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56章 蛛丝马迹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不知为何,看完了帖子之后,玉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样一句诗词。[我搜小说网]

    商女,没错,就是商女!

    而今女真人咄咄逼人,大战一触即发,可是这开封城里的权贵们,却不闻不问,要搞什么蹴鞠比赛……这大宋朝也许真的是要走到尽头,让人看不到半点希望。

    “我不去!”

    玉尹把帖子扔在桌子上,一脸阴郁。

    先前从凌振那里获得的一丝快慰,也荡然无存,只剩下强烈的颓然。

    陈东拿起帖子,看了一眼,旋即又向玉尹看去。和玉尹相识也有一载半,陈东也算是对玉尹有了些了解。玉尹的心情,他很明白,同时对玉尹的判断,也颇为钦佩。当初举国欢庆之时,玉尹便判断出,女真人和大宋之间,早晚会有一战。

    而且他也知道,玉尹一直在为此而做准备!

    仗义每多屠狗辈,也许真是应了这句话。朝堂上的读书人,一个个忙于争权夺利,便是早先陈东所钦佩的李若水等人,也不可避免的卷入其中。唯有玉尹,在默默准备……就这一点而言,玉尹这个市井出身的屠户,似乎更胜于那些读书人。

    若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则天下太平。

    这是那晚玉尹和皇太孙赵谌的对话,也不知是从什么途径传出来,甚得陈东认可。

    “小乙,你不能不去。”

    “为什么?”

    陈东叹了口气,轻声道:“若是旁人邀请,你不理便不理了……可这是皇太孙下帖,你若不去,岂非薄了皇太孙的颜面?要知道,你而今能为这牟驼岗的指挥使,固然是有高太尉帮衬,可若是没有皇太孙当初为你争取的文林郎补身,便是高太尉使力。也是不能……在许多人眼中,你是皇太孙的人。今日你薄了皇太孙颜面,只怕明日便会有人寻你不是,在其中挑拨离间……所以,你必须要去。”

    若换做是从前玉尹,必然立刻翻脸。

    可而今重生一回,玉尹的秉性虽依旧孤傲,可也多了许多圆滑。

    “如此。便去一回?”

    “去看看也好,不管怎地,这蹴鞠大赛是你一手促成,怎地也要露上一脸……我知小乙,忧心国事,可这人情世故,却也不能不顾。呵呵,知道你的人越多,便越是安稳。旁人想求这机会都不成。你又怎可放弃?说实话,我都想去凑一回热闹。”

    “那便一起去。”

    玉尹一摆手,笑道:“想来小哥也不会薄了我这面子。”

    就这样。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玉尹起床后练了回拳脚,便带着陈东,策马赶往开封。

    宣和七年深秋的早晨,已带着些寒意……路边的柏树已经枯黄,一阵风吹过,卷起落叶飞转。

    玉尹和陈东入城之后,正逢石三带着一干差役在街上巡视。

    见到玉尹,石三显得非常热情。“小乙,怎一大早便进城?可是要探望九儿姐吗?”

    而今的玉尹,可不是当初被一个泼皮无赖逼得走投无路的玉小乙。

    再怎样,他也是手握千余兵马,屯扎牟驼岗的指挥使。从六品武官。而石三现在,虽说在开封府做了班头,却终究是是个不入流的胥吏。所以,对玉尹的态度,也在悄然间发生了变化。如果说从前他和玉尹尚属平等交流的话。那么现在……

    玉尹下马,回了一礼道:“三哥辛苦,这一大早便出门勾当。

    今日入城倒不是看九儿姐,却是得了皇太孙之邀,前去下桥苑看鞠……而今比不得当初自由,反倒有些不爽快。几次想找三哥吃酒,却总是抽不出时间来。”

    这话,乍听有些矫情,却是实话。

    石三笑道:“小乙哥而今做了指挥使,还未来得及道贺。

    不如这样,今晚便由自家做东,再唤上肖押司来,一起吃上一回如何?”

    “如此,甚好。”

    玉尹和石三寒暄几句,便告辞离去。

    “三哥,方才那个便是玉小乙吗?”

