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21章 死士(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种公,那小乙会出手吗?”

    种师道负手立于花园凉亭中,身后徐处仁忧心忡忡问道。◎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更新◎

    “不管他是否出手,老夫已决意,把萧庆留下。”

    “可是……”

    “徐相公只管放心,我已召集百名死士,所为者便是明日。

    这件事若出了差池,自有老夫一力担之,相公勿插手其中……我观小乙,有意伏击斡离不,到时候还要相公多多帮衬。若我出了事,朝中大局便要靠相公担之。”

    种师道神色凝重,转身向徐处仁看去。

    玉尹那边依旧没有消息,让种师道不免有些焦虑。

    可他却不能再去询问,更不能逼迫玉尹就范。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做不做便要看玉尹自己的决定。种师道很清楚,若杀了萧庆,至少能断了完颜吴乞买一条臂膀。

    燕山之盟在他看来,无疑是一桩耻辱。

    明明打了胜仗,可结果和失败并无二致。

    堂堂大宋,便软弱如斯不成?种师道虽然清楚,赵桓这样做是为了应付接下来赵佶的还朝。可不管怎样,数十万将士浴血奋战的胜果不能这样子平白丢弃。便是拼了身家性命,也要干掉萧庆。以女真而今的国力,短时间也不可能再去开战。

    所以而今,是诛杀萧庆的最佳时机。

    对于种师道这个计划,徐处仁并不是特别赞成。

    天朝上国,仁孝治理天下。堂堂大宋怎可以用这种暗杀的手段?传出去有失国体。

    但种师道一意如此,使得徐处仁别无选择。

    他也知道,杀死萧庆对女真人而言,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可心里面,总觉着有些不太舒服。

    “玉小乙要杀斡离不?”

    徐处仁露出骇然之色。

    种师道微微一笑,目光却极为凌厉,“怎地相公以为。那斡离不不该死吗?”

    “这个……种公勿怪,我并非这个意思。

    只是觉着,我天朝上国。仁义治天下,却连番行此事情,传出去恐怕也不太好吧。”

    “我朝以仁义示天下。可那胡虏可有半分仁义在?

    当初我朝与女真人签订盟书,但率先撕毁盟书的人,确是那虏贼。开封一战,老夫也算是想明白了!和自家人行仁义之事无妨,若与胡虏言仁义二字,无异于与虎谋皮。

    事到如今,已由不得你我。

    老夫只问,相公可愿助我一臂之力,把斡离不和萧庆留下来?”

    徐处仁内心里,纠结万分。

    沉吟良久。他轻声道:“我知种公一心为公。既然种公能不计名利,行此大事,徐某何惜此身?斡离不一事,暂且不说。明日若真个能杀了萧庆,徐某自会设法为种公开脱。”

    种师道闻听。顿时笑了!

    也许连玉尹都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他为大宋平添了一份血性。

    若在以前,似这种事种师道绝对是不屑为之。但历经开封大胜之后,种师道却有不甘。他实在是无法接受,胜利果实付之东流的结果。无论如何。也要扳回一局。

    杀了萧庆,女真还会有李庆、马庆之流出现。

    但是对女真的震慑,自有一番用处。

    我大宋男儿,并非个个惜身。若逼得狠了,便拼命又如何……夜色已深,月光如洗。

    赵福金睁开眼,口中一声幽幽叹息。

    八月十四,明日便是中秋。人常说,中秋夜,团圆夜,可是今年的中秋,怕是要‘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了。去年此时,这蔡府尤是热闹。哪怕蔡京被罢了官,却依旧门庭若市,车水马龙。而今年,冷冷清清。那蔡府门口的栓马桩,都快要结出蜘蛛网来……赵福金和蔡鞗的感情并不算太好,一年里蔡鞗大都是夜宿青楼,很少还家。

    原因?

    赵福金不太清楚,也不想弄明白。

    一个人其实挺好,虽然冷清些,却别有滋味。

    可如今,是真个冷清了!

    赵福金心里又有些无法接受。

    偌大府邸中,竟是悄无声息……曾几何时,蔡府奴仆千人。现在,至少消减了一半还多。

    不是赵桓为难赵福金,蔡京一死,这蔡府的威势也就随之破灭。

    若非赵福金是赵桓的妹妹,只怕蔡府能不能存在,都是一个问题。

    赵福金觉得很累,但又不得不强自咬牙,支撑蔡府。不管怎样,她是蔡府的媳妇。

    “公主,方才有人送来一样东西,说是与公主的礼物。”

    康履在屋外轻声道,把赵福金从沉思中唤醒。

    微微一怔,赵福金诧异道:“甚礼物,何人送来?”

    “却不甚清楚……

    门房说,傍晚时有个丫头片子过来,把东西放在门房便走了。

    奴婢也问了,说看那丫头片子的打扮,也是个大户人家,所以不敢怠慢,便送来与公主。”

    “进来吧。”

    赵福金微微蹙眉,那好看的眉毛,扭成了一个川字。

    康履弓着身子走进来,将手中的包裹放在赵福金面前的桌案上。

    就着微弱烛火,赵福金打开包裹来,却见里面是一个书卷。打开来,俏目扫过,赵福金便看出这书卷上的内容,赫然是一份琴谱。在最右边,写着普庵咒三个大字。

    字体极为飘逸,赵福金看着更觉眼熟。

    这是……小乙的字!

    玉尹的字,超脱于这个时代,可谓独此一家。

    哪怕宋徽宗赵佶,对玉尹的字也非常赞赏。此前赵福金曾得了玉尹几份琴谱,故而对玉尹的字并不算陌生。只是玉尹已久不作曲,以至于赵福金也不免感到陌生。

    我昨日见帝姬闷闷不乐,所以有些担心。

    这段时间,我钻研佛法,便作出一曲普庵咒,可以令帝姬心情愉悦……

    普庵咒,原是南宋高僧普庵上人所作。玉尹将普庵咒抄来赠与赵福金,却让赵福金的心中一暖。

    昨日也只是随口一说,却不想这小乙真个记在心上。

    “取琴来!”

    赵福金犹豫一下,便吩咐康履。

    《普安因素禅师语录》言:用最愉悦、慈悲的方法驱离虫、鼠、蚊、蚁;用最简单、轻松的方式避开凶邪、怨结、恶煞。

    普庵禅师是禅宗临济法系第十三代法嗣,也是一位大彻大悟的大禅师。

    其所作普庵咒,在后世流传颇广。根据单音参差组合,构成一个自然旋律,犹如天地人相互的交融,可使人忘却一切烦恼。

    赵福金初时,尚有些生疏。

    便是那经文诵读,也感觉很不适应。

    但连着奏了几回,琴音戛然而止。赵福金闭上眼,许久后幽幽长出一口气来。

    “昔日小乙犹在,这份才情,何人能与之相比?”

    明眸张开,赵福金脸上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rq。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