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13章 暗战(四)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yù尹也不知道,李逸风是真看不穿,还是假看不穿。

    不过事到如今,他已没有了第二个选择。

    李逸风离开之后,yù尹便径自从报馆出来,直奔那舆子茶楼而去。

    来到茶楼,他径自上楼。

    却见朱绚正端坐在窗边,夏果果正在点茶。

    “小乙来的正好,眼见着果果正要出汤,且来品一回?”

    yù尹也不客气,便在朱绚对面坐下。

    他看了一眼夏果果,咳嗽一声道:“果果姑娘,烦请你暂避一下,我有要事与朱公子商议。”

    夏果果一怔,抬头向朱绚看去。

    朱绚见yù尹神sè凝重,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夏果果便起身离开,把地方腾出来,让给了yù尹。而朱绚则接过了夏果果方才的活计,舀出茶汤来,推到了yù尹面前,“小乙,发生何事,让你如此郑重其事?”

    “二十六郎,我先前求你的事情,可帮我打听了?”

    “什么事?”

    “便是找个可靠之人,接手周刊。”

    朱绚的表情一凝,抿了一口茶水,半晌后轻声道:“小乙,你可要想清楚,真要放手?”

    “非我要放手,而是我再不放手,只怕有xìng命之忧。”

    “此话怎讲?”

    yù尹叹了口气,把新一期的大宋时代周刊丢在桌上,“今日增刊的周刊,你可看过?”

    “哦,你是说名单的事情?”

    yù尹轻轻咳嗽了一声,“我曾与你说过,周刊若想赚钱,便要遵循‘守中’原则,不可以轻易成为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些人的口舌。唯有如此,才能建立一个公正的形象,才可以被更多人所接受。原本。我想着等周刊上了轨道,便chōu身出来。

    可现在……

    二十六郎。我要你帮我!

    找一个和你一样,能置身事外,却又身份高贵之人,接手周刊。

    我还可以为你出谋划策。但绝不能继续参与其中,若不然,这周刊必会成为他人为恶的工具。这件事非常紧急,我恐怕没有多少功夫等待,你能找出人接手吗?”

    其实。早在黄裳提醒yù尹,要小心李若水兄弟之后,yù尹便动了转手的心思。

    毕竟,周刊他拿着一个大头,占居主导地位。始终不是一桩好事。

    当他手里掌握的力量,和他的身份不能相符合的时候,必然会惹来杀身之祸。

    李逸风虽然解释的轻描淡写。但yù尹已经无法信他。

    可若要他就这么放手。却不甘心。

    这周刊,不管怎地都凝聚着他的心血,绝不能被别人把持……yù尹原本有心,把周刊完全jiāo给朱绚。但朱绚却不同意。认为自己还没有那能力,把持如此庞然大物。

    所以。yù尹便托付朱绚,请他找个可靠的人。

    这个人,不能是新党旧党,或者说不能是蔡京或者李纲等任何一方势力的人,但是却足以威慑这些人,令其不敢轻举妄动。只是,这样一个人,着实难找。

    本来yù尹打算是年底前,把周刊jiāo出去。

    但现在看来,李纲等人已经迫不及待,要掌控周刊。

    毕竟,周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如果李纲这些人能把持周刊,便可以扭转他们在朝堂上尴尬地位。yù尹很敬佩历史上那个爱国抗金的名臣,却不代表,他要把周刊拱手相让。他非常清楚,一旦周刊沦为李纲或者白时中任何一方的工具,那么它的生命力,也将就此终结。这不是yù尹希望的结果,他希望周刊能始终保持一个‘守中’的地位,才能真真正正,做到公正的原则。当然,他也知道,这想法有些天真。

    事实上,从周刊第一期开始,他便失去了守中的原则,站在了主战派一方。

    可是,这并不能让yù尹心甘情愿,把报纸拱手奉送给李纲……

    朱绚陷入了沉思,久久不语。

    yù尹也没有催促,只静静看着朱绚。

    片刻后,朱绚轻声道:“小乙的心思,我明白。

    急切中,我也想不出什么人来……不过,我倒是有一个人选,若他肯接手,说不得这周刊便能够保持下去。只是我不清楚,他是否愿意。本来我打算过些时候再去找他,可是……这样吧,我这就去找那人,看他究竟是怎样一个想法。不管成与不成,我都会尽快与你答案。但小乙你要知道,你若放手,再收回可不易。”

    收回?

    yù尹心中苦笑。

    他把一切,似乎都想的过于简单了!

    似报纸这种来自后世的大杀器,又岂是几个衙内能够掌握?

