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43章 背嵬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第243章背嵬

    玉尹有点傻了!

    赵不尤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他想留在应奉局。搜这⒌

    可问题是,这赵不尤是宗室!虽说太祖一脉自太宗即位后屡受打压,但也只是在权力上的打压。太祖一脉从赵德芳故去之后,便无人在朝中担当要职。不过生活待遇方面,却没有丝毫的削减。甚至在某些方面,他们比太宗一脉更享尊崇。

    在玉尹的眼里,赵不尤就是个闲来无事,精力无处发泄的宗室子弟。

    而今这个宗室子弟突然要求留在应奉局,而且是充当他这个八品武官的部曲,不免感到诧异。

    “邢侯在说笑吗?”

    此时,画舫里众人已经散去,只剩下玉尹和赵不尤两人。

    赵不尤闻听,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自幼好武,不喜那朝堂之上勾心斗角。生平所愿,便是有朝一日能夺取燕云十六州,杀尽虏人。只是我这出身,注定了与行伍无缘。当初宋金夹击辽人,我曾冒名招刺,结果被人发现,被圈禁整整三年。”

    太宗之后,太祖一脉虽享尽荣华富贵,却不得从军领兵。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实际上已经成为皇室之中所有人都知晓的事实。

    怪不得去年在开封时,没有听说过赵不尤,原来是被圈禁了!否则以赵不尤这种性格,玉尹怎地也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才是。心中顿时有些同情,看赵不尤的目光,与先前也有了不同。

    “可是邢侯加入应奉局,官家便可以同意?”

    赵不尤冷笑道:“小乙当这应奉局是什么?不过是为官家寻欢作乐,敛财的渠道而已。

    伱这应奉局兵仗,官家根本不会在意,说罢黜就会罢黜,甚至不需通过枢密院同意。我若加入禁军、厢军、土军、藩军,官家都不会高兴。可若我加入这应奉局,于官家而言却是最为安全。这本就是个嬉闹之举。在他看来,又算得甚事?”

    玉尹沉默了!

    没错,应奉局这块牌子,着实算不得什么,说穿了就是官家嬉闹之举。

    不过若非这样,恐怕这应奉局都监之职,也不会落到玉尹头上。

    赵不尤道:“我自幼拜名师,习武练功。苦读兵书战策。却从未有机会领兵操练。

    反正伱这应奉局差事,左右也是个样子,我便是加入了。官家又怎会在意?与我而言,此生或许没有机会上得疆场,也只能借此机会。来检验一下自家所学……”

    玉尹毕竟不是正经的宋史研究者。

    若他真用心研究过宋史,说不得对赵不尤这个名字,会有所了解。

    历史上,赵不尤在靖康之难的时候,与河北义士王明招募义兵,与金人转战河南河北,各路豪强莫不避其锋芒,言:此小使君也。言下之意,便是把赵不尤看作三国时期的刘皇叔。也正因此。高宗即位之后,赵不尤才得了个武奕郎的职位,从岳飞平杨幺之乱。岳飞死后,秦桧夺赵不尤兵权,命他镇守横州,直至过世。

    赵不尤之子赵善悉,后进士登第。累官至敷文阁直学士,两浙转运副使。

    当然了,至那时,赵构已经死了,自孝宗起。南宋皇帝全都是太祖一脉,也才有了赵不尤之子的崛起。否则的话。便是再有本事,也轮不到他太祖一脉成事……

    玉尹有些心动。

    他而今缺的就是人才,特别是练兵的人才。

    原本打算救出武松之后,让武松来帮忙,但武松伤情严重,便是康复了也难派上用场。

    除武松之外,庞万春也能练兵。

    可随着关胜到来,官军迟早会围剿莫干山,玉尹可不想庞万春和关胜再来一场龙虎斗。

    唯有让他北上,才是庞万春的出头机会。

    只是……

    玉尹非常郁闷的发现,自己百般算计,到头来还是缺少练兵的帮手。

    如果赵不尤有真本事的话,倒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作为玉尹,自然不排斥赵不尤的到来,可问题是,徽宗皇帝是否能够认可此事?思来想去,玉尹还是决定,把赵不尤留下。毕竟人才难得!再者说了,赵不尤怎地也是宗室,正好可以通过他,来打压李梲。想来若赵不尤留在应奉局里,那李梲必然会觉得非常难受。

