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77章 郭桥镇(终)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梆梆梆,一阵急促的梆子响过后,郭桥镇城门楼上,突然间冒出一群人。

    曹荣在后军督战,看到城门楼上出现人影,便立刻大声叫喊道:“散开,全部散开。”

    他也觉察到,麾下金兵在不知不觉中向城门口聚拢。

    万一宋军那神秘火器投掷下来,必然会造成巨大伤亡。

    可是,郭桥镇城门楼上,只是落下一阵箭雨。王敏求率领二百名弓箭手,朝城门楼下射箭,同时吉青等人则指挥一干杂兵,如雨点般把土石和断木从城上砸落。

    郭桥镇已经是一座空城,也就代表着那些民居几乎派不上用场。

    所以,玉尹连夜命人把靠近城门口的建筑全部拆除,换来城门楼上堆积如山的滚木礌石。

    只是,勿论箭雨还是礌石,并没有给金军造成太大伤亡。

    曹荣指挥兵马后退,一边观察着郭桥镇的动静,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宋军的火器,让他有些投鼠忌器。在沉吟片刻之后,曹荣再次下令金兵发动攻击,金兵扛着拒马,潮水般向城门涌去。城头上,宋军继续进行反抗,不过还是以箭矢和礌石为主。反复几个回合过去,金军在付出数十人伤亡之后,曹荣也随之定下心来。

    只怕那神秘火器数量不多……

    否则宋军怎会迟迟不见使用?

    想想也是,这支宋军不过千人,恐怕也不是禁军精锐。

    曹荣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之色,心中的顾虑随之不见,就见他拔出宝剑,遥指郭桥镇城门,嘶声咆哮道:“三军儿郎,与我冲锋。攻下郭桥镇,鸡犬不留……”

    这也是金军最喜欢听到的命令。

    之前在封丘。在期城,金军兵不刃血夺取之后,为了安抚民心。曹荣下令不得轻举妄动,以至于这些个兵痞子们,竟没有办法捞取外快。心里早就有些不满意。

    而今,屠城令发出,金军自然不再客气。

    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嚎叫着向郭桥镇扑去……

    这郭桥镇的面积本就不算太大,又因毗邻广济河北岸,所以位置相对较高。城门也很小,以至于金军发动攻击之后,立刻就挤成了一团。城门楼上,玉尹眯着眼睛凝视正蜂拥而来的金军,脸上不自觉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这庞万春,果然出了一个好主意。

    郭桥镇的地形地貌,注定了宋军想要和金兵野战,必然会是惨败而回。

    且不说宋军以步军为主,而金兵则是铁甲骑兵。更重要的是。玉尹手下的这些步军,并没有宋军长于野战所使用的神臂弓步人甲,一旦交战,少不得全军覆没。

    和曹宁一战,靠的是一个出其不意,以及曹宁的轻敌。

    可是和曹荣交锋。哪怕这老儿已经怒极攻心,可是有曹宁前车之鉴,也注定他不可能犯同样错误。

    郭桥镇,不足以坚守。

    而且玉尹也不想在郭桥镇和金兵决战。

    之所以坚守郭桥镇,说穿了也是为了拖延时间,令牟驼岗能够顺利把辎重粮草转移,同时为开封争取更多时间。所以,玉尹不想和金兵死战硬拼,所以若不出奇兵,结果便不容乐观。

    庞万春的计策,便是诱敌之计。

    凭借郭桥镇做出坚守姿态,引诱金兵围攻。

    只有让金兵聚在一处,掌心雷才可以发挥最大的效用。为此,玉尹一直咬着牙坚持,等待金兵露出破绽。果不其然,曹荣上当了……那么自己的机会便要来了!

    “梁玉成,放炮!”

