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15章 机关算尽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215章机关算尽

    “小乙被开封府带走了!”

    李逸风面无表情,看着李纲和李若水道。

    夜已深,屋外起了风。

    李纲和李若水相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浮现出笑容,轻轻颔首,却没有一人说话。

    “父亲,这就是你说的成大事不拘小节吗?”

    李逸风突然发疯了似地咆哮,“小乙视我为兄弟,可是我现在,却出卖了我的朋友。”

    李纲脸色一凝,眼中闪过一抹愧疚之色,但旋即消失不见。

    “大郎,你休怪你父亲,其实这样做,是为他好。

    想他玉小乙,何德何能执掌周刊?便是我们不动,以你们周刊的影响力,早晚也会被别人算计。而今朝堂上尽是议和之声,我等虽意欲一战,却奈何无人肯听。

    只有把周刊掌握在我们手里,才可以令官家听到我们的声音,挽回朝堂上的颓势。

    也许,你觉得这样对玉小乙不公,但实际上,却是为他日后着想。更不要说,以他出身,焉得迪功郎补身?便是演山先生特举,怕也难通过。说起来,却是他占了便宜……只要他肯让出周刊,便可以马上得到补身,从此之后,也算有了前程……”

    李逸风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若水。

    一直以来,他视李若水为名师、名士,内心里极为敬重。

    可这一刻,李逸风却觉得李若水无比丑陋。

    明明是你们在算计小乙,偏又说的光明正大,好像小乙得了多大便宜……其人,虚伪!

    李逸风对李若水,无比厌恶。

    对于增刊一事,李逸风最初并不赞同。

    他非常清楚玉尹的心思,也知道,那名单若真刊载出去,势必要引发轩然大波。

    到头来,倒霉的一定还是玉尹。

    可李若水也好,李纲也罢,却认为这周刊不可以继续被玉尹操控。大宋时代周刊,必须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好。哪怕之前李逸风也投了钱,但终究份量不重。若想要完全掌控大宋时代周刊,高尧卿动不得、朱绚动不得,那么便只有让玉尹退出才好。自李若水开始在周刊撰文之后,不断推荐人进入周刊内部做编辑。

    朱梦说等人,也全都是实实在在的主战派,和李若水走的很近。

    虽说文章变得比犀利不少,可决定权却始终掌握在玉尹手里,让李若水非常不满。

    也正是这个原因,促使李若水决定,要夺取大宋时代周刊的控制权。

    和李纲商议之后,又恰逢女直人派遣使团过来,要求大宋割让三镇。在李纲看来,这是最好的时机……只要稍加利用,便可以把声势闹大,从而换取玉尹的退出。

    李逸风最初并不同意,奈何却经不住李若水李若虚等人劝说。

    加之李纲同样是态度坚决,迫使得李逸风最终决定,增刊……

    李逸风做了决定,从不管事的高尧卿便不会阻止。于是乎,在李若水等人的挑唆下,李逸风最终同意了他们的主意。虽然当玉尹质问他时,李逸风看似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可内心里却痛苦万分。他甚至明白,这件事一出,他和玉尹便等于是分道扬镳,说不得以后,还会成为敌人。从朋友变成敌人,李逸风这心里,也格外纠结。

    白时中等人行事,未尝没有李纲等人在推波助澜。

    李逸风晚上便在观音巷口,眼睁睁看着玉尹被开封府带走,心里面更是愧疚……

    “父亲,我想离开东京。”

    李逸风沉默许久,终于做出了决定。

    “啊?”

    “我不想继续留在京师,可否让我外放,出去历练一二?”

    李若水眉头一蹙,正要开口劝说李逸风,却见李纲摆手把他制止。

    “你想去何处?”

    “不知道!便去北方吧,还请父亲成全。”

    李纲闭上眼睛,半晌后长叹一声,轻声道:“我知大哥心里不好受,毕竟背叛好友的滋味总使人不舒服。不过,你要考虑清楚,你马上就要太学登第,若此时离开,便如同前功尽弃……日后再想回来,便我也帮不得你,你还是要离开吗?”

    “我意已决!”

