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41章 谋兵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水浒一百零八将,天勇星大刀关胜

    杭州都监府中,玉尹诧异的看着那个端坐在大堂之上,相貌堂堂的男子。说实话,他怎么也无法把眼前这个看上去温文儒雅的中年人,和小说中那位面如重枣,颌下美髯,一双丹凤眼,酷似三国演义中关二爷的的大刀关胜,联系在一起。

    今天,是新任杭州都监关胜就任之日。

    玉尹虽不是杭州都监府所辖,但作为杭州应奉局都监,少不得会和杭州都监产生交集,甚至需要对方的大力支持。虽说两人都是都监,官名似乎相似。可杭州都监的权力,远非他这个应奉局都监可以相提并论。所以,无论如何,玉尹都要前来拜会关胜。

    关胜的身高,大约在190公分靠上。

    体态略显瘦削,却透着一股别样的英武之气。

    这个关胜,并未参加过水泊梁山,而是一直在济南府任职,之前官拜济南府巡检。

    这所谓的巡检,权力并不大,主要是负责缉拿治下盗匪。

    玉尹在此之前并未见过关胜,但是从关胜对他的态度上来看,似乎非常亲切,没有什么恶意。

    联想离开东京前李清照的那些话,玉尹隐隐约约感觉到,关胜来杭州,恐怕也得了一些关照。心里面,顿时轻松许多!如果能和关胜打好关系,对他在杭州的发展,倒是颇有好处。

    杭州都监,杭州知州,品阶相同。

    但一般来说,知州的地位在都监之上。

    不过由于庞万春的出现,李梲不得不放低姿态,出城迎接关胜。

    待引介完毕之后,李梲突然道:“关都监,杭州如今盗匪成灾,昔日方逆部下大将,神箭天王庞万春率部突然袭击杭州城。对杭州造成巨大破坏,民心不稳啊。

    今关都监前来,本府也算是放了心。

    却不知关都监何时能够出兵,剿灭庞万春一干盗匪?若能除掉庞万春,本府定为关都监向朝廷请功。”

    李梲说话,和颜悦色。

    如果关胜是个年轻小伙子,说不得会感激涕零。

    毕竟李梲是进士出身,在朝堂上的地位。远非关胜一介武将可以比拟。作为杭州行政第一长官。如此亲热说话,怎能不让人受宠若惊?可问题在于,关胜虽然是一介武夫。却也久经宦海。他在济南府足足当了十年巡检,受到各种压制,更早看清楚了这其中的奥妙。李梲向他示好。他坦然接受,但要他出兵,却非易事。

    “府尊一心为百姓谋福,下官也是万分感动。

    只是下官初至杭州,对杭州兵事尚无了解,只怕在短时间内,也难以出兵平乱。至于庞万春之事,下官在路上也曾听到一些谣传……此人为方逆麾下悍将,更兼兵法出众。谋略过人。他手下党羽虽不算多,却多是久经沙场的悍匪。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前,下官也不好冒然出兵。再说了,莫干山内地势复杂,便是出兵,也需下官弄清楚这山里的状况。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正因这庞万春凶悍。下官更要谨慎行事,务必做到一战功成,否则与士气,必有打击。”

    这关胜也是个官场油子,笑眯眯的婉拒了李梲的出兵请求。

    偏他这个借口。让李梲哑口无言。

    身为杭州府知州,杭州兵事糜烂到什么地步。他怎能不知晓?

    此前天下太平,自不需要在意这些。所谓兵马,更多是一种威慑性质的存在。可现在庞万春出现了,杭州兵马的威慑力,便荡然无存。最明显的就是之前曹成率六百人追击庞万春,其中还有一百马军相随。结果,六百官军被庞万春几十个盗匪打得丢盔卸甲,狼狈而逃。甚至连曹成自己,也折在阵中,死于庞万春之手。

    李梲是行政长官,无法干预军事。

    据说,这关胜背后的能量同样不小,是枢密院小蔡相公所推荐。

    勿论是蔡京还是蔡攸,都不是他这一个小小的杭州知州可以抗衡。关胜虽说拒绝出兵,但却给足了李梲面子。如此状况下,李梲若再逼迫,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话已经说了,你怎么做,是你的问题。

    李梲当下不复赘言,便闭上了嘴巴,不再开口。

    而关胜和李梲交接了兵符之后,就算是正式走马上任。玉尹在一旁看着,也暗自点头。

    关胜并非那种狂妄之徒,换做任何人,初来乍到,也不会随随便便出兵。

    这说明,关胜是个沉稳之人。

    可越是如此,玉尹就越是担心。

    看样子,庞万春必须要尽快离开莫干山,否则一旦他和关胜发生冲突,胜负难料

    玉尹好不容易才招揽了一个人物,断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庞万春吃亏。

    可问题是,关胜对他态度也非常和善,说不得能够帮衬自己。两边都是自己人,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个问题,还真个是有些麻烦。

    “玉都监!”

    当接风宴结束,玉尹准备告辞的时候,忽听有人喊他。

    回头看去,却是一个青年男子,大约在二十上下,身高也在190靠上,细腰乍背,仪表不凡。

    “你是……”

    “下官关铃,忝为杭州提举弓箭手,久闻玉都监之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关铃?

