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14章 黄公子,皇太孙?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214章黄公子,皇太孙?

    月光,凄冷。

    玉尹坐在大厅里,脑袋里依旧是一锅浆糊。

    在大厅的主位上端坐一个少年,身穿水蓝色团龙锦缎子长衫,头戴方巾,腰系玉带。

    坐在那里,虽透着稚嫩气,却别有一番威严。

    玉尹认得这少年,赫然是跟随他学琴的黄公子黄谌。

    不过,此时黄谌却不叫黄谌,叫做赵谌。而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便是太子赵桓独生子,皇太孙赵谌。玉尹没有想到,朱绚会找来赵谌。甚至当赵谌出现在他家门口的时候,玉尹也没能反应过来。能找个皇室中人,自然是一桩大好的事情。

    大宋时代周刊若能有皇室背景,便不会成为党锢之争的工具。

    只是……

    “先生勿怪,之所以一直隐瞒先生,也是母亲吩咐。

    今日姨娘来宫中,说起了大宋时代周刊的事情。若非姨娘告之,我也不知道这大宋时代周刊,竟然是先生手笔。而今先生遇到了麻烦,学生自当为先生排忧解难。

    只是不知道,先生究竟打算如何解决呢?”

    赵谌说话,活脱脱一副小大人模样,想来也是有人教过的。

    玉尹此前一直期盼着朱绚找来一个大靠山解决这桩事,却不想找来找去,找到了自家学生面前。心中一方面是觉着有些惊讶,另一方面,脸上又觉得有些抹不开。

    毕竟,让自己的学生出面,总是有些难以启齿……

    不过,在尴尬的同时,玉尹又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受。

    如果是赵谌接手,倒也的确合适!

    想想,自己也真够笨的!

    能让高俅欠下老大面子的人,自然就是宋徽宗。高俅能够平步青云,宋徽宗可谓是费了不少心思,更一手提拔起来。偌大开封府,对高俅能称得上知遇之恩的人,恐怕除了宋徽宗,也没有其他人选。偏偏这一直以来,玉尹却没有看出端倪。

    “皇……太孙……”

    “先生便似以前那般唤我便好,有道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先生授我琴艺,当得上我的老师。

    小乙,没想到你能使出好琴,还有如此奇思妙想。

    那大宋时代周刊里,我最爱看的便是副刊内容,连阿娘也说,能想出这法子的人,绝非等闲。只是七天一期,却有些长了,每次等新内容来,都等的让人心焦。”

    两三句话之后,赵谌又恢复到了早先的模样。

    虽然说话时有些做作,可更多的还是那股子小孩子的天真烂漫。

    这也让玉尹感觉着,心情舒畅不少。

    他叹了口气,“自家还是唤做‘皇太孙’吧,免得将来有人说我不知礼仪,枉为人师。”

    赵谌笑嘻嘻,也没有反驳。

    玉尹把事情大致上讲述一遍,而后苦笑道:“之前我做这大宋时代周刊,本想着为大家开一条财路,顺便也能在市井中普及一些事情,说不得也能开启民智。

    只是谁又想到,周刊作得太红火。

    如今已经加印到两万份,仍无法满足大家的要求。

    更让我想不到的,还是……我不想让报纸卷入党锢之争,只希望它能守中,保持公正公平的本色,成为坊巷中百姓们喜爱的一个刊物。可现在看来,还是我想的简单了!皇太孙愿意接手周刊,自家当然欢喜。只是我想知道,皇太孙若得了这周刊,又要如何经营?”

    赵谌愣了一下,轻声道:“还要请小乙指点。”

    很显然,这报纸并非是赵谌想要,而是得了旁人指点。

    想想也是,赵谌才多大年纪,又怎可能看得出,大宋时代周刊的影响力?