    一个年轻的差役凑上来,轻声与石三说话。【|我&搜小|说网】

    哪知道石三脸上笑容一敛,甩手一巴掌拍在他头上,恶狠狠骂道:“玉小乙三字,也是你能唤得?便是肖押司来,而今见到他也要尊一声玉指挥。小乙哥性情豁达,不与我等计较,可这心里的尊敬,却少不得……更不要说,人家走的是官家门路。方才可听到,是皇太孙相邀,你这般不知趣,若传出去必然惹来祸事。”

    言语中,带着浓浓的嫉妒之意,却又有几分自傲。

    他石三可是看着玉尹从落魄一步步走到而今的位子。从最初被郭京逼得险些家破人亡,到如今,马行街一带谁个不知小乙哥之名?有嫉妒,但更多是一种骄傲……人家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靠着本事一不顾走过来,直让人羡慕不得啊。

    便玉尹也不知,在不知不觉中,他已成为这开封城市井中的一个传奇。

    从那大相国寺一曲二泉映月开始,到如今堂堂殿前司指挥使,让许多人都为之称赞。

    他运气好是一端,可没个真本事,也走不到今日。

    马行街,甜水巷……那个不把他当作偶像来看待呢?

    小差役脸煞白,却又带着几分羡慕。

    石三看着玉尹和陈东背影消失不见,叹了口气,“走吧,各人有各人缘法,小乙哥的缘法,咱们效仿不来。大官人有大官人的苦处,你看便是连回家,也自由不得,浑不似咱们这般逍遥快活,再走两条街便回衙门里歇息,这一日也就过去。”

    “是啊,这真个羡慕不得。”

    一干差役在石三带领下自去巡街,而玉尹与陈东,则直奔下桥苑而去。

    这下桥苑,是高家园林。玉尹也不是第一次来,可今日一看,却不禁大吃一惊。

    下桥苑的格局,与早先变化许多。

    苑中那葱郁林木被砍了个干净。建起了十几座亭台楼阁。正当住一块空地,俨然便是后世足球场的面积。坐在那些亭台楼阁上,便可以清楚的观战场上动静。

    玉尹和陈东一到,便有人上前阻拦。

    等他拿了帖子出来后,立刻有人带着他,登上一座三层阁楼。

    这阁楼正中间,视野颇为开阔。楼下有骨朵子们在守卫,一层是侍卫家仆休息之所。随时听候楼上差遣。二楼供人闲聊说话,三楼便是观看蹴鞠之所。陈东因为没有资格登楼,入了下桥苑后,便径自寻人说话去了。下桥苑球场,可以容纳数千人观战,其中不泛武学和太学学子,陈东混在其中,倒也算不得太寂寞。

    而玉尹,则入了阁楼。

    才一上二楼。便听有人唤他。

    “小乙,快来帮我看看。”

    赵多福在一个窗口前,挥手呼唤。

    而在赵多福身边。仪态端庄的赵福金,显得有些惊讶。

    “见过柔福帝姬,见过茂德帝姬……”

    玉尹忙上前行礼,可不等茂德帝姬开口,赵多福便拉着他,递过来一张单子,“快帮我看看,该如何填写?”

    单子,是一张类似于后世博彩的单子。

    经过半年的规划。大宋时代周刊推出了蹴鞠博彩业务。而今大宋时代周刊每期多达六万余份,每张报纸上,都会单独拉出一块版面,用来供人赌博。有宋以来,赌博业极其发达。但似这种方式赌博,却少不得为人诟病。不得不说,朱绚在这方面真个有天赋,竟想出博彩之法,说是用于对东京城市进行改造。可实际上,大部分金钱流入太子赵桓之手,只有少部分,会划拨到户部充作公用。

    可如此一来,也绝了那些御史大夫的口。

    太子赵桓当然不会动用这笔钱,而是由太子妃掌管,算作是赵谌的私房钱。

    凭借这一手,半年下来,赵谌手里便得了十几万贯的私房钱。便是柔福帝姬等人,也比不得赵谌富裕,着实眼红不已。

    “柔福帝姬说笑了,自家方回东京,对这两队都不清楚,如何为帝姬出谋划策。”

    “也是哦……”赵多福露出失望之色。

    看她那小模样,恐怕是输了不少,所以才要找人帮忙。

    本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哪知道赵多福又道:“小乙你运气好,就帮我填写一下,说不定就能中了……嘻嘻,若真个中了,改日便请你去潘楼听戏,如何?”

