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25章 杀虏(五)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杨金莲该如何处置?

    这个问题,让玉尹也感到万分头疼-

    站在他的角度而言,李观鱼该死,可杨金莲却是无辜。若玉尹是个铁石心肠,杀人不眨眼的主儿,那杀了便杀了。偏他前世,只是个不得意的屌丝文青,还真个没那种辣手摧花的狠心肠。但杨金莲不死,却始终是一个麻烦,又该如何是好?

    犹豫了一下,玉尹把杨金莲抱进厢房安置下来。

    他已经能够非常自如的控制住力量,杨金莲若没半个时辰,恐怕也清醒不得。

    想到这里,他转身往外走。刚走到厢房门口,却听到屋外传来脚步声,紧跟着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娘子,怎地不关好门?”

    李观鱼的声音传来,让玉尹立刻停下脚步。

    他屏住呼吸,透过门帘的缝隙向外看,就见李观鱼一身青衫,手里还拎着一个酒坛子。

    在屋门口跺了跺脚,李观鱼道:“外面这风可是不小啊……娘子?娘子?”

    听不到杨金莲的回答,李观鱼不禁有些诧异,忙高声叫喊。

    就在他放下酒坛,走到楼梯口准备楼的一刹那,心中忽然生出一丝悸动,猛然回身,却见一道黑影从身后扑来,不等他有所反应,来人已到了跟前。紧跟着,胸口好像被一柄巨锤击中,李观鱼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身形顿时飞起来,蓬的便摔在了地。

    他张口想要叫嚷,却见眼前一抹寒光掠过。

    一口寒气逼人的短刀,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处,那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玉小乙?”

    当李观鱼看清楚来人的时候,不禁吃了一惊。

    “你怎地在此。你不是应该已经……”

    “已经什么?”

    玉尹这心里没由来一突,眼睛旋即眯缝起来。

    没想到,李观鱼却笑了,“没想到你这厮,却真个是好命……不过,敕命已出,你却偷偷返回,难不成想要抗旨不尊吗?嘿嘿,这可是要杀头的大罪。”

    这厮居然毫无惧色,反而笑呵呵指点起玉尹。

    玉尹轻声道:“自家事。不劳李秀才费心。

    不过眼前这局面。李秀才似乎更应该关心一下自己,你可知,我为何会回来找你?”

    “可是家叔要我联系唐吉,害你的事情?”

    李观鱼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丝毫不惊慌。&&“我早就知道,唐吉之死和你有关……不过,唐吉已经死了,你也没有什么损失。至于你和家叔之间的恩怨,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而今你已贵为文林郎,又是应奉局都监,便是家叔也奈何不得你。

    不如这样,你我之间恩怨,便一笔勾销如何?

    我也是奉命行事。小乙又何必计较?若小乙真个气不过,自家愿意重金予以补偿。”

    李观鱼自信,自己的身份,并未被人看破。

    所以看到玉尹找门来,便本能的想到了玉尹和李宝之间的恩怨面。

    玉尹听了,却笑了!

    “却不知李秀才能与自家几多补偿?”

    “小乙。一千贯如何?便做个朋,日后也能多条路,你说是不是。”

    说着话,李观鱼伸出手,想要推开那口不死鸟短刀。

    他非常清楚,他和玉尹之间,并没有化解不开的矛盾。一千贯,着实不少,已足够体现他的诚意。至于出手反抗?李观鱼还没有那等自信!玉尹是什么人?那可是连李宝都不是对手,敢去闯御拳馆的主儿。这等人物,绝非他可以去力敌……

    “堂堂女直人细作,便只值一千贯吗?”

    李观鱼的手已经碰到了刀柄,可听到这一句话,顿时僵住了。

    玉尹一笑,轻声道:“你道我真个是为了小关索而来吗?正如你所言,他李宝再厉害,不过一介庶民,自家却已是朝廷命官。便他有再大本事,我也不会惧他。

    倒是李秀才和丰乐楼的冯娘子,却让自家更感兴趣。

    李秀才来开封近一载,想来收获颇多……之前禁军武官被杀,想来和李秀才也拖不得关系,你说是也不是?”

    李观鱼,激灵灵打了个寒蝉。

    他骇然抬头,向玉尹看去。

    却见玉尹面露诡异笑容,心里更是一冷。

    “你在胡说什么,自家……”

    “李秀才,休要和我啰唆,我只问你一桩事,你在禁军之中,到底安排了多少人?

    还有,这开封城里,除了你李秀才和冯娘子之外,还有多少同党?

    若说清楚,自家便给你一个痛快;若不然……呵呵,我便把你带出城去。你可知道我大宋有一种刑法,叫做剥皮法吗?便是把人埋在土里,只露出一个脑袋。我便用这口刀在你头割开一个口子,然后把丹砂化了,顺着那口子灌进去。

    呵呵,你知道你会是什么滋味吗?

