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26章 杀虏(六)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寒光一闪,血光崩现。【]

    楼兰宝刀无声切下李观鱼一根手指,剧烈的痛楚,让李观鱼忍不住张口一声惨叫。

    可是不等他惨叫声出口,玉尹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巴。

    李观鱼的惨叫声,变成了沉闷的shēn吟,眼中的恐惧之sè,也随之变得愈发浓重起来。

    “你是个读书人,本想着要你一个体面的死法,偏你不知死活。

    再问你一次,斡啜殿下是谁?若你不老老实实回答,便要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李观鱼脸sè煞白,沉默了!

    玉尹一见,楼兰宝刀在手中滴溜溜一转,朝着李观鱼的手上斩下。

    冰冷的刀锋,令李观鱼再也无法坚强下去,忙大声道:“且住,且住……我都告诉你。”

    这时候,他算是明白一件事。

    这玉屠夫果然不愧是屠夫出身,手段端地凶残。

    喘了口气,他苦笑道:“咱不知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居然把自家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实不相瞒,萧庆萧先生此前,曾与咱百万贯珠宝,要咱设法买通朝中大员。只是不成想这批珠宝在途中出了差池,以至于自家无法继续行动……

    此次萧先生过来,自家不知道该如何交代。

    无奈之下,只得听了冯筝的主意……”

    “休要啰唆,我只问你,那斡啜何人?”

    “斡啜……乃太祖四子,名叫完颜宗弼……此次随萧先生来,乃为查探大宋军情而来。”

    完颜宗弼?

    玉尹愣了一下,旋即jī灵灵打了个寒蝉。

    完颜宗弼,岂不就是那说岳传里的金兀术吗?

    也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李观鱼眼珠子一转,突然抓起旁边的酒坛子。狠狠朝着玉尹砸过来。玉尹本能的抬手一架,就听哗的一声响,那酒坛子顿时碎裂开来。里面的酒水,洒了玉尹一身。李观鱼起身便走,朝着房门快步冲去。眼看着他就要冲到房门口,身后一股锐风传来。玉尹抬手将楼兰宝刀掷出,快如闪电一般,噗的一下子便没入了李观鱼的后心。

    李观鱼啊的一声惨叫,噗通便倒在了房门口。

    身体在血泊中抽搐了几下,便再也动弹不得……

    玉尹一脸懊恼走上前。把那宝刀一下子拔出来。

    却在这时侯。一旁厢房门帘一挑,杨金莲满脸泪痕,扶着门框站在那里,看着血泊中那已经气绝身亡的李观鱼,半晌没有吭声。【]

    玉尹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

    哪知道,杨金莲面lù凄然之sè,抬起头看着玉尹道:“玉小乙,便快些走吧……再不走,少不得会有祸事。”

    “你……”

    杨金莲凄然一笑,“他终究是奴的夫君,便这般走了,总需有个安置才是。”

    话音未落,门外的巷子里。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

    隐隐约约还伴随着低沉的交谈声传来。玉尹侧耳细听,那马蹄声正朝这边来,而且听上去,他们说的有些像是女真语。玉尹脸sè一变,忙拖了李观鱼的尸体往厢房走。

    “杨娘子,快些上楼去躲藏。”

    “啊?”

    “虏人来了!”

    杨金莲脸sè惨白。吓得忙转身朝楼上走去。

    玉尹把李观鱼的尸体拖到了门后,上前一步,吹熄了房屋中的灯火,旋即藏身在角落中。

    笃笃笃,有人敲门。

    门是虚掩着的,随着门外来人的叩击,房门朝里一晃。

    “咦?”

    门外人显然有些惊讶,紧跟着便听到有人用生硬的汉话道:“李秀才,在家里吗?”

    玉尹,屏住呼吸。

    房门被人推开,寒风灌入屋内。

    两个身着宋服的男子迈步走进来,当先一人个头大概在180公分左右,生的膀阔腰圆,魁梧壮硕。而在他身后的人,却是个身高大约在170左右的精瘦男子……

    光线很黑,玉尹看不清楚来人相貌。

    他下意识握紧楼兰宝刀,却见那精瘦男子突然一把拉住前面的壮汉。

    一连串玉尹完全听不明白的音符从他口中吐出,壮汉回身便要往外面走。玉尹心道一声不好,立刻猱身从角落里扑出。若他不知道这斡啜殿下是谁也就罢了,可当他听说,这斡啜殿下便是后世大名鼎鼎的金国四太子,灭宋先锋金兀术的时候,便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把这‘金母猪’留在开封城。别人或许清楚,但玉尹却知道,金兀术是什么人。

    金兀术,本名完颜宗弼,又名斡啜,斡出,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第四子。

    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的时候,金兀术尚未成年。后女真人建立金国,战事频繁,金兀术的异母兄长宗峻、宗干、宗望、宗辅等人都是女直名将,骁勇善战,对金兀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天辅五年,也就是公元1121年,完颜阿骨打发动了反辽之战,金兀术初次披甲,便杀敌八人,生擒五人,显示出超乎寻常的勇猛,在女真人之中,立下了名号。

