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91章 太子亲军第一战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姚平仲当然不是白痴!

    出身西陲将门世家,又屡次与西夏交锋,更贵为秦凤军节度使,怎么可能是白痴?

    只是,姚平仲在抵达开封之后,失去了平常心。

    赵桓的破格召见,更温言嘉勉,让姚平仲自视甚高。他想要在开封这个大舞台上建立一番功勋,可是在赵桓力主议和的情况下,也只有偷袭牟驼岗才能展现才华。

    姚平仲想要打一场漂亮仗,为日后入主枢密院积累资本。

    他很清楚,种师道已经75岁了,不可能久领枢密院;张叔夜为人耿直,虽得赵桓欣赏,却不受重用。至于李梲,不过一介书生,凭着从龙之功做到如今位子。

    日后谁可领枢密院?

    便只剩下他姚平仲一人……

    但问题是,姚平仲的资历还是有些浅薄,也没有太多能拿得出手来的功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得知赵桓同意了偷营计划之后,他便立刻着手,做出安排。眼看着一件大功就要告成,却突然跑出来一个玉尹,戳哄太子出面阻止行动。

    那玉尹是什么东西?

    姚平仲甚至没听说过此人名字,又怎可能服气?

    更不要说,赵谌的表现,也让姚平仲感到不满。你堂堂太子,居然对一个无名小卒言听计从,又算得什么事情?同时,他更感到威胁,因为他日赵谌若登基,姚平仲势必要失去前程。所以,他需要趁此机会,狠狠打击一下太子身边的奸臣。

    这兵事之上,绝非你一个无名小卒可以插手。

    为此,姚平仲不惜深夜入宫,向赵桓立下军令状。

    玉尹却不知道,正是因为赵谌言语中所透出的尊重,使得一个名将失去了冷静。

    “那小哥有何打算?”

    赵谌小脸上露出一抹纠结之色,半晌后问道:“小乙。姚平仲是不是一定会失败?”

    “十有。”

    “小乙,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请小哥吩咐。”

    “帮我,救下姚平仲。”

    赵谌轻声道:“我知道那姚平仲也是有本事的人,若真个折在牟驼岗,确是一大憾事。况且你这诸率府初成,也需要有足够功勋来建立声望。若此次能救下姚平仲,说不得父皇便不会再把我看作小孩子,我也可以为父皇分忧。你说可好?”

    看着赵谌一脸期盼,玉尹点头答应。

    可他也知道,这次出动,着实危险。

    思忖片刻之后,他轻声道:“小哥,我可以出兵救援姚使君,但是我需要你帮忙。”

    “请讲。”

    “我需要开封府助我一臂之力。

    而今我麾下兵马,尚在延丰仓整备,距离陈州门甚近。我需要率他们从陈州门出城。且不为人所知。小哥当知道,李尚书勒令各门严守,要想出城。怕是困难。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玉尹是真的怕了!

    这深宫大院,根本存不住秘密,所以要格外小心。

    赵谌想了想之后便道:“此事倒也不难,我这就去找我阿翁帮忙,送小乙秘密出城。”

    赵谌的阿翁,便是开封府尹朱桂纳。

    得了他的保证,玉尹这才算放心。便立刻告辞离去。

    赵谌自去找朱桂纳交涉,暂且不提。

    玉尹直奔延丰仓大营,把朱梦说陈东和董先三人找来。

    商议了一番之后,玉尹便做出决定。

    他麾下而今有一千多兵马,但真正可堪一战的。却没有多少。不管是后来归还他的那七百兵卒,还是临时收拢过来的几百人,尚无法担当重任。挑选了一下之后,便只剩下朝阳门之战中幸存下来六百悍卒。

    玉尹没打算用这六百悍卒和女真人死拼,他自有一番打算。命董先点起兵马之后,便去找到凌振。

    凌振在这段时间里,又做出几十枚掌心雷出来。

    见玉尹索要,便立刻交给了玉尹,并叮嘱玉尹道:“这次的掌心雷,威力较之前次更大,而且引线燃烧比之前更快。小乙若要使用,需有所准备才好,莫坏了自己性命。”

    玉尹点头道:“五十枚足矣。

    此次掌心雷还是交由梁玉成使用,他手底下那几十人,倒也轻车熟路,问题不大。”

    威力更大?

