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42章 赵不尤(下)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不过李梲却想起了另一件事。

    不是说玉尹找了望仙楼的歌姬游湖吗?

    会不会便在这艘画舫?

    “快些靠上去!”

    李梲二话不说,便让人把船划过去。

    潘通给他的时间,不过三天。李梲也知道,自家那所谓的应奉局兵马,只是个空壳子,没有一兵一卒。三天时间莫说押送,便是把人手招够都是麻烦。杭州这几年倒是风调雨顺,虽有方腊之乱在前,却已经平息,至少在温饱上问题不大。

    这里不似北方,特别是相州等地,天灾不断,所以应募招刺的人手充足。

    就算李梲是杭州知州,也没把握在几天之内,便招揽足够兵马。既然这样,便让玉尹头疼去。毕竟他玉小乙才是应奉局的都监,这种事情,自然应该是他负责。

    “敢问杭州应奉局都监玉尹可在船上?”

    有随从在船头上大声叫喊,好半天才听人醉醺醺回道:“哪来的夯货,直恁呱噪,却在这里扰人雅兴?”

    听口音,却是开封口音。

    随从顿时大怒,立刻回道:“杭州府李知州在此,玉尹还不出来迎接?”

    “便让他自己上来。”

    船上那人,也不客气,似乎全不把李梲放在眼中。

    李梲这一回,却真个是气坏了。

    想他堂堂杭州知州,居然被人如此辱骂?

    那玉尹也忒大胆,明知道自己在这边,还敢如此放肆?

    若不是急于让玉尹来交接兵符,李梲说不得已拂袖而去。他强忍着心头火气,一摆手,示意画舫靠上去。随从在船上搭上了甲板。而后随着李梲。便气势汹汹登上那艘画舫。

    画舫不算太大,舱门口站立着八个彪形大汉。

    李梲看到那八个大汉,便是一怔。

    这八个人。气度看上去非同一般,透出一股子剽悍之气。一边四个,往那里一站。足以让人感到一股子莫名压力。李梲虽然带了十几个人,但是哥这些人一比,显然相差甚远。更重要的是,这几个大汉身着黑色木棉布做成的袍子,衣饰更不是等闲之流能够穿戴。这一切,足以显示出他们的身份和来历,不同一般。

    加上之前那说话之人浓浓的开封口音,让李梲心里,不由得一颤。

    就在这时。玉尹从舱中走出来。

    “李知州怎地来此,恕小乙不知,未能远迎。恕罪恕罪。”

    “伱这厮好大的排场。明知李知州来此,还敢如此无礼……”

    李梲身边的一名随从厉声喝骂:“方才是那个吃了屎的家伙说话。让他滚出来。”

    李梲心里一惊,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

    不等那随从说完,就见那舱门口外的一个彪形大汉猛然上前,抬手一把便把那随从拎起来,二话不说,就扔进了西湖中。虽已仲春,湖水却依旧冰寒。那随从掉进水里,大声叫喊救命。

    李梲那船上的人刚要准备去救人,就听到一声刺耳箭啸。

    一直金翎箭唰的落在李梲所乘坐那艘画舫的甲板上,金翎颤抖不停……

    “且看那个不长眼的敢救他。”

    方才斥骂李梲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杭州知州真个好学问,便教出这等恶奴不成?”

    一看金翎箭,李梲心头一颤。

    这金翎箭并非是用黄金打造,而是白羽抹金,属于大宋皇室之物。

    船上,有皇室中人?

    李梲这心里,顿时生出莫名恐惧,忙上前一步道:“下官李梲,不知船上是哪位皇子?”

