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57章 将夜(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什么事?”

    玉尹抱着女儿,一边逗弄,头也不抬问道。[全文字首发]

    陈东也算不得外人,加之随玉尹前往杭州,而今已算得上心腹。所以玉尹也没有太过严肃,一切便做自家人一样,倒是让陈东颇有些感慨,想着是否也该成家了呢?

    “今日在下桥苑里,雷观和张炳把我拉去涪陵郡公楼上,说是想在周刊上发表文章,希望我与朱绚说道一二。”

    在经过去岁李若水一事之后,大宋时代周刊选刊的文章,便严格许多。

    朱绚更把黄裳请去坐镇,进行把关。黄裳也很清楚,玉尹虽然让出大宋时代周刊,可是与周刊却无法断隔。出于保护玉尹的心理,对于一些风向立场特别明显的文章,一律不予采用。不过,在学术方面却放宽许多,也使得大宋时代周刊的权威性,尤甚早先。

    “他们要发表什么文章?”

    “也不太清楚,只是想要对朝堂时事进行评论。”

    玉尹抬起头,沉思片刻后道:“若叔祖那边通过,采用便是;若叔祖那边不通过,我也不会插手过问。

    少阳,那些人你最好还是少些接触,免得耽搁了前程……那些人,太过奸猾,虽说是涪陵郡公的人,但说实话,我信不过他们。要实在抹不开脸面,便回兵营是了。”

    陈东,是历史上诛杀六贼的发起人,更是率万民伏阙上,恳请招还李纲回朝的代表。

    他也是靖康之时,颇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

    不过结果嘛……据史记载,雷观张炳也是当时的发起人,却得了天大好处。而陈东最后,却落得一个凄惨下场。玉尹最初和陈东相识。并没有把他和历史上那个陈东联系在一起。可随着和陈东的接触。这段记忆也渐渐清晰,令他更加小心。

    宋代言论自由,但却不代表你一个太学生可以聚众闹事。

    从玉尹的角度来看。陈东当时的举动,合理却不合法,他是在挑战老赵官家的威严。

    因为他两次聚众。使得钦宗皇帝颜面尽失。

    也造成了后来高宗皇帝继位后,对他深恶痛绝……

    而今,陈东是自己的好友,玉尹自然不想,让他卷入其中。

    陈东蹙眉不语,似乎有些为难。

    玉尹叹口气,轻声道:“少阳,非是我挑拨离间,而是你那两位同窗。还有那位涪陵郡公,总让我觉得不甚妥当。那位涪陵郡公此前一直表现低调,可这次回来。却是异常高调……他频繁接触太学生。也颇有些不正常,还是小心些。莫着了他人的道。”

    一番言语,让陈东最终下定了决心。

    “既然小乙这么说,那便不与他们理睬……我这就返回牟驼岗,看他们又当如何。”

    陈东对玉尹,颇为敬佩。

    从一个市井出身的屠户,一年间摇身一变,却成了而今的殿前司指挥使,文林郎。

    最重要的是,他所预料的事情,几乎没有出错。

    陈东相信,玉尹不可能害他……既然玉尹不会害他,便说明雷观等人有问题。他不是傻子,焉能看不出这其中端倪?只是先前碍于情面不好推辞,如今玉尹既然说了,他便有足够的借口推脱。了不起,我便回了兵营,看你们又能奈我何?

    玉尹,顿时笑了!

    +++++++++++++++++++++++++++++++++++++++++++++++++++++++++

    吃罢了午饭,陈东便回转牟驼岗。

    玉尹则在开封城里又停留了一个晚上,唤上石三和肖堃,又把便桥屠场的霍坚找来一起吃酒。而今,便桥屠场的生意已趋于稳定,每个月下来有八百贯上下的纯利,也算站稳脚跟。若算上玉燕牙具行和肉铺的收益,玉尹每月有一千三百贯左右的收益。此外,玉尹虽说让出大宋时代周刊,可由于没有收取一分钱,所以赵谌便保留他三成利润。别小看这三成利润,一年下来,也是几万贯分红。

    所以,而今的玉尹在东京城里,也着实算得是一号人物。[我搜小说网]

    至于那些当初投奔他的兄弟,也大都出人头地。

    杨再兴在亲军侍卫马军司为将虞侯,甚得上司看重;高宠王敏求便不用说了,留在玉尹身边,自不会受了亏待。便是封况凌威几人,也都在步军司站稳脚跟,前程无量。

    而黄小七、张择端这些人,虽说没有入仕,却也有了奔头。

    相比之下倒是霍坚有些亏了!

