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67章 似有蹊跷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267章似有蹊跷

    北宋末年,军备松弛,战斗力低下!

    这也许是很多人对北宋末年的认识……玉尹也是这么认为,因为号称北宋最精锐的东京禁军,早已糜烂不堪。[无限升级]可事实上,北宋末年,宋军并非没有战斗力。最强大的兵马也不是东京禁军,而是身处关中的西北军。同时,河北地区的宋军,素质也是参差不齐。比如中山府宋军统制王彦麾下的兵马,战斗力也颇为强悍。

    女真人南下时,在中山府遭遇抵抗。

    完颜宗望本打算攻克中山府后继续南下,却被郭药师劝阻。

    一心想要站稳脚跟的郭药师,对宋军的情况非常了解。他劝说完颜宗望对中山府采用围而不打的战略,用少数兵力牵制中山府宋军,郭药师则为先锋,绕中山府直扑濬州,以期能尽快渡过黄河,直抵开封。只要能渡过黄河,中山府宋军,便不足为虑。

    完颜宗望,毫不犹豫的听取了郭药师的建议。

    位于黄河北岸的濬州宋军,自宣和以来,便少有训练。

    更可笑的是,号称马军的士兵,竟然连战马都上不得,更不要说搏杀于疆场之上。

    宣和七年十二月三十日,金军兵临濬州。

    其先锋人马,不过三千余人,谁想到濬州宋军闻听金兵到来,根本不敢交战,便仓促奔逃。

    数万大军,不战自溃!

    靖康元年正月初一,黄河南岸宋军看到金军旗帜,二话不说便纵火焚烧河面上的浮桥。

    此时,黄河已处于解冻状态,河面水流湍急。

    郭药师见南岸宋军逃走。便立刻沿河岸寻找船只。找来十余条每次连十个人都坐不下的小船,连夜向黄河南岸发动攻击。完颜宗望抵达之后,有找了数艘大船。这才使得渡河速度加快。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南岸宋军稍做抵抗,金军便难以渡河。

    便是宗望在河边送郭药师渡河的时候也感慨说:“老赵无人。若隔岸有千余人,咱想渡河,便势必登天还难还难。”

    郭药师则回道:“今渡河之后,便是滑州。

    那滑州钤辖曹荣,与我素有交情。我早已派人与他联络,待咱大军渡河,曹荣便会举城献降。到时候,末将便与曹荣,率部直扑开封。为大太子打开东京门户。”

    宗望,自然万分高兴。

    西路军受阻于太原,一时间也无法抽出身来。

    宗望在攻占了燕山府后。原本并不想继续南下。可是在郭药师的劝说下,最终决定出兵。

    此一战。必须速战速决!

    若时间拖得越久,自家所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

    便是在南下前,完颜宗望也没有想到,此次南下会如此顺利。

    若真个打下了东京,自家在太宗皇帝面前的地位,也就会更加稳固……

    “郭将军只管行事,咱渡河之后,便会赶去与你汇合!”

    就这样,在宋钦宗等人眼中的黄河天堑,根本没有发生作用,更使得金军长驱直入。

    +++++++++++++++++++++++++++++++++++++++++++++++++++++++++

    赵谌的脸都白了!

    冯筝和张真奴的演出,已经无法让他再生出兴趣,忙不迭喊上赵多福等人,匆匆下楼,准备自东华门回转皇宫。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哪里还有心情看戏?

    其实,早在赵谌向人了解情况的时候,楼下的骨朵子便已经备好了马车。

    赵谌等人纷纷登上马车,玉尹和宗泽则一路相随,把车队送到了马行街上。从丰乐楼出来,上马行街被转,便可以直抵东华门。此时,街道两旁的商铺早已经关闭,马行街冷冷清清,更没有早先时那份喧哗和热闹。

    “小乙,且慢!”

    宗泽突然唤了一声,玉尹诧异停下脚步。

    “老大人,怎么了?”

    宗泽道:“好像不太对劲儿!”