    究竟能有多大!

    玉尹心中好奇,但也只能留在战场上来验证。

    取了掌心雷回来后,便立刻找来梁玉成。那梁玉成手底下有二十多人,也是朝阳门之战的幸存者,更随玉尹参加过郭桥镇大捷,并且在当时充当做掌心雷的投掷手。

    对于掌心雷的使用,这些人自然是轻车熟路。

    玉尹又反复叮咛了一下之后,便让梁玉成把掌心雷分下去,带着一干投掷手前往陈州门与大军汇合。

    +++++++++++++++++++++++++++++++++++++++++++++++++++++++++++++

    赵谌办事,还算是靠谱。

    当玉尹率部来到陈州门的时候,陈州门守将已经得到消息,等候玉尹到来。

    这陈州门守将,名叫王俊,原本是范琼手下正将。范琼兵败之后,王俊便投靠了朱桂纳,并且迅速接掌了陈州门的防务。他对玉尹,倒是非常客气,更没有打听玉尹的去处,而是直接打开城门,把玉尹等人偷偷放出去,而后又关上城门。

    “哥哥,咱们这是去哪儿?”

    玉尹想了想,轻声道:“咱们去西台。”

    西台位于卫州门西北方,距离牟驼岗大约十五里,是通往开封的必经之路。

    玉尹率部,在西台旁边的一座疏林中藏身,而后派出斥候,严密监视牟驼岗的动静。

    时间,便一点点过去。

    不知不觉,已经要过了子时。

    就在玉尹感到一丝困乏之意的时候,忽听牟驼岗方向叨叨叨三声号炮响,紧跟着喊杀声震天。

    玉尹心里一惊。忙走到疏林边上。

    远处牟驼岗金兵大营中,灯火闪动,显得热闹非凡。

    便距离牟驼岗尚有六七里地,也能隐隐约约听到从牟驼岗方向传来的喊杀之声。

    王兰带着一队斥候从牟驼岗方向赶来,在玉尹身前勒住了战马,压低声音道:“府率,果然打起来了。”

    “情况如何?”

    “似乎不是太好。”王兰喘了口气,低声道:“感觉着金军大营似乎早就做了准备。咱们的人才一攻进去,便被对方围住。”

    玉尹心道:自然是有准备。

    那些女真人的细作无孔不入,便是发生在深宫之中的事情,也能很快知晓。似偷营这种事情,讲的是出其不意,掩其不备。可这边倒好,恨不得大张旗鼓,被所有人知道。如此一来,不中计反而出鬼了……那完颜宗望。又岂是善与之辈?

    “府率,咱们怎么办?”

    毕进忍不住开口询问,眼中流露出犹豫之色。

    毫无疑问。他想要去救援。

    可是一想到自家这些兵马,念头便立刻淡了许多。

    不过几百人,又如何救得那些兵马?

    玉尹沉声道:“王兰,烦劳你再辛苦一回,继续观察……一旦我军突围出来,便迅速告与我知。”

    王兰答应一声,上马便走。

    玉尹则招手把梁玉成喊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梁玉成带着手下迅速离去。

    高宠与何元庆在一旁。一言不发。

    倒是毕进显得有些紧张,嘴巴张了张,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王兰再次赶回来。

    宋军从牟驼岗金军大营中突围出一支人马,正在迅速朝这边赶来。不过。在这支宋军身后,尚有一支金军跟随。那金军的主将是什么人?王兰也弄不太清楚……

    毕竟不是正经的夜不收,能做到这一步,已实属不易。

    玉尹倒是没有再去苛责王兰,让他归队休息。

    “十三郎。传令下去,让大家做好准备……今晚是咱们这支太子亲军的第一次作战,定要做得出色,才算是站稳脚跟。待会儿你和小乙五十马军,前后夹击。

    听我号令,只要西台山下掌心雷响,就立刻出击。”

    “喏!”

