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24章 杀虏(四)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天将昏黑,又下起雪

    暗金撒蹄狂奔,沿着官路疾驰。

    空荡荡的旷野中,蹄声被呼啸而过的狂风所掩盖。玉尹脸上蒙着风巾,眸光闪闪。

    抵达开封时,已近亥时。

    玉尹直奔牟驼岗,在距离牟驼岗不算太远的村落外勒马。

    杨再兴、霍坚和黄小七在村口等候着,见玉尹前来,忙快步迎上前去。

    “哥哥,都安排妥当了!”

    杨再兴忙轻声道:“今晚请哥哥委屈一下,便住在这边的山神庙里。明日一早,封况兄弟会带人过来,到时候哥哥便混在里面入城便是。城里一切安好,只是那李秀才这两日深居简出,甚少露面,以至于我等也不好拿捏住他的行踪……”

    玉尹听罢,点了点头。

    “九儿姐那边如何?”

    杨再兴忙道:“九儿姐也无甚事,不过情绪不是太高。

    傍晚我出城时,曾去家中探望了一回,九儿姐显得有些疲乏……”

    玉尹听得,心里一痛。

    世上最痛苦的,莫过于这种离愁。

    自己此去杭州,不知何时能够返回,却苦了燕奴一人,留在这开封城,苦苦支撑。

    只可惜,却不得与她相见。

    玉尹想到这里,便觉得有些愧疚。可一想到他即将要做的事情,那愧疚的心理,也就随之烟消云散。

    “城里,谁在盯着?”

    “却是小底堂弟文涛在盯着。”

    黄小七连忙开口回答,让玉尹感到非常满意。

    他见过黄文涛,那是个年纪不算太大,却看上去非常机灵的小子。

    寒暄过后,杨再兴等人便领着玉尹,来到村口的山神庙里。吃了些干粮,玉尹便靠在神像背后坐下。大脑飞速运转着,回忆他所做的每一个布置,是否还有疏漏。

    他回转开封。便是要斩杀李观鱼!

    既然已经知道了李观鱼的身份,便不能让他继续存留。

    这家伙在开封时间越长,造成的危害也就越大……如果有可能,玉尹甚至想把冯筝一起干掉。不过,冯筝的行踪,同样有些诡秘。自金国使团入京以来,便很少露面。虽然找人暗中盯着,但也无法确定冯筝的具体状况。不得已。只能放下。

    玉尹不是没有想过。揭穿李观鱼的身份。

    可问题在于,他手中并无任何证据,反而会打草惊蛇。

    再者说了。那李观鱼既然能请得动白时中出面,想必也有些手段。真要出揭穿了他的身份,白时中那些人岂能袖手旁观?到时候李观鱼会安然无恙。倒霉的便是他玉尹。已经不是那个方重生于这个时代的懵懂文青,玉尹已经学会了思考。

    山神庙的篝火,噼啪作响。

    黄小七和霍坚在一旁低声交谈……

    “大郎,你入殿前司的事情,可办妥当了吗?”

    杨再兴丢了一块柴火进火堆里,轻声道:“高衙内已着人通知自家,说是这两三日便可以办理妥当。”

    “可弄清楚,是何身份?”

    “马军虞侯……但具体归于何人帐下,尚不太清楚。”

    三千贯。买了个马军虞侯。

    若说出去,肯定会被不少人耻笑。

    但玉尹还是觉着,这个买卖很划算。只要杨再兴掌了兵马,对自家便更加有利。

    虽说,马军虞侯只是个正九品的武官。

    ++++++++++++++++++++++++++++++++++++++++++++++++++++++

    入夜之后,风越来越猛。

    狂风卷裹着片片鹅毛似地雪花,在空中飘舞。

    风雪足足肆虐了一个多时辰。才算是停歇下来……到天将亮时,山神庙外传来了人声。

    黄小七忙跑出去,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带着封况进来。

    “三郎,都办妥了?”玉尹起身问道。

    封况忙回答说:“哥哥放心。外面几个都是我的心腹,不会走漏半点风声。

    这里有一套衣服。哥哥且换上,与小弟一同入城。不过入城之后,小弟便难以给予太大帮助,但掩护哥哥行踪,却问题不大。这天快亮了,哥哥便换上衣服,早些动身。”

    封况带来的,是一套禁军甲胄。

    玉尹向杨再兴等人点了点头,便迅速换好了一副,带上一定红毡帽,随封况大步走出山神庙。暗金,自有黄小七来负责安置,不可能随玉尹一同进入开封城。而杨再兴和霍坚也连忙和玉尹道别,匆匆离去,直奔开封城门而走。封况带了九个禁军,见玉尹出来,也没有询问,显然是得了封况的提醒,大家守口如瓶。

    卯时将至,城门打开。

    玉尹在疯狂的带领下,混入开封城之后,在便桥与封况告别,便拐进了一条小巷。

    他顺着曲折小巷行走,很快就来到小横桥畔。

    这里距离旧封丘门很近,也是一处极热闹的地方。不过由于昨夜风雪肆虐,所以街道上冷冷清清,人迹罕见。玉尹在一处宅院门口停下,左右看了一眼,便纵身越过院墙。

    “谁!”

