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10章 陈桥大捷风云起(六)2/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陈规?

    玉尹对这个名字,感到非常陌生。

    而且中明法科出身的进士,居然只是个下县的县丞,品秩不过从八品,似乎与他的功名不甚匹配。想来也是个不得意的家伙,却不知道,怎就能走了朱桂纳的门路。

    早在太子亲军成军初,玉尹已经做好了准备。

    似这种地方,怎可能没有一些人情关系。朱桂纳能专程来与他说明此事,已是给足面子。

    所以,玉尹倒也不甚在意。

    诸率府长史,也是个从八品的衔,陈规过来,也算不得委屈。

    所以,玉尹道:“既然国丈举荐,想来也是个有本事的人,便让他来吧。”

    心里面却在盘算,怎么给陈东再捞一些好处。

    太子舍人的职务确是有些低了,怎比得太子亲军长史主簿这般实权官职?原本,玉尹打算让陈东顶替朱梦说之前的诸率府长史之职,再把高尧卿提到主簿位子。

    此事,玉尹已经和高尧卿说过,所以不好反悔。

    但陈规突然插了这一杠子,陈东的职务,确需要妥善安排。

    朱桂纳似乎看穿了玉尹心思,便笑道:“那陈少阳内舍登第,也是个有出身的家伙。

    只是他的性子不好,不太适合留在东京。”

    玉尹眉头一蹙,“国丈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答应让陈规来,怎地听你这话里面的意思。还想要把陈东从开封赶出去吗?

    朱桂纳道:“小乙,你而今行走东宫,有一个朱梦说便足矣。

    陈少阳的性子太刚烈,需要磨砺一番才好。兼一个太子舍人的衔,留在这边也有些可惜。倒不如让他出去,做一些实事,说不得效果更好。之前宗泽在济南府。把刘豫拿下,已站稳脚跟。他前些时日还派人来说,希望能增加几个参议。”

    朱桂纳说的非常清楚。陈东的性子不适合留在朝堂之上,甚至不适合主政一方。

    但他确有本事,而且立下不小功劳。若没有封赏,也不是件好事。

    陈东这个人,适合做幕僚,而非独当一面的人物。宗泽在济南府开设京畿东路兵马元帅府,也需要人来帮忙。让陈东去济南做个元帅府参议官,也许才最适合。

    京东元帅府参议官,正七品官职。

    玉尹想了想,觉着朱桂纳说的也颇有道理。

    而且正七品的官职,也不算委屈了陈东,再加上玉尹和宗泽的关系。想来到了京东,也不会太受委屈。这的确是一个好去处!玉尹沉吟良久,也就同意了朱桂纳的主意。

    “此事,我回头与少阳商议。”

    “当尽快解决,莫要拖得久……过些时候。我可能要离开东京,便不好再插手这些。”

    “国丈要离开东京?”

    玉尹愕然看着朱桂纳,“却不知要何处高就?”

    朱桂纳呵呵笑道:“而今虏贼战败,河北急需整治。

    官家有意命我出任河北宣抚使,留守大名府。”

    “却要恭喜国丈。”

    河北宣抚使,大名府留守。听上去似乎没有开封府尹威风,但实际上权力却增加许多。

    之前郭药师叛变,金兵一路南下,造成河北一片混乱。

    赵桓也是痛定思痛,决意派一个可靠之人出镇河北。朱桂纳原本出任过节度使,倒也最适合担任这一职务。只是他这一走,开封府尹便又要换人,让玉尹有些担心。

    “国丈这一走,开封府尹由谁接掌?”

    “哦,官家尚未决定,不过已有两个人选。

    一个是假资政殿学士徐秉哲,另一个便是观文殿大学士吴敏。这两人官家都很满意,只是犹豫让谁接掌。吴敏有拥立之功,而徐秉哲却颇有才干,为人机敏,不好决断。”

    吴敏?

    玉尹知道此人!

    当初郭药师投降,吴敏是第一个上疏,请求徽宗皇帝禅位。

    历史上,此人还做过钦宗皇帝的宰相,只是时间不长,便因为与而今的门下侍郎,太宰徐处仁发生争执,遭遇御史中丞李回弹劾,一同罢职。这个人,也是个颇能取巧之人。

    而徐秉哲……

    玉尹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他知道这个人,甚至在前世也听说过这个名字。

    历史上的徐秉哲,的确是做过开封府尹,但开封献城,斩杀李宝等人,以及缉拿太子赵谌献于女真人,便出自徐秉哲手笔。后来,这徐秉哲还做过伪楚宰相。

    让这么一个人做开封府尹?