    这话还未说完,忽听路旁几家店铺的大门,蓬的一下子碎开,几十个黑影从屋中,从房顶直扑向马车,一个个身着黑衣,面罩黑巾,手中更拿着明晃晃的利刃。[我搜小说网]

    轰!

    前方传来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行走在最前面的骨朵子,连人带马被炸的血肉横飞。

    玉尹见状不由得一怔,旋即大声喊道:“太子,小心,有刺客!”

    几乎是本能一般,他垫步便冲出去,瞬间便来到了车队尾端。车队尾端,有四五名骨朵子守护。只是黑衣人出现的突然,根本不等他们做出反应,便一阵扑杀。

    两个骨朵子倒在血泊中,气息奄奄。

    玉尹赶到时,就见最后面那辆马车已经失了控制,车夫被一支利矢射落车下,拉车的马儿毛发乍立而起,朝着前面的马车便冲撞过去。这若是撞在一起,整个车队便乱成一锅粥。更不要说马车里还坐着太子赵谌和柔福帝姬等人,到时候怕也是性命难保。玉尹一咬牙,不敢犹豫,纵身形跑过去,探出手一把抓住了缰绳。

    也幸亏是马车走的慢,而玉尹距离也不算太远。

    那马儿刚受了惊想要发疯,就被玉尹抓住缰绳,紧跟着一直胳膊搂着马脖子,脚下使了个千斤坠,大吼一声,生生把那匹马摔倒在地。

    “太子不要惊慌,躲在车中,莫要出来!”

    这马车里坐着的,正是太子赵谌。

    骤遇伏击,赵谌心里面其实非常慌张,起身便想要从里面出来。

    不过听到玉尹的叫喊声,他立刻停下脚步,小小的身子缩在车厢一角。

    玉尹还在和那惊马角力,两个黑衣人却已经向他扑来。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便听宗泽大吼一声。从一个黑衣人手中夺过一口大刀,反手将那人劈成两半,猱身便拦下那两个黑衣人。

    马行街上。已乱作一团。

    玉尹把惊马制服以后,忙快步来到车厢旁,一拳便轰开了厢壁。把身子探进去,大声道:“太子,随我走。”

    “老师救我!”

    赵谌吓得小脸发白,看到玉尹,忙不迭上前。

    玉尹刚把赵谌从车厢里抱出来,就见一个黑衣人蓦地从旁边杀出,明晃晃的钢刀,挂着风声便下来。玉尹也来不及闪躲,猛然一个侧身。那大刀几乎是贴着他的身子落空。脚下使了一个玉环步,一下子便贴在那黑衣人怀里,身形猛然一转。肩膀凶狠的撞在那黑衣人胸口。

    玉尹已练到了第四层功夫。这一身功力,几达化境。

    就这么一靠。那黑衣人顿时被撞飞出去,口中吐出鲜血,打湿了脸上的面巾……

    就这一下,足以让他骨断筋折。

    “小乙,救我……”

    前方柔福帝姬和朱璇从马车里钻出来,站在马车旁,惊恐叫喊。

    赵谌这次出来,不过是随心之举,也没有带太多护卫,只有十几个骨朵子相随。

    可现在,骨朵子死伤大半,周围全都是杀气腾腾的黑衣人。

    两个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吓得魂飞魄散。

    玉尹刚稳住身子,还没来得及把赵谌放下,见两个黑衣人气势汹汹扑向柔福帝姬二人,也顿时急了眼。把赵谌放在地上,左右看了一眼,一把抄起那马车上的大纛,两膀用力,一声虎吼,那大纛便被硬生生拔出来。

    “太子,抓着我的衣服!”

    玉尹大吼一声,轮着碗口粗细的大纛杆,便冲向那两个黑衣人。

    赵谌这时候,俨然一个听话的小孩子,小手紧紧抓住玉尹的衣襟,可谓是寸步不离。

    近四米长的大纛杆,夹带着一股子罡风,蓬的就打在一个黑衣人的胸口。

    那黑衣人被撞得凌空飞起,噗通摔在数米开外,立刻没了声息……

    玉尹轮着大纛杆,厉声喝道:“柔福帝姬,十八姊过来……宗汝霖,随我一起往东华门走。”

    距离东华门越近,就越是安全。

    宗泽那边也杀了三四个黑衣人,眼见玉尹一人护着赵谌三人,明显有些捉襟见肘,忙舞刀冲过来,和玉尹并肩而战。

    这老头今年六十八岁,可是身体健硕,勇力不俗。

    花白的胡须上沾着血迹,一口大刀,更使得是虎虎生风。

    “公主,看好小哥,跟在我身后!”

