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66章 虏贼,来了!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有的时候,这缘分二字强求不来。[我搜小说网]

    玉尹和赵谌接触并不算太多,可是赵谌和他的关系,却远远好过经常相聚的高尧卿。

    便是玉尹自己,也弄不清楚这其中缘由。

    不过,既然赵谌相邀,玉尹便不会拒绝。

    只是他旋即想到,宗泽过两日便要入宫奏对的事情。说起来,宗泽在朝堂上并无太深厚的根基,哪怕是李纲李若水这些人,也未必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六十八岁,眼见着就要过古稀之年的老家伙身上。这种情况下,宗泽岂不是更加孤单?

    历史上,宗泽得御史大夫陈过庭推荐,得以进京奏对。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时候的宗泽,被纳入主战派的阵营,所以才得以迅速重用。

    可问题便在这里!

    而今宗泽,是因为玉尹一句无心之语,被调回开封府。

    也就是说在他身上,如今没有任何派系的烙印。李纲等人是否会对他似历史上那般,尚在两可之间。如果没有李纲等人的支持,恐怕宗泽的仕途也不会太顺利。

    想到这里,玉尹心中便有了计较。

    “大郎,去打听一下,宗泽宗汝霖到了开封之后,住在何处。”

    玉尹立刻找来了霍坚,打探宗泽的下落。

    霍坚来开封已有一年多,手底下着实聚了不少人。其中不但有一百多个屠场的刀手,还有不少开封府的闲汉泼皮。这些人整日在街头无所事事,但打听消息,确是方便。

    很快,玉尹便得了回报。

    宗泽一家十二口人,如今便住在东二厢的一家客栈。

    东二厢,倒是距离观音巷不远。不过玉尹知道,那东二厢的治安并不算太好,环境也非常差。准确来说,东二厢属于贫民区。宗泽一家在东二厢居住。可见生活也不甚宽裕。

    玉尹想了想,便让燕奴拿了十锭银子,使霍坚送往客栈。

    “见到老大人,便说今日太子在丰乐楼里设宴。若老大人得空,便请他前去一会。”

    十锭银子,便是一百多贯。

    原本,一贯钱可以兑换一两三钱左右的银子,可随着战事发生。铜钱便出现了大幅度贬值。原本作为辅助通货的银子,在短短半年中迅速增长,一两银子而今可兑换一贯三百二十文足。玉尹从年初时,便不断把手中的铜钱兑换成银两。如今他手中握有数十两白银,价值五十万贯铜钱,堪称是开封府一个隐性富豪。

    霍坚有些奇怪。

    区区一个快七十岁的巴州通判,公子何必如此看重?

    不过,他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去询问,什么时候不该询问。既然玉尹吩咐下来。他照办就是。

    才走了两步,便听玉尹又唤道:“大郎且慢……再那些银子过去,记得让老大人换一身衣裳。若问起时。便说人是衣裳马是鞍,有的时候,这表面功夫还要做足。”

    霍坚不解其意,但玉尹既然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会去追究询问。

    便答应一声,带着银子,匆匆出门。

    “这宗泽,很厉害吗?”

    安道全从厢房里走出来,一脸疑惑的问道。

    方才玉尹和霍坚的对话。他在屋中听得非常清楚……只是,宗泽这个名字,直个有些耳生。

    玉尹一笑,“那是自然!”

    宗泽的厉害,不仅仅是在于他曾独力坚守开封。为宋室南迁赢得喘息之机。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一手培养出那位在后世享誉天下的岳爷爷,岳飞岳鹏举。在靖康之变结束之处,宋室得以维系,有两个人出了大力。一个宗泽。另一个便是隆佑太后孟太后。

    这孟太后,是哲宗皇后,曾得太皇太后高氏和向太后所喜。

    只是哲宗专宠刘婕妤,后来被废了皇后之位,居瑶华宫出家……

    然哲宗在位时间不长,公元1100年,徽宗继位之后,向太后垂帘听政,把孟太后迎回,尊元祐皇后。可是,这元祐皇后实在命苦,向太后一死,那位刘婕妤,后来的刘皇后便逼迫徽宗皇帝,再次下诏,废掉了孟皇后,使得他重回瑶华宫。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靖康之后,徽钦二帝被掳走,一力担起了国家大事,稳住当时的局面。

    玉尹知道孟太后,却见不得真人。

    此时,孟太后尚幽居瑶华宫中,甚至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她的存在。(圣王)

    玉尹对这位在靖康末期,曾起到不可估量作用的女人,自然不可能忽视。心中盘算了许久,最终他下定决心。不管结果如何,他都要设法,交好与隆佑太后才成。

    可是,该如何交好呢?