    也就是说,在赵谌背后,必然也有太子赵桓等人的主意。

    只不过,赵桓却不好出面来打理此时,便想出了让赵谌来出面掌握大宋时代周刊。

    如果这周刊能成为皇家口舌,倒也不失为一个选择。

    至少从某些方面而言,成为皇家喉舌,也胜似卷入党锢之争,成为某一党派的工具。

    “自**办周刊以来,无非是以公平和亲民的原则来经营。

    今皇太孙若愿意入主这大宋时代周刊,此两项原则却不能抛开……皇太孙若愿意保持这两项原则,我便情愿把大宋时代周刊转赠于皇太孙,不知皇太孙以为何?”

    赵谌向朱绚看去,却见朱绚轻轻点头。

    “如此,便依小乙所言。

    但是这大宋时代周刊,我也不甚明白。如何操办,还要请小乙你,为我多出主意。”

    我可以接手,但是我不会参与。

    想来,这也是东宫的态度!

    毕竟而今这大宋朝还是徽宗皇帝做主,若赵桓掌控了喉舌,势必要被徽宗皇帝所忌惮。所以我不会参与这方面的事务,我把所有的权力都交给皇太孙,而赵谌又甚得徽宗皇帝所喜,自然一切不成问题。赵桓此举,或者说是太子妃朱琏的决定,实际上都是为赵谌所考虑。赵谌掌控了这喉舌的力量,位置也就更加稳固。

    玉尹见赵谌答应,顿时喜出望外。

    这大宋时代周刊出了七期,已处于风口浪尖。

    如果再不放手,说不得便要惹来祸事……若能被赵谌接手,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那明日便签了这转让契约?”

    朱绚笑道:“何需明日转让,今日即可。”

    “呃?”

    “难道小乙不知道,太子已被任命为开封府尹,三日后便要前去就任。

    这两日太子虽未就任,可是开封府内已经安排妥当……我来之前,便找人要来了一份契约。小乙这便签了,若能早些把这烫手山芋脱手,也未尝不是一桩好事。”

    说着,朱绚便拿出了一份契约。

    玉尹大眼一扫,便认出是开封府独有的契约文案。

    不过看日期,却是十天前。

    玉尹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赵谌,便在契约上签了字,画了押。

    两份契约签署完毕,他便正式从周刊脱身出来。

    只是……

    “二十六郎,这日期……”

    朱绚顿时笑了,“小乙放心,你这般信皇太孙,皇太孙断然不会害你。

    不瞒你说,我得到消息,白时中等人已经下令,要将你缉拿。所以我才把这日子改了一下,便可以让你从周刊里脱身出来。到时候,自会有人顶罪,和你再无干系。

    若冰先生他们这件事,做的的确是有些不太地道。”

    一直以为,朱绚就是个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

    没想到,他也能看出这其中的玄机。

    朱绚说完,便把那契约装入一个文档之中,招手示意一个扈从,把文档立刻送入开封府留存。

    而赵谌,则兴致勃勃的拉着玉尹说话。

    他那张小脸红扑扑的,看上去非常兴奋,“小乙,前日我的鞠队,把十八姨娘的鞠队打败了。”

    “是吗?”

    “嘿嘿,十八姨娘以为她鞠队稳操胜券,却不想被踢了个11:0。

    当时气得她险些落了泪,还是阿娘帮她,才让她进了三鞠,否则……嘿嘿,说不得会更惨。”

    玉尹这时候,也放松下来。

    闻听赵谌说起蹴鞠比赛,便顺着赵谌的话,谈论起了蹴鞠事项。

    两人说的颇有兴致,另一边朱绚也把事情安排妥当。

    “皇太孙,时候不早了,便回去吧。”

    “嗯嗯,那我便先回去了……小乙,再过两日,我便来找你继续学琴。

    我和阿娘说了,以后便不去下桥园,来你家中学琴,好不好?还有,你说过要带我去瓦子里看热闹,却不可以食言而肥。嗯,还有啊,我已经掌握了三十六种指法,你却欠了我五招。到时候,便要一并偿还,要教我一些好扑法才成……”

    其实,赵谌学琴,也挺有天赋。

    此前之所以一直没有学出来,还是他内心里对学琴存着几分抵触的情绪。

    而今有了个期盼,这天赋便起了很大用处。

    玉尹微笑着,连连点头。

    他站起身,送赵谌正要走出客厅,正要告辞,却听到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骚乱。

    “开封府缉拿要犯,闲杂人等立刻离开。”

    开封府的人,这么快便来了吗?