    玉尹抡起大杆,直若疯虎般,势不可当。

    只是,他这心里面感觉奇怪:这里距离东华门,不过一千多米,这么大的动静,为何东华门没有任何动静?

    就在这时候,从马行街尽头冲来一群人。

    为首的正是高尧卿,远远便大声喊道:“太子休要惊慌,高三郎来护驾了!”

    “风紧,扯呼!”

    那些黑衣人眼见刺杀赵谌不得手,更有援兵到来,也知事不可违,忙大喊一声,转身就走。

    马行街上,有许多小巷。

    那小巷之间相互连通,好似迷宫一般。

    玉尹停下脚步,这心是砰砰直跳。

    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惊险了!

    现在回想起来,玉尹犹自感到浑身发冷。

    “小乙,你没受伤吧。”

    眼见刺客退走,柔福帝姬才回过味儿来,见玉尹浑身是血,忙关切的扶着他,轻声问道。

    “没事……小哥可好?”

    赵谌抬起头,那张小脸依旧显得有些苍白。

    不过听到玉尹询问,他却倔强道:“老师休要看不起人,我可是跟你学过相扑的……”

    赵多福一怔,“小哥,你何时学得相扑?”

    身为皇室子弟,怎可以学习相扑?想当年,宋太祖赵匡胤一根大棍打下了大宋江山,恐怕也不会想到,自家子弟居然会如此排斥武事。赵谌闻听,忙闭上嘴巴。

    玉尹则轻声道:“小哥见了高三郎他们,便立刻回宫去。”

    “嗯!”

    赵谌深吸一口气。如一个小大人般。向高尧卿等人道谢。

    趁此机会,玉尹则看向宗泽,却见宗泽站在旁边。钢刀已经入鞘,却依旧一副警惕之色。

    直到此时,东华门的守卫才有了动静。

    大队人马风驰而来。呼啦啦来到了赵谌跟前。

    “帝姬,去劝住小哥,莫让他在这里发作……有什么事情,便回宫中再做计较,想来官家也一定得到了风声。”

    赵多福心知,越是这时候,就越是要沉住气。

    她忙过去拉住了赵谌,和那些禁军见过之后,便在禁军的保护下。迅速朝宫中退走。

    “敢问壮士,高姓大名?”

    一名武官模样的中年男子,拦住玉尹。

    “徐都头。这是殿前司牟驼岗军寨军马指挥使玉尹。”

    中年男子器宇不凡。闻听高尧卿介绍,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亏得玉指挥在,若太子真个出事,殿前司便真个没了脸面……自家殿前司金枪班都头徐宁,日后还要多多亲近才是。”

    徐宁?

    莫非是金枪手徐宁?

    水浒传中,那个以一手钩镰枪,大破呼延灼连环马的天佑星,金枪手徐宁?

    玉尹顿时愣住了,下意识朝徐宁手中看去。果然,这徐宁手中,是一杆长枪,大约两米出头的样子,其中枪头长约三十公分,枪头下部,有两个侧向突出的倒钩,钩尖内曲,是典型的钩镰枪。只不过,徐宁这杆钩镰枪比之普通钩镰枪要粗,约六寸左右,看上去份量颇为沉重。

    玉尹忙拱手回应,“以后还请徐都头多多照应。”

    徐宁和玉尹寒暄过之后,又与高尧卿道别,便带着人赶回宫中。

    金枪班是殿前司所属,负责皇城内的警卫工作……只是玉尹依然不太清楚,为何东华门禁军,在赵谌遇刺时迟迟不见踪影。不过,他这时候却在想,这徐宁,是否便是水浒传中的金枪手呢?