    当初他和王敏求一同投奔玉尹,如今王敏求已做了殿前司十将,他却依旧留在屠场,整日里杀猪宰牛,看似一无所成。倒不是玉尹看不上霍坚,而是霍坚的性情暴烈,颇有些江湖游侠儿的气质。若真个从军,反而会让他感觉着不太自由。

    所以,霍坚便留在屠场,手底下领着一百多个刀手。

    虽说不似王敏求等人的风光,却也别有一番气派……至少在马行街一带,无人赶来打搅玉尹的生意。这半年多来,更凭着玉尹的财力支撑,隐隐成为一地团头。

    霍坚也没有抱怨,对这种生活也颇为惬意。

    只是玉尹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亏欠,便叫上他,好一番安抚,让霍坚是感激不尽。

    想当初,他不过是断碑沟一个山贼,朝不保夕。

    那似现在,生活在东京,衣食无忧,还娶妻成家,在便桥一带也是无人敢来招惹。

    内心里,虽有些羡慕王敏求,却也知足。

    霍坚连吃了三觞酒,突然道:“哥哥,有件事需与哥哥知晓……前些时候,李宝派人找我,言语间颇有拉拢之意。自家自不会理他,可谁知这厮竟让他几个徒弟跑来生事。哥哥走时曾说。不要招惹麻烦。所以自家也就不曾理睬。可那厮却越发骄狂,前日还派人打了屠场的人……若哥哥同意,自家便想要教训一回。”

    李宝?

    这名字乍听。还真有些耳熟。

    说实话,玉尹几乎快忘了此人,甚至回东京后。也没有想起。

    想当初,李宝是他眼中一座大山,可时过境迁,而今在玉尹眼中,李宝与那些泼皮腌臜汉们也无甚区别。看样子,这半年来李宝也没什么长进,还是和从前一样,带着那些泼皮们四处惹事生非。也难怪,陈希真自去年和珊蛮善应决斗受伤之后。便一直在少室山中将养。在年初时,更派人回来,辞了御拳馆的事情。

    而今御拳馆当家人。是原来地字房的教头周凤山。

    周凤山也是个内等子的修为。据说与当初玉飞不遑多让。

    李宝是御拳馆的教头,周凤山自然会偏向一些。也正是这缘故。李宝才复又张狂。

    当然了,李宝也控制着尺度。

    玉尹三兄弟联手,未必会属于御拳馆。

    更不要说,玉尹而今背靠东宫,还做了大官人。这等身份,便是周凤山也不敢轻易招惹,更不要说李宝了。他之所以挑衅便桥屠场,说穿了,也是为争那几分孝敬。

    若在从前,玉尹必然不让。

    只是现如今,随着地位和身份的变幻,玉尹的眼界也就提高不少。

    “大郎,那厮何故来招惹咱们?”

    “还不是自家生意兴隆,惹得那厮红了眼……年初,那厮便派人商议,想要分了咱送肉的活计。当时是九儿姐做主,没有同意,所以那鸟厮便动了坏心思……他让他那大徒弟吕之士和吉普,三分五次生事……小乙哥,却要教训一番才是。”

    “吕之士?”

    “便是去年与小乙哥快活林争跤,被小乙哥教训的吕瘸子。”

    “鬼脚八。”

    “正是。”

    一旁石三道:“只是那厮而今已不叫鬼脚八,而是换做瘸腿小八。

    当初小乙哥出手狠了些,让他落了残疾……不过,这厮道真是厉害,将养半载之后,居然比从前更加厉害。至于那吉普,本就练得好本事,这两人而今是李宝的左膀右臂。”

    “既然如此,何不拿了他们?”