    依稀记得,隆佑太后之所以得以幸免,盖因当时不在宫中。

    但为什么会离开宫内,玉尹却记得不太清楚了……这也许是他示好隆佑太后的唯一机会。

    只是,该怎样才能,抓住这个机会?

    玉尹思忖良久,确无法想出一个章程来……

    +++++++++++++++++++++++++++++++++++++++++++++++++++++++

    是夜,开封府一派萧条。

    女真人逼近黄河的消息已经传开,令无数人感到惶恐不安。

    昔日热闹的州桥夜市,马行街裹头变得冷冷清清。便是那几家酒楼,也是门可罗雀。

    玉尹带着高泽民走出家门,直奔丰乐楼而去。

    远远,便看到丰乐楼门前围了不少人,走进才发现,是宗泽被人挡在丰乐楼门外。

    东心雷已经不在了,据说是失足落水淹死于汴河。

    可玉尹知道,那是李清照的手笔……李清照在离开东京之前,命赵九暗中除掉了东心雷,也算是铲除了一个女真人的奸细。至于东心雷是否真是女真人奸细,没有人会去在意。便是玉尹也没有证据,只是听李观鱼这么说,心下才这般认定。

    取代东心雷的,是一个名叫张锦绣的人。

    此人是张三麻子的侄儿,平日里混迹于快活林。虽游手好闲,但从不欺凌他人。

    东心雷死后,得张三麻子推荐,马娘子便招揽了张锦绣。

    此时,宗泽正面红耳赤的向张锦绣辩解着什么,可是张锦绣,却面无表情,连连摇头。

    “绣哥儿。这是作甚?”

    玉尹这才醒悟,太子赵谌,可不是当初的皇太孙可比。

    他既然在丰乐楼设宴,必然是守卫森严。想想也是,之前是皇太孙,可现在,却是大宋太子。玉尹只想着把宗泽找来,却忘了这其中的机巧。宗泽又不认得赵谌,怎可能获准进入?于是。他连忙分开人群走进去,朝着张锦绣笑呵呵打了个招呼。

    “呦,却是小乙哥来了!”

    张锦绣认得玉尹。当初玉尹和张三麻子勾当,两人见过几回。

    不过,时过境迁,玉尹而今官拜禁军牟驼岗指挥使,已非张三麻子可以比拟。张锦绣忙放开了宗泽,快步上前朝着玉尹唱了个肥喏:“非是我为难这老汉,今日太子在楼内观看表演,自然要加强戒备。这老汉来了,便说要见太子。可又无人识得此人,我怎敢放行?”

    玉尹笑了!

    “那我可以进去吗?”

    “小乙哥说得甚话,高衙内吩咐过,小乙哥是太子特意点名邀请的对象。”

    “绣哥儿,事情是这样……这位老大人是我邀请来的客人。名叫宗泽,前巴州通判。

    你也知道,官家登基不久便立了太子,而太子身边,总要有些可用的人。

    老大人才干不俗。所以我便动了心思向太子引荐……只是忘了而今太子的规矩不一般,所以……这样,我带老大人进去,一切事情自有我来承担,你看这样可好?”

    宗泽在一旁听了,只觉心头一股暖流涌动。

    再回东京,已是人地生疏。

    官家说是要召他奏对,可谁又晓得,什么时候会召见?

    也正是这原因,宗泽得了玉尹的消息之后,内心里虽不太情愿,却也只能听从……若是能打上太子的烙印,总好过留在开封城里无人过问。要知道,东京哪怕再萧条,那物价也是惊人。一家十二口人住在客栈里,一天便要一贯多钱。如今东京粮食一天一个价,便是吃的简单,也要几百文钱。宗泽手里,可没什么积蓄。

    只是未曾想,被挡在丰乐楼外。

    若非玉尹为他解围,这张老脸可就丢尽了!

