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89章 奇袭牟驼岗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柔福帝姬的命运是否会改变?

    玉尹并不知道!

    但是把王燕哥留在柔福帝姬身边,至少能多一份保障。再不济,玉尹也可以通过王燕哥来掌握柔福帝姬的行动。只要柔福帝姬不入金营,那历史上凄惨的命运,说不定便可以发生改变。玉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若非王燕哥的横空出世,他甚至有可能让燕奴去保护柔福帝姬。当然了,这些事情,不足为外人道。

    正月十七日,种师道抵达开封城下。

    身为领枢密院事,种师道抵达之后,也就顺理成章接手了开封防务。

    在仔细询问了开封战事的过程后,种师道忍不住道:“伯纪却是太谨慎了,御敌城外固然是好,可虏贼兵临城下,却会对官家造成冲击,这议和也就顺理成章。

    若那玉尹在郭桥镇大捷时,伯纪能出兵相助,局势便不会如此被动。

    伯纪是老成谋国之法,虽一番忠义之心,却独独忽视了官家的感受,实在是不应该啊。”

    幸好,李纲不在这里,否则的话,必有一番争执。

    张叔夜也连连摇头,不过出于和李纲的交情,他还是忍不住为李纲辩驳了两句。

    “种相公说得不错,不过也忽视了当时情况。

    那玉小乙不停军令,擅自行动,李尚书便是得了消息,恐怕也难以给予支持……毕竟这敌我势态并不明朗,自家倒是觉着,李尚书坚守开封,也是上上之策。”

    种师道已年75岁,早就过了那种和人争执的年纪。

    此次,他是带病前来,一路奔波,到了开封之后更没有片刻歇息,早已经疲惫了。

    张叔夜说完,他便一摆手笑道:“我并非是责怪伯纪。只是觉着此事他做得有些谨慎,并无指责之意。玉小乙虽说是擅自行动,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倒也情有可原。伯纪当时既然能下决心帮那玉小乙补了军令,若能再出兵支援一回,说不得能趁机夺回封丘,便可以御敌在开封府之外,官家自然也就没了太多顾虑。”

    张叔夜这一回。倒是没有再为李纲说话。

    他也知道,种师道并非是指责,而是感叹坐失良机,以至于局势糜烂到如今地步。

    官家的心思!

    李纲是一个直臣,却非良相。

    他为人耿直,可这辈子,怕就要栽在这耿直之上。

    有宋以来,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

    打仗打赢了,是士大夫的荣誉。可若是输了,便是皇帝无能。

    这也是历代皇帝,不愿意轻启战端的一个原因。再加上有宋以来重文轻武。对于武事多少也就有些抵触。若换在后世的说法,老赵皇帝们的想法无非就是: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是事情。

    打仗,劳民伤财,而且很容易助长武将骄横之气。

    若是赔款议和,出钱的便是士大夫和那些百姓,而且背负骂名的,也是那些士大夫,与皇帝没有牵连。如此形式之下。老赵皇帝们自然不愿意和对手死拼,以维护他们的脸面。

    开封一战,成就了李纲的名声。

    外面说起来,便说是李纲主持大局,击退虏贼。但与赵桓没有半点关系。

    若说赵桓没有忌惮?那是不太可能……偏偏李纲又是个强项令,道德虽好,却太耿直,不晓得变通。你主持大局这么久,可曾有过一回。去突出赵桓的重要性?