    想到这里,玉尹已做出了决定。

    “既然邢侯这般说,小乙再推辞便是矫情。

    不过有些事必须说清楚,若邢侯留下,应奉局只有赵不尤,却没有邢侯……此外,小乙也会将此事呈报枢密院。只要官家不反对,邢侯便只管放开手脚练兵。”

    赵不尤闻听,喜出望外。

    原以为玉尹会拒绝他的请求,却没想到会如此顺利。

    当下忙起身拱手道:“末将赵不尤,参见都监。”

    ++++++++++++++++++++++++++++++++++++++++++++++++++++++

    有了兵符,玉尹这都监之职,才算是名副其实。

    李梲匆忙间为他安排了一处军营,便坐落在望仙桥畔。第二天一早,玉尹便让赵不尤去知州府求取饷银辎重。本来李梲还打算拖延一下,甚至准备好好刁难玉尹一回。哪知道玉尹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把赵不尤派来,让李梲憋闷至极。

    他可以刁难玉尹,可以拖延玉尹的饷银辎重。

    可面对赵不尤那咄咄逼人之势,李梲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怠慢。

    不管怎样,赵不尤都是宗室。

    落毛的凤凰不一定都不如鸡,更何况赵不尤和东宫交往密切,李梲作为太子赵恒一系的人,还真不敢去招惹赵不尤。只是这内心里更加奇怪:玉尹究竟是何来历?便是宗室也甘愿来为他效力……看样子,这家伙不简单,还是要小心应对。

    而这,正是玉尹所希望的结果。

    他的根基实在是太薄弱了,要想成事,便要扯起虎皮做大旗。

    就目前而言,赵不尤无疑是一张上好的虎皮。有他在这边,李梲凡事都要三思后行。

    正午时,望仙桥兵营中,响了三声号炮。

    辕门外竖起一块大纛,上书一个斗大的‘募’字。大纛下,陈东端坐在一张长案后,面前摆放着一摞摞空白名册。张择端则负责发放号牌,等待应募壮士前来。

    李梲坐在距离望仙楼不远处的一座酒楼里。脸上透着一抹冷笑。

    “杭州人不喜兵役。有道是好铁不做钉,好男不当兵……我看他玉小乙又如何应募。

    反正他已经接了兵符,待后日便要他押送花石纲前往苏州。

    对了。派人把消息传出去,就说后日会有一批价值三十万贯的花石纲启运,送往苏州……嘿嘿。到时候庞万春若听说了消息,又怎可能会善罢甘休?”

    “府尊,那潘使者的东西……”

    “那与我何干?”

    李梲冷笑道:“潘通不过一家奴耳,与我面前耀武扬威,气焰嚣张,本府早已对他厌烦。我刚得到消息,蔡绦代公相擅权,已令得李相公和小蔡相公极端不满。

    两位相公不日将上疏弹劾,公相的日子怕是要难过了……再者说了。那东西是从玉小乙手里丢失,与我有什么关系。便是公相追究,也是追究玉小乙的责任。”

    身边亲随闻听,顿时露出敬佩之色。

    “府尊果然高明,这回便是有宗室相护,他玉小乙不死也要脱层皮。”

    说着话,一连串的阿谀之语出口。令得李梲笑逐颜开,忍不住哈哈大笑,端起一杯酒水。

    只是,那一杯酒还没来得及咽下去,李梲脸色突变。更发出一连串剧烈的咳嗽,脸涨得通红。

    他啪的把酒盏摔在桌上。站起来快步走到窗边,凝神观望。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李梲喃喃自语,露出疑惑之色。

    此时,方过午时。

    从望仙桥上走来一群人。

    就见这些人,一个个面露剽悍之气,雄纠纠气昂昂来到辕门外。

    为首男子向陈东拱手道:“听闻此间应募,可发全饷,也不知是真还是假呢?”