    “嬛嬛!”

    赵福金在一旁,实在是看不过眼,忍不住轻声呵斥。

    赵多福却不在意,眼巴巴看着玉尹,颇有一些玉尹若不从,她就不会善罢甘休的意思。

    玉尹苦笑一声,便接过了单子。

    前世买也没少买博彩,所以对这里面的门道,却也还算清楚。

    仔细看了一下两队的介绍,玉尹便提起笔,把单子填完,笑道:“若是不中,帝姬勿怪。”

    赵福金,一脸苦笑。

    距离两队开赛还有些时候,赵多福便让人前去下单。

    趁此机会,玉尹上前与赵福金道:“去岁得茂德帝姬救命,大恩大德,尚未道谢。”

    不知为何赵福金却脸一红,侧了身子故意不去看玉尹。

    “我一直命人暗中盯着冯筝,倒也没有露出什么破绽……这半年来,她非常安静,更极少与人接触。只是我发现,她结交之人,多是太学和武学中人,却不知是何缘故。另外,她好像和千金一笑楼走得极近,有许多次,还与张真奴同台献艺。”

    阳光透过窗子,照在赵福金的脸上。

    从侧面看去,那如羊脂白玉般的肌肤,透着几分诱人光泽。

    玉尹心神一荡,旋即冷静下来,“千金一笑楼?”

    “是啊……据说是因那潘楼太过强势,所以两边走动频繁。

    张真奴也时常会去丰乐楼献艺,为的便是对抗潘楼……说起来,两边之所以如此,也是小乙你一手造成。若非小乙作《牡丹亭》,又创出一门新唱法,两边也未必会有联系。”

    说话间,赵福金看了一眼玉尹。那绝美风情,让玉尹不禁目瞪口呆。

    “却看个甚?”

    “啊……只是,只是一时出神。”

    就在玉尹想要详细询问的时候,忽听楼下一阵喧闹,却是赵谌来了。

    “小乙,直恁来得早?”

    随着太子赵桓确立东宫身份,皇太孙赵谌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他在一干人簇拥下。上得楼里,看到玉尹便立刻兴奋上前,“你来得正好,今日便陪我观战吧。”

    玉尹唱了个肥喏,便随着赵谌上了三楼。

    赵福金和赵多福也带着人,一同上楼,找了位子坐下。

    这三楼的视线极好,一面墙做成了大窗,可以把球场看得一清二楚。连带着周遭景色。也映入眼帘。就见不远处一座阁楼上,赵叔向和一干太学生也都坐下来。

    咦?

    玉尹在那些太学生中,看到了陈东。

    只见他和两个太学生坐在一起。距离赵叔向很近,交头接耳,似乎在讨论什么事情。

    从三人和赵叔向座位的距离来看,似乎颇有些不寻常。

    玉尹也认得那两个太学生,正是此前在丰乐楼见过,却未曾有过接触的太学内舍生雷观,以及德安府进士张炳。玉尹心里不由得奇怪,陈东怎会出现在那里面?

    也就是在他思忖之时,蹴鞠大赛。便开始了!

    与后世那种平民化的足球比赛不同,这蹴鞠大赛,更好像是一种为了取悦于达官贵人的活动。

    从两边的称呼,便可看出一些端倪。

    涪陵郡公府,东宫……球员所代表的。是各自的主人,所以也不存在什么假球之说。

    “小哥好像和涪陵郡公不对付?”

    球赛开始之后,玉尹便看出一些端倪。

    皇太孙赵谌似乎对这场比赛非常重视,不时发出一阵呼喊,如同疯魔。

    但在玉尹看来。他那些举动,更像是在挑衅赵叔向。只是赵叔向那边,却显得很平静,便是赵叔向,每每当赵谌做出挑衅动作的时候,也只是朝着赵谌,笑了笑。

    “十九哥也不知怎地,近来屡屡向大哥发难。”

    “哦?”