    玉尹犹豫一下,轻声道:“郭药师也有机变之能,开封乃京畿重地,还是谨慎些好。”

    朱桂纳闻听一怔,眸光闪动。

    他没有接玉尹的话,而是笑了笑,轻声道:“小乙,而今朝堂局势复杂,有些事情,你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莫要被卷入其中。你是太子的人,只需为太子尽忠。”

    这番话,说的颇有玄机。

    玉尹隐隐觉察到,开封看起来,便要不太平了……暮春时分,迎来了一连数日的小雨。

    汴河河堤上,桃红杏白散满地面,似乎预示着夏日即将到来。

    陈东已经离开了东京,前往济南府出任京东元帅府参议官。临走时,他对玉尹说:“陈元则此人,颇有才干,员外不妨对他多几分信任。此人才学,更胜我与三郎。”

    想来,陈东也知道陈规。

    这并不稀奇。那陈规毕竟是中明法科进士出身,陈东又怎可能不知道?

    玉尹虽然接纳了陈规入太子亲军,却不代表他真个就信任陈规。毕竟此前没什么接触,甚至根本就不认识,又如何谈得上信任?陈规不比陈东,那是和玉尹交情深厚,曾陪伴玉尹走南闯北。一起经历过事情的伙伴。不过,玉尹也必须承认,陈规的确是有本事。入诸率府后。很快便进入了状态,把太子亲军打理的井井有条。

    张玘吴玠,只需用心练兵;高尧卿则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与各部进行交流上面。

    诸率府的杂事,几乎是陈规一理。

    便是朱梦说,也在私下里承认,陈规比他更胜任长史一职。

    可是,玉尹依然没有太过亲热的表现,哪怕朱梦说和陈东一再称赞陈规的才干,玉尹还是需要再观察一阵子。北宋末年,便真个人才凋零吗?其实不然,可那些有才干的,却没有品行。玉尹有时候。更愿意用庸才,也强过无行的良才……

    但在大体上,玉尹对陈规,还算是满意。

    柳青的漠北商路章程已经做好,并得到了玉尹的首肯。

    眼见初夏将至。他也开始着手开始准备,第二次西州之行的事宜。

    玉尹这日子,倒也过得还算自在。

    进入四月,天气渐渐转热。

    开封府也逐渐恢复了生气,而观音巷的扩建工程,也进入尾声。

    “小乙。近来官家的动作可不小啊。”

    观音院禅房中,已正式出家,换上一身缁衣的李师师,为玉尹添了一杯香茗。李师师在三月时,正式在观音院出家,法号妙音。玉尹虽劝阻过几次,包括徐婆惜在内,更多次阻拦,却无法改变李师师的决定。这个已经见惯人世繁华,历经沧桑的女子,决意跳出红尘,潜心向佛。玉尹见李师师已经决定下来,也不好在阻拦。

    好在这观音院,已经成了他玉尹名下的产业。

    李师师在这里出家,倒也不必担心有人来骚扰……

    “姐姐这话里,似乎有话啊。”

    李师师……不对,而今应该称之为妙音长老道:“贫尼听说,官家任吴敏为开封府尹,又任王宗濋为殿帅,这是在清除太上道君留下来的首尾。此前官家一直没有动作,也是担心人心不稳。而今开封大捷,官家皇位已经稳固,便要动手了。”

    李师师虽说只是个女子,可对政治上的了解,远远高过玉尹。

    毕竟,她曾侍奉过赵佶。

    对于这朝堂上的手段,自然非常了解。

    玉尹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是啊,官家这是准备动手了!”

    动什么手?向谁动手?

    玉尹和李师师都没有说明,但实际上在心里,都非常清楚。太上道君赵佶在金陵停留的时间太久了!而且他在东南动作频频,已经令赵桓生出不满。此前,赵桓根基不稳,自然不好轻举妄动。而今他凭借开封大捷之余威,已稳定了朝堂。

    这时候,若继续让赵佶呆在外面,的确不是一件好事。

    以赵桓赵佶父子二人之间的龌龊,赵桓绝不可能容忍赵佶,继续留在东南逍遥……

    怪不得朱桂纳离开东京前,曾告诉玉尹,让他不要卷入朝堂争纷。

    这种事,也轮不到他去参议,所以便冷眼旁观。

    与此同时,与女真人议和之事,也陷入僵局。

    完颜吴乞买虽经历了开封惨败,但是在谈判桌上,却表现的极为强硬。

    金国可以退出燕山府,但却要大宋以一千五百万贯赎回。不仅这样,大宋还要赔偿女真五百万贯,并且每年追加一百三十万贯的岁币。同时,完颜吴乞买要求,大宋释放开封一战俘虏的女真士兵,以及完颜宗望等人安全返回……

    这哪里是一个战败国的态度?

    消息传来,玉尹大怒。

    依着他的意思,便不再和女真人谈判,直接开战便是。

    谁料到,赵桓却没有任何表示。看他的意思,弄不好很有可能,答应了女真人要求。

    憋屈!

    玉尹只觉得万分憋屈。

    可偏偏,他对此是无能为力……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