    陈东枯坐了一个时辰,本有些犯困。

    见有人应募,顿时来了精神,道:“自然全饷,却不知小哥可要应募?”

    “都有什么规矩。”

    “喏,领了号牌入营,只要经过考核,便可领取双饷,还有一应甲胄兵器……”

    “怎地领取双饷?”

    “哈,我家都监说了,本营只招雄武锐士,非好汉不得入……既是好汉,自当双饷以示奖赏。小哥,伱若要应募,便先掂量一下自家本事,莫到时候丢了脸面。”

    哎呀,别人招募,都是巴不得有人前来。

    怎地这应奉局招募,还有这许多规矩?

    望仙桥两侧,本聚集了许多人来看热闹。可听了陈东的话,又听说是双饷,顿时生了好奇心。

    便有那好事之人在一旁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起来。

    “这些鸟厮,忒张狂。”

    “是啊,招募便是了,还说甚规矩。甚叫做丢了脸面,直恁欺负人,分明是看我杭州人不起。”

    “没错……兀那汉子,怎地也要过了考核,莫丢了我杭州人的脸面。”

    那应募的汉子闻听,咧嘴一笑。

    他领了号牌,迈步走进兵营。

    只见校场上,摆放着各种器具。玉尹、赵不尤两人站在点将台上,朝吉青点了点头。

    吉青快步上前,“这位好汉,本营招募,共有三关。”

    “敢问,是哪三关?”

    “射箭、负重还有骑术。

    三关之中,只要过了一关便算过了考核。

    若过了两关,便为将虞侯,可统领五十人;若三关皆过,便为十将,可统领百人。”

    那汉子闻听,眼睛一亮。

    目光扫过校场中的器具,犹豫片刻后,大声道:“那负重怎生考核?”

    “很简单,看到那根木椽子没有?”

    顺着吉青手指的方向。就见校场一头,竖着一根直径半米,长约三米的木椽子。

    “那木椽子,重五十斤。

    只要伱背着那木椽子,越过场中障碍,便算通过。”

    校场中,还摆放着一些高低不等的障碍物。汉子一咬牙,便道:“那自家便考这负重……对了。若通不过。又当怎地?”

    “若不能通过,便算作淘汰。

    不过若伱真相从军,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暂时进不得这便兵营。只能做在旁边小营做杂兵。杂兵只能得半饷,不过将来伱若是有了真本事,还是可以考核进入。”

    直到此时。众人才留意到。

    这兵营之中,分内外两座营盘。

    吉青这么一说,那汉子却犹豫了……只是这时候,他身后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怎地也不能退缩,只要咬着牙,走到那木椽子边上,两膀用力,将木椽子一下子扛在肩膀上。五十斤的重量倒也不算吃力。可背着这木椽子,在校场中又蹦又跳,却显得不那么容易。也亏得这汉子着实有些力气,竟咬着牙跑完了全程,算是通过。

    只是这一回跑下来,汉子把木椽子往地上一放,就喘息不停。

    不少人看了。也都露出为难之色。

    五十斤的木椽子扛起来不难,可背着奔跑,确是不宜。

    “小乙,会不会有些严苛了?”

    玉尹轻声道:“非是严苛,实不得已而为之。

    这应奉局所部人马本就不多。若鱼龙混杂,着实无趣……我宁可招收一百名悍勇之士。也不想招收八百个废物。当初庞万春二十人冲散百余名官军,后又伏击曹成,可见官军战力薄弱。我大宋兵马以百万计,然则可战者,究竟又有几何?”

    赵不尤闻听苦笑,却也不得不承认,玉尹所言倒也没有夸张之处。

    大宋军的战斗力,的确是低下。

    空有精良装备,可是……

    “对了,小乙可曾想过,这支兵马唤作何名?”

    “啊?”

