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305章 陈桥大捷风云起(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有宋以来,老赵官家对武将的忌惮,可谓是到了极致。

    从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后,便不断打压藩镇,压制武将的发展。甚至连枢密院,也必须是由读书人执掌。想当初狄青之所以遭受到各方打压,也正是因为仁宗皇帝委任他为枢密院使,打破了有宋以来所建立的传统,使得狄青最终在陈州郁郁而终。

    种师道虽说是读书人,但也是武将出身。

    最重要的是,种师道三代将门出身,是大宋名门望族所出,也使得赵桓更加忌惮。

    打压,必须要予以打压!

    本来赵桓决定停止对白时中等人的追查,便是为了对抗日后可能出现主战派一家独大的局面。不过,经过此次事件,议和派的力量必然会削弱许多,虽然张邦昌耿南仲梅执礼等人尚在,可是在失去了白时中和李邦彦之后,必然不复之前势大。

    汪伯彦?

    赵桓已经生出芥蒂,肯定不会复起。

    可是失去了汪伯彦这些人的牵制,单凭张邦昌等人,议和派的力量还是显得薄弱。

    所以,当听闻陈桥大捷的消息之后,赵桓这心里,又怎能不生出芥蒂?

    该如何才能够压制住种师道,把这陈桥大捷所造成的影响,压到最低的程度呢?

    赵桓,陷入了沉思!

    ++++++++++++++++++++++++++++++++++++++++++++++++++++++++

    尸山血海,开封城在燃烧。

    到处都是面目狰狞的女真人。穿着白色右衽,脑袋后面拖着那醒目的金钱鼠尾辫,手持利刃四处砍杀。

    燕奴身着缁衣,一副比丘尼的装束。

    青竹枪横在身前,已是血染僧袍。在她身后,是一片废墟……从那断壁残垣看去,依稀能看出是观音巷的玉家老宅。金兵嗷嗷叫喊。蜂拥而上。燕奴那憔悴娇靥,却露出一抹解脱也似的笑容,青竹枪吞吐乱闪。瞬间把金兵击杀在废墟前。

    一支利矢呼啸而来,穿透了燕奴的胸口。

    她口中呢喃着,缓缓栽倒在血泊中。脸上的笑容更甚。

    “九儿姐!”

    玉尹忍不住一声悲呼,想要冲过去解救燕奴。可身体好像被禁锢了一样,半晌也动弹不得。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燕奴,在血泊中香消玉殒。

    往观音巷口看,却见一名女真大将,手持强弓,脸上带着几分狰狞笑意。

    玉尹认得这个人,赫然正是女真千夫长,猛安孛堇完颜活女!

    不对,完颜活女不是已经被我杀了吗?

    为什么会在这里?

    玉尹不由得感到奇怪。却在这时,身体一下子腾空而起,距离地面越来越远,便漂浮在空中。

    场景,陡然变幻。

    这是汴河大街的菜市口。也是官府行刑之处。

    李宝披着枷锁,被一群差役推搡着走到刑场上。在他身后,尚有几十个男子踉跄随行,一个个遍体鳞伤。其中有不少人,玉尹也都认识。有吉普,有吕之士。只不过吕之士的腿好像没有瘸,完好无损的跟在李宝身后,身上也带着枷锁。

    菜市口三声炮响,李宝等人人头落地……

    玉尹瞪大眼睛,呆愣愣看着菜市口街道上横陈的几十具尸体,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这可能就是事实,曾经在原有的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不过在原有的历史中,他已经死了。靖康之耻最终出现,开封这座千古名都,也随之被破坏殆尽。

    漂浮于空中,整个开封城尽入眼底。

    丰乐楼燃起熊熊烈焰,马娘子端坐于烈焰中,丝毫不显半分恐惧。

    而在浚仪桥大街上,一群金兵把一个少年推上了马车,那少年坐在马车里,嘶声叫喊道:“百姓救我,百姓救我!”

    玉尹认得出,那少年正是赵谌。

    ……

    诸如此类的景象,层出不穷,玉尹漂浮在空中,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突然,玉尹的视线中出现一名男子。

    确是一副僧人打扮,持弓而立,凝视玉尹,大声喝道:“妖孽,还不死来!”

    说话间,他弯弓搭箭,朝着玉尹就是一箭……玉尹在空中却无法躲闪,眼见那利箭射来,不由得大叫一声。紧跟着,天旋地转,世界复又归于寂寥。眼前,渐渐有了一线光亮。玉尹缓缓睁开眼睛,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耳边响起一阵嘈杂声。

    “小乙醒了,小乙醒了!”

    声音很乱,却颇为熟悉。

    紧跟着,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燕奴眼中含泪,悲戚戚道:“小乙,你终于醒了。”

    玉尹的目光,仍有些迷蒙。

    “这里是……”

    “这是观音巷,是咱们的家啊。”

    “我没死吗?”

    “呸呸呸,怎刚醒来便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好端端怎会死呢?”

