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99章 走不了啦!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天还没亮,陈桥已归于平静。

    玉尹站在浮桥一端,目送呼延灼王燕哥保护着赵谌三人的队伍渐行渐远,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心里面莫名发酸,赵多福那一刻的叮咛,让这个反应迟钝的家伙似乎领会到了什么。可就算是领会到了,又能如何?他已经娶妻生女,而赵多福更是高高在上的柔福帝姬,两人之间的距离,若天涯海角,根本无法逾越过去。

    最难消受美人恩,大概就是这样吧!

    其实,不仅仅是赵多福,还有朱璇似有还无的情愫流露,也使得玉尹感到头疼……

    算了算了,还是先想办法活下去再说吧。

    这时候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陈桥虽然被夺取了,但接下来,只怕要面对女真人凶猛的反击。这是女真人唯一的活路,他们怎可能坐视被玉尹占居?

    回到大营,玉尹直奔中军大帐。

    虽说陈桥大营被偷袭了一下,但并没有损失太多。

    许多军帐尚可以使用,宋军将士在经过一夜奔波辛苦之后,也都各自休息去了。

    火头兵开始埋锅造饭。

    陈桥大营中的粮食可不少,倒也不需要太担心肚子问题。

    朱梦说和陈东不在中军大帐,带着人清点大营中的辎重粮草。吴玠、董先等人,则已恭候多时,见玉尹进来,众人纷纷起身见礼,玉尹则摆手示意大家先坐下。

    “呼延老将军呢?”

    “哦,我有事情要他去做,大家不必等候。”

    吴玠等人,并不清楚赵谌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去多问,便七嘴八舌说起话来。

    “员外,接下来要如何做?”

    玉尹呵呵笑道:“行军打仗,非我所长。

    两位将军只管说,莫在乎我的想法……接下来。咱们要面临虏贼反扑,陈桥无险可守,单凭广济河,恐怕还不足以保证。此外,封丘虏贼,也不会袖手旁观。他们一定会拼命反扑,夺取陈桥镇。诸君,接下来将是生死关头。还请诸君畅所欲言。”

    吴玠和董先相视一人。点了点头。

    行军打仗最害怕什么事情?

    便是外行指挥内行,明明不懂,偏要指手画脚。

    玉尹这么开诚布公的说话。也让吴玠对玉尹的感官加分不少。

    他犹豫一下后,刚要说话,却听得一旁杨再兴开口道:“哥哥。单凭一个陈桥镇,腹背受敌,根本不足以坚守。以我之见,这么干等着挨打,还不如主动出击,抢占先机。”

    杨再兴以侍卫亲军马军司兵马使的身份说话,吴玠和董先,都闭上了嘴巴。

    论职位,这大帐中也只有吴玠可以和杨再兴相提并论。便是董先,也要低了一头。

    不过,杨再兴是玉尹的亲信。

    既然他开了口,吴玠倒也不好说什么。

    玉尹饶有兴趣看向杨再兴,笑眯眯道:“大郎能说出这话来,足见长进不小,令人欣喜。不过。大郎可有主意?我们该如何主动出击呢?”

    杨再兴,却愣住了!

    他说这话,也是潜意识的想到,却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

    听到玉尹问他,杨再兴的脸一下子红了。该怎么主动出击?我又怎知该如何出击?

    见杨再兴回答不上来。吴玠忙一旁道:“大郎言主动出击确是一个好主意。

    此前曹荣夺取期城,却因其他原因最终放弃。我听说。期城而今守卫松懈,并无太多虏贼驻守。且期城又地处封丘和陈桥之间,夺取期城之后,便可阻止封丘虏贼。便阻止不得,也能牵制虏贼一部分兵力,如此则陈桥的压力便可以减轻。

    想来,大郎也是这个意思。”

    吴玠这是给自己解围啊!

    杨再兴忙不迭若小鸡啄米般点头,表示吴玠说的不错。

    玉尹不禁笑起来,“既然如此,要如何夺取期城?”