    张锦绣闻听玉尹这番话,再看宗泽的眼光,可就不一样了……

    谁都知道,玉尹虽是个从六品的武官,可是在太子面前,却是真个得宠。这老汉得了玉尹推荐,少不得要飞黄腾达。可恨自家怎没这等福分?不然也能凑上一回。

    “既然是小乙作保,自可通行。”

    “呵呵,今晚是甚节目?”

    “哦,冯姑娘和张姑娘今夜要联手献艺,确是一出好戏。”

    “如此,自家便拭目以待。”

    玉尹说话间,一锭三两重的银子,便落入张锦绣手中。

    喜得张锦绣眉开眼笑,忙让开了路,弓着身子道:“小乙哥,里面请。”

    “老大人,咱们进去吧。”

    “小乙先行。”

    这时候,宗泽可不敢拿大。

    于是他退后一步,想要落在玉尹身后。

    哪知道玉尹一伸手,蓬的便攫住他的胳膊,“老大人,客气个甚,你我便一起走。”

    这,叫做把臂而行,是一种极为亲密的行为。

    宗泽在心里一声苦笑,未曾想自家七十岁的人了,而今却要呈一个小辈的情……不过,玉尹这番情意,他确是记在了心里。两人一同走进丰乐楼,一进门就听到有人道:“小乙,怎来得恁晚?快来快来,大家可都等着你呢!你这大家不来,便是冯姑娘和张姑娘,也不敢献艺啊……”

    这般叫喊的,自然是高尧卿。

    玉尹抬头看去,就见高尧卿从三楼探头出来,正朝他招手。

    玉尹也挥了挥手,领着宗泽往楼上走。

    两人待上得三楼后。走进雅室,便看到赵谌正笑嘻嘻的坐在那里,身后站着一个内侍。

    在他身旁,坐着两个女子,一个是柔福帝姬赵多福,另一个则是他的十八姨娘,那位历史上本应该成为钦宗慎妃的朱璇。两女正低着头,低声说着悄悄话。见玉尹来了。赵多福顿时笑逐颜开,“小乙,你来得迟了,确需罚酒三杯,是也不是?”

    “是啊是啊,必须罚酒三杯。”

    赵多福一开口,便引得一帮人在旁边起哄。

    高尧卿诧异问道:“这位老大人是……”

    “你不懂,且走开。”

    玉尹说着,便把高尧卿拨到了旁边。看得宗泽又是一阵发懵。

    这高尧卿是什么人?宗泽已经听玉尹介绍过。内心里不管对高俅再怎么不屑,也无改高尧卿衙内的身份。可是看玉尹这架势,浑然不把高尧卿放在眼里。偏那高尧卿,却丝毫不怒。

    这,真是个市井出身的屠户吗?

    “小哥儿,我今天来,可是为你带了一位能人。”

    赵谌一怔,旋即笑道:“小乙,你这喉咙里又卖的什么药?”

    “还记得上次,我与你提过的宗泽宗汝霖吗?”

    “……倒是有些印象,莫非……”

    “人给你带来了。老大人,这便是太子殿下。”

    宗泽闻听,忙上前行礼,却被赵谌拦住,“老大人莫多礼。玉师傅从不向我推荐人,既然他推荐了你,那一定不会有假。不过今晚,咱们不说正事,且先看戏。来日咱们再做计较。”

    地位的变化,的确能令人产生不同的气场。

    为皇太孙时的赵谌,和而今为太子的赵谌,显然不太相同。

    虽说赵谌才九岁,可这举手投足的气度,已透出不同寻常的威势……

    玉尹心中也是一阵感叹:去年那个拉着自己,要学习相扑的童子,似乎长大了许多。

    宗泽忙躬身道谢,在一旁坐下。

    “你便是宗泽吗?”

