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21章 杀虏(一)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原创“小乙要走?”

    陈东放下筷子,面露惊讶之色,“这好端端怎地突然要走?”

    食桌上,一下子鸦雀无声

    已经是拜访黄裳的第二天,正好陈东来玉尹家中做客。

    饭桌上,玉尹便说了他可能要离开东京的事情,让陈东等人,惊异不已。不过,安道全已提前获悉,倒也表现平静。但对于陈东和张择端而言,这消息却有些突然。

    玉尹笑了笑,夹了口菜,抿一口酒。

    “却是风头过盛,遭人嫉恨。

    而今这大街小巷里盛传大宋时代周刊那份名单乃我一手推动,白时中等人更因此被罢黜。你道他们会轻易放过我不成?若如此,他们的颜面又当何存?留在东京,早晚会被人陷害。且不说我白身一个,便是高居庙堂之上,怕也难以存身。

    叔祖以为,自家恶了许多人,当暂避风头。

    正好官家欲重设杭州应奉局,有个都监的实缺。此前皇太孙也说,要与我一个文林郎的补身,做个应奉局都监,倒也算不得委屈。所以便与我商议,要我就任。”

    其实,便玉尹有文林郎补身,按道理也很难入仕。

    文林郎更多是一种身份,一个地位的彰显,没甚大用处。玉尹身无功名,又如何能出任实缺?

    有宋以来,重文轻武。

    都监一职听上去不差,正八品武官,但对于那些身怀功名,或者背景深厚的官宦子弟而言,谁又愿意担当?这分明就是个没前途的职务,读书人不屑于为之。

    更不要说,应奉局名声并不算太好,属于那种随时可能会被撤换的机构。

    但凡有些骨气的人,谁又真个愿意去做那劳什子都监,说穿了其实就是皇家的走狗。

    此前朱勔在苏杭应奉局所作所为。着实让许多人感到不满。

    所以,这么一个看似非常抢手的职务,至今却无人愿意担当。若非玉尹这次惹得祸事太大,必须要离开东京躲避风头,黄裳估计也不会同意他来出任这个职务。

    玉尹说完,本以为算过去了。

    哪知道陈东的脸色,突然间变得极为难看。

    他呆坐在那里,半晌没有出声。

    玉尹不禁奇怪。“少阳这是怎地?”

    本是一句普普通通的问话。那想到陈东却突然间放声大哭,“是我害了小乙,是我害了小乙!”

    玉尹愣住了。

    张择端叹口气。轻声道:“此前小乙入狱,少阳害怕发生祸事,便受了太学内舍生雷观所言。着人在坊间散播谣言,试图提高小乙声望,使白贼等人投鼠忌器。

    只是却不想,这谣言倒后来,竟变成了小乙是一手推动那份名单问世的主谋者……小乙后从大牢出来,本以为相安无事,又怎料得……我此前曾劝过少阳,休与雷观之辈交往过多。但少阳当时也是真个急了眼,不肯听劝。结果却使得小乙……”

    张择端说话含含糊糊,但大体意思却表达清楚。

    玉尹也非常吃惊,因为他万万没想到,造成这种结果的人,会是陈东。

    说陈东是罪魁祸首,显然有些过了。因为无论陈东是否制造谣言出去,白时中等人都不可能和玉尹善罢甘休。毕竟。那大宋时代周刊是他一手所创,而那份名单流出去,便没有玉尹的责任,也和他少不得关系。更重要的是,柿子要拿软的捏!大宋时代周刊里面。除了玉尹之外,不管要动哪一个。怕都会引发冲突。

    李若水这帮子太学出身的人不必赘言。

    高尧卿背后是高俅,高俅背后是徽宗皇帝。哪怕现如今徽宗皇帝对高俅有些不满,也不妨碍高俅的身份和地位;朱绚?那更不要说了!老朱家的人,也不是软柿子。

    所以,勿论陈东是否推波助澜,玉尹早晚都被人算计。

    听了张择端的话,玉尹非但不生气,反而有一丝丝的感动。

    他伸手一把将陈东搂住,轻声道:“少阳休要自责,此事与你又有何干系?该来的终归要来,其实我早已经有了准备。不过有一桩事,我却要责怪你……少阳你心性耿直,乃正人君子。似你这样的性子,实不宜和某些人纠缠在一起,早晚必会被人利用。”

    陈东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玉尹。

    半晌后,他轻声道:“小乙不怪我多事吗?”

