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28章 阅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228章阅杀

    宋金两国之间的谈判,一直是不温不火。[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在萧庆的掌控下,虽然金国一直都是在退让,但总体而言,其节奏尽在萧庆的掌控中。

    三镇,不过是萧庆对大宋的一次试探。

    他们想明白,大宋的底线,究竟是怎样一个状况。

    此时此刻,金人内部已经产生了对大宋江山的窥视。不过而今这种窥视,主要是集中在对大宋丰富的物产之上,至于占领大宋江山,nv直人还没有十分的把握。

    通过这次谈判,萧庆要尽可能诈取大宋朝廷的利益。

    原本这个计划一直进行的非常顺利,通过一步步的退让,萧庆也大致上了解了整个大宋朝堂上的问题。内心中,他甚至产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夺取大宋江山。

    这是大辽国百年未能实现的愿望。

    若他能够辅佐nv直人完成这一目标,说不得便会名留青史。

    却不成想,眼见着就要成功达成任务的时候,四太子金兀术突然发生事故。连带着,萧庆一手安排的死间李观鱼也曝光被杀,着实让萧庆感觉到,有些措不及手。

    必须要尽快解决眼前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

    萧庆拿定了主意,便立刻派人通知秦桧,同时找来几名心腹,暗地里进行安排……

    “告诉冯筝,最近一段时间,不可以轻举妄动。”

    把事情安排下去之后,萧庆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

    虽说李观鱼死了,萧庆并不难过。在他眼中,李观鱼远远没有冯筝重要,只要保住冯筝,他依然可以平稳进行布局。只可惜了,李观鱼生前建立的那些眼线,怕是要保不住了。

    ++++++++++++++++++++++++++++++++++++++++++++++++++++++

    第二天一早,驿站中响起了号角声。

    秦桧带着一干使者来到驿站mén口,听到从驿站中传来的号角声,不由得心中一怔。

    不是说,要谈判吗?

    怎地nòng出这么一副架势?

    心里正感觉奇怪,便见一名金国武将,大步流星从驿站中走出。

    秦桧认得这人,名叫吾睹补,是此次随同萧庆前来的金国使团武官,是nv直忒母孛堇,万夫长。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秦桧也知道这吾睹补的身份和地位,在金国颇为不凡。此人年二十四岁,是世祖完颜劾里钵的幼子,太祖完颜阿骨打和太宗完颜吴乞买的幼弟,汉名完颜昂,拜郓王,可谓是这次使团中,最高贵之人。

    完颜劾里钵有正妻一名,即简翼皇后,生有五子,完颜阿骨打是次子,完颜吴乞买是四子;此外还有次室四人,完颜吾睹补,便是次室乌谷论氏所出。此人天生神力,气力过人。十七岁为完颜阿骨打shì卫,曾亲手斩杀十数名试图刺杀完颜阿骨打的刺客,更多次救完颜阿骨打xìng命。而他成名之战,便是在今年与天祚帝宣德大同之战。更因为他亲手抓获天祚帝耶律延禧,被金太宗完颜晟拜郓王。

    此人平日,甚少lù面。

    谈判时,大都是由萧庆lù头,所以秦桧与他并不熟悉。

    “宋国使者请了。”

    完颜吾睹补面容沉冷,向秦桧一拱手,沉声道:“今日我使团要处理一些犯人,所以先前商定的谈判,只得推后些时候。若宋国使者不介意,可随同前去观看。”

    犯人?

    秦桧愣住了!

    他和众人相视一眼,有些不太明白,这nv直人究竟要做什么。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便看一看也无妨!

    想到这里,秦桧一笑,抬手道:“既然如此,便请郓王带路。”

    “请!”

    完颜吾睹补眼中,闪过一抹嘲讽之sè。

    这会儿你们能稳住,且看完了‘阅杀’之后,尔等若还能稳住,才算是真个好汉。

    他在前面领路,带着秦桧等人,便入了驿站校场。

    此次,nv直人派来的使团,近千人,可谓声势浩大。偌大驿站,被占得满满当当。这天sè方明,驿站校场内,却是旌旗林立,鸦雀无声,透出一股子莫名杀气。

    秦桧一进来,便感受到了那股子杀气,心中不由得一寒。

    而这时,萧庆迎上前来,拉着秦桧的手道:“会之,实在抱歉……昨日我使团中,有些宵小擅自走出军营,在开封城内惹事生非。你我两国,乃兄弟之邦,而今更是商谈关键之时,这些人却惹了祸事,怎地也不能轻饶,便请会之随我阅杀。”

    惹事生非?

    秦桧更感疑huò了……

    他还真没有听说nv直人在东京惹事生非的消息,这萧庆唱的又是哪一出?

    心中正感不解,忽听校场中鼓声隆隆。

    秦桧看去,却见那校场中央竖着几根木桩子,四周刀斧手百余人,怀抱大刀,杀气腾腾。

    这怎地看上去,好像是刑场?

    秦桧似乎有些明白,萧庆所说的‘阅杀’,是怎生个意思。

    杀人吗?

