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08章 陈桥大捷风云起(四)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不得不说,而今的玉尹和当初那个初出茅庐时,一无靠山,二无声望的玉小乙已大不相同。

    历经郭桥镇、朝阳门和陈桥三次血战,玉尹已攒足了足够威望。

    他本就崛起于市井,在某种程度上颇为亲民,加之大量战功,以及太子赵谌在背后的影响,自然能站稳脚跟。得到赵谌的支持,便等同于得到朝堂上一干中立大臣的支持。加之此前玉尹的谦让,也使得他在军方获得了一定数量的人脉……

    别的不说,但说姚平仲。

    即便姚平仲曾在牟驼岗之战中失利,也不得不承认,此人背后同样聚集了大量人脉。

    姚平仲出身将门,祖籍五原。

    其祖父姚兕,以勇武著称,官拜通州团练使。

    姚平仲的大伯姚雄,也是一员猛将,后以检校司空,奉宁军节度使致仕,死后追赠开封仪同三司,谥武宪,麾下门生众多。姚平仲的父亲姚古,而今官拜河东制置使,也是一个掌控实权的朝廷大员。可以说,在而今大宋朝堂上,以武起家有两大世家望族。一个是种师道的种家,另一个便是姚平仲的姚家。据朱绚透露出来的消息,随着官家赵桓对种师道的猜忌,有意调姚古入朝,兼知枢密院事。

    姚平仲欠了玉尹的人情,种师道同样对玉尹心怀愧疚。

    背后两大望族的支持,使得玉尹不必再像以前那样,做起事来束手束脚。至少,他而今想要重开太子亲军,组建班底,自会有大批人前来投奔,便如张玘这般。

    若玉尹还是以前的玉尹,哪怕是立下再多战功,也未必能入得张玘或者狄克敌的眼。

    可是现在,确不一样了。

    玉尹背后已隐隐出现一股巨大的力量。

    而这股力量以太子赵谌为中心,正在不断壮大。

    赵谌经大宋时代周刊的宣传。声望越来越高。许多中立大员,都在不经意间向他靠拢。

    他实力越大,玉尹的地位就越稳固。影响也会越来越大。

    这已经成了一个良性循环,赵谌手握大宋时代周刊,便等同于控制了大宋喉舌。如此局面,便是当初玉尹把大宋时代周刊赠与赵谌的时候。也没有想到的结果。

    总之,这是一桩好事。

    玉尹声望越高,影响力越大,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靠拢过来。

    特别是那些在民间不得志的俊才,更会前来投奔。狄克敌让狄雷投奔玉尹。便足以说明这件事情。

    狄雷?

    玉尹没什么印象。

    只是前世听《说岳》的时候,知道朱仙镇四猛八大锤中,有这么一个人物。

    他也听高宠说了,这个狄雷使的是一对镔铁锏,便不会是说岳中的狄雷。不过说起武艺,高宠也颇为赞赏。能够击败王燕哥,便说明这狄雷就算比不得高宠杨再兴,也不会相差太远。

    “如此。便过两日让他前来。”

    玉尹心知。若重开太子亲军,绝不可能似先前那么简单。

    当初太子亲军的组建,不免有些儿戏,基本上便是以朝阳门之战后幸存的班底为主,辅以临时加入的秦凤军组成。便是太子亲军这个名号,也是一时兴起。随口说出,算不得正规。可是现在。太子亲军已经打出名气。据说,皇后朱琏命宫中绣女连夜赶制出一面大纛。准备在太子亲军重启之日赠与太子亲军。哪怕这只是朱琏的个人行为,但其背后隐藏的内容却多!至少,这表明了官家对太子亲军的认可。

    “这两日,诸率府可算是热闹。”

    “哦?”

    朱梦说笑道:“朝中不少人都派人来打听,询问太子亲军的重组日期。

    衙内还与我抱怨,这几日请他吃酒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最终目的,都是希望能加入太子亲军,弄的他不胜烦恼。不过依我看,这夯货却是乐在其中,颇为快活。”

    玉尹先一怔,旋即便听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想来是一些官宦子弟,也想加入太子亲军吧……

    不过,以高尧卿那小狐狸的聪明,必不会轻易吐口。

    想想也是,高俅在开封之围解除之后,便辞去殿前都太尉之职,高尧卿做事也就变得更加小心。该如何对付那些个官宦子弟,想来高尧卿自己心里,有一笔帐。

    玉尹倒不需要去为此担心,便笑了一声道:“此时,便交给衙内来操持。

    三郎需尽快将名册准备妥当,待我身子骨稍有康复,便呈报太子,以期早日完成太子亲军组建。

    伯玉有统军之才,便屈就诸率府副率之职,与三郎操持重组太子亲军事宜。

    而今晋卿伤势未好,我也卧病在床。重组亲军之事,便拜托伯玉费心,多多辛苦。”

    张玘闻听,顿时大喜。

    上前躬身唱喏:“请员外放心,末将必不负员外所托。”