    玉尹说着,便看向石三和肖堃。

    他面带笑容,看上去颇为亲切,只是那笑容里隐含的冷意,让肖堃和石三心里一颤。

    如今的小乙,可不再是那个马行街打架斗殴的泼皮。

    随着玉尹官威日盛,便是肖堃这等老江湖,也会感到害怕。

    “非是不拿,只是这些家伙是滚刀肉,根本不怕……便拿了关十几日就要放出去,自家也是感到无奈。

    有两次,本想重责那些泼皮,却不想御拳馆的周凤山跑来说项。

    小乙莫怪我等,我与石三也不过是个办事的人,周凤山而今是御拳馆总教头,却不能薄了面子。”

    玉尹,心中不愉。

    这件事,燕奴最初的处置有些差了。那李宝真要分一杯羹,给他便是,又伤不得筋骨……要知道,自古以来,吃独食的人,大都不会有好下场。李宝手下也多是些苦哈哈,给条生路也算不得大事。不过燕奴拒绝了也便罢了,你周凤山跑出来,又算甚事?以前师叔在御拳馆时,我尚会给你些脸面,如今师叔不在拳馆……

    “三哥,与你商量件事。”

    “小乙但请吩咐。”

    “明日,帮我拿了吕之士等人,不知三哥可愿意帮忙?”

    开封府拿人,天经地义。

    若是一些达官贵人,可能需要开封府尹出面。但若只是些泼皮闲汉,石三便可以做主。

    “小乙哥此话怎讲。”

    “便拿去牢里,也不必太为难他们……若周凤山再出面,就让他来找我说话。许是自家离开东京太久,有些人便忘了教训。我若不吐口,那些人就别放出来,如何?”

    玉尹盯着肖堃,一字一顿。

    石三拿人不难,难的是一直关在牢里。

    这件事,便需要肖堃出面……肖堃听了。微微一笑。“既然小乙哥吩咐,就关他十天半月再说。”

    “哈,押司果然是个痛快人。吃酒!”

    玉尹大笑,为肖堃斟满一杯酒水。

    肖堃倒也不客气,一饮而尽。和玉尹相视而笑。

    做了这么多年的押司,肖堃又怎可能不明白玉尹的意思。这是要教训周凤山李宝等人……天塌了自有玉尹担着,与他肖堃无关。以前,是玉尹不开口,他自然不会动手。现在玉尹既然开了口,便等于承他一个人情……一边是殿前司的指挥使,一边是泼皮闲汉,孰轻孰重,肖堃这心里自有一杆秤。分的是清清楚楚。

    这一顿酒,吃的颇为畅快。

    第二天,玉尹便返回牟驼岗军营。其余事情。自有肖堃和石三处理。

    “哥哥,要寻那李宝的麻烦吗?”

    高宠忍不住询问。

    玉尹道:“些许闲汉。值甚大事,也需我去寻麻烦?

    我看那李宝,也是一条好汉,只是做人有些糊涂……若不教训一下,使他知好歹,早晚必有祸事。我已经想好了,等这事情过去,便把那生肉送货的事情交给他做。自家也是从市井中出来,在这开封城里讨生活,却端地不容易,却不想为难他。”

    高宠听了,也是连连点头。

    “十三郎,帮我个忙。”

    “请哥哥吩咐……”

    “过两日带上吉青和元庆,找周凤山切磋一番。”

    “啊?”

    “我听人说,周凤山整日在御拳馆里,便去御拳馆找他吧……顺便帮我带一句话给他,就说我心里有分寸,让他不必担心。”

    高宠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

    他又怎听不出玉尹的意思,分明是要威慑一下周凤山。御拳馆不是官方组织,说穿了只是个民间的武馆。这属于江湖中的事情,要解决,便用江湖中的手段来解决。

    江湖中什么手段?

    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爷!

