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52章 这家伙不简单!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丰乐楼看似并无太大变化,只是与往昔相比,多少有些冷清。[我搜小说网]

    时将夜,若去年此时,正人满为患,车水马龙。而今虽依旧是宾客盈门,却又少了几分雍容大气。

    自去岁花魁争选,潘楼徐婆惜一举登顶夺魁,对樊楼的打击,不言而喻。

    这也是自封宜奴以来,潘楼的二连胜。

    此后,丰乐楼便有了‘买椟还珠’的名声。想当初,马娘子率先得了《梁祝》的曲子,偏不肯要玉尹编排,交给了一帮子国子监的人负责。结果却便宜了潘楼,凭借玉尹所写的《牡丹亭》一举登顶,直让丰乐楼成了人们口耳相传的笑话。

    丰乐楼雄踞开封七十二正店之首,已有百年。

    这百年间,树敌无数,更得罪了不少人……见丰乐楼落败,自然被许多人所耻笑。

    也就是丰乐楼的底子雄厚,说不得便已经破败。

    站在马行街口上,玉尹看着那巍峨的丰乐楼,感触颇深。

    一年前,这丰乐楼只得让他仰视,而今却已能成了座上客。巷口的玉家铺子,也已是改头换面。比之早先方寸之地的肉铺,而今已经连成一片,生意也格外兴隆。

    当玉尹出现时,顿时令得彩楼中的姐儿们惊呼。

    “是小乙哥回来了……”

    “你这**休得乱讲,小乙哥也是你能称呼,当尊一声大官人才是。”

    “呸,小乙哥便是小乙哥,便一百年还是那马行街上的小乙哥……啊,他朝我笑了!”

    姐儿粉头们七嘴八舌,自然令场面有些混乱。

    柔福帝姬走到玉尹身旁,“看不出。小乙人面甚好。”

    这话听上去似乎是在夸赞。可怎地都让人觉得,这是赌气之言,甚至还有些醋意。

    玉尹愣了一下。“赵姑娘休取笑自家。”

    一路行来,玉尹最初是称呼赵多福帝姬,却令赵多福颇为不满。便改作了‘姑娘’的称呼。

    “这许多小姐见小乙来欢呼,岂不是说明你脸面甚大?”

    “我……自家这一年来,就未来过丰乐楼。

    至于早前,也只是因和俏枝儿有过节,才与丰乐楼有些交集,赵姑娘何故取笑呢?”

    赵多福并未生气,只是看着那些姐儿见到玉尹时,一个个好像恶狼盯上了美味可口的小绵羊。那种模样,让她有些吃味。加之玉尹还回应了一下。更让赵多福不太高兴。这些话,不过是赌气的言语,当不得真。听玉尹这么一说。赵多福便眉开眼笑。

    “我不管。常听姐姐说你们男人最喜欢来这等烟花之地……你以后,可不许这样。”

    话出口。顿觉失言。

    赵多福小脸儿一红,心头小鹿噗通乱跳。

    那模样,若是被赵佶看到,必然会大声惊呼:“这还是我家嬛嬛吗?”

    活脱脱,一个怀春少女的模样。

    赵多福年十五岁,在北宋时,这年纪多已嫁为人妇。只是一来她身为帝姬,婚姻便不似普通人家那般随性,二来也是赵佶对她万般宠爱,所以迟迟不肯为她寻找婆家。

    不过玉尹此时,却未留意赵多福这话语中的语病。

    却见从丰乐楼中走出一名女子,姿容绝美,衣着简朴,却又透出一股子妩媚之气。

    “小乙哥怎也来了?”

    那女子见到玉尹,先是一怔,旋即便露出欣喜之色。

    她快步上前,笑嘻嘻道:“方才在楼里还说,今日诗社若少了小乙,也少了几分滋味。却不想小乙竟也来了……之前便听人说小乙回来,怎地也不来楼中做客?”