    到时候你会感觉痒,氧的难以忍受,结果身子往外一挣,便从那伤口钻出来,身没有半寸皮留下,血糊糊的全都是肉。然后你会痛,在地打滚,直到痛死过去。”

    玉尹不晓得什么酷刑,但是却知道这所谓的‘剥皮’。

    李观鱼的脸色煞白,看着玉尹。

    久久,他轻声道:“我娘子何在?”

    “放心,你家娘子只是昏过去,正躺在厢房里……我今日来,只为杀你,不会牵累无辜。”

    李观鱼听了,长出一口气。

    他轻声道:“冤有头,债有主。

    我娘子和这件事无关,若小乙你是个好汉,便饶我娘子一回。

    至于你说的名单,我自会告之……没错,自家是个细作,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生在燕云。本为汉儿身。当初我也曾想过,考取功名。为大宋效力。却不想到头来,落得个家破人亡,无奈之下跑去了大辽……我运气不错,得了个秀才功名。只是那耶律延禧老儿昏庸,害得咱家主公耶律余睹反出大辽,投奔虏人。

    主公与咱,有知遇之恩,自当跟随……

    只是,自家运气不好,投奔虏人之后。却得罪了蒲察石家奴。幸亏萧庆出手救我。才算保住了我的性命。之后我便奉命携妻子来开封,凭借李宝的关系站住脚跟。”

    李观鱼的话语倒是非常坦诚,可玉尹却没有兴趣。

    “休啰唆这些,我要你在禁军中安插的名单。”

    李观鱼闻听,不禁苦笑。

    “哪有什么名单。不过五个人而已……你道那禁军便那么容易进去?自家也使了许多钱两,才安排了五个人。马虞侯,你已经见过,还有四个人,分别是……”

    李观鱼痛快的说出了五个名字。

    玉尹记在心里,准备回头交给杨再兴。

    “那你在开封城里,可还有同党?”

    “同党?”

    “休告诉我,那十几个禁军将领,是你自己动手杀害……莫说你没有这本事。便有这本事,也不可能亲自动手。”

    “东心雷!”

    “啊?”

    “丰乐楼的东心雷,那是冯筝的手下。”

    “还有谁?”

    李观鱼犹豫了一下,又说出两个御拳馆拳师的名字来。

    “你叔父可也归降虏人?”

    “没有……你别瞪我,家叔虽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但待我极好。我曾探过他口风。却被他一顿臭骂。他是个耿直性子,对大宋忠心耿耿。只是你们那老赵官家却是个糊涂之人,眼里哪里分得出忠奸善恶?小乙,听我一言……我大金而今声势正隆,早晚必会一统天下。你有见识,才学不俗,萧庆萧先生对你,也是极为赞赏……若你愿意,我可以为你引荐,想来萧先生一定会很高兴你来投奔。”

    这厮说到最后,居然劝说起了玉尹。

    玉尹冷笑一声,“自家便一辈子白身,也不屑于做那卖祖求荣的事情……休得啰唆,还有谁是你的同党?”

    “有钱能使鬼推磨,自家这一年来,却也收获甚大。”

    李观鱼对玉尹的反应,似乎早已是预料之中,所以并未露出什么惊异之色。

    相反,当玉尹问起来时,他滔滔不绝,极为配合的说出了许多名字。那些名字当中,有玉尹熟悉的,也有他陌生的……一开始,玉尹还认真听着。可渐渐的,他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厮太配合了!按道理说,他不应该是这种反应才是。

    说他贪生怕死吗?

    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会在刀斧相加的时候,这般镇定?

    且不说他说的这些个名字当中,有多少人是真的被他收买,但这股子痛快劲儿,便让玉尹感到怀疑。他这般配合,又是什么意思?莫非,他在拖延时间,等待援兵?

    玉尹目光在不经意间,扫过了正堂里那桌酒菜,心里不由得一动。

    “你请了客人来?”

    “啊?”

    “你在拖延时间,想要等待援兵……对不对?你刚才与我说的那些,实则信口开河。”

    李观鱼心头一颤,顿时沉默了。

    果然如此!

    玉尹看了一眼李观鱼,又朝着桌子那坛酒看了一眼。

    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猛然一把抓住李观鱼的衣服领子,“前次,你丢了百万财宝,恐怕难以向萧庆交代。冯筝曾出了主意,要你献出妻子,以讨好使团中某位殿下……慢着慢着,你今天请人,莫不是想要卖妻求荣吗?”

    李观鱼一直平静的眸光,突然间慌乱起来。

    那慌乱之中,夹带着些痛苦之色,更有几分恐惧。

    “你,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