    “从前他不是这样,可这回进京却不知为何,总是说大哥不是……小哥对他也就有些不满。”

    这种皇家内部的事情,按道理是不该与玉尹说。

    可不知为何,赵多福却毫无顾忌说出来,脸上更露出了些许不快之色。

    看得出,赵多福和赵叔向,似乎关系不错。只是言语中,虽带着几分对赵叔向的不满,却也没有说的太过明显。

    一旁赵福金,只是默默观鞠,没有任何动作。

    她即没有表现出反对,也没有表现出赞同,好像无事人一般。

    若依着赵福金那种性子,理应出面阻止赵多福说下去。可这一回,她却没有开口。

    也就是说,赵福金内心里,对赵叔向也不甚满意?

    为难太子赵桓!

    按道理说,不应该啊……

    赵桓而今也算是地位稳固,赵叔向是聪明人,为何要如此作为?

    玉尹心中觉得怪异,但也只是点点头,没有再去询问。

    已是九月,徽宗皇帝禅让在即,难不成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吗?玉尹眼睛,不由得眯成了一条缝。

    这场比赛,波澜不惊。

    赵谌手下的鞠队,毕竟组建时间长,再加上玉尹之前的指点,各方面已经成熟,故而获得大胜。倒是赵多福兴奋不已,因为连玉尹都未想到,他胡乱填写的单子,居然中了**成。除了最后的比分没有猜中之外,其他几项都被他蒙对了。

    按照赵多福的说法,她可以获得三倍的收益。

    问她压了多少?

    赵多福的回答却让玉尹吓了一跳,“我把今年的月例全都压上去了,嘻嘻……三千贯。”

    身为徽宗皇帝最宠爱的女儿,赵多福肯定不会只有三千贯零花钱。

    不过月例是月例,恩宠是恩宠……至少在明面上,一个公主一年三千贯零花钱,倒也算不得过分。只是玉尹却吓了一跳,如果赵多福输了,那他可是有的罪受。

    “小乙而今,多在军营吗?”

    “是。”

    赵福金轻声道:“我会继续让人盯着冯筝,若有什么动静,便派人往军营中告知。”

    “顺便,盯着千金一笑楼。”

    玉尹也不知是怎么想的,脱口而出道。

    说起来,他和千金一笑楼的张真奴关系也极好,回东京之后,还专门去拜访过一回。

    可不知为何,从知道冯筝和千金一笑楼往来密切后,他这心里就不太踏实。

    李观鱼死前说了不少名字,但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谁也不知道……谁又能保证,那千金一笑楼便真个干净?便以前是干净的,而今过去近一年,也不太一定。

    赢了比赛,赵谌显得很开心。

    拉着玉尹在楼里说话,询问他而今在牟驼岗的情况。

    听得出,对军营里的生活,赵谌颇有些向往,“老师,你教我的那些个扑法,我已经练熟了……不如过两日我去牟驼岗,再教我些新招数?”

    玉尹,自然笑着应下。

    正如陈东所言,他最大的依仗,便是赵谌的信任。

    赵谌对他信任一日,这牟驼岗指挥使的职务,便不会有什么差池。再说了,赵谌的性子单纯,说穿了也只是个孩子。玉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落得一个轻松。

    将正午时,赵谌才算放了玉尹回家。

    从下桥苑出来,却发现陈东不知去了何处。

    他方才和太学生们在一起,想来也少不得一番同窗应酬。

    所以思忖片刻,玉尹便牵着暗金,往观音巷走。在牟驼岗几日,真个有些想家,想念女儿了……

    没想到,回到家中,却发现陈东正等着他。

    “小乙,方才在下桥苑遇到两位同窗,他们求了我一桩事,我正犹豫,是否应下……近来更新甚不稳定,原因众多。

    会尽力保证每天的更新,但是……

    老新而今,很是迷惘。(未完待续)rq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