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正文 第249章 风云突变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有点晚了,实在抱歉。㈤

    +++++++++++++++++++++++++++++++

    宣和七年六月末,骄阳似火。

    杭州城里一派喧闹,望仙桥头更是人声鼎沸。

    人挤人,人挨人,热闹的不得了。杭州百姓聚集在望仙桥两侧,看着一队兵马正雄赳赳,气昂昂从军营中行出。玉尹跨骑暗金,却未顶盔贯甲。虎出长刀斜插马背后兜囊里,那虎头刀柄在阳光下,折射出一道道奇诡的光毫。在他身后,是何元庆和吉青两人,身披甲胄,气宇轩昂。

    何元庆胯下一匹王追,马鞍桥上挂着一对梅花亮银锤。

    吉青则骑着一匹枣红马,一杆大枪横在身前。高宠率领五十名骑军,紧随玉尹身后,鱼贯而出。再往后,便是王敏求手下的二百弓箭手,以及董先率领的四百名步军。

    陈东和赵不尤,率领四百杂兵走在最后。

    这些杂兵,多不入军籍,更多是充当杂役角色。

    但不可否认,这些人的战斗力并不低弱。赵不尤确是个有真本事的家伙,这四百杂兵被他训练的,竟丝毫不比杭州都监关胜的官军,甚至还隐隐有压制官军的趋势。

    也难怪,杂兵的装备精良,远非官军可比。

    玉尹为这支兵马,可谓费尽了心血,耗费巨资打造而成。

    他自己投入了三万余贯不说,更得到了庞万春送来的五万贯生辰纲,全部投入军中。

    宣和七年三月,蔡京被徽宗皇帝罢黜。

    同月,十万贯生辰纲在常州附近的奔牛镇外遭遇劫持,三百余官军以及那位蔡府使者潘通。被强人全歼。无一人逃脱。这件事在当时,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虽说蔡京被罢黜,但他经营多年。党羽众多,所以生辰纲被劫走,造成了很大的轰动。

    两浙路从上到下。闹得沸沸扬扬。

    各路官军频繁出动,追查强人下落……生辰纲是在常州被劫走,但杭州一样被卷入其中。关胜更奉命率部入莫干山剿匪,在玉尹的帮助下,他成功找到了庞万春留下的营寨,更收获了庞万春丢弃的辎重军械,也算是成绩斐然,立下大功。

    庞万春,早已经抵达开封。

    并且在肖堃凌振等人联手操办下。顺利落户于开封城外,牟驼岗附近。

    之所以落户牟驼岗,是因为这里是柳青名下的田庄。庞万春从常州劫来的生辰纲。除了送给玉尹五万贯之外。自己也留下了五万贯。用三万贯从柳青手里买下了一块田地,算是有了安身立命之所。旋即又用一万贯办妥了他手下二百黑旗箭队的户贯。并且顺利混入御营,摇身变成了御营官军,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

    所以,关胜攻下庞家寨,未费吹灰之力。

    但于杭州府而言,庞家寨便好像一个卡在哽嗓咽喉的鱼刺。而今去向不明,也算是解了心腹之患。李梲兴致勃勃将此事上报,并得到了上司的赞赏,心情愉悦。

    这段时间来,似乎也只有这件事最让他感到舒畅。

    李梲算是明白了,想要夺回应奉局的兵权,恐怕也不太容易。

    应奉局里,有赵不尤给玉尹撑腰,更得到了官家的认可。更不要说,望仙桥兵营上上下下,已经被玉尹牢牢掌控。他便是想要夺回兵权,怕也没有那种能力……

    与其这样,倒不如和关胜打好关系。

    在上奏关胜战绩的时候,李梲着实好一番赞誉。

    反正这花花轿子大家抬,抬得越高,与大家都有好处。

    于是乎,关胜得了一座空寨子,到了李梲的奏表中,就变成了杀敌百十人,贼囚落荒而逃,下落不明。

    关胜对此,有些尴尬。

    可这官场上的事情,也非他可以改变。

    既然李梲有心与他交好,关胜自然不会拒绝。同时,他通过这件事,算是让关铃坐稳了提举弓箭手的位子,又怎可能拒绝掉李梲送来的善意?

    而这一切,和玉尹已无干系!