    一干随从,噤若寒蝉。

    若这时候再看不出端倪,可就白在知州府上做事了。

    玉尹忙上前轻声道:“李知州,船上的是秦王之后,高平郡公一房所出,邢侯赵不尤。”

    秦王,便是太祖之子,后世小说演义中八贤王原型赵德芳。

    赵德芳本是赵匡胤第四子,死后加封楚王。徽宗政和元年,该为秦王封号。而高平郡公,便是赵德芳长子赵惟叙,曾任怀州防御使,河内侯,保静军节度观察留后。

    说起来,这北宋年间的皇帝,除了太祖之外,几乎全都是太宗赵光义子孙。

    可是到了南宋,除了高宗赵构之外,便都是太祖赵匡胤的后人。

    李梲听了船上人的来历,心里顿时一松。若只是赵不尤,他倒真不怎么害怕。毕竟自太宗以来,太祖一脉一直遭受压制,虽地位很高,但实际上没有半点权力。

    不过,即便是这样,赵不尤也不是他一个杭州府知州可以怠慢。

    李梲忙随着玉尹进了画舫,但先前那份傲气和怒火,早已经烟消云散。

    他本想气势汹汹前来问罪,然后把这兵符强行交给玉尹,不给玉尹半点机会。可现在,有宗室在,李梲的气焰也就使不出来,心里面更暗自叫苦,该如何是好呢?

    这玉尹也真是古怪,明明市井中一个屠户出身,怎地会有这般人脉?

    之前便听人说,他在开封府人脉众多,和一干衙内关系密切;后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得罪了不少人,才来了杭州。听说,他背后也不过前端明殿大学士黄裳,却没想到和宗室还有交集。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很正常。若他玉尹真是个没靠山的主儿,怎可能以一介屠户出身,得了那文林郎补身,还做了这八品武官!

    赵不尤,年纪和玉尹相仿,相貌雄武。

    175公分左右的身高,却显得格外魁梧,绝非那等手无缚鸡之力的主儿。

    肤色古铜,浓眉大眼,鼻梁高挺。颌下短髯,亚赛钢针,正靠在一个录事的怀中,透出几分醉意。

    所谓录事。便是那卖身的女伎代称。

    见李梲进来。赵不尤却毫不在意,只管和女伎调笑,丝毫没有起身迎接的打算。

    这厮在宗室中。也算是一个异类。

    不好读书,犹好武事,虽算不得有千斤之力。但也能开三石强弓。

    玉尹和赵不尤在之前并不算太熟悉,甚至没有见过。但赵不尤和太子赵桓关系挺好,而且非常喜欢皇太孙赵谌。他之所以会来杭州,也是得了皇太孙赵谌之托。

    本来,赵不尤并不想南下,原打算去河北游玩。

    可是他发现,赵谌居然能使得一手好扑,而且扑法精湛,显然是得了高人的指点。

    询问之下。才知道这赵谌是得了玉尹的点拨。

    赵不尤也没有见过玉尹,却听说过玉尹在快活林和吕之士争跤,后来还跑去御拳馆踢馆的故事。加之在一次聚会中。听柔福帝姬赵多福提起过玉尹。便更加好奇。

    赵谌托他来探望玉尹,还偷偷告诉赵不尤。而今这开封城里蹴鞠大赛,便是出自玉尹的手笔。

    蹴鞠,本就是宋代极为风行的一个游戏。

    经过玉尹对规则的改良,已逐渐演变成为后世足球运动的雏形。

    特别是在赵谌和他那位十八姨娘朱璇的推广,终于在年关时,举办了一场共有六家府邸参与的蹴鞠大赛。这六家权贵,分别是皇太孙赵谌所代表的东宫太子、高尧卿所代表的殿前都太尉高俅、太子妃朱璇代表的朱家、枢密院蔡攸代表的蔡家、以及另外两家权贵。

    大赛之时,甚至惊动了徽宗皇帝也来观战。

    大宋时代周刊更全程报道,甚至还推出了一种全新的赌博方式:蹴鞠彩票。

    通过猜测比赛结果来进行赌博,一下子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甚至连徽宗皇帝也参与其中,令整个开封城,渡过了一个极为欢乐和兴奋的新年。大宋时代周刊更通过这种方式,在短短七天之内,敛财近三十万贯,可见当时比赛是何等热闹。

    赵不尤也是一个疯狂的博彩迷。

    在大赛之后,也组建起一支蹴鞠队,准备参加来年大赛。

    他对玉尹,充满了好奇,所以这次赵谌一说,他便兴致勃勃的跑来杭州找玉尹商量。

    李梲进来后,先是和赵不尤见礼,便坐在一旁。

    “方才闻苏行首小唱,不知是出自何人之手?”