    这一回,杨再兴没有再开口,而是把目光转移到了吴玠的身上。

    吴玠微微一笑,“末将正要说到此事……今员外手中,不过兵马三千。所以末将也不求多,只求八百马军,星夜出击,赶赴期城,将期城拿下。陈桥虽无险可守,但地势相对狭窄,并不利于虏贼展开兵力。员外可留在陈桥,抵御虏贼反扑。”

    “这个……”

    一旁董先,不禁露出迟疑之色。

    依着他的想法,夺取期城应该由他来做。

    毕竟吴玠才来诸率府,不管是玉尹还是董先等人,对吴玠都算不得太熟悉。若吴玠不能在期城有效阻拦虏贼,玉尹势必要腹背受敌,陷入险境。不过,吴玠能想出这个主意,说明也有些手段……只是不清楚,这个人是否值得员外信任呢?

    此时的吴玠,只是秦凤军中排名最后的正将,默默无闻。

    董先有此想法,倒也在情理之中。

    可玉尹却知道吴玠的本事,历史上那可是南宋能够独当一方的名将,岂可等闲视之。

    他看着吴玠,也不说话。

    大帐里的气氛一下子冷下来,便是吴玠,也感到有些不安。

    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听玉尹道:“既然晋卿请战,便准你前去。

    大郎,你随晋卿同行,当多听晋卿的主意,休乱耍性子,更不可以不听从差遣。晋卿便率本部人马即刻出击,夺取期城之后,务必坚守至明日子时。子时之后,可视情况而定。期城能守则守,不能守则弃,休要勉强,平白丢了你二人性命。”

    这便是全权交由吴玠来负责了!

    吴玠和杨再兴相视一眼,杨再兴起身道:“哥哥放心,自家虽有时会犯浑,但绝不会违背哥哥吩咐。”

    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玉尹这样做,便等于是把他的后背,交给了吴玠。

    这份信任,足以让吴玠激动万分,当下插手应诺道:“员外放心,吴玠定不负员外所托。”

    两人领命而去。恰逢朱梦说陈东二人回来。

    “晋卿和大郎这是去哪儿?”

    “我让他二人即刻出发,夺取期城。”

    朱梦说两人一怔,不由自主的便向董先看去。夺取期城,也是两人方才商议的策略。不过在朱梦说和陈东看来,便是要夺取期城,也该让董先负责,怎交给了吴玠?

    这党锢观念,已根深蒂固。

    吴玠是个外来人。便比不得董先这种跟随玉尹近一年之久的人牢靠。

    玉尹。却笑了!

    他当然明白朱梦说和陈东的想法,可是若以才干而言,他宁可信吴玠多一些……当然了。若没有吴玠的出现,夺取期城便非董先莫属。可如今有了吴玠,玉尹相信。凭吴玠的本事,在期城的作用,可能远比董先更强,所以他选择了吴玠。

    “员外,这吴晋卿……

    末将并不是说吴将军不可靠,只是这期城极为关键,虽有大郎相助,吴玠真能守住?”

    玉尹颇有深意的看了董先一眼,轻声道:“我既然选择了吴玠。便只能信他。

    况且,陈桥同样关键,也需有大将指挥……我方才已经说了,冲锋陷阵,我可能比你们强,但指挥如此大战,还是要靠觉民的手段。吴玠虽有能力。却不如觉民让我放心。我把陈桥守御便交给觉民负责,包括我在内,都会听从觉民调遣。”

    若说董先心里没有不满,那是假话。

    可玉尹这番话出口,便是再多的不满。也一下子消失不见。

    董先也连忙起身,“员外放心。董先必死战到底,不负员外托付。”

    “三郎和少阳,便负责协助觉民。

    天亮之前,必须要把一应事务处理得当,广济河面的浮桥,也必须要尽快摧毁……

    总之,在虏贼反扑之前,需做好一切准备。

    如今我等算是孤军奋战,能否守住陈桥,全歼完颜斡离不所部,便要看诸君手段。”

    “我等,唯死战耳!”