    一旁梁玉成闻听命令,忙躬身领命。

    不过,他手里没有宋军所使用的霹雳炮,只有一尊号炮。

    梁玉成装好了号炮,点燃药捻子后,只听叨的一声巨响,城门楼上吉青立刻大声吼道:“把掌心雷给我砸下去。”

    二百杂兵早就等的不耐烦,忙点燃了掌心雷上的药捻子,呼的朝城下投掷。

    这不需要什么臂力,也不需要什么准头。

    郭桥镇城门口,至少聚集了几百个金军,更有无数的金兵如潮水般涌来,掌心雷只要丢下去就好。

    曹荣本欲亲自出战,不想那一声号炮,令得曹荣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眼见着从城门楼上丢下无数个黑乎乎的铁球,曹荣心里一咯噔,立刻知道情况不妙。

    “撤退,散开……”

    曹荣瞠目欲裂,嘶声叫喊。

    不过,没等他话出口,就听轰的一连串巨响传来,便是距离那郭桥镇城门尚有数百米之遥的金军,也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地面颤抖。城门楼下,崩出一蓬蓬血雾。

    金军被这突如其来的掌心雷炸的血肉横飞……

    紧跟着,玉尹一声喝令,早就在城门楼下等的不耐烦的董先,立刻命人打开城门。

    硝烟弥漫,一股子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董先不由得一蹙眉,忙闪开让出一条通路。紧跟着,高宠何元庆犹如两头下山猛虎,带着被背嵬军呼啸着从城中杀出。城门外,金军被炸的死伤无数,遍地尽是残骸。方圆数百米的地面,被染成红色,在阳光下更是触目惊心。没等他们回过神,就见一队宋军从城中杀出。

    那高宠舞动大枪,在乱军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何元庆挥动双锤,更是势不可当,身前无一合之敌。而两人身后的背嵬军,则清一色手持七尺斩马刀,跟随着两头猛兽冲出城来,杀进乱军之中,恍如虎入羊群。

    背嵬军背后,牛皋和董先各领本部人马跟上。虽是步军,却展现出不同寻常的战斗力。

    金兵被这一顿狠杀,哪里还敢应战。

    纷纷寻找坐骑,狼狈而走……

    与此同时,郭桥镇城门楼上又是一声号炮响。

    黑旗箭队从金兵背后杀出,令本就慌乱不堪的金兵,再也没有抵抗的心思。一个个夺命而逃。

    曹荣虽竭力想稳住阵脚,奈何大势已去。

    在接连斩杀十数名逃兵之后,眼看已无法控制。只得在亲随的保护下,狼狈而逃。

    ++++++++++++++++++++++++++++++++++++++++++++++++++++

    喊杀声,渐渐低弱。

    玉尹眼看金军溃败。不由得长出一口浊气。

    再临疆场,已没有了昨日那般强烈不适……这一战,胜得实在是侥幸,可以说是靠着掌心雷的威力和庞万春的出谋划策,才大获全胜。一直觉得,自己可以运筹帷幄,指挥千军万马。可是才这一战,他已经明白,自己并非行伍的料子……

    大军作战,讲的是一个沉稳应变。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冷静。

    可就在刚才,他几次失了分寸,若非有庞万春之前的交代,说不得便提前投掷掌心雷。

    便是如此,他还是没有拿捏好分寸。

    刚才下令终究还是匆忙了些。若在压一压,不说多,二十息的时间,那二百枚掌心雷的杀伤力至少是现在的一倍。可是在刚才,他还是慌乱了,甚至有些急躁。

    也许。这可以在日后弥补。

    但玉尹却觉察到,若冲锋陷阵,搏杀疆场,他也许是一把好手。

    可是运筹帷幄,却非他所擅长。有些东西可以去培养,有些东西确是天生……才几千人的混战,便如此模样。那么以后几万人,乃至几十万几百万的作战,他能否坚持?

    想到这里,玉尹轻轻叹了口气。

    心中虽已做了决断,却还是有一种莫名的失落。

    自己,果然不是那种能争雄天下的人……后世曾看过一些影视作品,眼看那些运筹帷幄的将军们,大声叫喊着‘不问伤亡,只问战果’的言语,总觉得并不困难。

    可真要投入战场,自己能否有那种魄力喊出这样的话语来呢?

    这,需要何等坚强和冷酷的心啊……

    偏偏,玉尹骨子里还是一个文艺青年!