    燕奴的声音里带着颤抖,一双略显粗糙的柔荑,紧紧抓着玉尹的胳膊。不等玉尹再开口,安道全便出现在眼前。老先生一脸怒色,先是探了一下玉尹的脉搏,又检查了一番之后,才怒气冲冲道:“你这夯货,确说不得好话。有老夫在,便你只剩下一口气,也能把你拉回来……不过这一回,你确是虚了身子,没几个月将养,怕难恢复过来。”

    “我……”

    玉尹感到有些糊涂。

    他最后的记忆,是在陈桥和金兵鏖战。

    之后便什么也记不得了,醒来时却已经回到了家里。

    房间里。还有许多人。除了燕奴和安道全之外,还有杨金莲、张二姐杨廿九夫妇,以及高世光一家人。

    安道全见玉尹已经恢复了神智,便挥手把屋里人驱散。

    “都出去出去,小乙方醒来,还需静养,大家该忙什么便忙什么……对了。老高你去一趟报馆,和朱长史说一声,免得他又要挂念。好了好了。都出去吧,莫都聚在这里。”

    高世光杨廿九等人纷纷离去,安道全也起身告辞。

    “你虽醒了。自家也算放了心。

    九儿姐,杨娘子你们好好照拂小乙,我还要去探望一下大郎和十三郎他们。”

    玉尹心里一惊,忙问道:“大郎他们可好?”

    “十三郎的伤势严重些,不过没有性命之忧。

    大郎和那个吴晋卿在期城死战,若不是刘世光援兵及时抵达,说不得便殉国了……只是些皮肉伤,歇息几日便可,没什么大碍。九儿姐,这两日莫要让小乙激动。他需要静养休息。我这里有一个方子,待会儿杨娘子便抓了药,为小乙煎药吧。”

    说着话,安道全朝杨金莲使了个眼色,杨金莲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便跟着安道全走出去。

    “九儿姐……”

    冰凉的手指,放在了玉尹唇上。

    燕奴含泪带笑道:“小乙哥莫说话,好好休息才是。”

    玉尹虽醒来,却仍感到有些眩晕,精力也很是不继,“九儿姐。今天是什么时候了?”

    “已是二十七。”

    “正月?”

    “嗯。”

    玉尹倒是记得,他在二十三日和女真人决战陈桥,没想到一晃,竟昏迷了整整四天。

    脑袋又是一阵迷糊,实在是有些撑不住。

    反正已经回家,这心里面便没有了太多牵挂,于是便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这一觉,便睡到了第二天晌午后。

    再醒来时,精神已经好不少,只是感到饥肠辘辘。

    好在燕奴早已经准备好了药膳,便喂他吃了一碗,精神也随之振奋不少。

    当晚,朱梦说前来探望,玉尹这才弄明白了事情的缘由。

    陈东在八里湾一炮打穿了堤坝,令广济河上游洪水爆发……整个陈桥,被洪水淹没,而种师道所率领的宋军主力,也在这时候抵达陈桥。金兵随之溃败,死伤无数。

    “今日兵部发出战报,陈桥一战,虏贼死伤逾八千之众,更俘获万人之多,可谓是大获全胜。”

    “那完颜宗望呢?”

    “完颜宗望被洪水卷走,后来为义勇所获,如今被看押在大牢中。”

    完颜宗望被抓了?

    玉尹闻听,不由得一怔,旋即精神大振。

    “那高庆裔和郭药师呢?”

    “高庆裔那厮倒是有些胆气,当时他身处河南岸,眼见大势已去,便自刎于岸上。

    倒是郭药师……

    这厮忒狡猾!眼见情况不妙,便逃离而去。后在期城遭遇威武军伏击,便下落不明。想来这厮是跑了,不过便是跑了,也无处可去。此次虏贼大败,完颜吴乞买未必会轻饶他。”

    郭药师,跑了?

    玉尹这心里,或多或少有些遗憾。

    这郭药师却不是个等闲之辈,今日放跑了此人,说不得会留有后患。不过正如朱梦说所言,他便是活着回到了上京,估计也不会有好果子吃。连完颜宗望都成了俘虏,完颜吴乞买又岂会对他假以颜色?要知道,当初一力唆使完颜宗望南下的人,便是郭药师。如果不是郭药师那般坚持,完颜宗望得了燕山府,便已心满意足。

    即便这厮日后成了祸害,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玉尹的心情,一下子好转许多。

    他犹豫了一下,嘴巴张了张,那积压在心中许久的问题,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三郎,太子亲军伤亡如何?”

    他已经知道,太子赵谌平安返回,只是由于他这次胡闹,着实恼了赵桓,被禁足于东宫。

    朱梦说一直没有与他说太子亲军的伤亡人数,也使得玉尹心里有些发沉。

    见朱梦说不言,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哪知道,这话刚一出口,朱梦说的脸色顿时布满阴霾,也使得玉尹心里,随之一沉。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