    倒是三番五次阻止赵桓离开,让赵桓颜面无光。

    相反,耿南仲那些人虽然没有主持大局,却时时刻刻突出了赵桓的重要性。

    说到底,耿南仲这些人知道赵桓的心思,懂得迎合;而李纲就算知道,也不屑为之。

    这也就是赵桓对他生出不满的主要原因。

    可笑,李纲却不自知……

    种师道久历宦海,可说是历经三朝。

    若不懂得揣摩官家心思,也不可能做到如今的位子。只看他在西北时,童贯曾坚持主张,种师道只是辩驳两句,便不再劝说。到童贯兵败,他又出面收拾残局,上疏对策,恳请徽宗皇帝做出决定。对于老赵皇帝们的心思,他是再了解不过。

    他有些后悔,若是早一日回来,说不定可以缓和这局面。

    李纲终究是书生意气太重,哪怕他守住了开封,却注定此人日后的结局不会太好。

    不过,这些事情,他不会任何人说。

    种师道初至开封,对如今开封城内的情况不太了解。

    加之各方援军抵达,也需要他来出面协调,所以也不会随随便便做出决断来……

    在仔细研究了开封之战的过程后,种师道对玉尹,产生了浓厚兴趣。

    “张相公是否发现,这玉小乙对战局,可是敏锐的紧啊。”

    张叔夜点头道:“是啊,我也发现了这一点……此子在郭桥镇的行动,颇有神来之笔。而且他在牟驼岗就任,似乎早就预料到虏贼会打来开封,提早开始转移粮草,才使得虏贼抵达之后,未能占得任何便宜。此后朝阳门之战,更显出猛将之姿。

    能够救援厢军大营,还带着一干残兵败将挡住数倍于己的虏贼,端地是不容小觑……

    说来,犬子倒是占了他的便宜。若无小乙死战朝阳门,伯奋断无可能将虏贼击溃。他方才也与我提起此事,言那玉小乙堪称我大宋死士,能称得上是国之栋梁。”

    张叔夜言语之间,颇有赞赏之意。

    种师道笑了笑,“此人的名字,我早就听说过。

    前年虏贼使团前来,便是他率先揭露虏贼要割让三镇的事情,最终使太上道君改变了主意。他那大宋时代周刊,我也觉得很好。早在之前,他在文章中便提出郭药师那三姓家奴不可重用,却无人相信。而且大宋时代周刊,也是最早对虏贼做出评价,并言宋金之间,早晚必有一场恶战……这个人虽出身市井,确有忠义之心。而且眼光不差。张相公,我有意把他要来枢密院,做个记室你看如何?”

    枢密院记室,类似于后世秘书处的性质。

    不过在职责上,又有一些参谋的权力。玉尹身无功名,能入枢密院,本就是一个不小的奖励。

    张叔夜却忍不住笑了,“种相公怕是说的晚了。”

    “哦?”

    “我刚从伯奋那里得知。官家已敕令玉小乙为太子诸率府率,从兵部调出。

    若早一日说,倒是不难办理。可现在……玉小乙已经领了敕令,并从太子那边接过了率印。种相公这时候再去讨要,只怕要去找太子说,我看这难度可是不小。”

    种师道闻听,白眉一蹙。

    “那我便去找太子要人。”

    “难!”

    张叔夜叹了口气,“种相公可知道,玉小乙为何会被敕令除太子诸率府率吗?”

    “这个……”

    “伯奋在宫中倒是有几个熟人。恰好便有在那紫宸殿当值的。

    据说那日圣人带着太子到紫宸殿,言既然大家都不喜欢玉小乙,何不把他调去做诸率府率?你也知道。圣人那性子贤淑,从不干预政事。可若是她开了口,官家便不会反对。太子也说,枢密院兵部待玉小乙不公,与其留在兵部受气,倒不如做他的诸率府率。

    官家本有些犹豫,还是圣人道:玉小乙是个忠臣,既然被排斥,留下来也非善事。倒不如去太子身边做事……结果,官家便同意了此事,今日敕令玉小乙除诸率府率。”

    “排斥?”