    日当正午,郭桥镇已恢复平静。

    大战已经停止,金军虽大败而回,却跑了曹荣……

    虽然从整体而言,宋军取得了胜利,但曹荣逃走,却让玉尹心里或多或少有些遗憾。

    “今日交锋,虏贼伤亡七百有余,而我军不过伤亡百人,可谓大获全胜。”

    郭桥镇官衙大堂上,王敏求兴致勃勃的汇报战果。

    只是玉尹却显得很沉静,听罢王敏求汇报后,他突然问道:“诸君,曹荣虽败,但虏贼早晚会卷土重来。郭桥镇不足以坚守,我等之前依靠掌心雷和出其不意的战术获得胜利,可是一旦虏贼大军到来,这郭桥镇恐怕抵不住虏贼一轮攻击。”

    话音一落,众人顿时沉默。

    玉尹闭上眼睛,沉吟片刻之后道:“虏贼此次大败,郭药师必不会善罢甘休。此人兵法出众,且甚有心计,非曹荣一介匹夫可以相比。我们如今有两条路,是继续坚守,还是退回牟驼岗?算起来,今天是初七,咱们拖住虏贼两日,也算功德圆满。

    大家说说看,下一步该如何选择?”

    众人面面相觑……

    庞万春则禁不住暗自点头。

    说实话,他也正要提醒玉尹这件事,却担心玉尹连番获胜,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两天了,开封府不见动静,更无援兵到来。

    那么枢密院的想法,也就非常清楚……他们绝不会为了郭桥镇和金军死战,必然已下定决心,依托开封坚城,和金军决战。两天时间,想必能让他们做出许多准备。

    “哥哥的意思是……”

    高宠忍不住开口。

    玉尹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撤退!”

    这两个字,说出来有些艰难。可玉尹知道,这是最正确的选择。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沉默半晌后,牛皋开口道:“既然指挥使已做出决定,便撤退吧。”

    董先,也点头表示赞成。

    决意一经定下。玉尹便不再犹豫,立刻下令火速行动。

    他独自坐在官署的庭院中,显得心事重重。

    就在这时。听一阵脚步声传来,抬头看去,却是庞万春从月亮门外走来。

    “小乙。似有心事?”

    玉尹笑了笑,摆手示意庞万春坐下,而后沉声道:“自家只是有些感触……原本以为,乱世到来,我可以如古人先贤那般,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可经过昨天和今天两场战斗,我却发现,自己并非帅才。不怕哥哥笑话,上阵搏杀。决死疆场,自家并不害怕。可是说的随机应变,冷酷果决,却始终无法做到。

    叔祖生前,并不想我在行伍效力。

    他曾说过。我的本事不过是率领百人作战,做个将虞侯绰绰有余,但做指挥使,便不够果决。一开始,我并不服气!但经过这两次战事,我却深刻感受到自家不足。”

    在大堂上议事的时候。庞万春就觉察到玉尹的情绪有些问题。

    却没有想到,他是因此发愁?

    玉尹的缺点,庞万春也不是没有觉察,但因为恪于身份,庞万春不知该如何劝说。

    哪知玉尹竟如此明白的说出来,让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玉尹沉默良久之后,突然间又展颜一笑,他抬头看着庞万春,沉声道:“哥哥有没有想过,换个地方发展?”

    “啊?”

    “以哥哥的才干,在我麾下,确有些委屈。

    若哥哥想走,小乙倒是可以为哥哥安排一个好去处。”

    庞万春闻听,勃然色变,“小乙这话怎说来,若非小乙你当初为我谋划,庞某如今也不过一介山贼。而今虽说只是个将虞侯,却是光明正大,无需每日提心吊胆。

    自家虽算不得什么饱学之士,却也知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小乙休要再说这些话语来。”

    哪知道,玉尹脸上的笑容更甚。

    “哥哥觉着,跟随我便能施展才华,功成名就吗?