    “哈,自家又非那不晓事的人,少阳本来是好意,我又怎会怪你?”

    陈东笑了!

    他坐下来,便沉默不语,似乎在考虑事情。

    便是玉尹和张择端安道全三人不断劝说,却始终是一言不发。

    许久之后,陈东突然抬起头,似乎做出了一个决定,“小乙,我陪你一同去杭州吧。”

    “啊?”

    玉尹吃了一惊,忙向陈东看去。

    张择端也是一脸的惊讶,轻声道:“少阳三思,而今你内舍登第在即,若随小乙去了杭州,岂不是白费了之前的心血?”

    哪知道,陈东却叹了口气。

    “与小乙相识至今,有半载之多。

    最初,自家有些瞧不上小乙,总觉小乙不过是有些小才,当不得大事。可后来,这一桩桩一件件事情发生,却让自家感受颇深。特别是那大宋时代周刊的神来之笔,更让自家自愧不如。自家只是觉着,整日坐在那太学里读书,便是读的再好,也不过假学问。似小乙这般,才算是真学问……雷观之流,却不屑与之同窗。便与若冰先生告了假,小乙若去杭州时,便一同前去,也能多一些见识。

    来年回来,再应试登第,也不算迟。”

    陈东说得好生坚决,根本不容玉尹拒绝。

    直到他告辞离去后,玉尹也没有回过味来,感觉着有些迷茫。

    陈东这好端端,马上要太学登第了,却突然要告假,和自己同往杭州?

    这厮。莫非坏了脑袋不成!

    毕竟他跟随玉尹去杭州,没有半点好处,只能是耽搁一年辰光。而且听他的口吻,似乎是要以玉尹幕僚身份前去,更是让玉尹有些不知所措。内心里,玉尹是希望陈东能和他同行!如此他去了杭州之后,身边也能多一个可以说话交流的人。

    但若是如此,岂非耽搁了陈东的前程?

    送走陈东之后。玉尹忍不住拉住了张择端。“少阳怎地作此决定?”

    张择端听了一笑,“小乙莫介怀,少阳便是这脾气……你若不让他随行。说不得他这心里便不得安宁。与他而言,虽可能耽搁一年辰光,却能抵消了内心愧疚。

    呵呵。你便让他随你去吧。

    说实话,自家也有这想法,只是被少阳抢了先……”

    玉尹一怔,“莫非兄长也想与我同行?”

    张择端笑道:“不瞒小乙,自家这次返回东京,本意重入书画院,重操旧业。可谁料想,书画院那边到现在迟迟没有音讯。居东京大不易,若再不另谋出路。只怕来年的赁钱,都给不得小乙。本来我便琢磨着,如果再没有音讯,便回老家去。

    可是听小乙方才说,不由得心恋西子湖畔美景,所以才想要厚颜与小乙同往……

    自家才学比不得少阳,也不似小乙多才多艺。

    不过写写画画。倒也勉强能够担当。小乙要做那都监,想来也还缺一个书记吧。”

    玉尹,下意识点了点头。

    不过他马上回过味来,意识到张择端话语中的含义。

    陈东方才只说是要和他同去杭州,可是张择端这话。却更直白,想要做玉尹幕僚。

    根据黄裳所言这杭州应奉局的情况。玉尹大体上也有些了解。

    新设杭州应奉局,依然是以搜集东南各地奇花异石、名木佳果为主,供奉皇室。不过,这杭州应奉局的权力,比之当初苏杭应奉局远远不如,甚至连一些方面的花销费用,都要自行解决。与当初朱勔执掌苏杭应奉局时那‘东南小朝廷’的盛况相比,新设杭州应奉局简直就是后妈所养。而新任领杭州应奉局事的人,便是杭州知府李梲,政和二年进士第出身。因恶了蔡京父子,被赶出了开封。