    那女子,正是冯筝。

    看她这一副热情模样,玉尹心里一声轻叹。

    若非知道她底细,说不得也要被她迷惑……也是如此人物,方可以八面玲珑,站稳脚跟吧。

    冯筝的身份,开封城里知者不多,玉尹也只告诉过李清照和茂德帝姬。

    可如今,李清照已返回青州老家的归来堂整理金石文物;茂德帝姬虽贵为公主,却也不能随随便便找冯筝麻烦。(圣王)这上行首之名或许不甚入耳,却是个万众瞩目的角色。那许多人都在关注她,茂德帝姬想要拿下冯筝,恐怕也要多费一番心思。

    没个真凭实据,茂德帝姬也不好动手。

    玉尹也露出笑容,唱了个肥喏道:“冯娘子取笑了,自家不过应奉局武官,焉有资格参加诗社?今日自家是陪赵姑娘来,也只是想要增长些见识,学些礼数。”

    不经意间,玉尹扯了虎皮做大旗。

    他虽然没有说出赵多福身份,却点出她姓‘赵’的事实。这可是国姓,以冯筝之聪明,焉能看不出端倪。更不要说,赵多福乘坐的马车不同寻常,再加上她身边跟随的那些骨朵子们,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冯筝又岂能猜不出,赵多福的身份?

    之所以如此,是想要告诉那些对他心怀不轨的人知,自家背后也并非没有靠山!

    想来通过冯筝之口,可以很快把这信息传出去,也算是一个警告。

    我玉小乙,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冯筝美目光彩一闪,旋即娇笑道:“原来是赵姑娘亲来,便快请入内……话说小乙哥,也不得太厚此薄彼。之前为潘楼编排了一曲,不知何时可为奴也编排一回?”

    玉尹笑呵呵道:“少不得,少不得!”

    重生以来,他也学会了虚以为蛇。

    有些时候你必须要学会这些,哪怕是心中再不喜,也不能形于颜色。

    这一年来的遭遇,你可以说玉尹圆滑了,也可以说玉尹有了城府。但这等时候,若不学会圆滑,若没有些城府,又怎可生存于这世上?活着。有时候便要改变!

    玉尹和冯筝告别后。便与赵多福一同走进丰乐楼。

    赵多福走在前面,突然头也不回道:“小乙与那女子,很熟悉吗?”

    “呃……见过两回。说不上熟悉。”

    “那离她远些。”

    “嗯?”

    “四姐姐说,这女子不是好人。”

    赵多福口中的四姐姐,便是茂德帝姬赵福金。

    想来赵福金也是担心赵多福吃亏。又不能明言冯筝的身份,只能如此警告赵多福。

    玉尹笑了笑,没有出声。

    冯筝是什么人,他心里最清楚不过。

    只是目前的状况下,他并不想和冯筝反目,因为他希望从冯筝身上,获得更多信息。

    当初从李观鱼的身上,其实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信息。

    虽经过周密安排,可还是出了差错。以至玉尹不得不匆忙杀了李观鱼。而且从李观鱼口中得来的那些讯息,多少是真?多少是假?便是玉尹也无法分辨清楚。

    要想完全证实,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便是茂德帝姬赵福金也力有不逮。

    “赵姑娘放心。自家省得!”

    见玉尹答应,赵多福便开心了。

    两人走进丰乐楼。循着楼梯上了三层。

    此时,丰乐楼里已是灯火通明,三层楼上更热闹非凡。

    赵多福一登上楼,立刻就有人迎上前来,“嬛嬛,怎地现在才来?都快要开始了。”

    那人身高约180公分上下,相貌清癯。

    浓眉,细目,高鼻梁,仪表不凡。看年纪,大概在三十出头的样子,一袭锦袍,举手投足间,莫不流露出一股子威仪。

    “十九哥,早说了莫等嬛嬛,只管开始便是。”

    赵多福见到那人,脸上笑容灿烂,便走上前拉着那人的袖袍,笑嘻嘻的回道。

    十九哥?

    肯定不是徽宗皇帝的儿子!

    这开封城里,宗室子弟无数,能被赵多福称作十九哥的人,却也不算太多。玉尹在心里猜测着‘十九哥’的身份,却不想赵多福已拉着那人来到玉尹的面前。

    “小乙,这便是十九哥。”

    “哦,我们见过!”