    “大郎……”

    李若水开口。

    可是他刚一开口,便被李逸风打断。

    “我知先生今日之举,为大宋百姓谋。

    然则卖友求荣之事,非我所愿……此前我已经对不起小乙一回,可是他却没有计较。而今,我已是第二次背叛了小乙,他日便出将入相,也终究难敌这内心愧疚。

    至于让小乙退出,我便不参与了。

    我不想去见他,也无脸见他,还请先生原谅则个。”

    李若水咬着嘴唇,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逸风把态度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再劝说,也难以让他回心转意。

    “既然大哥已经决意,那我便不再劝你。

    前些时日,河北招抚使张所曾来信与我说,想我推荐几个帮手。大哥要北行,便去他那边做事吧……张招抚有子名宪,和大哥同岁,在小作口做知寨,不过尚少一个文知寨,却不知你是否愿意前去担当?若你愿意,我便与张招抚书信一封。”

    知寨,是宋代巡检的官员。

    其职能,颇类似于后世县一级派驻乡镇关卡要地的公安机关。

    宋代县一级治安,分隶县尉和巡检,两者平级。

    县尉是从九品的职务,知寨相差不多,地位相当。所不同的便是,县尉治县城,而巡检察乡里。可以一县数寨,也可以数县一寨,具体要根据当地情况而论定。

    李纲所说的小作口,全名小作口寨,便位于真定府,隶属河北招抚使所辖。

    而这种军寨,往往有文武知寨的分别。

    文知寨为正,武知寨为副,专门负责带兵。

    水浒传里的花荣,便是一个武知寨。从品秩上来说,倒也符合李逸风而今的身份。

    他是太学生,虽不能内舍登第,却可以通过李纲的关系,获得荫补身份,至少也能得一个修武郎的武散官官阶。以正八品武散官官阶,任从九品实权知寨,倒也不算是委屈了李逸风。

    李逸风面颊抽搐一下,躬身道:“愿从父亲吩咐。”

    李纲点头道:“既然你已决定,那过两日,便去真定府找张招抚报到吧。”

    李逸风面无表情的答应,转身便出去了。

    李若水忍不住问道:“伯纪,你真要大郎去真定吗?”

    李纲苦笑道:“若冰莫非看不出,我家这大哥,主意已定。

    这件事,虽说你我本意是好,可是与他而言,却并非如此。若强行把他留在东京,只怕早晚会闹出事端。倒不如让他去真定府,有张所照拂,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却可惜了,若来年他能内舍登第,怎地也要为他谋个迪功郎。”

    李若水点了点头,没有再劝说。

    “只是大郎这一走,谁去劝说玉小乙?”

    “这件事,便要若冰你多费心思……实在不成,我便豁出这老脸,去劝说玉小乙。”

    李若水露出了愧疚之色。

    “若非我出这主意,却耽搁了大郎前程。”

    李纲正色道:“你我所为,乃为我大宋谋……大哥若连这都看不穿,留在朝堂之上,也难有作为。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此事也许对小乙不公,然与我大宋,却有极大好处,若冰休惭愧,待明日,我便使大哥退出周刊,与令兄打理便是。”

    +++++++++++++++++++++++++++++++++++++++++++++++++++++++++++

    开封府,大牢。

    这是自己第二次坐牢了吧!

    重生不过半年多,已经是第二次牢狱之灾。

    上一次,是在可敦城;而这一次……

    玉尹突然叹了口气,颇有些自嘲似地笑了。

    之前,叔祖曾让自己小心李若水等人,他虽然听了,但并没有真个放在心上。可现在,却真被叔祖说中!曾几何时,李纲李若水这些人,他都极为敬重。但是,人的好坏,和行事手段并无干系。记得前世曾看过一部电影,其中有一句台词:贪官要奸,清官更要奸。若清官都和电影电视里那般耿直,又如何能对付贪官?

    所以说,这行事手段,与品行无关。

    那些名臣,忠臣,能臣……耍起阴谋诡计来,比那些贪官、昏官更狠,更毒辣。

    一开始,玉尹有些憎恶李纲和李若水。

    但真被抓了之后,他倒看看了不少。

    而今的主战派,也是一群不得志的苦哈哈而已。

    官家不想打,便再叫嚣着要打,也没有用处。哪怕真让他们掌控了周刊,便能改变徽宗皇帝?

    若真个如此,也就不会有靖康之耻了。

    想到这里,玉尹反而对李纲他们,多了分同情。

    牢门外,传来脚步声。

    冷飞拎着一个食盒,抱着一个酒坛子来到牢门口。

    “小乙哥恕罪则个,这里条件不甚好,却委屈了哥哥。

    方才三哥还专门来找我,要我好生关照哥哥……只他知道关心哥哥,难道自家便不会吗?备了些水酒,还请哥哥莫要嫌弃。待会儿着人送来炉火,免得哥哥受凉,到时候九儿姐又要说我不是。”

    说着话,冷飞便打开了牢门。

    而今冷飞,已不再当解差,却做了牢头。

    至于走的什么门路?

    玉尹没打听过,但想来和肖堃也有莫大关系。

    心情,随之放松不少,不再似先前那么压抑……便进了大牢,照样是自家来做主!

    想到这里,玉尹笑了。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