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55章 掌心雷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牛皋,没有拒绝玉尹的邀请。【|我|搜小|说网】

    自去年投东京以来,虽说是衣食无忧,却至今一事无成。这对于牛皋而言,又如何能够忍受?要知道,历史上的牛皋并非《说岳》当中那个如同《说唐》里程咬金似地人物。他年纪本就比玉尹大十几岁,已近四旬。心智和能力,正处于巅峰状态,虽耐得住寂寞,却心有不甘。

    说岳里,牛皋比岳飞小,是个粗汉。

    可历史上,牛皋却是个通晓文章典籍,虽未获取功名,出身并不算太差,属于富庶之家子弟。只看他所用双锏,用纯金打造,便可以看出他家境当初是何等殷实。只是后来遇了灾祸,家道破败,又不肯丢弃乡亲,所以才在路上做了山大王。

    而今的牛皋,得柳青疏通,在殿前司做了一个将虞侯。

    只不过他手下无一兵一卒,只是个光杆司令。不是柳青不肯使力,说起来也有玉尹的责任。

    去年他刺杀了李观鱼,顺带着在茂德帝姬那边透了风声,言禁军之中有奸细。虽然赵福金并没有大肆整顿,却通过自己的关系,加强了对禁军的管理。似牛皋这等新晋虞侯,殿前司自然不会重用。以至于牛皋虽做了官,却整日在家中无所事事。

    得了玉尹邀请之后,牛皋二话不说,便同意前往牟驼岗。

    而玉尹对牛皋的能力,倒也不太担心。

    因为他知道,牛皋在投奔岳飞之前,就已经是荥州刺史,中军统领。若没个真本事,又岂能做到那个位子?不过,而今的牛皋,显然还达不到历史上那种高度,但做个将虞侯却是绰绰有余。玉尹甚至觉得,牛皋的能力,比董先还要强几分。

    花名册呈上殿前司之后。玉尹也松了口气。

    八月十八日,徽宗皇帝下诏罢黜杭州应奉局,杭州知州李梲也随即,被调回开封。

    不数日,徽宗皇帝再次下诏,解散应奉局兵马。

    只是诏书方出,董先牛皋等人便领了殿前司敕令,自东京开拔前往牟驼岗扎营。

    八月二十六日。玉尹领殿前司军令,除牟驼岗寨指挥使之职,秩比从六品。

    这命令发出之后,虽未能引起轩然大波,却也是朝堂上议论纷纷。李邦彦等人当然记得玉尹!当初他开办大宋时代周刊,给他们带来了多少麻烦?虽说时过境迁,可李邦彦等人,依旧无法释怀。只是,这种事。他们却不方便站出来评论。

    堂堂太宰,大宋的相公,怎可能为这一个区区从六品的武官较劲儿。

    但他们不跳出来。自然还是会有人跳出来为他们说话。

    “玉尹先前不过八品武官,怎可一下子连升三级,做了从六品的指挥使?只怕与礼制不和。”

    柏台的御史言官,立刻跳出来说话。

    本以为,高俅会顾及他们颜面,收回这道军令。

    却不想高俅回道:“牟驼岗军寨乃我殿前司所设,殿前司用何人,自有本官一力承担,与尔等何干?而今虏贼猖狂。尔等不思如何退敌,却为个从六品的武官在这殿上吵闹,真个是不晓轻重。本官以为,玉小乙颇有才干,足以担当此任。”

    自高俅出任殿前司都太尉之后。一直表现的非常低调。

    言官弹劾,他也是笑脸相对,从不生气。

    谁又想到他竟然为了一个屠户出身的玉小乙,在大殿上公然扫了柏台御史的颜面。

    御史大夫秦桧虽未出面,可是这心里。却多少有些不快。

    徽宗皇帝此时,正为金人所头疼,又哪里有那个精神,去计较一个区区的指挥使。

    高俅是他所信之人,玉尹虽不得徽宗皇帝所喜,但徽宗皇帝对他的琴技,却是颇为欣赏。再说了,玉尹出自应奉局,也算是皇家的人,当个指挥使,又算得甚事?