    杭州行首的地位,可远不如开封行首的地位。那望仙楼的苏行首,艺名苏望仙,也是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听得李梲询问,哪里敢有怠慢,忙站起身回答道:“方才奴所唱之词,却是出自玉都监之手,而且是由玉都监亲自抚琴,更增色许多。”

    “望仙真个好福气。”

    不等李梲开口,就听赵不尤笑道:“伱却不知,小乙琴技,在开封城已是一桩美谈,若是被东京那些个姑娘们知道小乙今日为伱抚琴,不晓得有多少人会眼红呢?”

    “哦,玉都监竟有厉害?”

    苏望仙闻听,美目秋波流转,好奇看着玉尹。

    赵不尤笑道:“去年开封上厅行首,最终落入潘楼徐婆惜之手。

    大宋时代周刊还专门做了一篇那劳什子访谈,徐婆惜言此次得以胜出,尤感激小乙之助。若非小乙为她做《牡丹亭》,焉能获此殊荣?她还说,虽得了这上厅行首之位,却有一桩憾事,便是未能得小乙亲自为她抚琴……不禁是徐婆惜,便是丰乐楼那冯筝也说,徐婆惜此次得以胜出,小乙的《牡丹亭》占了七分的功劳。”

    苏望仙听了,顿露出惊讶之色。

    “原来那牡丹亭,便是玉都监所作?奴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失敬了!”

    牡丹亭这一出戏,伴随着在开封唱响之后,逐步流传开来。特别是那牡丹亭采用了新鲜的唱腔和唱法,更被许多人所称道。杭州作为东南富庶之地,自然也有流传。

    便是苏望仙,也曾唱过几次。

    但在此之前,她还真没有把那位创作牡丹亭的玉尹,和眼前这位应奉局的玉都监联系在一起。

    再看玉尹的目光,便多出几分韵味。

    李梲坐在一旁,感觉好生尴尬。

    赵不尤这一番言语,把所有的光芒都引到了玉尹身上,让李梲更觉得颜面无光。

    有心生气。却不知该如何发作。

    更不要说有赵不尤在一旁。他又怎敢妄动。

    当下,李梲咳嗽一声,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玉都监。今日赵侯前来,本府本不该扰伱雅兴……不过,伱毕竟是应奉局都监。之前因伱身体不好,加上初来乍到,所以本府迟迟没有与伱兵符。而今,伱也来杭州多时,想必对杭州的情况也有所了解。再不就任,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过去。”

    他话音刚落,赵不尤便诧异道:“小乙,伱来杭州已近两月,怎地还未领取兵符?”

    一句话。直让李梲面红耳赤。

    这船上在座的,又哪个是傻子?

    他不肯交出兵符,而且暗地里压制玉尹的事情。在杭州城里。并不算是一个秘密。

    自古以来,哪有扣着兵符不与主官的道理?

    玉尹倒不在意。微微一笑道:“之前小乙在来杭州途中偶感风寒,病情有些严重……李知州也是怜惜小乙病情,所以才没有与我兵符。这番美意,小乙心中牢记。

    只是这病情至今未能痊愈……而且据我所知,应奉局兵事形同虚设,而今更无一兵一卒。这冒然接手,小乙心中忐忑。却不知李知州给下官多长时间前去招募?”

    “这个……”

    李梲词穷了。

    赵不尤就在这里,玉尹也把这应奉局的情况说了个清楚。

    他李梲如果再说‘三天’时间,只怕赵不尤会当时就翻脸。虽说赵不尤是太祖一脉,并无什么实权。可毕竟是宗室,万一把这件事传去东京,他李梲贪墨应奉局兵饷的事情传到官家耳中,只怕接下来,他要面临的就是官家的雷霆之怒了。

    毕竟,应奉局为官家效力。

    伱李梲领应奉局事,却贪墨兵饷,那就是贪墨官家的钱。

    伱贪墨其他的钱,官家也许不会在意;可伱贪墨了官家的钱,徽宗皇帝岂能罢休?