    董先朱梦说和陈东三人,齐声领命,而后便匆匆离去。

    待三人离开,玉尹这才长出一口气。原以为这主帅只要能行军打仗就成,但真个独立领兵,玉尹才发现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军中,同样也要讲政治,讲手段,讲平衡……就比如方才吴玠和董先的事情,若不安抚住董先,必然会有麻烦。

    玉尹越来越觉着,自己和前世那个**丝文青渐行渐远。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越来越像一个政客……至少,在平衡和妥协方便,也能游刃有余。

    没想到,自己还有这等天赋。

    也许之前所想并无差错,郭桥镇大捷的时候,玉尹曾想过放弃兵权。

    如今看起来,他的想法似乎没有错误……

    ++++++++++++++++++++++++++++++++++++++++++++++++++++++++++++

    时间,一点点过去。

    不知不觉已过寅时,天边露出鱼肚白的亮光。

    随着立春,天亮的越来越早……玉尹在蒙蒙的曙光中,带着高宠何元庆二人巡视沿河防务。

    朱梦说在陈桥大营中,发现了一门霹雳炮,应该是当初郭药师从徽宗皇帝手里讨要过去的物资。也不知为什么,到现在才送来陈桥大营,便安放在一座小帐里。

    除了这尊霹雳炮外,还有些弹药一并被发现。

    朱梦说看到这门霹雳炮后,便立刻把梁玉成从玉尹身边要走,并委派了三十名帮手协助梁玉成,埋伏在广济河北岸一处土丘上。从那土丘上向南看,哪怕是隔着广济河,也能看清楚对面的情况。梁玉成是连凌振都称赞的炮手,这霹雳炮在他手中,才是真个能大放光彩。

    除此之外,这陈桥大营里还有八十余张神臂弓,以及大批的箭矢。

    董先二话不说,立刻从部曲当中抽调出二百多人,组成神臂弓队,在河边埋伏下来。

    一路坐下来,便看到所有人都在忙碌不停。

    玉尹轻轻点头,正准备返回大营中休息,却见远处一匹战马飞驰而来。眨眼间便到了玉尹跟前。

    “员外,大事不好。”

    玉尹闻听一怔,便道:“发生何事?”

    “呼延将军在河南二十里外,遭遇虏贼前锋人马伏击。

    老将军带领在芦淞坡死战,却难以突围……老将军派人传信,请员外速速发兵救援。”

    伏兵?

    虏贼来的好快!

    玉尹乍闻呼延灼被伏击,也是大吃一惊。

    “十三郎,小乙。立刻点上马军。随我驰援老将军。”

    救出呼延灼,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但比呼延灼更重要的,却是队伍中的赵谌和赵多福等人。

    玉尹闻听之后。顿时急了眼。

    他二话不说,连忙翻身上马,从一名亲随手中接过虎出长刀。催马便向河上浮桥冲去。

    此时,大部分浮桥已变成熊熊烈焰。

    唯一还没有烧毁的浮桥一端,陈东正带着人准备点火。

    “少阳,等等!”

    玉尹忙大声喊道:“先留下这座浮桥……”

    “员外,这是怎地?”

    “呼延老将军在芦淞坡遭遇虏贼,我要前去救援……把这座浮桥保留住,若辰时不见我回来,便一把火烧了,休再等我回来。”

    玉尹说话间。已纵马冲上浮桥。

    陈东站在河边,看着玉尹扬尘而去,不由得眉头一蹙,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不多时,高宠与何元庆,也带着马军来到。

    两人和陈东点了点头,也没有交谈。便冲上浮桥。一队马军风驰电掣而去,陈东眉头紧锁。就在这时候,朱梦说匆匆从远处赶来,离老远就喊道:“少阳,怎还不放火?”