    高宠与何元庆立刻领命而去,不多时,远处便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一队宋军,大约有数百人模样从牟驼岗方向败退下来。为首一员大将,金盔金甲,大约在三十上下,手中倒拖着一杆大枪,纵马狂奔。而在远处,一队金兵正迅速追来。

    夜色中,玉尹也看不清楚追兵究竟有多少人,不过从蹄声判断,数量不会太少……

    “休走了宋狗!”

    月光下,一员金将身披一件白木棉布制成的白色战袍,手持大刀,一马当先。

    一边是骑军,一边是步卒,眼看着双方距离越来越近,从那队宋军之中突然冲出一小队人来。为首一员大将,赫然正是杨再兴。只见他浑身浴血,胯下那匹王追马,也是遍体鳞伤。

    他紧跟着一员手持双鞭的老将,带着宋军便冲过来,试图将金兵拦住。

    只是,这支宋军的人数实在太少,那女真主将根本没有恋战,让过杨再兴等人之后,继续向前追击。可饶是如此,杨再兴和那员老将,还是陷入重围之中。数百名金兵蜂拥而上,把杨再兴等人团团包围,一阵疯狂的砍杀,令西台山下,血流成河。

    玉尹没有认出杨再兴,不过对这支宋军的勇气,还是颇为赞叹。

    只不过,他不能意气用事。

    西台山上信号尚未出现,便说明时机不算成熟。

    女真追兵有数千人,真若要打起来,自家这点兵马,根本不足为道。

    等,只有继续等!

    玉尹耐着性子,命王兰毕进等人,不得轻举妄动。

    好在没有等太长时间,就听远处传来轰隆隆一连串的爆炸声。人喊、马嘶,乱作一团。

    梁玉成在让过那支宋军之后,便朝着追击的女真人投掷出掌心雷。

    五十枚掌心雷几乎是在数息之间扔出去。落在女真人的队伍中,炸的血肉横飞……

    猝不及防的女真追兵被这突如其来一顿掌心雷炸的人仰马翻,乱成一团。

    而那位女真主将则被这一连串的爆炸吓了一跳,好在他也算是久经战阵,忙安抚胯下战马,嘶声喊道:“休要慌张,休要慌张,稳住。都给咱稳住!”

    话音未落,从两端杀出两队骑兵。

    高宠与何元庆率马军冲入乱军之中,顿时令原本就乱成一团的女真追兵,更加慌乱。

    那女真主将勃然大怒,轮刀催马上前,拦住了何元庆去路。

    “咱家完颜活女,宋狗可敢通名。”

    这完颜活女,是完颜娄室之子,更是一员女真悍将。

    此人十七岁便从攻宁江州之战。斩首甚多,被完颜阿骨打赞为‘此子他日必为名将’。而今,完颜活女正值青年。只是面相有些老。可那一身勇力,在女真人当中,也算是数得上的人物。

    何元庆却不知道完颜活女是猫是狗,听得完颜活女说完,便冷笑一声:“废话忒多。”

    他轮锤便砸,完颜活女举刀相迎。

    没错,完颜活女的确是一员悍将,却也要看是和谁比较。

    这何元庆堪称玉尹帐下哼哈二将之一,一身勇力只在高宠杨再兴玉尹三人之下。几乎无人能敌。便是高宠三人要胜他,也要费些手脚。这小子一身蛮力,比之玉尹高宠不遑多让。手中一对梅花亮银锤,更重达百斤……完颜活女与何元庆只交手十余个回合,便有些吃不住。而另一边。高宠已拍马拧枪在乱军中横冲直撞,马前更无一合之敌。

    完颜活女本以为此次追击宋军,不会出什么变故。

    哪知道竟然遭此埋伏,也是有些慌乱。

    这一慌乱,手中大刀便露出破绽。与何元庆二马错蹬。就见何元庆一招反手锤,啪的就拍在了完颜活女的后背。也是这完颜活女命大,战马突然加速,卸掉了劲道。可绕是如此,被那柄大锤扫过去,仍打得完颜活女口吐鲜血,落荒而走。

    他这一走,金兵顿时大乱,数千追兵竟被高宠何元庆这百余人打得节节败退……

    “大挞不野,休要恋战,有埋伏!”