    “众卿休争吵,殿前司事务,自有高太尉打理。

    他既然任命那玉尹为指挥使,想来那玉尹也有些手段,尔等便不要再插手其中……倒是虏贼来势汹汹,韩民毅率部投敌,令易州不战而降,燕山府门户洞开。

    蔡靖已派人前来求援,当如何是好,还要早作打算。”

    话音未落,就见一人站出,大声道:“虏贼所为,不过中山河间太原三镇。[无限升级]去年他们未能得逞,而今再次起兵,所为不过三镇之地。何不让出三镇,则虏贼自退。”

    说话之人,便是张邦昌。

    他这一开口,立刻使得众人呼应。

    李纲大怒,“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太原三镇乃我大宋门户,张子能何出此大逆不道之言?先有文玉东所作《西行记》便言虏贼贪婪成性,毫无信义。今日他求三镇便让了,明日他再求三镇,来年窥视河东河北,到最后便是要我大宋江山……到时候,莫非也要官家让出东京吗?”

    张子能,便是张邦昌。

    闻听李纲之言,顿时面红耳赤。

    只是这一番言语,让徽宗皇帝颇为不喜,看了李纲一眼之后,他沉吟片刻道:“而今虏贼意向不明,虽求三镇,倒也未必是真。不如派遣使者前去议和,探探虏贼用心。

    若真个虏贼狼子野心,朕自不会与其善罢甘休。

    再说了,虏贼虽兵锋强盛,然我燕山府尚有常胜军十数万,真定更有道夫屯兵数十万,有何惧哉?”

    这一番话,说的底气全无。

    说到底还是要议和,气得李纲须发贲张,又无可奈何。

    徽宗皇帝,还是不想开战。可问题是,女真人已经要打到家门口了,又怎可能善罢甘休?

    而此时,高俅好像睡着了一样,站在一旁不言不语。

    李纲心知,再吵闹下去也无甚用处,随着一声‘散朝’,他气呼呼,大步走出金銮宝殿。

    当日,徽宗皇帝以九皇子康王赵构为使者,前往真定会见童贯。

    同时他还背负了一个使命。那边是探查郭药师虚实,再摸清楚女真人的真实目的。

    赵构虽不甚愿意,可徽宗皇帝已然下旨,却也无法推拒。

    九月初三,赵构率使团,离开了东京……

    +++++++++++++++++++++++++++++++++++++++++++++++++++++++++++

    对于朝堂上这些变故,玉尹一直在关注。

    进入九月,秋高气爽。

    开封城外的菊花开得漫山遍野。煞是好看。

    人们纷纷走出家门,鬓插菊花,携家人出城赏花。

    玉尹则站在牟驼岗上,看着即将搭建起来的军寨,思绪万千。

    他而今,出任牟驼岗兵马指挥使,却也不算操劳……文事,自有陈东帮他打理,一应事务。也是井井有条。军中操练,则有庞万春、牛皋和董先三人负责。庞万春自领他那二百黑旗箭队,牛皋和董先。则各领三百兵马。剩下四百五十人中,王敏求继续担任弓箭教头,除十将,领二百弓箭手;高宠与何元庆则统帅五十马军,作为亲卫。

    吉青领二百杂兵,除十将,协助陈东负责看护辎重。

    这牟驼岗军寨,实际上是三衙禁军为囤积粮草辎重而专门开设的军寨。开设之后,便无人再来过问。除了不定时会有大批粮草辎重运来。几乎就没什么事情。

    可玉尹却不敢掉以轻心。

    若女真人渡河,必然会走牟驼岗抵达开封。

    这地方看似太平,一旦开战,确是凶险万分……

    所以,他自抵达牟驼岗后。便下令加强训练。为了保持军士们的士气,更自掏腰包,拿出五千贯来作为奖励。这五千贯,在北宋末年虽大幅度贬值,可对于普通士兵而言。依旧是一笔巨款。奖励一出,背嵬军的将士们性质更高,整日操练,不敢有丝毫懈怠。

    “若只是操练还好,将士们伙食更要跟上。”