    “三郎。好像有点不对劲。”

    陈东上前把朱梦说拉到旁边,低声道:“呼延灼老将军在芦淞坡遭遇虏贼伏击。员外便带人赶去救援。我总觉得,这里面恐怕有问题……芦淞坡是往开封的必经之路。老将军在芦淞坡遭遇伏击,便说明他是要返回开封。依着老将军性子,断然不可能在这时候离开战场。而且他走的很匆忙,甚至连咱们也不清楚状况。

    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呼延灼此生最大愿望,便是能战死疆场,马革裹尸。

    朱梦说浓眉抖了抖,二话不说,扭头便喊道:“立刻通知董副率,让他带人接应。”

    “三郎,你这是……”

    “小乙的性子,若不是出了大事,绝不会似先前那般急躁,甚至连觉民都没有通知。

    我担心,老将军那边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人或者事物,否则老将军也不可能离开……少阳,休要再胡思乱想。且先做好准备,只怕虏贼的反扑,很快就要来了。

    你带上一支人马,在河对岸埋伏下来。

    若虏贼没有追兵,你便随着员外一同回来……若是虏贼有追兵,就擂鼓鸣炮,虚张声势,以迷惑虏贼。呵呵,直他娘的,还真是刺激。这一次,确是你我的好机会。”

    陈东也是聪明人,听朱梦说说完,二话不说,便立刻进行安排。

    董先陈东等人的行动,暂且不提。

    玉尹过河之后,便直奔芦淞坡方向而去。

    此时,天已大亮,一轮照样从东方升起,阳光洒满大地。

    初春时节的景色,在阳光下很是动人。可玉尹这时候,却没有心情去关注,不停催马,心急如焚。

    眼见着就要到芦淞坡,便听到前方传来喊杀声。

    玉尹勒马,手搭凉棚眺望,就看到不远处一座土丘下,数百名虏贼正朝着土丘疯狂攻击。土丘上的宋军,在虏贼的攻击下已隐隐呈现出抵挡不住的架势。玉尹顿时急了眼,催马便朝着敌阵冲去。在他身后,高宠与何元庆带着马军也渐渐逼近。

    “老将军休要慌张,玉尹来了!”

    伴随着距离芦淞坡越来越近,玉尹高声呐喊。

    早在玉尹冲过来的时候,便有人觉察到了他的到来……不过,不是土丘上的宋军,而是围攻宋军的金兵。

    “有宋狗过来!”

    一名女真正兵大声叫喊,刹那间,就见从金兵中杀出一队女真人。

    为首的女真正兵,跨马执弓,一边奔跑,一边玩弓射箭……眼看着双方只剩下百步距离,玉尹举刀拨打雕翎,暗金一声长嘶,在急速奔行中陡然加速,速度一下子提升了许多。那女真正兵显然没有想到暗金加速,才射出三支箭,玉尹便到了他跟前。虎出长刀架起横抹,暗金如同闪电般从那女真正兵身边掠过,刀口一翻,噗的便把那金兵砍下马去……玉尹脸看也不看,纵马便冲进了敌阵之中。

    虎出长刀上下翻飞,刀云翻滚。

    一名蒲辇孛堇纵马上前,二马错蹬一刹那,玉尹空出一只手,从马背上抽出一支钢鞭,啪的便拍在那蒲辇孛堇的兜鏊上,顿时把对方打得脑浆迸裂,当场毙命。

    与此同时,高宠与何元庆也杀过来。

    而土丘上的宋军,见援兵抵达,也是精神大振。

    呼延灼一马当先,在前方冲杀,王燕哥紧随其后,保护着赵谌三人冲下山岗。双方里应外合,眨眼间便把金兵冲散。

    “员外,你再来迟一些,可就要出大事了!”

    呼延灼血染征袍,气喘吁吁道。

    玉尹则在马上微微欠身,“老将军,这支虏贼从何处来?”

    “是从牟驼岗方向……”

    玉尹闻听,倒吸一口凉气,难不成自己刚拿下陈桥,完颜宗望便觉察到了吗?若是如此,那陈桥所要面临的压力,恐怕会超出他原先估计。

    远处天边,狼烟滚滚,似有马队正在逼近。

    玉尹心知这不是说话的时候,便拨转马头喝道:“休要恋战,马上撤回陈桥……”

    他朝一旁马上的赵谌看了一眼,心里一阵发苦:这一回,怕是真个走不得了!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