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27章 杀虏(七)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227章杀虏(七)

    锋利的刀口,顺着金兀术的手掌切下来,刀口贴着金兀术的手臂,生生切下来一条长约五十厘米,巴掌厚的ròu条……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金兀术根本做不出其他的反应,那楼兰宝刀便已经朝着他的哽嗓咽喉抹去,眼见着就要取了金兀术xìn由网友上传==

    金兀术乘兴而来,本想着能会一个美娇娘,哪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

    他功夫也不过是练到了意气君来骨ròu臣的水准,比之yù尹,甚至还要低一筹。不过,毕竟是经历过战阵搏杀,金兀术的反应极好。眼角闪过一抹冷芒,他便知道不妙,也顾不得手臂上传来的剧痛,抬脚蓬的便踹在yù尹的肚子上。

    这一脚,没使上气力,但yù尹却喷出一口鲜血,手上随之一顿。

    金兀术身形倒退,蓬的便倒在了地上。

    半个身子鲜血淋淋,那剧烈痛楚,令他倒地一刹那便昏mí过去。

    yù尹刚要再上前补上一刀,已经来不及了!

    珊蛮善应发出一声奇诡的咆哮,犹如狼嚎一般刺耳,令yù尹神智不由得一昏。等他清醒过来时,善应已经到了他跟前,抬手便是一记窝心捶,正打在yù尹的xiōng口。

    yù尹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噔噔噔退了三步。

    珊蛮善应拦在金兀术的身前,咬牙切齿,双手化作一双利爪,做势便要扑向yù尹。

    体内气血翻滚,yù尹眼见善应拦住去路,心知再想要杀金兀术,已经来不及了……说起来,今日能重伤金兀术也算是他运气好。善应被陈希真打得重伤,十成功力剩下不到四成。否则的话,便刚才那一爪,足以要了yù尹xìng命。虽然如此,yù尹也知道,自己不是善应的对手!莫说他现在已受了重伤,就是没有受伤,也不是只剩下三四成功力的善应对手。看样子,今日想除掉金兀术,有些困难。

    不过,主要任务已经完成,金兀术只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目光越过善应,在昏mí不醒的金兀术身上扫了一眼,yù尹眸光一闪,突然怒吼一声:“完颜宗弼,死来。”

    那架势,完全是一副要和金兀术同归于尽的模样。

    同时,yù尹在官话中,夹杂了一些辽国的口音。这也要多亏了他当初随耶律余里衍一行北上,在不知不觉中被练就出来的技能。善应眉头一蹙,冷笑一声,抬手一掌便劈向了yù尹。金兀术受伤昏mí,作为国师的善应,着实感到有些颜面无光。

    他这一掌,颇有些大开碑手的架势,掌心更透出一抹朱红sè。

    yù尹心里一惊,不过那架势还是做得很足,眼见要被善应劈中,却脚下一个错步,闪身躲过这一掌之后,腾身而起,便朝着远处疾驰而去。善应愣了一下,勃然大怒。

    他被yù尹的表现给欺骗了,原以为这家伙要搏命,哪知道……

    “鸟贼,哪里走。”

    善应怒吼一声,迈步就要追上去。

    可跑出两三步之后,却又停下来。

    小巷两边的mén房,纷纷亮起了灯火……显然,方才那一连串的搏斗,惊醒了秀才巷的居民。

    四太子还昏mí着,实不宜再次逗留。

    至于李观鱼?

    善应方才进了李观鱼的家mén后,便闻到了一股子血腥味。

    对方既然是谋后而动,那李观鱼的身份,恐怕是已经曝光,必须要尽快告之萧庆。

    想到这里,善应也不犹豫,不再理睬yù尹,翻身来到金兀术身边,伸手一把将金兀术扛在了肩上。论身材,金兀术比善应魁梧高大许多。可是在善应手上,却好像一只小jī仔似地,浑然没有半点份量。当隔壁房mén开启的一刹那,善应扛着金兀术,脚踏墙壁腾空跃起,噌的一下子便跃上房顶。秀才巷的居民只看到一抹虚影掠过,在夜sè中眨眼间便不见了踪迹。念头一闪,那几个人顿时头皮发麻。

    莫不是,遇到了鬼吗?

    ++++++++++++++++++++++++++++++++++++++++++++++++++++++

    夜风,甚寒。

    yù尹冲出秀才巷之后,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喉咙口一甜,一口鲜血顿时喷出,脚底下也是一连串趔趄,扑通一声便倒在地上。

    神智随之有些模糊,yù尹想要起身,却已是浑身无力。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车轱辘的声响,他想要强撑着起来躲藏,可是脑袋一沉,便昏mí不醒。

    顺着汴河大街,一辆马车缓缓行来。

    看那马车的装饰,富丽堂皇,显然不是等闲人家能够拥有。

    时已近深夜,往日热闹非凡的汴河大街,而今冷冷清清。马车倒了yù尹身旁停下,车夫停住了马,跳下来快步走到yù尹身边,看清楚状况后,也是吓了一跳,忙回到马车旁,隔着mén帘轻声道:“姑娘,前面路上倒了个人,看样子好像是与人斗殴重伤,昏mí不醒……”

    “便扔到一旁。”

    一个尖亢的声音传来。

    话音未落,便听到一个若黄鹂唱歌般动人的声音响起,“张老公,怎地可以这样。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且去看过再说。”

    “姑娘便总是这般心软,似这种泼皮斗殴,确是常有的事情,也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跑来挡路,直个该死。”

    说着话,厚厚的黄绸子加厚车帘一挑,从里面走出一个富态白胖的中年人。

    他颌下无须,看上去有些威严。

    下了车后,他狠狠瞪了那车夫一眼,低声骂道:“便绕过,哪来这许多麻烦事……”

    “张老公!”