    莫忘记了,哥哥还有理想,要振兴盐官庞氏……跟随我,了不起做一辈子的幕僚,何不去闯一番事业?我这番话,并非是考校哥哥,而是肺腑之言。只要哥哥同意,我便为哥哥谋划……自家也许成不得一个好统帅,却可以为哥哥创造条件。”

    “这个……”

    庞万春有些矛盾。

    玉尹又道:“不仅是哥哥,还有董觉民、牛伯远……他二人皆有才干,委屈在这殿前司里,终究是大材小用。我已经想好了一个去处,到时候你们便一起过去。”

    “哪里?”

    庞万春脱口而出。

    哪知玉尹并未回话,只笑了笑,轻声道:“待事情有了眉目,哥哥自然知晓……”

    ++++++++++++++++++++++++++++++++++++++++

    庞万春带着一头雾水走了。

    玉尹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说实话,牛皋董先还有庞万春跟着他,虽让他有了臂助,却也为他带来了巨大烦恼。

    庞万春在历史上是个什么状况?

    玉尹不是特别清楚。

    可牛皋、董先,却是实实在在的名将,更是岳飞的左膀右臂。

    当然了,玉尹不可能让牛皋和董先去投靠岳飞,毕竟他心里面对岳飞始终存着些疙瘩。他敬佩岳飞不假,却不认可岳飞的做事风格。历史上,岳飞以忠义而闻名,最后死于高宗和秦桧之手。可是,谁又知道在建炎之初,高宗对岳飞有知遇之恩。

    可以说,是岳飞自己的不晓事,喊出什么迎取二帝的口号。

    问题是,你迎回二帝之后,高宗赵构又该何以自处?只怕这一点,岳飞到死都没有想通。

    岳飞死了,他手下那些部曲也没有落得个好下场。

    似牛皋等人,最后不是被害死,便是郁郁而终……而今,牛皋董先已成了玉尹的手下,玉尹断然不可能让这两人跟着岳飞送死。所以,他为庞万春三人想了一个好去处,便是到宗泽手下做事。玉尹觉着,跟随宗泽远比跟随岳飞更有好处。

    和庞万春这一番推心置腹的交谈,会是怎样一个结果?

    玉尹并不是特别清楚。

    但想来庞万春一定会和牛皋董先透漏风声,便让他们也有一个心理准备吧。

    至少,给他们一个奔头,说不定两人会更加卖力。如今虏贼兵临城下,也是他们博取战功的最佳时机。

    想到这里,玉尹这心里面,顿时通透许多。

    靖康元年正月初七入夜,玉尹下令全军撤出郭桥镇,退至广济河南岸扎营……

    郭桥镇,已没有存在的必要。

    一座空城,留在这边平白便宜了女真人,确不是玉尹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所以,在背嵬军撤离的时候,玉尹下令,推倒郭桥镇城墙,而后一把大火,让郭桥镇化为一片废墟。在熊熊烈焰的照映下,宋军有条不紊的南撤,安全渡过广济河。

    随后,玉尹命人往开封府送信,向兵部汇报战果。

    他知道,自己擅自离开牟驼岗,绝对是犯了大忌……把战果呈报上去,或多或少,能为自己换来一些宽恕。不过,若兵部真个要问罪,玉尹也不会太过在意。

    他很清楚,真要是出了事,朝中自有赵谌和皇后为他说话,包括高俅也会保他性命。

    做不得大将军,便做一个能够为大将军们保驾护航的人吧!

    玉尹把书信写好之后,却犹豫了一下。踌躇片刻后,他又写下一封书信,用火漆封好,唤来高宠和王敏求两人。

    “十三郎,你即刻前往牟驼岗,让衙内带你去见二十六郎。

    把这封书信交给二十六郎,请他转交太子。便说,自家为太子出了一口恶气……另外,把战况告之二十六郎,让他做一个特刊,务必要在明日将此捷报,遍传开封。”

    若你兵部寻我麻烦,便让舆论与你们较量!

    玉尹发现,在决定抛弃了兵权之后,自己的思路一下子清晰很多。

    吩咐完高宠之后,玉尹把另一封书信交给了王敏求,“三郎,这封书信要在明日卯时送往兵部。

    记住,是卯时,不要提前,也不要延后,便与李尚书言,我在广济河南岸等候军令。”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