    此前,这杭州知府名叫蔡鋆,是蔡京的儿子。

    此人依仗蔡京权势,在杭州虐民殃政,可谓是民间怨声载道,世人称蔡鋆为‘蔡虎’。

    如此一个凶残暴虐的人物,在去年,也就是宣和五年年末时,与人结伴畅游西子湖畔,被一名壮士刺杀,当场身亡。李梲也不知是走了怎生好运,便接了杭州知府的缺。

    不过,从他被委任杭州应奉局一事来看,似乎也不是什么得宠的官员。

    黄裳说:“李梲此人胆小,犹好风雅。

    虽不堪重任,却也无甚恶念。小乙去了杭州,便只管与他交好,想来也不会为难。”

    而杭州应奉局都监,实际上就是水陆护送花石纲的保镖。

    都监,便是监军,最初多为宦官出任。到了宋代之后,都监这个职务便发生了变化,有‘路’都监、‘州府’都监等区别。其中这‘路’都监,是掌管本路禁军屯戍、训练等事务;‘州府’都监,则负责掌管本城厢军的屯驻、训练、军器和差役等事务。

    而应奉局都监,不属路、州府所辖,只听命于应奉局差遣。

    不过由于玉尹没有任何资历,所以便是出任了都监的职务,也只能被称作‘押监’。

    手下可拥有三百至八百人之间的兵卒,负责保护花石纲的安全。

    换句话说,便是这杭州应奉局的首席武官。

    既然是首席武官,便可以配备一些幕僚书记,负责日常事务。

    当然了,这个幕僚书记的薪水,不从朝廷出,而是由都监自行解决。依照着‘都监’这个正八品武职的权限,玉尹可以有书记一人,主簿一人,以及亲兵共三十人。

    玉尹从黄裳家中出来后,便在思忖这幕僚人选问题。

    却不想还没有想出个合适的人来,张择端便自告奋勇担当。

    “兄长,你这又何苦……”

    张择端一摆手,脸上露出一抹失落黯然之色,轻声道:“小乙莫劝我,我便留在东京,也早晚落个沿街乞讨。自家没柳三变那等才情,更无治国安邦的本领。生平所擅长者,不过书画……可这书画,终究不得长久,总要寻一个安稳营生。

    我与小乙,相识不过十数旬,然私下里曾暗中观察,小乙你有大气运,早晚飞黄腾达。此时不投,日后再投时,便失了时机。思来想去,便唯有厚颜与小乙相求。”

    张择端,那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

    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可说是情真意切,让玉尹更无法拒绝。

    再说了,除了张择端之外,他又识得几个读书人?那些人当中,又有几人愿意相随?

    想到这里,玉尹躬身一礼,“蒙兄长厚爱,小乙感激不尽。

    小乙只有一句话,苟富贵,不相忘……若他日小乙真个有腾飞时,必不负哥哥今日情义。”

    张择端闻听,顿时笑了!

    ++++++++++++++++++++++++++++++++++++++++++++++++++++

    月光,如洗。

    一轮皎月高悬夜空,繁星闪烁。

    观音巷里,一派寂静,悄无声息。

    玉尹站在窗前,看着隔墙空荡荡的观音院菜园子,目光突然间透出几分迷离……

    终究还是要去杭州吗?

    重生之初,他便有意前往杭州定居。

    可是因种种缘由,最终把这念头抹去……谁又能想到,刚把这念头抹去,却又要前往杭州。

    这世事变幻,真个是说不清楚。

    此去杭州,何时能还?

    玉尹这心里面,顿觉空荡荡,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滋味。

    便在这时,忽听身后脚步声响起。玉尹没有回头看,只凭那脚步声,便听出是燕奴走过来。

    “九儿姐,惊醒了你吗?”

    燕奴拿着一件厚厚棉袍披在玉尹身上,而后环住了玉尹的腰,把脸贴在他的后背。

    “小乙哥,真便要舍了这边家业?”

    玉尹眯起眼睛,半晌后摇摇头,轻声道:“这家业是你我一手打理出来,怎可轻易舍弃?”

    “可是……”

    “九儿姐,叔祖说了,这应奉局差事不过不得已而为之,不会长久。

    你我的根,还是在这开封城里,这份家业,怎地也不能舍弃……我方才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思来想去,还是觉着这一次我去杭州就任,九儿姐最好留在东京。”

    ++++++++++++++++++++++++++++++++++++++++

    恢复更新了!

    忙完了一些事情,便要正正经经干活了。

    老新知道,让大家失望了,非常抱歉。

    别的话便不说了,会努力码字,尽快恢复状态。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