    “姑娘莫急,杂家这就过去。”

    车里人嗔怪的道了一句,让那白胖男人忙闭上了嘴,快步上前。

    “咦?”

    就着火光,白胖无须男人看清楚了yù尹的长相,顿时一怔。

    这不是yù小乙吗?

    按道理说,他这会儿应该已经离开了东京,怎地会昏倒在此处?

    白胖男子忙快步回到马车跟前,把车帘掀开一道缝隙,轻声道:“姑娘,是yù小乙。”

    “啊?”

    “那昏mí之人,是马行街的yù小乙。

    按道理说他这会儿早应该在百里之外,怎地会出现在东京?看他样子,好像受伤不轻……姑娘,这件事该如何是好?”

    车里,一阵静寂。

    半晌后,忽听那车中人再次道:“张老公,把他抬进来吧。”

    “姑娘,这怎地是好。”

    “不管怎地,也算是有些jiāo情。

    这天寒地冻,若咱们不理,只怕是死路一条……先把他抬进车里,然后再做计较。”

    “姑娘菩萨心肠……”

    白胖男子轻轻叹了口气,便应了一声,一摆手,示意两个扈从上前,把yù尹抬到了车上。这时候,从远处传来马蹄声,紧跟着灯火跳动,确是一支禁军,正迅速赶来。

    “启行!”

    车中人沉声道了一句之后,白胖男子便立刻指挥众人继续行进。

    不多时,禁军马军赶到了跟前,远远便听人叫喊道:“前方马车停下,殿前司办事。”

    “hún帐东西!”

    白胖男子快步走上前,大声骂道:“却不见这是谁家车仗,殿前司怎敢如此放肆?

    杂家张大年,随茂德帝姬回转相府……还不给杂家让开。”

    马军军官闻听一怔,也吓了一跳。

    张大年?

    无名小卒,他却真个不知道是谁。

    但茂德帝姬何人?他怎可能不知道。那是官家最宠爱的nv儿,更是公相蔡京的儿媳fù,枢密院小蔡相公的弟媳fù。这等人物,断然不是他一个小小殿前司军马指挥使可以招惹。于是连忙下令部曲让路,他快步上前,脸上带着阿谀之sè,躬身道:“不知是老公当面,小底真个得罪了……请老公代为向茂德帝姬请罪。”

    “你这厮,倒也有些眼力……叫甚名字?”

    “小底忝为殿前司第四副将,军马指挥使马皋。”

    “杂家知道了,便退下吧。”

    “喏!”

    马皋忙又唱了个féi喏,便退到一旁。

    待马车缓缓驶过后,他这才脸sè一变,厉声道:“杨再兴,立刻率本部人马,兵分两路。

    你过河搜寻,我在这边查找,那杀人凶手带着同伙,必然走不太远,切不可放过贼人。”

    一匹棕sè战马冲出来,马上男子,赫然正是杨再兴。

    他答应一声,便领着一支人马离去。马皋这才翻身上马,率部继续寻找那所谓的杀人凶手。

    这一夜,开封城里,喧嚣无比。

    驿站驻地,萧庆从卧房里走出来,面沉似水。

    “珊蛮善应,这好端端,四太子为何要去李观鱼家中?”

    萧庆是辽国人,珊蛮善应则是nv直贵胄子弟。按照规矩,萧庆可比不得善应高贵。

    可是,在萧庆跟前,便是贵为国师的善应,也不敢lù出半点不满之sè。

    他闻听苦笑一声,“确不太清楚。

    今日咱闭关出来,本想着活动一下筋骨,便继续闭关疗伤。哪知道被四太子拦住,说是要我陪他一同前去会一个美人。咱想着,既然四太子相邀,便随他一行。

    四太子不想惊动别人,那咱跟随着,也能保他一个平安。

    却不成想……萧先生,四太子可有危险?”

    萧庆听罢,不由得苦笑。

    “倒无xìng命之忧,只是一只胳膊算是废了,而且被伤了心脉,所以至今未能苏醒。”

    善应脸上,lù出愧疚之sè。

    但旋即,他恶狠狠道:“老赵官家忒狡诈,待我伤好,定要他知晓厉害。”

    萧庆一摆手,“此事与老赵官家没有关系……只怕是……李观鱼这一死,显然我之前布局已遭破坏。好在……看起来,这东京已是是非之地,我等需尽快撤离。

    来人,立刻通知那南儿秦桧,便说明日,我要与他详谈。”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