    “小乙,非是自家吝啬,近来东京粮价又涨了不少,长此下去,可不是个事情……

    别人领兵吃空饷,你领兵却要自己出钱。

    可你又有多少银两?这一千多人,便是有万贯家财,只怕也撑不得太久啊……”

    陈东一番言语,让玉尹也不知如何回答。

    开封本就不是产量之地,主要依靠运河,自南方运送。再加上而今开封,人口百万之多,物价之高,更远非其他各地能够比拟。女真人兴兵以来,更使得开封城里,物价飞涨。虽说官府在有意识的平抑,却依然无法阻止物价的提升……

    与去年九月时相比,今年开封的物价,足足增长了三成。

    面对这种情况,玉尹也束手无策……

    “明日我便去找柳大官人商量!”玉尹想了想,轻声道:“他家中尚有十几囷存粮,若他能够资助一些,却能少了许多麻烦。对了,西北那边,可有什么消息回来?”

    玉尹回东京之后,便立刻找了柳青,商议开启西州商路的事情。

    柳青常年走西域商路,在关西地区颇有人脉,若能借助,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对于玉尹所说的西州商路,柳青也很感兴趣。自西州战乱以来,柳青的西域商路也随之关闭,损失了无数银子。而今有机会重新开启,身为商人的他,又怎可能放弃?至于这西州商路是合法还是违法,对柳青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有钱可赚!

    “尚无消息回来……小乙你未免太急切了。

    咱们的人刚出发才一月,便是此刻到了西州,恐怕也难以立刻与西辽取得联系……等他们联系上了西辽,得了消息返回,再快也要到十一二月才可能传到东京。”

    “十一二月……是啊,却是自家心急了!”

    玉尹强笑一声,转身回了军寨。

    不是他心急,而是时不待我。陈东虽然做好了与女真人交锋的准备,但内心里,未必真个相信,女真人能打到开封城。更不要说,那即将发生的靖康之耻了。连陈东都存着几分乐观情绪,更不说其他人。又有谁能比玉尹更清楚,这历史的走向?

    看而今朝堂上的状况。只怕这靖康之耻,难以挽回……

    玉尹在军帐中坐下,拿起一本书来,心不在焉的翻看。

    有时候真想撒手不管,人生百年,带着老婆女儿往南边一躲,一样也就过去了。

    可是,自己真个能狠下心。撒手不管吗?

    一想到这些,玉尹便再也没有心情继续看书。

    他站起身,复又从军帐里走出来,牵着暗金瘦马,一个人悄然走出了军寨。

    暗金,看上去还是很瘦……这家伙的食量不小,甚至可以比肩杨再兴高宠与何元庆三人的坐骑。可说来也奇怪,不管暗金怎么吃,就是不长肉。这也让玉尹感到奇怪。

    几乎齐胸长的马鬃。看上去恍如狮子一样。

    在阳光照映下,透出一股子淡金色的光泽。虽然不长肉,但是毛色却比从前好许多。

    当初玉尹得到暗金的时候。毛色暗灰。

    而今,却隐隐有朝着棕黄的颜色发展,让不少人啧啧称奇。

    便是那极为爱马的齐龙腾,也说不出暗金的来历,只说这匹马虽年迈,却不逊色于那些宝马良驹。玉尹听了,也没有在意。对他来说,暗金是宝马良驹也好,是匹驽马也罢。曾随着他转战漠北,代表的是一段记忆,怎地都不可能把它抛弃。

    玉尹上了马,信马由缰。

    远处,军寨里传来的操练声。隐隐约约。

    看着不远处那条奔腾流淌的河水,玉尹的眉头逐渐展开。

    不管怎样,既然已身在毂中,便怎地都要做一回……成功也好,失败也罢。又算得甚事。男子汉大丈夫,当不负来世上一遭。便做不得英雄,也决不去做狗熊!

    心胸,随之豁然!