    玉尹一怔,方要迎出去,却见朱绚拦住他,轻声道:“待会儿他们要带小乙走,小乙便随他们去。最多三日,便可出来……至于家中,我可担保,绝不会有事。”

    这契约都签了,还要入狱吗?

    玉尹先一怔,旋即从朱绚的脸上,看出了端倪。

    朱绚,这是要发作了!

    想来他要借助此事,来达成一些目的。

    至于是什么目的?玉尹还想不清楚……

    这时候,燕奴等人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好在安道全也看清楚了状况,把她安抚下来。

    院门开了,开封府的差役也来到了门口。

    为首的班头,却是个熟人。

    当初曾和玉尹一起,送罗四六父子前往太原的解差,没影子罗格。

    “小乙,却得罪了……刚接到上命,说小乙你犯了事。今天正好是我当差,本不想来,可是上命难违,只能请小乙你委屈一回,随我走一遭,还请小乙莫怪罪。”

    玉尹刚要说话,却见朱绚走了过去。

    他在那罗格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罗格顿时露出慌张之色。

    “你不过是听命行事,看你刚才所言,和小乙也有交情。

    所以我相信,你断然不会为难小乙,对是不对?”

    “那是,那是!”

    “既然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小乙方才也说了,不会让你为难,便随你走一遭。

    只是回去后把我今日的话传过去:小乙在开封府若少了一根汗毛,自会有人寻他们麻烦。”

    小底明白,小底明白!

    罗格额头上见了细碎汗珠,偷偷朝站在玉尹身边的赵谌看了一眼,连连点头。

    显然,朱绚说出了赵谌的身份。

    便是他不说,就凭院门口那些个大内侍卫,也足以让罗格多了几分小心。

    “小乙只管去,倒要看看,是谁要为难小乙。”

    玉尹这时候,总算是放下了心。

    在不知不觉中,勾搭上了皇太孙赵谌……也就是说,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人再找他麻烦。入狱?还真不算什么大事!便连苏东坡也被关过大牢,他又有什么担心?

    有朱绚和赵谌在,更不要说还有肖堃这些关系,他在开封府便不会有什么麻烦。

    说不定……

    玉尹眼珠子一转,突然计上心来。

    他走到燕奴身边,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九儿姐,一会儿派人告诉大郎,让他弄清楚角子门周围的状况。我在外面洒了些耳目,有消息的话,便立刻与我知晓。”

    “小乙哥……”

    虽说有朱绚等人在,可是燕奴这心里,依旧有些不放心。

    柔荑紧紧握住玉尹的手,迟迟不肯松开。还是安道全上来好一番劝说,才让燕奴松开了手。

    “小乙哥,得罪了!”

    罗格的语气,非常恭敬,不敢有半点怠慢。

    小乙,已不是当初那个和他一起吃酒,随他一路前往太原的玉小乙了!

    而今玉尹,要名声有名声,要实力有实力……至少在此之前,玉尹在市井中的力量,便足以让罗格感到畏惧。更不要说,这玉尹居然和皇太孙搭上了关系。这等力量,更不是罗格一个在公门讨生活的人可以对付,所以这姿态也就放的更低。

    “如此,便辛苦哥哥。”

    玉尹随着罗格,迈步走出庭院。

    观音巷,却是灯火通明。

    十几个差役拎着木枷和铁链,老老实实在巷子里守着。

    见玉尹出来,一个差役拎着铁链便要过来给玉尹上锁,却被罗格一脚踹开……

    “没眼力的东西,小乙哥甚人物,怎能给他上锁?”

    差役吓了一跳,不敢再露头。

    而玉尹则笑着与罗格道:“哥哥不必如此,若不合规矩,便上了锁也成。”

    罗格眼睛一瞪,“小乙哥这话怎说来?

