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73章 郭桥镇(一)2/2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靖康元年正月初五,大帐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圣王)

    牟驼岗军寨的中军大帐里,灯火通明。

    玉尹闭着眼睛,仿佛假寐一般。朱梦说和陈东则来回踱步,不时面对面相遇,发出一声叹息。

    董先牛皋庞万春三人,则如同老僧入定,端坐在大椅上。

    大帐门口,何元庆与高宠分边而立,两人抱着胳膊,沉着脸,却是一言不发。

    中军大帐里非常安静,安静的直让人有窒息感受。

    时间,在这种寂静中悄然流逝。就在董先透出不耐烦,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忽听大帐外传来急促马蹄声。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见高尧卿大步流星走进中军大帐。

    “该死!”

    高尧卿一进来,甚至来不及解下身上的雨披,便破口骂了一句。

    玉尹蓦地睁开眼睛,看着高尧卿也不说话。

    “三郎,书信送到了?”

    高尧卿铁青着脸道:“枢密院回复,指挥只需安心做事,怎可妄自揣测朝中同僚?”

    玉尹听了,忍不住一声长叹。

    那曹荣毕竟是武举出身,而且还是官办武学所出。虽说大宋重文轻武,可那武学却是朝廷官办学院。也许在地位上比不得太学,但也比玉尹这个靠着荫补才做了武官的野路子出身强百倍。武学的入学要求,比太学更严格。若非有门路,也不可能进入。

    换句话说。曹荣的出身更不是玉尹可以诽谤。

    枢密院的回复听上去很文雅,可实际上却是在警告玉尹:不要乱说话,你没这资格!

    “李尚书怎么说?”

    高尧卿露出犹豫之色,却没有立刻回答。

    玉尹笑道:“衙内但说无妨,只看我猜得准不准。”

    “李尚书,李尚书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书信之后便放在一旁。什么话都没说。”

    玉尹,笑了!

    他站起来,看着众人道:“好了。答案已经有了。

    曹荣是否会反叛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一旦滑州投降。那么咱们也就无险可守。

    两条路,立刻去郭桥镇进行准备。

    不管滑州是否投降,咱们以防万一;另一条路,就在这里等着,滑州若未投降还好,若是投降,咱们便只有溃逃。反正这开封城里,绝不会派出兵卒来支援我们。”

    大帐中,一派沉寂。

    关于滑州都指挥使曹荣是否会投降的问题,玉尹等人也是经过考量。[无限升级]不管是朱梦说也好。陈东也罢,都认为不该擅自出兵,当请示了兵部和枢密院,再做决断。

    可玉尹董先,牛皋庞万春却不同意。

    他们认为。一旦滑州投降,那么再去准备便来不及。

    这牟驼岗尚有十万石粮食尚未转移,万一金军杀过来,便只能一把火焚烧了辎重。

    十万石粮草,可不是个小数目。

    延丰仓也不过三十万石粮食,牟驼岗的辎重。几乎占据了延丰仓存粮的三分之一。所以,必须要尽快行动起来,至少也该去郭桥镇,查看一下情况也好做准备。

    可有宋以来,兵马调拨必须要经过枢密院和兵部许可,擅自行动,便如如同造反。

    玉尹也知道,朱梦说和陈东是为他考虑。

    但是现在……

    “大郎,少阳,还有三郎,我也知道你们是好意,但我却不愿这么束手待毙。

    我已决定,连夜赶赴郭桥镇。若虏贼真个前来,我也能在郭桥镇阻拦一番,为你们争取一些时间。牟驼岗这边,就交给你三人负责。我会让凌叔父以及吉青和封况留守协助,御营兵马以及步军司兵马,尽数交由你们统帅,把这边处理干净。

    若你们有心帮我,就为我隐瞒一天吧。

    如果虏贼真个来了,还请你们尽快告知枢密院,恳请枢密院出兵救援……我也不知道,能在郭桥镇坚守几日。但想来能多坚守一日,这开封城便能够多一分安全。”

    “小乙,你这又何必?”

    朱梦说和陈东想要劝阻,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不让玉尹去吗?

    那样的话,一旦虏贼真打过来,牟驼岗这粮食,还有天驷监的马匹,便真个危险。

    但若是同意了玉尹,到时候枢密院追究下来,玉尹怕也是吃受不起。

    “好了,休得赘言。

    便这么决定吧……庞万春!”

    “末将在。”

    “我以你为先锋,率黑旗箭队即刻出发,前往郭桥镇。

    我自领背嵬军随后跟进,明日傍晚前,在郭桥镇汇合……大家都下去准备一下吧。”

    玉尹说罢,一摆手示意众人退下。

    高宠和何元庆也一起离开,清点兵马准备出征。

    “小乙,你这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朱梦说忍不住道:“曹荣投降,只是我们的猜测……若你真个担心,不如派出斥候打探。若曹荣真的投降,咱们在去郭桥镇也不算迟,何苦冒如此大的风险呢?”

    玉尹闻听,却苦笑一声。

    “大郎,若是那样,能来得及吗?”