    天色尚早,玉尹也不急着回军营,便骑着马,来到了御营。

    凌振没有出去,看玉尹来了,忙迎上来,好不热情。凌振这个御营统制,从官阶上,大玉尹一级,是个正六品的武官。不过玉尹属于枢密院军器监,和殿前司又不一样。至少从手下兵马而言,凌振的御营不过几百人,可牟驼岗却有千余人。

    更不要说,凌振深知,玉尹背后所隐藏的能量。

    “小乙可是来看那掌心雷?”

    “嗯?”

    玉尹突然想起,凌振这半年来,一直在依照着他提供的那个方子,进行黑火药的实验。

    霹雳炮,玉尹没有指望过。

    不过偶然间,却提起了后世的手雷。

    凌振是个百分之一百的军火痴,听了玉尹的想法之后,便发誓要将那掌心雷制造出来。

    “莫非叔父已有了进展?”

    凌振顿时露出几分傲色,“进展确有一些,只不晓得,是否合了小乙心思。”

    说罢,他起身走出去,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捧了一个托盘进来。以前,凌振之子凌威在御营效力,这些事情多是凌威去做。而今,凌威拖了高尧卿的关系,和封况入了步军司勾当,凌振便少了个贴心人可以差遣。似军火这等物品,他不会假他人之手,所以便只能自己去辛苦,不过进得房间时,脸上却带着些许笑意。

    “小乙,请看!”

    凌振把托盘放在桌案上,掀起覆在上面的黑布。

    托盘上,摆放着一个约半个保龄球大小的黑色铁球,球体浑圆,一端露出一根引线。

    “这便是……掌心雷?”

    玉尹看着这直径几乎有十公分的铁球,有些发懵。

    凌振却不高兴了,“小乙莫非不信?自家便与你试来……”

    他拿起那铁球,一只手拉着玉尹便走出书房。两人径自来到一处空旷地后,凌振从身上取出火折子,点燃了引线。引线的燃烧速度奇快,眼看着快要到尽头时,凌振一声大喝,奋力向外一掷。而后扭身拉着玉尹,大声喊道:“小乙,趴下!”

    玉尹匆忙间,随着凌振一起趴在地上。

    紧跟着,便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那铁球落地后炸开,声响惊人。

    虽隔着一段距离,玉尹仍旧可以感受到,从前方涌来的气浪……半晌后,他抬起头,爬起来,拍打去身上的灰尘。

    凌振则笑逐颜开,拉着玉尹走过去。

    就见那空地上炸出了一个坑,地上还有铁皮碎屑,更有灵性的铁蒺藜,散落一地。

    “自家试过一回,便是一头牛,也能炸的血肉模糊。”

    这就是掌心雷!

    如果单从威力而言,确实不小。

    可玉尹却皱着眉,蹲在地上捡起那铁皮碎片,半晌后苦笑道:“叔父,这威力虽大,却忒不方便。恁大的物件,莫说携带不方便,真个使起来,非臂力惊人者绝无法投掷出去。这掌心雷的体积,最好是能小一些,一巴掌能握住,更利于投掷。

    威力倒也不见得要比它更大,关键是要投掷方便……这玩意,看似厉害,却不实用。”

    与其说这是掌心雷,玉尹觉着,倒不如说是炮弹更合适。

    凌振听罢,蹙眉陷入了沉思。

    “小乙所言,确有些道理……掌心雷,掌心雷,这东西确实是有些大了,不甚方便。只是再要缩小,却担心威力不够……这样吧,我在想想,回头做几个出来试试。”

    +++++++++++++++++++++++++++++++++++++++++++++++++++

    从御营出来,不知为何,玉尹的心情舒畅许多。

    若凌振真的能做出原始手雷,说不得在将来,能增添几分胜算。

    到时候,便让那二百个杂兵一人拿上几个,等虏贼靠近过来,同时投掷出去,少不得炸的虏贼血肉横飞。

    脸上,便露出几分轻松笑容,玉尹纵马疾驰,回到牟驼岗军寨。

    方一下马,就见陈东匆匆迎上前,手里面还持着一张名剌,见到玉尹便递过来……

    “这是什么?”

    “方才东宫派人送来帖子,说明日东宫与涪陵郡公府蹴鞠,皇太孙请小乙前去观战。”

    (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