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06章 陈桥大捷风云起(二)2/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此战太子亲军死伤惨重!”

    朱梦说犹豫良久,最终还是说出结果“呼延老将军、董觉民,梁玉成,王兰皆战死陈桥;少阳身受重伤,虽经安神医诊治挽回性命,却至今昏迷不醒。十三郎、大郎、吴晋卿与小乙四人重伤,太子亲军几乎全军覆没,除期城所部之外,生还者不过十五人。”

    玉尹早料到这数字会格外惊人。

    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太子亲军等同于打没了,这让他呆坐在榻上,半晌说不出话来。

    太子亲军的前身,是他当初在杭州组建的应奉局护队。历经开封之战后,幸存者仅十五人?

    而且,董先也战死了,让玉尹有些无法接受。

    论武艺,董先算不得悍将,但却是一个善于治兵之人。

    自杭州归附玉尹以来,可谓兢兢业业,没有丝毫懈怠……可现在,连他也阵亡了!

    玉尹不由得悲由心生,虎目中泪光闪动。

    他闭上眼睛,强按下那一丝悲恸,半晌后道:“陈桥之战,后来情况如何?”

    “小乙这次确命大,若非狄马营的狄克敌父子率部前来救援,只怕也要遭遇危险。

    少阳在八里湾,轰开了堤坝,解救了陈桥之危。

    随后老种相公率部抵达,彻底将金军击溃。一万余虏贼,在完颜赛里的率领下冲出陈桥,接连遭遇威武军等援军伏击。不过也算他命大。白马津虏贼守将兀林答撒鲁姆拼死救援,把完颜赛里等人救出,在白马津渡河,退回河北……我听说,大名府留守张悫以率部击溃中山虏贼,正朝向开封赶来,估计那虏贼就算能杀出去。也要损失惨重。”

    玉尹心底计算了一下,女真人这次兵临开封,有六万之中。

    开封之围两日。死伤无数,之后又在陈桥死伤逾八千之众。这还没有算上种师道向牟驼岗发动总攻时,虏贼死伤的人数。若再加上俘虏的一万多虏贼。这次来到开封的女真人,只怕是损失在六成五成左右。这个数字,对于人口并不算太多的女真人而言,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接下来,完颜吴乞买又会是什么反应?

    玉尹深吸一口气,沉吟许久后道:“朝堂上局势如何?”

    朱梦说苦笑道:“说来小乙不信,因太子一事,造成李邦彦汪伯彦白时中等人流放岭南,议和派势力大损。原御史大夫秦桧,却做了礼部尚书。门下侍郎,据说此人原本是主战派,却不知为何,而今变成了议和派,在朝堂上屡屡发难种公。”

    “哦?”

    “种公此战虽大获全胜。却也是元气大伤。”

    “此话怎讲?”

    朱梦说道:“种公功劳太盛,以至于官家隐隐对他生出忌惮。

    秦会之之所以敢在这时候跳出来发难,未尝没有官家的背后支持。否则的话,以他秦会之的名望,焉能做得门下侍郎?好在小乙此前提醒,让我把太子推出来。

    我回到开封后。便立刻联络了二十六郎,在陈桥大捷的第二天刊载文章,以‘太子亲征,决战陈桥’为号外,夺了种公不少功劳。幸亏小乙提醒,否则的话种公现在,怕已危险。但依我看,虽说有太子夺了功劳,官家对种公的猜忌却未见减少。”

    功高震主!

    又是这该死的功高震主……

    玉尹也不禁一阵沉默,半晌之后一声长叹,复又躺下来。

    费尽心思,舍生忘死,到头来依然是内斗不止。也许是老赵官家太过于讲求文采飞扬,自太宗以来,历代帝王略显柔弱,终究少了几分铁血气质。猜疑来,猜疑去,最终还是一个平衡。

    赵桓的心思,玉尹或多或少能猜出一些,可猜出来,却不代表他能够接受这种结局。

    沉默良久,玉尹睁开眼睛道:“小哥,安好?”

    “小乙放心,太子一切安好。

    只是……”

    “只是怎地?”

    “如今被官家禁了足,估计一时半会儿是无法来探望你。

    他拖二十六郎带了一句话与小乙:陈桥所言,未曾忘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玉尹和赵谌的谈话内容,朱梦说并不清楚。

    但显然,他对赵谌的这番言语非常赞赏,眼中透出几分欣慰。

    在玉尹听来,这也许是他醒来后,听到的最好的消息。脸上闪过一抹淡淡微笑,而后闭上了眼睛。

    赵谌未曾忘怀?

    也许,便已经足够!