    历史上,此人曾出任伐宋东路军行军万户,连克中山、真定、信德等府。

    靖康元年,金兀术攻取汤yīn,俘获宋兵三千人。此后,此人又参加了两次围攻开封之战,也是造成靖康之耻的元凶之一。

    玉尹虽不敢肯定那壮汉就是金兀术,可是出现在李观鱼家中,想来**不离十……若能把此人斩杀,也算是去了女真人一臂。

    想到这里,玉尹更没有任何犹豫,手腕子一翻,楼兰宝刀亮出,带着一抹冷芒刷的便斩向那壮汉。哪知道,壮汉却发出一声冷笑,单脚独立原地一旋,呼的一脚便朝着玉尹的tuǐ踹过去。与此同时。壮汉身后的精瘦男子也发出了一声冷哼。

    声音不大,但是传入玉尹耳中。却犹如雷鸣,带着一股子摄人hún魄的古怪魔力。

    玉尹身形不由得一顿,旋即错步躲开那壮汉的脚,身形一矮,楼兰宝刀斜liáo而起,朝着那壮汉肚子便抹了过去。这一刀若是抹实在了,壮汉少不得会被开膛破肚。

    “哈,未想还是个高手。”

    壮汉吃了一惊,忙闪身后退。

    与此同时,那精瘦汉子也是一怔。旋即眼中闪过一抹怒sè。探出手迎着楼兰宝刀便抓了过去。玉尹一惊,想要变招却已经来不及了,楼兰宝刀被那精瘦汉子抓了个正着,锋利的刀口,竟无法伤及汉子的双手。犹如被铁钳牢牢的攫住……

    玉尹,倒吸一口凉气。

    这厮是谁?

    此时月光洒进屋中,玉尹这才算看清楚来人的样貌。

    这一看清楚不要紧,把玉尹吓了一跳,脱口而出道:“珊蛮善应?”

    善应,不是和陈希真决斗受了重伤吗?怎地会出现在这里……玉尹心里一颤,但旋即牙关一咬,既然遇到了这珊蛮善应,躲是无法躲过。便和他决一死战便是。

    狭路相逢勇者胜,鲁智深曾说过:与人交锋,切不可有半分犹豫,更不能心生畏惧。

    想到这里,玉尹大吼一声,顿足探手。朝着善应就是一个砸钉。

    与此同时他握刀之手突然用力,按照玉尹的想法,怎地也不可能从善应手里夺回刀来,可是出乎他意料之外,善应闷哼一声,小指被宝刀斩断,令他不得不松开了手。

    “好刀!”

    善应脸sè铁青,怒吼一声便踹向玉尹。

    而玉尹这时候也看出了端倪,善应的确是受了重伤,否则自己刚才那一下,未必能把宝刀夺回,更不要说切断善应的手指。心里胆气一壮,同时见那壮汉已经退出屋外,玉尹这心里一急,闪身躲过善应的攻击,踏步顿足,便向壮汉扑去。

    “金兀术,拿命来!”

    善应虽说是金国高手,但也只是一个武者。

    而金兀术,却是金国名将……论武艺,他或许比不得善应,但是论影响力,十个善应,未必能抵得过一个金兀术。错开今日,再想要杀他,只怕是非常困难。想到这里,玉尹舍了善应,朝壮汉扑去。杀了金兀术,也算是为大宋少个心腹大患。

    善应没想到,玉尹居然会舍了他去找金兀术。

    加之他和陈希真交手,的确是受了重伤,一身功夫十成所剩不到四成,心中顿时大急。

    “休伤四太子。”

    他回身双手化作鹰爪形状,便劈向玉尹。

    善应不喊这一声也就罢了,他这一喊,便等于坐实了壮汉的身份,更坚定了玉尹杀金兀术的决心。身体在空中化作弓形,脊椎猛然一震,犹如一条大龙抖动……善应劈来的一爪,蓬的一声狠狠击中了玉尹的后背,玉尹顿时喷出了一口鲜血。

    只是,他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半点迟缓,反而借着善应这一击的力量陡然加速,眨眼间便到了金兀术跟前。

    金兀术也没想到,玉尹会如此拼命,拼着生受善应一击,也要来找他的麻烦……

    其实,他这样想也很正常。

    此时的金兀术,声名还不算特别响亮,在大宋朝内,知道他的人并不算太多。

    反倒是他几个兄长,比如宗望、宗干这些人,更为大宋人所熟知。毕竟他出战次数并不算太多,而今在军中也只是猛安孛堇而已。金兀术真正为人所熟知,也是在伐宋之战中表现非凡。此时的金兀术,在金军中有~~~些声望,但却不为大宋人知晓。

    这厮,怎地如此凶悍?

    玉尹到了金兀术跟前,把金兀术吓了一跳。

    他刚要动手,却不想玉尹一口鲜血喷在他脸上。

    温热的鲜血打在脸上,有些生疼。玉尹没有那么高深的功夫,但这一口鲜血,却是憋足了丹田之气,喷在金兀术脸上,让他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顿时视线受阻。

    说时迟,那时快,玉尹手中的楼兰宝刀便刺出来。

    “四太子小心!”

    善应大惊失sè,忙叫喊起来。

    未等他话音落下,就听金兀术啊的一声惨叫,顿时血光崩现!!。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