    耳听一个好听的女声响起,宗泽回头看,顿时一怔。

    “小乙上次也是在这里,说你非常厉害……本以为是长得什么样子,没想到……”

    言下之意,似乎是说宗泽有点老了。

    这本是一句带有歧视意味的言语,可不知为何,从少女口中说出来,却带着一些天真的味道。

    玉尹,这时候被赵谌拉着说话,宗泽也不知眼前这少女,究竟是什么来头。

    “此官家廿妹,柔福帝姬。”

    好在高尧卿看出了宗泽的尴尬,忙上前在他耳边,低声介绍。

    宗泽愣了一下,旋即释然笑了。

    早就听说,太上道君最宠爱柔福帝姬,那柔福帝姬天真无邪,是个极善良的女子。今日见面,这天真无邪倒真个不假。

    “没想到是个老家伙。”

    宗泽知道,今天的见面,将关系他的未来。

    加之柔福帝姬的模样甜美,年纪也甚至比宗泽的孙子还小,自然也就生不出怒气。

    “我可没这么说。”

    “老朽而今六十有八,老家伙三字倒也当得。

    只是自家也觉得奇怪,我与小乙素不相识,他又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嘻嘻,小乙说他在杭州时,曾听说过你。”

    杭州?

    却距离宗泽的家乡不远……宗泽倒也没有考虑太多,想来是小乙在杭州时,听人提过自己的名字。

    这位玉指挥,倒是个一心为国的忠直之士。

    柔福帝姬和宗泽只说了几句,便没了兴致……也难怪,宗泽比柔福帝姬大了五十多岁,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共同语言。也就是在这时候,楼下鼓乐声响起,却见几个小唱从后台走出,登上献台,开始演唱。

    唱的是《梁祝》,采用的曲子,确是玉尹所作。

    “这劳什子词做的真差,听说这梁祝,是小乙谱曲,若有机会时,何不重作一回?”

    朱璇忍不住撅起了嘴,一脸的不高兴。

    玉尹便笑道:“既然十八姊开口,待虏贼退去,小乙定会重作。”

    “那,一言为定!”

    玉尹一声十八姊,叫的朱璇眉开眼笑。

    赵谌一旁道:“小乙,我听说你要去酸枣?”

    “哦……倒是有这想法,但还未得到命令。”

    “你也是,好端端去酸枣作甚?便留在开封府,不是更好?”

    赵谌言语中,带着些嗔怪之意,玉尹笑了笑,轻声道:“若不赚一些军功回来,日后又如何为小哥儿效力?”

    赵谌眼睛一眯,连连点头。

    “说的也是,前些时候我与母后说,想要让小乙入东宫做事。

    母后却说,小乙身无功名,如今做得指挥使已实属例外,还需循序渐进,博取资历。若小乙有了军功,再与母后提起时,便有了借口。嗯,小乙这法子,确是不错。”

    一句话,便漏了底。

    别看赵谌举手投足透着威势,可说穿了,还是个孩子。

    玉尹一旁微微一笑,便不再言语。

    这时候,献台上小唱结束,冯筝手持琵琶,登上献台。

    张真奴则是身着盛装,和冯筝并肩而立。两人朝楼上微微一福,正要开演时,却忽听门外一阵喧闹。

    “出了什么事?”

    赵谌一怔,忙站起身来,一脸不快。

    玉尹则一蹙眉,闪身来到赵谌身边,从窗口探头出来,冲着楼下大声喝道:“绣哥儿,外面怎地这般喧闹。”

    张锦绣一脸慌张,脸色煞白的从外面踉跄着跑进来。

    到献台下的时候,他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幸亏白世明一旁手疾眼快,一把搀扶住他。

    “太子,小乙哥……大事不好了!”

    “究竟发生何事?”

    “刚得到消息,虏贼,虏贼渡河了……”

    “你说什么?”

    赵谌先是一怔,紧跟着脸色大变,厉声喝骂道:“你这鸟厮,休得胡言乱语,朝廷在黄河边驻守数万兵马,而今河水解冻,虏贼便是肋生双翅,也不可能这么快渡河。”

    “太子,小人怎敢欺骗太子……外面都已经传开了,虏贼先锋已经渡过了黄河!”(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