    “这个……”

    朱梦说哑口无言,因为他也知道,这一来一回,根本来不及。

    一旦金军占领了郭桥镇,便是一马平川,不出一日便能抵达牟驼岗。这牟驼岗以北尽是平原,根本无险可守。一旦金军杀过来,只凭借这些兵马,根本阻拦不得。

    当然了,玉尹可以带人退走。

    可天驷监的战马和牟驼岗的粮食,又该如何处置?

    不管是一把火烧掉,还是丢给女真人。对开封府而言,都会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玉尹笑道:“而今局面,唯有一搏。

    我搏胜了,即便是没有功劳,也能功过相抵;若我搏输了,还请少阳转告我家娘子,让她带着女儿离开东京。去环州投奔鲁达哥哥也好。去杭州寻一安静之地,隐姓埋名也罢,总之不要继续留在东京……还有。你们留在这里也很重要。一是要尽快转移粮草马匹,二来我能否回来,便要看你们能否及时率援军赶到。”

    “小乙……”

    陈东只觉得胸口有点发闷。似乎堵得厉害。

    玉尹这哪里是去搏,分明就是去送死。打赢了,也是个功过相抵,若搏输了,怕再无东山复起之日。哪怕有太子赵谌照顾,可是朝中那些官员,谁个会放过玉尹?

    可问题是,他是在为大宋搏,是在为老赵官家搏啊……

    +++++++++++++++++++++++++++++++++++++++++++++++++++++++

    黑旗箭队,在近寅时出发。

    玉尹则点起两部兵马。以及一部杂兵,在卯时悄然离开了牟驼岗军寨。

    回头看,天边已露出鱼肚白的光亮。巍峨的开封城,在那一抹光亮中,却透出一股子迟暮之感。

    也不知道。这一去郭桥镇,能否回来?

    玉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有些波动的情绪平复下来。

    实在太匆忙了,以至于连九儿姐和玉如最后一面也未见到,想想也真个是遗憾啊!

    “出发!”

    玉尹在马上一挥手,背嵬军踏着初春晨雾。缓缓前行。

    董先和牛皋各领一部人马为左右军,玉尹则率一百马军和一众杂兵,带着简单的器械居于正中。

    说起来,玉尹倒不太害怕,甚至内心里还有些莫名激动。

    终于要开战了吗?

    这开封之围的第一枪,恐怕便要在他手中打响……也不知,后世的史书是否会记载这一段故事,后人又会如何评价他玉尹呢?想到这里,玉尹便禁不住轻轻一叹。

    队伍行进了大约半个时辰,忽听身后传来急促马蹄声。

    “哥哥,好像有人往这边来。”

    玉尹一蹙眉,摆手示意兵马继续行进,他自领着何元庆与高宠,率马军列阵等候。

    “哥哥忒看不起人,怎地前去建功立业,却不带我去?”

    晨雾中,冲出四匹马。

    为首一匹马上的骑士远远就高声叫喊,话音未落,战马已到了玉尹跟前。

    “三郎?”

    玉尹看清楚来人,顿时愣住了。

    来的四人,却是吉青封况,还有宗安六宗安七兄弟。

    宗安六宗安七兄弟因为是初来乍到,一时间也插不上手,所以便帮助玉尹押送转移粮草和马匹。哪知道他们回到牟驼岗后,却听说玉尹带着人已离开牟驼岗。

    封况,算起来是玉尹的师弟;吉青更是从杭州便跟随玉尹。

    可宗安六宗安七兄弟,跟随玉尹不过两日。玉尹私自率部离开牟驼岗,可是触犯了律法,所以玉尹也没有通知他二人。谁料想,这两兄弟居然跟着封况一起追来,着实有些出乎玉尹的意料之外。

    “三郎,吉青,你们要明白,我这次率部前往郭桥镇,可是没有枢密院军令,属于擅自开拔。这次去了郭桥镇,便是能与虏贼交锋,怕也不会被朝廷算成战功。”

    吉青咧嘴笑了,“甚个战功,直杀个痛快便是,值个甚事?”

    “是啊,哥哥你尚且不怕,我又岂能落于人后?

    连十三郎与何元庆都能随你过去,我本事虽比不得他们,却可以为哥哥牵马缀镫。”

    吉青和封况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玉尹也不知该如何劝说。

    目光一转,便落在了一旁宗安六宗安七身上。

    哪知道不等他开口,宗安六便抢先说道:“阿翁使我二人跟随指挥,不管指挥去何处,我兄弟也应该随行。若是被阿翁知道我二人没有去郭桥镇,便是活着回去,也无脸与他相见。指挥休要赶我兄弟回去,若不然我兄弟便自行前往郭桥镇。”

    玉尹看着眼前四人,好半天突然笑了。

    “少阳说我傻,依我看你四人比我更傻。

    明知是送死,还要跟着我一起去……罢罢罢,若我不带着你们,只怕你们也不会罢休。

    吉青,你立刻去牛皋部报到;三郎便去董先部报到。宗安六宗安七,你二人便跟着我……不管是福是祸,你我兄弟总不能坐以待毙,便杀上一回,好叫那些虏贼知道咱弟兄手段。”(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