    高尧卿道:“小乙要小心,这徐宁就是一贴膏药,若被贴上,向取下来却难。”

    “哦?”

    “此人本领是有,而且武艺不凡,原本是殿前司第一高手。

    只是这品性……呵呵,这厮一心想要往上爬,得罪了不少人。加之他的武艺不俗,特别是那钩镰枪,更使得出神入化,被不少人嫉妒,以至于到如今才做了个都头。

    兼之他吝啬,又不晓事,便是我阿爹几次有心提拔他,最后还是被其他人阻拦……”

    听了高尧卿这番话,玉尹愣住了!

    也就是说,这徐宁并非京东三十六巨盗中人,一直呆在开封?

    “小乙,咱们也走吧……待会儿开封府的人过来,便是想走,也要费些周折。”

    玉尹看着一眼满地狼藉,点点头,和宗泽随高尧卿迅速离开现场。

    高尧卿要立刻回家,把这件事向高俅汇报。

    玉尹则拉着宗泽去观音巷,一边走一边道:“不成想这时候,竟会发生这种事情。”

    “是啊,倒真个让人吃惊。”

    宗泽和玉尹来到甜水巷的时候,马行街方向已是灯火通明。

    “小乙,你说,会是谁要刺杀太子?”

    “这个……”

    玉尹此前并没有往这方面考虑,可是听了宗泽的话之后,脸色一变,陷入了沉思。

    “老大人,会不会是虏贼所为?”

    “虏贼为何要刺杀太子?”

    “嗯……制造恐怖气氛,令开封百姓惶恐!”

    宗泽想了想,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如果真是这样,朝中大臣随便挑一个出来刺杀,都不会比刺杀太子的难度大。而且,刺杀朝中大臣所制造出的效果,恐怕更能制造出小乙所说的恐怖气氛,你说是不是?”

    “这……”

    玉尹揉了揉鼻子,不知该如何回答。

    两人不知不觉,便来到了观音巷。

    “哥哥这是怎地,莫不是与人争执?”

    霍坚也觉察到了外面的动静,打开门,却见玉尹和宗泽两人,一身鲜血的走过来。

    他也被吓了一跳,连忙上前问候。

    燕奴等人也被惊动,一时间观音巷里灯火通明,乱成一团。

    “都别慌张,不过是遇到些麻烦……老霍,你明天一早便着人通知下去,让弟兄们这两日都小心一些。

    虏贼已渡过黄河,估计这几日,开封便有战事发生。

    方才在路上,还遇到刺客伏击太子……估计最近一段时间,城里不会太安稳,让大家不要轻举妄动。”

    刹那间,观音巷中一阵骚动。

    好在这些人,多是些亡命之徒,很快便冷静下来。

    霍坚把众人都赶回屋内,玉尹和宗泽,便在燕奴等人的簇拥下,回到家中。

    把身上血衣换下来,玉尹问道:“杨娘子,而今观音巷,还有多少空房可以使用?”

    杨金莲忙说道:“昨日与巷口的顾大嫂做了交割,她一家人已经搬走,往郑州去了……而今这巷子里,只中间有两家人不肯卖出房子,但房子目前,也都空着。”

    “顾大嫂家里……好像房子不小。”

    玉尹转过头,对宗泽道:“东二厢那边太过杂乱,老大人住在那边,怕也不方便。

    不如就在巷口住下,反正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老大人来了,彼此也能有个照应……”

    宗泽闻听,顿时大喜。

    他也不客气,忙说道:“如此便多谢小乙。”

    随后,两人便在客厅坐下,安道全也过来,为玉尹检查一番,确定无碍,方回屋休息。”

    “老大人,方才你说不是虏贼所为,那又会是何人手笔?”

    宗泽摇摇头,轻声道:“这却说不清楚……不过看方才那情形,刺客明显是早有准备,甚至连太子回宫的路线都设计妥当。而且事发之时,东华门禁军毫无反应,也是一桩怪事。小乙,此事别有蹊跷,不似看上去那么简单……弄不好,这里面另有隐情。我估计那些刺客,开封府一个也别想抓到,你我需多加小心。”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