    在周刊的影响力没有出现之前,也许没有人会把它当成一回事。可一旦它的影响力显lù出来,甚至能够改变朝堂格局的时候,便是任何一方,都不会轻易放过。

    这无关品行,只在乎利益。

    这种大杀器不是他一个小小的迪功郎,括弧至今还未办下补身的人可以cào控。

    如今放手,在没有足够力量之前,yù尹也不会再去掌握。

    除非,除非他能有通天手段,否则掌控这周刊,便是死路一条。

    “二十六郎,此事我已下定决心,不会再变。”

    “既然如此……那我这就去找人。”朱绚站起身来,笑道:“只可惜了这一壶好茶。

    待会儿小乙结账,.反正你也不差这些钱两。”

    一句话,倒是冲淡了yù尹有些压抑的心情。

    他笑了笑,拱手与朱绚道别。

    坐在窗户边,yù尹看着街道上车水马龙,目光有些mí离。

    他知道,只要他把那报纸jiāo出去,便等同于和李逸风分道扬镳,甚至和李纲等人撕破了脸。

    但是,他并不后悔。

    yù尹坚持,周刊不可以jiāo给任何一派,那样必然会产生相反的结果。

    可是,让朱绚找人,便真个妥帖吗?

    yù尹也说不清楚……

    ++++++++++++++++++++++++++++++++++++++++++++++++++++++++++

    夜幕。悄然降临。

    yù尹在舆子茶楼坐了一会儿,便结账离去。

    回到家。他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隔着院墙,看着观音院空dààng的菜园,心中无限感慨。

    李纲是好人。李若水也是好人!

    内心里,他很敬佩这些人,特别是那个有‘南朝一人’之称的李若水。但敬佩,并不代表他可以容忍yīn谋和陷阱。yù尹可以肯定,这份名单必然是出自李若水的谋划。因为从他加入周刊之后。周刊的观点便一日jī烈一日,渐渐出现了偏差。

    李若水几次在周刊中刊登文章,必言与nv直人开战。

    但如何开战,怎样开战?

    却言之无物,内容极其空dòng……

    似这样的文章。yù尹并不愿意刊载。

    但李逸风也好,朱梦说也罢,还有徐揆、李若虚这些人。却坚持刊载。令yù尹也有些无奈。后世常说,书生造反,十年无望。其实让书生领兵打仗,xìng质也没有太大改变。yù尹并不是说。宋朝的书生不懂战争,事实上在徽宗之前。儒帅多不胜数。不管是范仲淹还是韩琦,亦或者文彦博这些人,对兵事都非常熟悉。

    可是现在……

    若把兵事jiāo给李若水等人,只怕也难改一场惨败。

    若如此,则周刊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想到这里,yù尹不由得幽幽一声叹息。

    他站起身来,从一旁刀架上取下虎出长刀,正要出鞘,却听楼下传来燕奴的声音。

    “小乙哥,小七找你。”

    “让他上来吧。”

    yù尹把虎出重又放在刀架上,转过了身。

    这时候,楼梯上传来一阵脚步声,紧跟着黄小七走上二楼。

    “小乙哥,都nòng清楚了。”

    “屋里说话。”

    yù尹摆手,示意黄小七和他走进书房,然后搬了一张凳子,让他坐下。

    “七郎,慢慢说。”

    黄小七喘了口气,笑嘻嘻道:“自小乙哥吩咐之后,自家便让我那堂弟留意唐吉的状况。

    那厮回来之后,倒没什么举动。

    每天或是在五龙寺练扑,或是呆在家里。

    他家便在兴国寺桥旁边,距离开封府不算太远。每天饭后,他便会沿着长堤走上一个时辰,从兴国寺桥一直到角子mén。大约在亥时左右,便会返回家中休息。

    早上大概寅时起身,卯时之前会沿着太平兴国寺大街前往五龙寺……

    这厮的生活非常规律,倒也看不出有什么喜好来。对了,这几日,这厮还去了两次秀才巷,似乎是找什么人……我堂弟也不敢跟的太紧,所以便没有nòng清楚。”

    没有nòng清楚?

    不,已经非常清楚了!

    yù尹可以肯定,唐吉是去找李观鱼。

    至于是什么事情……

    yù尹心里冷笑一声,倒也不在意。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娇滴滴的身影。

    yù尹突然想起来,那日冯筝和李观鱼之间的谈话,心里没由来一动。

    “七郎,还有一件事,为我盯紧了!

    那秀才巷,有一个名叫李观鱼的太学生。给我盯紧此人的行迹,若他和nv直人,或者丰乐楼的冯筝有什么接触,便要立刻告诉我。这件事,你要亲自去cào办。”

    黄小七二话不说,便点头应下。

    和yù尹又说了一会儿话,见天sè不早,黄小七便告辞离去。

    “小乙哥,要动手了吗?”

    燕奴把黄小七送出mén以后,便回到了楼上。

    yù尹只微微一笑,轻声道:“却不着急……明日我与大郎去角子mén和太平兴国寺大街查探一番,再做决定。”

    燕奴停了,用力点了点头。

    她深吸一口气,刚要开口,忽听外面传来一阵敲mén声。

    “这么晚了,会有谁来?”

    燕奴眉头一蹙,起身走到窗户旁边。

    却见高世光披衣从厢房里出来,朝着大mén走去。(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