    ++++++++++++++++++++++++++++++++++++++++++++++++++++++++

    四月,玉尹伤势痊愈。

    同时由于苦练八段锦和狮子吼,在经过数月调养后,不仅令身体康复,更一举突破了瓶颈,迈入第四层功夫的水准。玉尹对此,喜出望外。虽说刚突破了第四层功夫,还需要稳固。但是,这第四层功夫是一道坎儿,迈过这道坎儿,玉尹才算是一个真正的高手。虽比不得宗师水准,却也不逊色于高宠太多。

    人逢喜事,精神爽。

    玉尹伤势康复不久,武松的伤情也有了好转。

    在安道全的调理之下,武松伤势恢复很快……五月时,已然可以下地自行走动,进入六月,便能活动拳脚,练几趟功夫。伤势恢复了六七成,武松就再也呆不住了。

    水浒中,武松是个重情义,颇为爽气的汉子。

    而现实里,他依然如此……在伤势恢复后,他便急着要前往环州。

    据张择端送来书信,鲁达已经在环州站稳脚跟,并且得到了小种相公的看重,出任晋宁军步军都虞候。

    这也是玉尹一而再,再而三提醒鲁达的结果。

    本来,种师道是想要让鲁达留在身边。

    西夏而今,已比不得从前,所以种师道并没有把太多注意力,放在晋宁军身上。

    可鲁达坚持要前往晋宁军,也是出于对鲁达的喜爱,种师道最终答应下来。

    按照玉尹的设计,只要鲁达能在晋宁军站稳,就算是控制住了西州商路的门户。

    鲁达也让张择端捎信来,言需要更多人手帮助。

    武松本就下定决心,要把这条命卖给玉尹,以报答玉尹对他的救命之恩。所以他对玉尹打开西州商路的目的。并没有去询问。而是在得到了消息之后,主动要求,前往晋宁军。见劝不得武松。玉尹也就没再赘言。六月初,武松带着施全一家上上下下几十人,浩浩荡荡踏上了前往晋宁军的路……

    施老太公。原本是不太愿意离开杭州。

    但是在施全的劝说下,最终改变了主意。

    “父亲,你我一家,而今在杭州已是反贼,此生恐怕难以平反。

    玉都监说的好,人挪活,树挪死……既然这样,倒不如去西北闯荡一番。再说了,此去西北。孩儿也是为了日后的前程。玉都监说了,以孩儿这身本事,再加上鲁虞侯的提携。或许做不得大官。但怎地也能混上一个官身,岂不是光宗耀祖?”

    施老太公闻听。也觉着施全说的在理。

    更何况,施全兄弟去了西北,还可以做武官……

    这对于施老太公而言,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要知道,他当初想方设法让施全在衙门里做事,不就是为了有个前程吗?武官,虽算不得入流,也总好过胥吏。

    于是,施老太公再与族人商议之后,决议举家迁往西北。

    杭州的祖产,是拿不回来了!

    不过施家在杭州累世经营,虽非名门望族,也算是大户人家。田地是没了,那些房产也拿不回来。可这手里或多或少,还存有一些银两。零敲细打的算下来,能有几千贯之多。西北地广人稀,倒也能顾住生活。更何况,玉尹可是说了,准备开启西州商路。施家虽若能趁此机会插手进去,说不得还能获得丰厚收益。

    就这样,施老太公带着一家人,便随着武松一起前往西北。

    西州商路任重而道远,玉尹也清楚,这其间必然会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但不管怎么说,总要尝试一下。但愿得余黎燕还记得自己,还记得当初陪她一同渡过难关的玉小乙。

    再说了,任老公也说过,余黎燕在西州的处境很困难。

    若能打开西州商路,不管是对余黎燕还是对玉尹,都会是一桩极大的补益。玉尹也相信,余黎燕不会拒绝。以余黎燕的聪明,又怎可能看不出这里面的好处呢?

    这里面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处理,但最关键的,还是和余黎燕取得联系。

    一切,似乎都很美满。

    黎家已经开始收拢玉尹所需要的物资,而远在开封的柳青,也在积极准备,等待着时机成熟。

    可就在玉尹意气风发,准备要大展拳脚的时候,李梲却突然跳出来,安排了一桩事务。

    原来,为了讨好官家,特别是在交出兵权之后,李梲加大了花石纲的征收。

    近五十万贯花石纲已准备妥当,准备即日送往开封。不过,再出了之前蔡京生辰纲一档子事情后,苏州宣抚司不愿再派兵押解花石纲。这是个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花石纲送到了开封,九成功劳归于应奉局;若花石纲在路上发生了问题,那么九成罪责,便归于宣抚司……那苏州观察使也不傻,怎可能为他人做嫁衣裳?