    玉尹闻听一怔,这才想起来,有宋以来,似乎各地兵马借由番号。自家这支兵马虽然是为官家效力,不入兵部,不受枢密院所辖,但若没个称号,终究有些难堪。

    只是这突然之间,也想不出一个好名字来。

    玉尹沉吟良久,突然间眼睛一亮,“梦溪丈人是杭州人,而咱们这支兵马,又是在杭州招募。我突然想起来梦溪丈人在《梦溪笔谈》中曾有‘旗队浑如锦绣堆,银装背嵬打回回’的词句。邢侯以为‘背嵬’二字可还差强人意?就叫背嵬军,如何?”

    岳飞啊岳飞,伱可别怪我抢了伱的番号。

    谁让是我先组建兵马,背嵬二字,便由我占了!

    玉尹对岳飞,这心里面始终存着些小疙瘩。能占他的便宜,便绝不会罢手,再者说了,伱的背嵬军不是还没有成立吗?

    事实上,玉尹是被误导了!

    在后世,人言背嵬军比言岳飞,就好像这背嵬二字,是岳飞的专利。

    事实上北宋末年,拥有背嵬军番号的不止是岳飞,还有韩世忠。这背嵬二字,是古代大将亲随的意思,也就是亲军,同时也代表着一军之中,最为骁勇之士……

    “背嵬军?”

    赵不尤听了一怔,旋即露出一抹笑意。

    “这名字好,背嵬之士,倒也合了小乙今日招募的规则。”

    两人正交谈时,忽听校场上战鼓声隆隆作响。

    更有人大声喝彩,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玉尹和赵不尤忙站起身,举目观看,就见校场中一个青年,扛着木椽子来到终点,蓬的往地上一放,面不改色,脸上更不见半点汗渍。

    “取马来。”

    那青年大声呼喝,就见有人牵着一匹马上前。

    他翻身上马,纵马在校场中疾驰,忽而镫里藏身,忽而在马上左右开弓,显示出不同凡俗的精湛骑术。

    “怎么回事?”

    “都监,这厮正在闯三关。”

    “哦?”

    玉尹闻听,也不禁好奇起来,朝那青年仔细观看。

    那青年骑了一会儿马,似乎不甚过瘾,便勒马大声道:“取我兵器来。”

    话音刚落,就见两个泼皮闲汉打扮的男子,一人拎着一柄大锤,快步走到马前。

    两人把大锤嘭的放在地上,弯着腰,喘息不停。

    那是一对八棱梅花亮银锤,看份量,恐怕不下百斤。青年也不客气,在马上俯身轻舒猿臂,便把那两支梅花亮银锤拎在手中。就见他打马如飞,双锤在手中翻飞,上下舞动,又引得一阵喝彩声。

    玉尹眼睛不由得一眯,回身问道:“这厮何人?”

    “回都监话,此人名叫何元庆,乃本地一破落户子弟。

    平日里带着一干泼皮在荐桥附近游荡,据说武艺高强,气力过人,号称杭州猛虎。”

    玉尹心里一怔:何元庆,四猛八大锤吗?

    只是那四猛八大锤之一的岳云,而今不过才六岁,按道理说,何元庆和岳云应该是一辈人,怎会这时候便出现?

    而且,今日考核,主要是以庞万春的那些人为主体。

    何元庆显然不在玉尹计划之中,莫非又出了什么差池不成?

    心里正觉着奇怪,却见那何元庆在一阵喝彩声中,勒住战马。他双手执锤,也不下马,朝着点将台上站立的玉尹一指,厉声喝道:“兀那劳什子都监,忒看不起人。伱这三关,不过如此,算不得什么。既然伱看不起杭州人,可敢下场,与某家一战!”

    我什么时候看不起杭州人了?

    玉尹这心里愕然,凝神向何元庆看去。

    这厮气力惊人,若自己伤势痊愈,倒是能与之一战。

    但现在……

    只是何元庆既然叫阵,若玉尹不出战,便没了威信,日后更不要想震慑这些家伙。

    至于赵不尤,身手也不算太差,可对上何元庆,恐怕胜算不大。

    玉尹一咬牙关,刚想要开口应战。

    就在这时,忽听辕门外传来一声龙吟般的马嘶声,紧跟着蹄声如雷,一骑飞驰而来,闯进校场。

    “兀那小子,要与我家哥哥交手,先胜过某家手中大枪!”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