    那十九哥笑容可掬,“当日小乙一曲流水应和冯超高山,我曾有幸在一旁欣赏。早就想与小乙结识,奈何琐事繁多,一直不得如愿。却不想,今日却得偿所愿。”

    十九哥的笑容,如沐春风。

    可不知为何,玉尹心里却有一番古怪感受。

    不真实!

    那笑容很是灿烂,十九哥流露的气质,也令人想要亲近。

    只是玉尹觉着,他有些不真实……原因?他说不出来,反正总觉着此人有些危险。

    但不管怎么说,十九哥是今日诗社的发起人,更是宗室子弟。

    玉尹忙也露出笑容,拱手作揖唱了个肥喏,“小底见过……”

    赵多福并未介绍这十九哥的来历,却让玉尹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呵呵,小乙切莫客气。

    叔向生平有三大喜好,一曰相扑;二曰蹴鞠;三就是歌舞音律。我自幼学琴,也曾自认琴技非凡。然听闻小乙所作《鸥鹭忘机》之后,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今日小乙能来,的确是叔向之幸……对了,小乙何时回的东京?去岁末我还京拜祭太庙时,曾有意与小乙盘桓。谁想小乙竟然去了杭州,倒是要叔向颇为遗憾。”

    此人,名赵叔向。

    玉尹终究不是那学史出身,自然不清楚赵叔向何许人也。

    北宋以来,宗室不知凡几。太祖赵匡胤兄弟五人,留下子嗣更难以数计。所以便是知道了赵叔向的名字,他也不清楚这位十九哥,究竟是个什么来历。但大致上却知晓,赵叔向并未留居京师。如此说来,也更不可能是徽宗一袭的宗室子弟。

    与赵叔向寒暄几句之后,赵多福便拉着玉尹自去寻找位子。

    方坐下来,又听有人唤道:“老师怎会在此?”

    扭头看,却见赵谌兴冲冲走来,拉着玉尹的手便道:“正说过两日去拜见老师,却不想在这里见到,却少了许多麻烦。”

    “小哥怎地也来了?”

    不等玉尹开口。赵多福便问道。

    小哥。是赵谌的乳名,但知晓者并不算多。

    赵谌忙与赵多福行礼,“姑姑能来。我便来不得吗?”

    “哼,还要顶嘴,回头便与嫂嫂说去。”

    赵谌嘻嘻笑道:“姑姑便说无妨。反正我阿娘也知道……我是随十八姊过来凑热闹,阿娘说我也长大了,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多接触一下这东京城里俊杰才是。”

    玉尹在一旁,只微笑不语。

    这姑侄二人的对话,他自然不可能参与进去,索性便闭上嘴巴。

    趁着赵多福和赵谌斗嘴时,他环视三楼大厅……见许多身着儒衫的青年,正三五成群聚在一处。交头接耳,也不知在说些什么。这时候,从人群中又走出来一人。正是朱璇。她小跑着到了赵多福跟前。拉着赵多福的手,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皇……”

    “老师休要这般唤我。只叫我小哥便是。”

    赵谌似乎并不想让人知道他的来历,忙拦住玉尹的话头。

    玉尹道:“小哥,那位十九哥,究竟是何来历?”

    “十九叔啊……乃涪陵县公一脉,名叫赵叔向,世居房州,常驻西京……怎地老师认得十九叔吗?”

    涪陵县公?

    玉尹恍然大悟!

    这赵叔向,原来是赵廷美的后代。

    宋太宗太平兴国七年,时为魏王的赵廷美阴谋策划篡夺皇位。事败之后,太宗遂罢免了赵廷美的开封府尹,令其留守西京,也就是洛阳。只是赵廷美谪任西京留守之后,仍暗中与朝中大员联络,更与当时的兵部尚书卢多逊频繁接触,企图东山再起。

    然则事情最终还是败露,卢多逊被杀,赵廷美则被罢免一切官职,仅保留了魏王之名闲居家中。不久,太宗皇帝又被贬为涪陵县公,举家从西京洛阳迁居房州。

    一晃,百年。

    赵廷美一系,始终未有机会重返东京。

    至徽宗皇帝登基之后,才准许魏王一系留居西京,但不可以久居开封府。

    玉尹弄清楚了赵叔向的来历之后,顿时心中有了一丝警惕。

    原因?