    完颜活女趴在马背上往回走,迎面就遇到和他一同追击的金兵忒母孛堇大挞不野。

    他倒是好心,忙大声呼唤。

    谁料到那大挞不野本来正指挥围杀杨再兴和那老将,听闻完颜活女的话,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这大挞不野,的确是女真一员名将。

    不过在史书里记载,此人是‘怯战多谋’的主儿。

    想让他打硬仗,死战,断无可能……若完颜活女没有喊这一嗓子还好,他这一喊,却把大挞不野给吓住了。

    宋军有埋伏?

    大挞不野刚跑出几步,却听到前方马挂銮铃声响。

    玉尹率部迎面赶来,暗金如同一道黑色闪电,眨眼间便到了大挞不野跟前。

    虎出长刀划出一抹奇诡弧光,唰的便向大挞不野斩来,“太子亲军府率玉尹,特来取尔性命。”

    玉尹在马上,发出一声暴喝。

    他这一声巨吼,却隐隐带着狮子吼的功力。

    大挞不野耳边如炸响了巨雷一般,脑袋嗡的一下子便懵了。

    眼睁睁看着玉尹大刀劈来,大挞不野竟忘记了闪躲,就见玉尹咔嚓一刀落下,顿时血光崩现。

    大挞不野几乎是被玉尹一刀斩为两段,惨叫一声便栽落马下。

    完颜活女眼整整看着大挞不野身首异处,也有些傻了……方才那支宋军虽说善战,却不在他眼里。可是这一会儿,宋军悍将接连出现,方才是那使枪和使锤的宋将,怎地而今又出来一个宋将,似乎比那两个宋将还要厉害?大挞不野的本事,完颜活女自然知道。虽说不是他的对手,可也不是等闲人物,武力并不算低。

    可这么一个猛将,居然被宋将一刀斩杀……

    完颜活女心惊肉跳,拨马便走。

    哪知道,从乱军中又杀出一员宋将来,枪疾马快,眨眼间便到了他跟前,二话不说,拧枪便刺。

    完颜活女啊的一声大叫,举刀相迎。

    二马错蹬,就见那宋将枪交左手,从身后抽出一根镔铁四棱锏,反手就是一锏。

    啪!

    完颜活女的脑袋瓜子,如同一个被砸碎了的西瓜。

    他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未能发出,便从马上栽下……

    金兵见此状况,也都懵了。

    只是他们懵了,玉尹却未发懵,轮刀杀入乱军,如同一头下山猛虎,横冲直撞……

    “太子亲军立威就在今朝,儿郎们随我狠杀。”

    跟随玉尹前来的这些宋兵,都是经历过朝阳门血战的幸存者,一个个早就练得凶悍异常。王兰毕进两人分为左右,紧紧跟随玉尹。

    “大郎?”

    玉尹连斩数名金兵,到了那斩杀完颜活女的宋将身边,这才认出了杨再兴。

    而杨再兴,早已认出玉尹,不由得精神大振,“哥哥莫不是前来救我?”

    “我……”

    “哥哥休怪,且助我一臂之力,先救出呼延将军。”

    杨再兴拨转马头,便又杀了回去。

    玉尹举目望去,就见乱军中,那员宋军老将已是气喘吁吁。

    灰白的胡须上沾染了血迹,手中一对镔铁竹节鞭舞得风雨不透,身前更栽倒着十数具尸体。

    这便是连环马的呼延灼吗?

    玉尹倒也没有考虑太多,大喝一声:“呼延将军休慌张,我来助你。”

    说话间,他催马轮刀,跟着杨再兴杀入乱军之中……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