    +++++++++++++++++++++++++++++++++++++++++++++++++++++++++

    太子亲军的组建,在悄然中拉开序幕。

    玉尹并没有为此事费太多心思,一切自有朱梦说等人负责。所需兵员,也不必太费周折。高尧卿从殿前司抽调钧容直三百人,再加上张玘手下八百人,以及狄马营三百子弟兵,便已超过千人。姚平仲那边也非常痛快,从侍卫亲军马军司中抽调出八百精锐骑军,赠给了玉尹。同时,种师道则命人从天驷监又调出了五百匹好马,送给玉尹作为礼物。有这两位军中大佬做表率,朱梦说等人挑选军卒也就没了阻碍,并且迅速组建起一支三千人的兵马,并在张玘带领下,开始操练。

    对玉尹而言,一切都显得非常顺利……

    时间,在不经意间流逝,不知不觉,已近二月末。

    玉尹又迎来了一个好消息,柳青和黎大隐的西行商队自西州返回。带回了大量财富。

    观音巷玉府,正在扩建。

    随着玉尹的地位提升,原先的府邸便显得有些狭小。

    好在之前玉尹以低价买来了观音巷七成土地。也使得他有足够空间进行扩建。

    二月底,玉尹在众人的劝说下,同意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扩建,观音巷随即破土动工。

    原来那些民房。被尽数拆掉,重新规划设计。

    为此,燕奴还专门请来了高人勘探风水,进行设计。整个工程结束,大约要三个月时间。反正开封而今有不少小工都闲着。工钱也不算太高,整个工程下来,也不过七千贯花费,对玉尹而言,也就算不得什么。只是由于观音巷动工,玉尹只得暂时从观音巷搬出来。在西水门附近寻了一座空闲的宅院,作为寄身之所。

    柳青等人返回开封后,很快便找上门来。

    “员外。这回要大发了。大发了!”

    柳青显得非常激动,一进门便兴奋的叫嚷道。

    玉尹笑呵呵道:“大官人怎地恁失态?又如何大发了?”

    柳青这才算冷静下来,赧然一笑,和黎大隐坐下,与玉尹详细解说起此次西行收获。

    西州而今,确是物资匮乏。

    柳青等人送去的粮草物资。便如同雪中送炭一般,令耶律余里衍高兴万分。

    她甚至亲自召见了柳青等人。并大加称赞。余黎燕告诉柳青和黎大隐,她会保证两人在西州的商路畅通。还希望能够加大贸易力度。

    大批的粮草物资,换来丰厚回报。

    同时,余黎燕还写了一封信,让柳青带给玉尹。

    在信中,余黎燕告诉玉尹,她同意玉尹之前的兵器换甲胄的计划。并表示愿意和西夏协调,协助贸易。信的内容很简单,可是玉尹却能够看出,隐藏在其中的浓浓思念。

    余黎燕暗示玉尹,希望他能够在闲暇时前往西州做客。

    玉尹看罢了书信,没有说什么,只收好了,放在怀中。

    “两位大官人,此次西行,收益几何?”

    “小底在途中曾粗略计算,若不算上那些要往东南销售的货物,此次出行的收益,大约在四十万贯左右。待老黎手里的货物全部出手,应该在七十万贯上下吧。”

    玉尹闻听,吓了一跳。

    七十万贯?

    这短短几个月,便七十万贯的收益?

    玉尹在其中投入了十万贯,也就是说,刨除本金,他将获得近二十万贯的收益。

    如此巨大的收益,让玉尹咋舌不止。

    怪不得柳青明知道西行风险甚大,仍对此念念不忘。

    黎大隐道:“小底明日便动身回转杭州,着手处理手中货物。

    却不知,员外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这次西行甚是成功,下次应在何时进行?”

    “柳大官人,以为如何?”

    柳青道:“这次多亏员外运筹帷幄,可谓是一路顺畅。

    小底想着当趁热打铁,加大力度。却不知……”

    如今的玉尹,已不是柳青和黎大隐可以摆弄的小人物。

    更重要的是,他二人从此次西行中,看出了玉尹在西州巨大的能量。

    玉尹沉声道:“加大力度,自是应当,我倒是没有意见。

    下次再进行交易时,我还是出资十万贯。此次收益的二十万贯,便尽快送来,我这边有大用处。除此之外,我与老种相公商定,洛阳种家也会在日后参与进来。还有国丈那边,对此也颇有兴趣,我估计他两家能出资三十万贯左右,你们可以酌情安排。

    另外,而今我与五原姚家也有些交情。

    漠北商路不可以忽视,我正考虑着,如何才能开启漠北商路……柳大官人曾去过漠北,想来对那里也不陌生。不妨定一个章程出来,我也好尽快做出决定。此次交易甚是成功,但接下来的交易,会越来越大,你二人当早作准备……我希望商队下次动身,能够在立夏之前。这样的话,入冬前可以返回,不知你二人意下如何?”

    柳青和黎大隐听罢,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看着玉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