    秦桧心里冷笑:些个不开化的虏人,却没半分礼数,居然要我等来看你们杀人?

    难道我大宋便不杀人吗?

    想要用这种手段来吓唬人,却真个找错了人!

    秦桧嘴角一翘,lù出一抹诡异笑容,“正要领教贵国森严律法。”

    言下之意却是:你们这些虏人,有律法之说吗?

    萧庆眼睛一眯缝,旋即笑了笑,也不和秦桧赘言,摆手喝道:“带犯人来。”

    话音未落,十几个nv直人披头散发,被五huā大绑的押上来。这些犯人,实际上都是金兀术完颜宗弼的亲随扈从。完颜宗弼身受重伤,昏mí不醒。虽说这里面有金兀术自作主张的缘故,但他那些亲兵扈从未能尽职尽责,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萧庆便准备用金兀术手下那些亲随,来演一出好戏。

    “这些人,昨日在街市之上与人斗殴,实非我金国武士当做之事。

    今我两国正值谈判商议重要时刻,却擅离职守,惹是生非,依我律法,当洼勃辣骇。”

    洼勃辣骇?

    秦桧隐约记得这个说法。

    此前大宋时代周刊里的西行记里,曾提到过nv直人这种刑罚,若翻译过来,便是bāng杀。

    那些士兵被喝令一字排开跪到,随后便有一排手持粗头**āng的壮汉鱼贯而上。他们站在受刑者身后,伴随着完颜吾睹补一声喝令,齐刷刷举起**āng,朝着那十几个士兵后脑狠砸下去。虽然有些距离,可秦桧却能清楚的听到,**āng砸在士兵后脑上,发出的咚咚闷响。十几个脑袋瓜子,好像被敲碎了的西瓜一样迸裂开来,一股股红白且发黄的浑浊液体喷shè而出,哪怕是隔的很远,也能清楚看到。

    几名大宋使者见状,忍不住哇的一声呕吐起来。

    秦桧在一旁强作镇定,可仍忍不住,两tuǐ一阵颤抖,脸sè变得煞白。

    他不是第一次观看杀人,但如此凶残场面,却生平首见,惊骇得máo骨悚然,不忍卒观。

    只是,更令他们惊骇的场面,还在下面。

    那些围观的nv真士兵,对这血腥凶残的场面似乎已经见怪不怪,没有lù出半点慌张。

    他们迅速清理了金兵尸首,旋即便押上来了几个身着宋朝服饰的男子。

    “你我两国,兄弟之邦。

    我部曲虽惹事生非,却是因你宋人挑衅……今我洼勃辣骇了我的部曲,你宋人也需承担责任。故而便把那几个挑衅之人抓来,处以极刑,想来会之也不会见怪吧。”

    秦桧,还没有从先前洼勃辣骇那惨烈场面中清醒过来,闻听萧庆之言,脸sè一变,刚要开口反对,却听得完颜吾睹补一声喝令,几头如恶狼般的巨犬突然窜出,朝着那些个被困在场中木桩上的宋人便扑去。刑场上空,顿时响起了惨绝人寰的哀嚎。受刑者的腹部,转瞬便被恶犬锋利的爪牙剖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随即弥散。

    看着受刑者的肠子,似蠕虫般从腹腔里流出,被恶犬疯狂撕扯饕餮,秦桧的大脑,一片空白。

    那种极其残忍的场面,让他到了嘴边的怒吼,生生咽了回去。

    而身边那些随从,有几个已经站立不住,瘫坐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可如此,怎可如此?”

    秦桧忍不住,嘶声叫喊。

    却不见一旁萧庆的脸上,透出森然之sè。

    一场血腥盛宴,在金兵的叫喊声中结束了……两名蒲辇孛堇则被押上刑场。

    这两人,是金兀术身边的亲兵队长。

    而今他的部曲遭了惩罚,这两人自然也难逃一死。

    萧庆森然道:“你二人御下不严,在此关键之时,纵兵做出此等事情……便将尔等méng山不屈huā不辣,你们自便吧。”

    所谓金兵惹是生非,不过是一个借口。

    两名蒲辇孛堇当然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但并不感到委屈。

    金兀术重伤,的确是他二人的失职,如今便是死了,倒也算不得什么。更何况,萧庆承诺过,只要他二人死了,便可以保他妻儿一世无忧。两人闻听,相视一眼之后,取刀拉肋,那血淋淋的肠子流淌了一地,两个蒲辇孛堇,却未发出半点声音。

    只是,这种场面在秦桧等人看来,却是如此骇人。

    如果说,他们先前还有些勇气,那么到了此刻,已经没了半分胆sè。

    萧庆眯起眼睛,看了秦桧一眼,旋即伸手,蓬的一把抓住了秦桧的胳膊……

    “你要作甚?”

    秦桧本能的一声大叫,顿令得全场金兵哄笑起来。

    萧庆笑嘻嘻道:“会之不必害怕,而今我执行军法结束,咱们便好好商谈一下,那两镇之事,究竟该如何解决?”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