    种师道才抵达开封,自然不可能清楚玉尹的遭遇。

    哪怕玉尹再被他看重,可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兵马使,能入得他法眼便不错。

    张叔夜道:“种相公莫非不知,玉小乙在驰援郭桥镇的时候,于广济河渡口斩杀封丘县令汪梃。此事虽说被官家压下来,可还是造成了一些影响。李尚书当时在郑望之的劝说下。扣下了本属于玉小乙的七百兵马。以至于朝阳门之战时,玉小乙手中兵力甚至不足千人。此事不知怎地被官家知晓,对伯纪也颇为不满。”

    种师道那两道白眉,几乎扭在了一起。

    他倒是不清楚这件事,以至于听了张叔夜讲述之后,也觉得李纲做的有些过分了。

    “那伯纪……”

    “伯纪尚不知此事,估计他便是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吧。”

    也难怪,有宋以来,武将地位日益降低。

    莫说是玉尹,便是那大名鼎鼎的狄青,也曾被欧阳修等人羞辱,却不敢有半分不满。

    玉尹说到底,终究不算是正经读书人,更没有功名在身。

    而在李纲看来,玉尹杀了汪梃,便是大逆不道,给他些教训,也是情理之中。只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么一件在以往看来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却给他带来了巨大麻烦。

    官家是如何知晓?

    种师道只要略一猜想,便能猜出一个大概。

    可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评论此事,听张叔夜说完之后,也只能连连摇头,发出一声叹息。

    却可惜了,那玉小乙……

    不管种师道是如何看重玉尹,但说到底,而今的玉尹还只是一个小人物。种师道身为领枢密院是,自然不可能把太多精力投注在一个小人物的身上。毕竟,当务之急要解决的,还是开封城外的完颜宗望。

    官家既然不愿意再打下去,种师道自然也不可能与李纲那样,硬顶着和赵桓作对。

    李梲已返回开封,并呈报了与完颜宗望的和谈结果。

    赵桓授权李梲,可以向女真增加岁币300-500万两,犒军费用也是300-500万两。

    另外,赵桓命李梲私下里向完颜宗望行贿黄金一万两,以期能完颜宗望同意。

    可是结果,完颜宗望却提出了犒军费用五千万两,绢采各一百万匹,牛马各万匹的条件。同时,还要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并要求以亲王和宰相做人质,才可以同意退兵。

    乍听这要求,许多人会以为大宋是处于劣势。

    可实际上,真正处于劣势的却是女真人。偏偏完颜宗望的狮子大开口。居然还要被堂而皇之的拿出来商议。

    赵桓而今正在和耿南仲等人商议此事,不过这消息,却已经传到种师道耳中。

    种师道乍听之下,哭笑不得。

    若依着他的想法,定然会二话不说,起兵相争。

    你完颜宗望不过四五万人,可我大宋确有二十多万人;你完颜宗望已成了孤军,甚至连粮草都成了问题。居然还要提出这般非分要求。实在是太过嚣张。可是看如今的状况,赵桓既然在商议此事,说不定便有可能,同意完颜宗望的要求。

    种师道也有他的原则。

    我可以迎合皇帝的心思,甚至我可以同意你增加岁币,但三镇绝不可以割让出去。

    早在徽宗皇帝在位时,女真人便打过三镇的主意。

    不过那一次,由于各种原因,朝廷没有同意女真人的要求。可这一次。若赵桓急于求和,说不得真有可能答应下来。这样的话,种师道是万万不能够接受……

    “嵇仲。完颜宗望敢这般嚣张,也是看准了官家不愿再战的心思。

    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忍,唯有三镇,绝不能割让。可是朝阳门一战,对官家产生的影响实在太大。我担心官家害怕虏贼再战,会同意完颜宗望的这个要求。若真如此,只怕虏贼气焰更炽,而我大宋北疆。再无门户可守……实我大宋之难啊。”

    嵇仲,便是张叔夜的字。

    他点点头,也非常赞成种师道的说法。

    “种公所言,我自知之。

    然则这件事怕非我等可以做主。若官家一力割让,你我也很难阻止……这件事。种公可有解决之道?”

    种师道负手在大堂上来回踱步,片刻后他沉声道:“嵇仲,当务之急,是要官家恢复信心,不再畏惧虏贼。我们需要一场大胜。一场实实在在,能令官家振奋的大胜,方能消除此前朝阳门之战所产生的影响。你以为,可否偷袭牟驼岗呢?”