    陈希真当初曾说过,周凤山的功夫不错,但却并非宗师。以高宠、何元庆和吉青三人的拳脚,足以震慑御拳馆。只要御拳馆不出面,李宝也就折腾不出什么花样。

    这一点,玉尹心里非常清楚。

    做人且留一线,如果李宝真不识好歹,倒也不介意,让他彻底老实下来。

    以前,李宝是开封一霸;可而今,在玉尹的眼中,李宝还真就算不得什么人物……

    ++++++++++++++++++++++++++++++++++++++++++++++++++++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

    玉尹或是在牟驼岗兵营练兵,或是回家中,陪伴娇妻爱女。

    只是有一桩事让他颇感不自在。

    杨金莲住在家里,总是有些尴尬……不管怎么说,是玉尹杀了李观鱼,才让杨金莲做了如今的寡妇。每次见面,总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便是杨金莲自己,也似乎在故意躲着玉尹。

    好在,随着牟驼岗兵营建好之后,大批辎重开始送来。

    玉尹很快便忙碌起来,除了每日的练兵之外,还要和殿前司,侍卫亲军马军司以及步军司应酬。如此一来,回家的次数也就少了,大多数时间,都是燕奴带着女儿前来探望。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过去。

    九月十一,石三带着一干差役,闯入秀才巷,抓了吉普和吕之士。

    别看那吕之士和吉普都是狠角色,却也要因人而异。面对石三等一干如狼似虎的差役,两人空有一身本事,又不敢反抗。问石三时,只说是两人犯了事,回去问话。

    可一入大牢,便再也无人理睬。

    李宝得到消息之后,便派人去打探消息。

    本以为使些银子便好,哪知这一回,便是使了银子,也见不得吕之士和吉普两人。

    寻肖堃时,肖堃也不明说。

    李宝无奈之下只得再去寻周凤山出面,谁料想周凤山却告诉他,这一次的事情,他出不得面。

    打听之后,李宝才弄清楚了状况。

    原来就在几日前,高宠带着两人打上了御拳馆。

    高宠和周凤山两人,打了个平手,没有分出胜负。而何元庆则连败七人,令御拳馆颜面无存。好在高宠等人并没有声张,只告诉周凤山,让他不要为李宝出面。

    李宝这心里,顿时慌乱起来。

    周凤山,那可是内等子的本事,居然和高宠打了个不相伯仲。

    那高宠是玉尹的兄弟,还有个和高宠不相上下的杨再兴……马行街三猛兽,个个都不好招惹,以前是玉尹不在,所以也就相安无事。如今玉尹回来了,岂能善罢甘休?

    李宝也知道,玉尹是今非昔比。

    堂堂殿前司指挥使,这身份便远远高过了他。再用一些市井的手段,只怕是使玉尹更加生气。可让他去向玉尹低头,却又不甘心,一时间李宝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李宝左右为难的时候,吕之士和吉普等人,却突然被放出来。

    同时,两人还带来了玉尹一句话:以后便桥屠场送肉的活计,便交给李教头……只是丑话说在前面,若有人在里面动手脚,到时候可别怪我玉尹不讲情面。

    “师父,那玉小乙,忒张狂!”

    吕之士咬牙切齿道:“不若让徒弟带人,一把火烧了他便桥屠场便是。”

    李宝眼睛一瞪,怒道:“你只要前脚敢去烧了屠场,后脚就会有人,砍了你的脑袋。”

    说罢,李宝露出颓然之色,幽幽一声长叹。

    “玉小乙羽翼已成,非你我可以对抗。

    他虽说只是个从六品武官,可真要对付咱们,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你道他那么好心放你们出来,那是给我一个警告。他要对付咱们,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也罢,既然他已经划出道来,我接下便是。不管怎样,总算是没有赶尽杀绝,还留了条活路给咱们。吉普明日去便桥屠场,买些礼物带去,就说那活计,我接了。”

    吕之士和吉普虽不情愿,却也知道这是无奈之举。

    谁让玉尹而今势大,人家是官,自己是平民百姓,又如何对抗?

    李宝走到窗口,看着满园枯黄,幽幽一声长叹:“莫非我李家,终究比不得他玉家人吗?”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