    玉尹一句话,看似为李梲开脱,实则是把李梲逼到了绝境。

    心中,更是恼怒不已。

    他看了一眼玉尹,强按住心头的火气,“玉都监说笑,应奉局兵营已经选好,只是由于玉都监身体不适,所以才迟迟没有进行招募。可若是说形同虚设,却是严重。一应物资,都已整备齐全,只待玉都监走马上任,便可以开始招募、训练。

    至于时间嘛……官家所求的花石纲启运在即,本府也实在是无法拖延……这样吧,一俟玉都监就任,一应需求,本府会倾杭州之力予以帮助,只是却拖延不得太久。”

    倾杭州之力?

    玉尹的眼睛不由得眯缝起来。

    他要的,便是李梲这句话。

    “既然如此,那下官只有领命……

    只是时间仓促,便是招募效用,也难训练成军。而且下官听说,苏杭之间盗匪横行,只怕招募,也是困难重重。再说了,杭州招募效用,历来不甚顺利。若想尽快成军,便需重金相求。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却不知李知州可否予以方便?”

    这厮,还真不客气!

    李梲心里咒骂不停,但也没有别的办法。

    和玉尹讨论半晌后,最终忍痛同意,从库府中拨出五千贯来,让玉尹用以招募效用。

    同时,玉尹又讨价还价,争取到了一万三千贯费用,同时还得到了独立购买辎重的权力。

    这可是一块肥肉,李梲虽然不舍,可眼看着玉尹不愿接手,又有赵不尤在旁边虎视眈眈,只能捏着鼻子答应。

    最好伱出门就被庞万春干掉!

    李梲本打算带玉尹回去再交接兵符,但赵不尤却说,既然已经说好,便在这里交接。

    无奈之下,李梲只好命人返回杭州府,取来应奉局兵符,当着赵不尤的面,签下交接公文。

    之后,他再也没有心情继续呆在船上,便气呼呼的离开。

    李梲一走,丝竹声再起。

    苏望仙更使出全身解数,以求玉尹一声称赞。

    要知道,她一直想要去开封闯名号。论小唱,论才艺,论相貌……她苏望仙不逊色任何人。偏偏苦于没有门路,只能呆在这杭州城里献艺。方才赵不尤已经说了,玉尹在开封勾栏瓦肆的影响力。若是能得玉尹一声称赞,便有了前往开封的敲门砖。

    这玉尹,俨然就是今世的柳三变!

    只是苏望仙尽管使出了浑身解数,玉尹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

    “小乙,这李梲这么急着把兵符交给伱,我看他是不安好心。”

    赵不尤脸上的醉意一扫而光,轻声和玉尹道:“应奉局兵事形同虚设,伱得了兵符,便等于担起了责任。我估计,李梲不会给伱太多时间招募练兵,一俟他命令发出,伱便必须要听命行事。到那时候,若真个出了事情,恐怕他会推到伱身上。”

    玉尹听罢,却笑了起来。

    “赵侯以为小乙来杭州这许多时日,便真个只是休养?”

    “哦?”

    “如果是招募些寻常人,的确需要训练。

    可我这次,并不想招募寻常效用……当初方逆肆虐东南,杭州也曾陷入苦战。城中而今,留有不少当时曾参战的效用。小乙之所以向李梲要求这许多军饷,便是想招募这些人。

    这些人杀过人,打过仗,只需稍加操练,便可以形成战力,岂不胜过那些新丁?”

    玉尹说的这些个‘老兵’,实则便是庞万春的那些手下。

    吉青已经给出玉尹一个答案,差不多有二百人可以加入兵营……再说了,便是一帮新丁又如何?庞万春和玉尹早已经有协议,他会保证苏杭之间,一路畅通。

    所有的一切,只是为玉尹谋取兵权而上演的一出戏,等得便是李梲自己上钩……

    赵不尤听了玉尹这番话,眼睛一亮,突然道:“小乙,伱觉着我可入得伱法眼吗?”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