    玉尹一怔,轻声道:“敢问关提举和关都监……”

    关铃笑了笑,表现的非常平静,只低声道:“关都监乃下官家中老大人。

    方才人多,家父不好与玉都监多说什么,只能让下官转告。玉都监在杭州的尴尬局面,家父也略有所闻。只是家父虽为杭州都监,却帮不得玉都监太多……毕竟这应奉局乃为官家效力,李知州领应奉局事,家父自然也不好过多干预,还请玉都监见谅。”

    这关胜,果然是和自己一路人!

    玉尹心中一喜,又仔细打量了一眼关铃。

    方才堂上人太多,玉尹也没有去留意关铃的存在。

    提举弓箭手。也是宋代武官名称,掌郡县弓箭手名籍,以及组织、训练等事宜。

    宋徽宗政和五年,也就是公元年规定,提举弓箭手,以招募弓箭手的数量作为考核标准。换句话说,这提举弓箭手的性质,倒有些类似于东京禁军的弓箭教头。

    关铃看上去比玉尹还小一些。却能做到提举弓箭手一职。恐怕也不是单纯依靠他和关胜的关系。似这种军中极为基层的武官,若没有真才实学,也难以在军中立足。

    玉尹忙拱手道:“关都监好意。下官心领。

    说来惭愧,下官来杭州已有月半,却苦于种种原因。始终打不开局面。此是下官才疏学浅,真个有些羞愧。可惜,李知州迟迟不肯交出兵符,令下官无比头疼。”

    关胜既然让关铃和他联络,便有了帮衬的意思。

    玉尹倒也不去客套,把他而今面临的困境,与关铃讲述一遍。

    不是我不想做事,实在是那李梲霸着兵权,我就算有心做事。也无能为力,束手无策。

    军中只认兵符,没有兵符,便有再大本事也难施展手脚。

    关铃犹豫了一下,见四周无人,轻声道:“家父也猜到了玉都监的难处,所以要下官与玉都监知晓。这杭州兵事需要整顿。两三月内,不可能派上用场。若玉都监真要做事,不妨走一回潘通的路子。据说,潘通此次来杭州,除了要押解武松之外。还要押送一批花石纲送往苏州,而后转运京师……那潘通之前已派人找上了门。但已被家父拒绝。玉都监可以从这方面考虑一下,说不得能想出对策。”

    花石纲?

    玉尹眼睛一眯,露出一抹苦涩笑容。

    “怎地又要起花石纲?”

    “不止如此,此次朝廷和虏人签下盟约,要送与虏人大笔岁币。而这些岁币,多取自东南,所以应奉局这边的事务,定会越发繁重,到时候便是玉都监的机会。”

    关铃脸上,露出一抹愤恨之色。

    显然,这小伙子对朝廷软弱的表现,也极为恼火。

    可他不过是个提举弓箭手,若非他老爹这次是走了远房亲戚的门路,说不得他父子而今,还要在济南府被压制。大势便如此,他一个小小的提举,又能有什么办法?

    玉尹沉默片刻,拱手道:“如此,请代为向关都监道谢,就说下官知道该怎么做了。”

    “玉都监。”

    就在玉尹准备和关铃分手的时候,关铃突然唤住了他。

    “关提举还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只是……下官此前,曾拜读过大宋时代周刊上,一个名叫文玉东所撰写的西行记。

    那虏人,真个是要谋我大宋江山吗?”

    玉尹顿时沉默了!

    片刻后,他轻声道:“若自家所料不差,虏人最迟来年,必然会与我大宋兴兵。”

    “当真?”

    “若关提举不信,不妨拭目以待。”

    玉尹说完,便拱手告辞。

    关铃目送玉尹的背影远去,半晌后转身返回都监府。

    此时,都监府内已经冷清下来。前来拜会关胜的人,大都已经走了,只留下关胜一人独坐大堂上,先前脸上那一副熏熏然之色,已经一扫而空,转为凝重之色。

    “父亲!”

    关铃走上前,和关胜拱手一揖。

    关胜睁开眼睛,轻声道:“已经见过那玉小乙了?”

    “正是。”

    “此人,感官如何?”

    关铃沉吟了一下,轻声道:“玉都监此人,不是那种偷奸耍滑之流,说话也非常诚恳。孩儿已经把父亲的话传给了他,想必他也知道,该如何去做……不过,孩儿倒是肯定了一桩事。那大宋时代周刊的文玉东,怕就是玉都监。他倒也没有隐瞒什么,只与孩儿说,宋金之间,最迟来年必有一战,让孩儿颇受感触。”

    “此人,倒是个有眼界的。”

    关胜想了想,沉声道:“既然如此,大哥不妨多与那小乙走动。

    我来杭州之前,曾专程去东京拜访了你姨娘……此人看似市井屠户出身,背后却有大人物支持。若非是因为他,我也未必做得这杭州都监。只是应奉局非我所辖,我也着实帮不得他太多,便尽力为他谋取方便,能不能成事,就看他手段如何。”

    关铃听罢,忙拱手道:“孩儿,明白!”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