    “偷袭金营?”

    张叔夜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若能成功,想来官家对虏贼的畏惧,便可以减少许多。”

    他沉吟片刻,又抬起头道:“只是此战必须要胜,而且还要使官家知晓,否则有可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不如这样,你我便即刻入宫,与官家商量此事,如何?”

    既然是偷袭,这关键便在于一个奇、一个快。

    种师道白眉紧蹙,有些犹豫不定。

    按照他的想法,这件事不能告诉赵桓,趁着完颜宗望还在等候消息的时候,连夜出兵偷袭,打他个措手不及之后,再与赵桓知晓。可他也知道,若真个背着赵桓行事,说不得会弄巧成拙。打赢了,赵桓会认为自己拥兵自重,产生怀疑;若打输了,赵桓也会对他产生不满。最终的结果,反而有可能让赵桓下定决心。

    种师道并非眷恋这官位,但是却不愿在这个时候,与赵桓产生矛盾。

    他再三思量,最终同意了张叔夜的主意,“既然嵇仲也赞成,便叫上伯纪,咱们立刻入宫求见。”

    +++++++++++++++++++++++++++++++++++++++++++++++++++

    玉尹回到观音巷,天色已晚。

    燕奴等人得知玉尹将出任太子诸率府率的消息时,也是格外激动。

    “以小乙哥与太子的关系,日后便少了许多衿肘,可以自在许多……不过,为何让王家姐姐入宫护卫柔福帝姬?嬛嬛在宫中,有那许多高手保护,何必劳动王家姐姐?”

    玉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难不成告诉燕奴,他知道这开封,定然会被攻破。

    那位柔福帝姬,将会被女真人掳走,受尽苦难?这种话说出来,便是燕奴再相信他,也不会认同。

    “马指挥被杀,王家姐姐孤身一人在这开封,怕也难以支撑。

    弄不好,她可能会等开封之战结束之后,便返回老家,岂不是耽搁了十三郎的好事?”

    玉尹思来想去,只能把高宠拉出来做挡箭牌。

    “十三郎性子沉闷,好不容易动了心,怎地也要成全则个。

    开封居大不易,王娘子和九儿姐你又不同,若没个收入,也难以为继。再者说了,她一个寡妇一个人在这里,也确实艰难。若是得了柔福帝姬关照,不但能立足开封,还可以成全了十三郎的好事。呵呵,我也是为十三郎考虑,才作此决定。”

    燕奴和杨金莲等人听了,顿时连连点头。

    当下,玉尹也怕说漏了嘴,便借口明日有事,早早歇息。

    这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玉尹持诸率府率印,便到了兵部办理手续,而后前往延丰仓大营。

    赵谌吩咐,让他把他的部下都带过去。

    延丰仓这些手下,虽说伤亡惨重,可是在经历过一场血战之后,确是一笔宝贵财富。

    玉尹到了延丰仓,便招来了朱梦说陈东和董先三人。

    闻听自己将归入太子诸率府,朱梦说等人也非常高兴,连连点头,表示赞成。

    他们也知道,玉尹而今的难处。

    便是从兵部出来,留在殿前司,也不是长久之计。

    高俅的身体,越来越差……他若在殿前司还好,能有个照拂;若高俅走了,换个人接掌殿前司,少不得又是一桩麻烦。玉尹在朝堂上不受待见,与其这般,倒不如去太子诸率府来的痛快。至少在太子诸率府,不但有太子照拂,也少了衿肘。

    玉尹见众人都不反对,也就不再犹豫。

    他立刻命朱梦说等人清点花名册,进行整顿。

    而他自己,则在安排好了事情之后,便匆匆赶去东宫报到。

    毕竟,从今天开始,他便要在太子身边效力……

    哪知道,刚进了东寝阁,赵谌便把他拉到旁边,神神秘秘道:“小乙可知,又要开战了!”

    (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