台上,目光沉冷扫过台下军卒。

    虽说赵桓花费不少心力重组太子亲军,却终究比不得从前。

    陈桥一战,十不存一,太子亲军可谓伤筋动骨,绝非短时间能够恢复战力。

    不过,也足够了!

    而今太子亲军也算是人才济济。

    高宠、何元庆等旧部尚在,又有杨再兴、凌威、狄青、张玘、于鹏等人加入。

    朱梦说虽留在开封,已不隶属于太子亲军。可是又增添了陈规,比之朱梦说更胜一筹。

    更不要说,吴玠的加入,算是把太子亲军最后一块拼图完成。倒也不是说董先不够好,只是和吴玠相比起来,董先有着明显不足。他长于练兵,却不善于临阵指挥。

    这一点,在陈桥之战时,便凸显的淋漓尽致。

    有吴玠这么一个名将在,玉尹总算是可以放下心来。

    如此兵马,便在三衙禁军中也算强悍。

    玉尹眯起了眼睛,心里更多了几分期盼。接下来,他只需要尽力为这支兵马遮挡风雨,让太子亲军能够茁壮成长。待到真个成熟时,必然能爆发出令人恐惧的战力。

    想到这里,玉尹眼中添了几分柔和。

    他抄起令箭,沉声道:“传我将令,三军开拔!”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