    自家虽是个班头,可这点主却还能做……小乙哥你不为难我,我又怎会让小乙哥难看?再说了,那开封府大牢,还困不住小乙哥,将来少不得要小乙哥多关照。”

    ++++++++++++++++++++++++++++++++++++++++++++++++

    “二十六哥,为何让他们带走小乙?”

    在返回皇城的路上,赵谌忍不住问道:“其实,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小乙哥又无犯事,便打发了便是。”

    朱绚闻听,苦涩一笑。

    “若不如此,我焉能掌控周刊?”

    “嗯?”

    “虽说小乙把周刊转给了皇太孙,可还有李大郎在。

    十二姐说了,要把周刊彻底掌控在皇太孙手中,李纲李若冰虽是忠良,可是却不能让他们参与此事。所以,要趁此机会,把李大郎赶走。小乙若不入狱,我又怎好发作?赶走了李大郎,高三郎自然便知晓该如何选择,到时候这周刊才算真正属于皇太孙。”

    赵谌闻听,却蹙起眉头。

    “可这样,未免委屈了小乙。”

    “若皇太孙觉得委屈小乙,日后给予补偿便是。

    我听说,小乙叔祖为他谋了一个迪功郎的补身,可由于种种原因,却迟迟未能办下。皇太孙若有心,不妨设法催促一下。小乙有了补身,便不似今日这般狼狈。”

    “迪功郎?”

    赵谌语气中,带着些许不满之意。

    “小乙有真本事,怎只好做个迪功郎?”

    合算着,这位皇太孙对玉尹只得了个迪功郎的补身,还觉得不太满意。

    朱绚闻听,也不禁苦笑。

    迪功郎的身份的确不算太高,可是在现有的官僚体系中,已是极为难得。似朱绚,哪怕是太子妃堂弟,出身望族,也不过是个从八品的秉义郎补身,属四十六等武散官,甚至还没有玉尹那迪功郎的位子高。毕竟,迪功郎是个文散官补身。

    “小乙没参加过科举,又未有出身。

    能得这迪功郎,已经是天恩浩荡……若非他叔祖是黄演山,而且李纲那些人又特举小乙,说不得连个迪功郎也得不来。这身份,着实不低,皇太孙想的有些多了。”

    哪知赵谌却一撇嘴。

    “小乙是我的老师,怎可只做个迪功郎?

    我回去之后,与阿娘说……再怎地,也要做个文林郎,才不算辱没了小乙的身份。

    嗯,便这么说,于他一个文林郎的敕命,若阿娘不愿,我便去找阿翁。”

    朱绚闻听,顿时慌了手脚。

    “皇太孙不必惊动十二姐和官家。

    既然皇太孙这般吩咐,便由我来安排……明日我便去找人,设法为小乙安排妥当。”

    “二十六哥,确是你说的。”

    “我保证,必不会辱没了小乙的身份。”

    玉尹什么身份?

    便是朱绚,也说不来。

    可是,他朱家而今是太子一系的人,赵谌又是皇太孙,既然有了吩咐,自然要尽力而为。哪怕朱绚自己现在也只是个四十六阶的武散官,也要设法为玉尹安排妥当。

    文林郎,自政和六年之后,定文散官三十三阶。

    元丰改制以来,用以代留守、节察推官、军监判官等职务。

    赵谌听了,这才算是满意!

    我是皇太孙,若身边的人连个文林郎都安置不得,又算得什么皇太孙?

    不过,他也知道这事情会比较麻烦。

    若他出面,自然能够办到,却容易落人口实。所以他才会这么说,便是要逼朱绚点头。别看朱绚在家里地位不高,可是凭他朱家子弟的身份,操作起来却不太难。

    甚至,让朱绚出面,还会好过赵谌出面……

    文林郎,文林郎……

    朱绚轻轻揉着太阳穴,心中苦笑不迭:小乙,我利用你一回,到头来却还要偿还。

    这笔买卖,你怎做地都不会吃亏!

    ++++++++++++++++++++++++++++++++++++++

    中秋国庆,受难两日。

    爹娘逼着去相亲,相得我是心烦意乱。

    断更两日,实在抱歉。

    晚上还会有一更。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