    宅院的主人,显得非常警醒。

    玉尹忙开口道:“是我,小乙……”

    门开了,就见齐龙腾从屋中走出来,和玉尹拱手唱了个喏,闪身便让玉尹进来。

    “小乙,这宅子是我早先用来堆放草料的地方,有些脏乱。

    不过好处便是偏僻,不会有人打搅。料房里有吃食,若肚子饿了便拿来用。左邻右舍和我都很熟悉,所以也不会有人怀疑。只是,小乙如此安排,究竟是为何?”

    “哥哥休问原因,若能说明时,自会告之。

    请哥哥离开时,便锁了门。顺便到便桥屠场,把钥匙给大郎便可,我的行踪绝不可以与任何人知晓,更不可以告诉九儿姐。总之。这件事很重要,请哥哥多包涵。”

    齐龙腾也只是随口一问。

    见玉尹说的郑重其事,便不再多嘴。

    他和玉尹闲聊了一阵子,就告辞离去。

    出门时,还把大门锁上。

    玉尹呼出一口浊气,把身上的衣服换下来,换上了一身普通装束。

    在床上坐下,他闭目养神。

    脑海中。犹自思忖着接下来的计划。不知不觉,一天便已经过去……

    入夜之后,杨再兴带着黄小七突然来了。

    他们开门的时候。惊动了玉尹,探手从榻上一把抄起那口楼兰宝刀。

    “哥哥,是我!”

    杨再兴和黄小七压低声音进来。却见房间里黑漆漆的。

    “怎么,有情况吗?”

    黄小七轻声道:“今日那李秀才出了门,文涛跟着他一路到兴隆观,却见他和一个虏人相会。因为距离有点远,文涛只听到那厮说什么都安排好了,晚上在家等候。

    之后便见他去高阳正店买了酒水……”

    “晚上在家等?”

    玉尹眉头一蹙,沉吟片刻后,轻声道:“便是今晚吗?”

    “正是!”

    “我知道了,你们只管回去。”

    杨再兴一脸疑问。“哥哥,究竟要做何大事?”

    “大郎休问,只管回家。

    过了今晚,自家便会离开东京,你们便当作没见过我,该做什么,便去做什么吧。”

    见玉尹不肯说明。杨再兴和黄小七,也不好继续追问。

    两人相视一眼,拱手和玉尹道别,而后便离开了这简陋的料场。玉尹则整理了一下行李,把宝刀斜插肋下。走出料房把门锁上。在院子里侧耳听了片刻,确定外面没有人之后。纵身跳过院墙,来到院外。朝左右看了一眼之后,他带好毡帽,低着头便匆匆离去。

    几乎是横穿了城北厢,绕过御拳馆,自天波门入了内城。

    此时,天已经完全暗下来,城中依旧是灯火通明,各大酒楼,也热闹非凡。

    只是和入冬前相比,而今的开封夜晚,的确是冷清不少。一路上,玉尹穿小巷,走背街,没有遇到几个人。他从金水门来到浚仪桥街,又顺着浚仪桥街绕过尚书省背后的小道,左一拐,右一拐,很快便来到了秀才巷。已过了戌时,秀才巷里静悄悄,鸦雀无声。小巷两旁几座民居已经点上了灯,透过窗户纸,可以看到屋中人影晃动。若在往日,这正是秀才巷热闹的时候……可天气实在是太冷,便是那几家酒肆,也都早早关了门。行走在小巷里,却让人有一种阴森感受。

    玉尹凭借着记忆,很快便来到了李观鱼家门外。

    他伸出手,想要叩击房门,却不知为何,又突然停下来……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娇柔的身影,让玉尹顿感一阵心悸。若真个杀了李观鱼,却不知这小娘子,又当如何是好?一想到杨金莲那楚楚动人的模样,玉尹便有些心软。

    可是再一想,留着这李观鱼始终是个祸害,若不把他干掉,真不晓得开封城里,会有多少人遭难。

    一想到即将到来的靖康,玉尹的心便又硬下来。

    刚正要叩门,却不想这时候门突然开了。杨金莲拎着一个水桶从里面出来,打开门看到玉尹,她不由得一怔,脱口而出道:“小乙哥怎会在此,不是说出门了吗?”

    和玉尹打过几次交道,不知不觉,杨金莲已经习惯了人们对玉尹‘小乙’的称呼。

    玉尹眸光一冷,猛然上前,不等杨金莲再开口,一把扣住了她的脖子,旋身便撞入门内。随手把门合上,玉尹一手捂着杨金莲的嘴巴,一手微微松开她的喉咙。

    “杨娘子勿怪,今日来访,实为杀人!”

    杨金莲的脸上透出一抹惊恐之色。

    听到玉尹这句话,她脸上惧色更浓,眼珠子滴溜溜直转,似乎是在向玉尹乞求……

    玉尹心一软,“杨娘子,我不是要杀你,只为你家大郎而来。

    你若是想要活命,便不要出声……否则的话,可别怪我心狠手辣。你听明白了吗?”

    杨金莲听罢,点了点头,似乎是在告诉玉尹,她已经明白了。

    玉尹松了口气,缓缓挪开了手。

    可就在他挪开手的一刹那,杨金莲突然大声喊道:“救……”

    不等她那个‘命’字出口,玉尹一掌砍在杨金莲的脖子上,把她打昏过去。那柔弱的身子,缓缓倒在玉尹怀中,脸上的惊恐之色,丝毫没有半点减弱,直让人看了心痛。

    玉尹不禁搔搔头,也是一脸苦笑!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