    你们应奉局便有兵马,何不自己押送?

    李梲本不想让玉尹插手其中,可苏州观察使既然拒绝了,便只能派玉尹负责押送。

    说起来,这原本便是玉尹的职责!

    玉尹得到消息,倒也没有拒绝。

    这一来,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二来,燕奴分娩以迫在眉睫,玉尹也想要趁此机会,返回开封探望。

    所以,在得到了李梲手令之后,玉尹二话不说,便点起了兵马。

    这倒是让李梲对玉尹的感官好转许多。

    这厮虽说得了兵权,但做事倒也爽快,没那许多的麻烦……

    就这样,玉尹尽起应奉局兵马,统共千人之数,准备返回开封。一听说要回开封,陈东赵不尤高宠等人,都非常高兴。离开东京,也半年多了,若说不想念,绝对是骗人。更不要说高宠还有老母留在东京,他这思念之情,也就更加炽烈。

    宣和七年六月二十八日,玉尹率部离开杭州,押解着五十万贯花石纲,回转开封。

    这一路上,兵马浩浩荡荡,倒也还算顺利。

    期间倒是遇到了几支小股的盗匪骚扰,也都被玉尹当作练兵,摧枯拉朽般的击溃。

    七月中,大军顺利抵达南京应天府,也就是后世的河南省商丘。

    这应天府,建于大中祥符七年,至今也有一百一十年的历史。抵达应天府,也就算是安全了。虽说距离东京开封府还有几日的路程,但总算是离家越来越近……

    玉尹归心似箭,本欲直接赶路。

    可是见儿郎们一路奔波,着实有些疲惫,便使赵不尤持令牌先行赶路,以方便通知前方关卡让路。他命令兵卒,在应天府外扎营。自己则领着陈东何元庆吉青三人入城拜见了南京留守,应天府尹。当晚,四人便在应天府的官驿之中休息。

    那应天府尹待玉尹也还算客气,言语间更多次提到黄裳。

    这也表明,他和黄裳的交情不差,所以对玉尹,也是颇为照顾。

    一般言,似玉尹这等武官,他堂堂应天府尹不必接待。不过因为和黄裳的交情,这位南京留守还是设下了酒宴,为玉尹接风洗尘。酒宴过后,玉尹回到了官驿。

    许是这一路劳顿的原因,他回到官驿,便早早歇息。

    睡到夜半时,玉尹被一阵喧哗声吵醒。

    隐隐约约,他听到何元庆在外面与人争吵,便急忙披衣而起,快步走出了房间。

    “元庆,何故吵闹!”

    玉尹站在门阶上,沉声喝问。

    陈东这时候也被吵醒,一脸迷糊的走出房间。

    就见这庭院门口,一个家仆打扮的中年人快步上前,“非是小底打搅都监的好梦,是我家老爷派小底前来,说是有要事,要与都监说明。”

    看打扮,这家仆应该是应天府尹的家臣。

    这么晚了,跑来把自己叫去,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玉尹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蝉,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而今已是七月中!该死,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记了?莫非……

    他连忙道:“且稍候片刻,我换了衣服,马上过去。”

    玉尹说罢,便返回屋内。

    陈东也追了进来,“小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这脸色,怎地这般难看?”

    “我还不敢肯定……少阳可还记得,当初我与你说,宋金之战,只在这一两年吗?”

    “啊?”

    “我突然有一种预感,虏人怕是与我大宋,开战了!”

    陈东目瞪口呆,看着玉尹,久久说不出话来。

    玉尹迅速换了官服,“少阳,你随我一同过去……但愿我是胡思乱想,也许并非是另有事情,所以才这么晚召唤。”

    陈东闻听,不敢犹豫,连忙回屋换了衣服。

    两人匆匆忙忙赶去了应天府,一进大厅,就见应天府尹迎上前来,一脸的慌张之色。

    “小乙,出大事了!”

    “甚大事?”

    “刚接到东京快报,虏人以当初张觉事变为由,撕毁盟约,与我大宋开战……完颜宗望自平州出兵,完颜宗翰自大同出兵,兵分两路,正直逼我太原与燕山两地。”

    玉尹闻听,脸色顿时大变。

    而陈东更是面色苍白,扭头向玉尹看去。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一回,又让小乙猜对了!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