    +++++++++++++++++++++++++++++++++++++++++++++++++++

    大战之后的开封,略显萧条。

    曾几何时,号称世界最繁华都市的东京,而今确是满目疮痍。

    女真人虽然未曾攻入开封,但造成的破坏确非常巨大。城外的田地,几乎彻底毁掉,加上耽搁了农时,也使得开封接下来,将要面临巨大的危机。不过,以大宋的经济基础,想要恢复原貌,并非一桩难事。只是而今,还不能考虑这些事情。女真东路军覆没,但西路军却依旧包围着太原,随时会对大宋造成巨大伤害。

    靖康元年二月初一,已经登基月余的赵桓,终于从女真兵临城下的危机中抽身出来,开始着手处理眼前的事务。由于虏贼围城,各地义勇勤王,纷纷云集开封。

    在一月末,开封城外已屯扎逾三十万兵马,每日耗费粮饷,无比惊人。

    开封的战事已经结束,该如何安排这些兵马呢?同时,从南方赶来的勤王军。还有许多在途中未能抵达,若不尽快解决这个麻烦,势必会给开封城带来新一轮的动荡。

    除此之外,虏贼虽退过黄河,却依旧不可小觑。

    完颜吴乞买命女真元帅右都监耶律余睹为帅,迅速占领燕山府,并出兵援救完颜赛里。

    同时。完颜吴乞买又使萧庆再次出使东京,商议议和之事。

    此次议和会是什么结果?

    谁也无法猜测,不过在玉尹看来。那结果未必会尽如人意。

    二月初三,赵桓除玉尹为兵部郎中,兼太子中舍人。重建太子亲军,并敕令玉尹,可以从开封城外各路兵马中挑选精兵,组建五千人太子亲军,听从东宫调遣。

    太子亲军在此次大战中,颇为出彩。

    先是朝阳门一战,挡住了虏贼,随后又在陈桥死战,将虏贼归途阻断。

    如果说,在此之前。太子亲军尚不为人知的话,那么此战之后,太子亲军足以名扬天下。

    身为诸率府率的玉尹,也因此声名鹊起。

    在二月的第一期大宋时代周刊中,朱梦说再次执笔。以太子赵谌的语气,陈述陈桥之战的过程。与前几期的文章不同,在这篇文章中,朱梦说以赵谌的角度,多次提到玉尹,并说出了玉尹早先曾说过的那句‘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则天下太平’的话语。一时间,在市井中广为流传,玉尹则被更多人逐渐知晓。

    在坊间的说书先生口中,玉尹俨然成为大宋朝一颗冉冉升起的将星。

    据说,他是武曲星下凡,专门来辅佐大宋。

    陈桥之战,太子亲自督战,玉尹打得虏贼望风而逃……

    诸如此类的段子层出不穷,已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若说书先生不说两段太子和玉尹并肩抗敌的故事,便无法在瓦肆中立足。

    “种公,我等奋勇杀敌,却平白便宜了玉小乙那厮。”

    种府大堂里,种师道正在和李纲等人商议事情。

    闻听陈过庭这一句牢骚,种师道一怔,旋即苦笑摇头。

    他看了看李纲,见李纲一旁闭口不言,便知道这件事情,恐怕并不似他想像中的简单。

    嫉妒!

    这朝堂上,而今不晓得有多少人看着玉尹眼红。

    种师道知道,便是武将之中,也有很多人对玉尹心怀不满。

    虽说玉尹死战陈桥立下了大功,可大家哪个不是奋勇作战?为何独独这玉尹得了好处?

    河南府尹翟兴见种师道不出声,忍不住也抱怨起来。

    却听李纲咳嗽一声,轻声道:“诸公,此事说起来,却怪不得玉小乙。

    真要说较,若非玉小乙这一手文章,只怕种公而今,已深陷重重危机……陈桥大捷,种公运筹帷幄,甚至有些事情还隐瞒了官家。此一战虏贼虽退,可诸公可曾想过,功高震主之危?我朝自立朝以来,为防止藩镇之乱,不得重文抑武。便是种公这等人物,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官家也会心生忌惮。玉小乙这一篇文章,虽分去了种公的功劳,但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保全了种公性命,有得有失。”

    在座的,全都是聪明人。

    李纲这番话出口,翟兴等人又哪能不明白。

    种师道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看着李纲点头道:“伯纪这话,说得确是在理……其实,开封一战,功劳与谁,老夫并不放在心上。老夫现在担心的,是接下来的事情。”

    “接下来的事情?”

    种师道沉声道:“开封之围已解,虏贼可谓元气大伤。

    依我看,官家接下来,未必会与虏贼再战,说不得要重启议和之事。我这两日便在思考此事,官家会命谁来担当此事?若所托非人,只怕会辜负了而今大好局面。”

    目光,便落在了李纲身上。

    李纲哪里还能不明白种师道的意思,二话不说便站起身来“若官家重启议和,李纲愿出使女真。”(未完待续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