    还是说不清楚。

    只是觉着,这个赵叔向,不简单!

    北宋时的诗社频繁,玉尹重生之后,也参加过两三回,所以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不过今日的诗社,却显得与众不同。

    由于虏贼女真人兵分两路南下,韩民毅率部归降,也使得诗社的气氛,略显凝重。

    众人谈论时,不知不觉便会引到了女真人身上。

    从总体的气氛来看,这些太学生还是抱着极大的信心,认为虏贼不可能取得胜利。

    “而今我大宋兵强马壮,燕山、太原屯兵数十万。

    我听说,那虏贼不过十几万人口,又如何能胜得我大宋雄兵?”

    此前开封人对女真人并不算太了解。

    可是经过大宋时代周刊连篇累牍报导之后,让大家对女真人也就多了许多了解。

    谁又想到,这了解一多,却让不少人产生了轻敌的情绪。

    女真人口确实不多,其组成主要是以女真、契丹以及漠北塞上异族为主,加上渤海人和燕云汉人,形成了而今的大金国。但说到底,女真的真实人口,不过十几万而已。这个数字被报道出来以后,让那些太学和武学的学子们,顿感轻蔑。

    玉尹站在一旁,只听着他们的交谈,不免忧心忡忡。

    “老师,虏贼便真个不堪一击吗?”

    赵谌忍不住轻声询问,脸上更露出好奇之色。

    玉尹沉默良久,压低声音在赵谌耳边道:“一百只羊,也敌不过十头狼……这笔帐,绝不可这么算。”

    说完,他停顿了一下,又低声道:“可如果这一百只羊是一头老虎统帅,便一百匹狼,也堪一战。

    小哥,不可以妄自菲薄,也不可以过于轻敌。”

    赵谌听了,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那如何能胜呢?”

    这问题,实在是太大了,大的让玉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闭上眼睛,他沉思片刻后轻声道:“若武将不怕死,文官不贪钱,倒也可堪一战。”

    这句话,历史上本出自于岳飞之口。

    然则岳飞而今,也不知是在何处,玉尹便率先提出。

    想起了岳飞,玉尹这心中不由得一动……也不知那位历史上的岳爷爷,而今何在?

    玉尹记得,岳飞的崛起是在靖康之后。

    而之所以能够崛起,还要多亏了后来跟随宗泽左右的一段经历。

    想到这里,玉尹突然问道:“小哥,可知道宗泽此人?”

    “宗泽?”

    赵谌显然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歪着头想了许久,最终还是摇摇头,露出茫然之色。

    “小乙说的,可是元祐六年同进士出身,后被镇江编管,宣和四年大赦,除巴州通判的宗汝霖吗?”

    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响起。

    玉尹和赵谌忙回头看,就见赵叔向面露诧异之色,站在一旁。

    “宗汝霖声名并不显赫,小乙如何得知?”

    “这个……”

    玉尹那会想到,赵叔向会跑过来说话,以至于愣了一下。宗汝霖?莫非是宗泽的表字?玉尹对宗泽的了解并不算特别完整,除了知晓他留守东京,力主抗金之外,便是他临死之前三声‘过河’的悲呼。不过,巴州通判……似乎应该是他。

    依稀记得,宗泽是浙江人。

    玉尹眼珠子一转,便道:“先前小底在杭州任职时,曾听人提起宗泽的名字,言此人颇有本事。不过具体却不甚清楚……不怕县公笑话,这宗汝霖莫非就是宗泽?”

    “杭州?”

    赵叔向笑了,“那边是了,宗汝霖便是义乌人,距离杭州倒也算不得太远。”

    玉尹听罢,便笑了笑,也没有再谈论下去。

    倒是一旁赵谌眼珠子滴溜溜直转,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