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时行 网友上传章节 第211章 暗战(二)

作者:庚新 类别:历史军事
    第211章暗战(二)

    早在当初柳青提起西域商路因西州战luàn不得不关闭的时候,yù尹便有了一个想法。[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他想打开西域商路!

    而今耶律余里衍进驻西州,挑起硝烟四起。

    从目前得来的消息来看,余黎燕在西州还算顺利。高昌回鹘,虽说曾有那么一段辉煌历史,可现在早已经不复当年的盛况。之前,他们尚能勉力生存,却无法掩盖住其日益衰颓局面。至余黎燕大军进驻西州,又有西夏暗中相助,高昌回鹘已经无力阻挡契丹大军。也就是说,余黎燕早晚会占领西州,并且稳住局势。

    可是,占领西州,并不代表余黎燕便可以迅速发展。

    西州向东,是西夏国。

    余黎燕这个时候,断然不可能去侵犯西夏利益。也就是说,余黎燕东进将受到阻碍。

    而西州向西,有黑汗国阻挠着余黎燕的发展。

    再往西,还有huā剌子模、古斯、塞尔柱等国家,以西洪河为界,和黑汗国相阻隔;西州向北,已经让给了汪古等漠北部族,短时间内,余黎燕还需要他们帮助;向南,则有黄头回纥与草头鞑靼等部落,以及盘踞在青海西藏地区的吐蕃诸部落。

    这些部落,都会给余黎燕带来巨大压力。

    而西州贫瘠,如任老公所言那般:余黎燕而今资金匮乏,物资奇缺……

    yù尹当时便动了连通西州商路的念头。

    不过,连通西州,便要走晋宁军,入西夏,方可抵达。

    晋宁军方面,yù尹是一点mén路都没有。西夏方面,倒是问题不大,可这晋宁军又该如何解决?所以,yù尹必须要找人设法探路,并且打通西夏左厢神勇军司商路,放可以自由通行西夏和大宋边界。这确是个麻烦事,需要有个醒目人才成。

    黄小七虽说没读过书,但极醒目。

    等到柳青回来,再通过他的mén路,打通晋宁军,便可以和西州取得联系。

    黄小七见yù尹答应,顿时喜出望外。

    他向yù尹谢过,便兴高采烈走了。

    送走黄小七,yù尹总算是松了口气……

    杨再兴不在屠场,yù尹本打算和他商议一下对付唐吉的办法,可见他不在,便失去兴致。

    在屠场转了一圈之后,踏着落日余晖,yù尹返回观音巷家中。

    这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yù尹起áng。

    洗漱过后,他正要出mén,却被燕奴唤住。

    “小乙哥,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奴?”

    “啊?”

    燕奴咬着嘴chún,轻声道:“昨夜你说梦话,叫嚷着要杀唐吉……还说什么杀父之仇。”

    yù尹jī灵灵一个寒蝉,有些不知所措。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

    此前yù尹并未动杀心,所以一切尚好。

    却不想,居然说了梦话……

    “唐吉,便是当初害死阿舅的凶手?”

    yù尹,沉默!

    “你昨日找师叔,莫非便是为了这件事?”

    燕奴步步紧bī,丝毫不给yù尹思考的机会。yù尹被问的哑口无言,期期艾艾,不知该如何回答。

    “若要报仇,需算奴一份。”

    “不成!”

    yù尹一听,连考虑都不考虑,便一口拒绝。

    燕奴的眼睛顿时红了,“为什么不成,难道奴便不是yù家人吗?

    阿舅当年遇害,阿爹便觉得奇怪。那契丹力士本就不是阿舅对手,怎能胜得阿舅?

    怪不得,你回来之后,一直对唐吉忌惮颇深。

    莫非你那时候便知道了,唐吉是害死阿舅的凶手?奴不管许多,若这事情算不得奴一份,奴便自己去找唐吉。便是被那jiān贼打死,也好过只能在一旁眼睁睁看着。”

    燕奴言语,斩钉截铁。

    yù尹看着她,不知该如何劝说才好。

    燕奴别看外表柔柔弱弱,却有极烈的xìng子。

    如果这件事瞒着她,nòng不好真个会跑去找唐吉拼命。那样一来,可就是打草惊蛇。

    “小乙哥,你莫小看奴。

    奴知道,小乙哥在漠北曾上过疆场,更杀过人……可若论功夫,小乙哥怕不是奴的对手。这段日子,奴随师叔习武,进境很快。加之依照安叔父的叮嘱,开始服用内壮丹,隐隐以快要突破第四层功夫。那唐吉当初比阿舅也只弱了一筹,这许多年,便是成不得宗师,怕也能比肩当初阿舅水准。只凭小乙哥和大郎,未必是此人对手。但若加上奴,咱三人联手,胜算总大过两人,小乙哥以为如何?”

    yù尹知道,燕奴的底子好。

    小他六岁,便练成了三层功夫,隐隐要突破四层。

    如果算上她,倒也真能多些胜算。

    只是这事情实在危险,yù尹心里终究不太愿意让燕奴参与。

    问题是,已经到了这地步,便是不让她参与,也要先稳住燕奴,免得她轻举妄动。

    思忖良久后,yù尹便点头答应。

    他突然想起陈希真给他那本合击之术,当时陈希真说,那原本是雌雄大盗所有……与其和杨再兴练习,倒不如和燕奴练习。毕竟,yù尹和燕奴在一起的日子更久,也更加默契。

    想到这里,他立刻从怀中取出那本合击之术,递给燕奴。

    把缘由说了一遍之后,燕奴心huā怒放,接过合击之术,兴高采烈的跑回屋去琢磨。

    杀父之仇事大,其他事情都可以放一放。

    再说了,yù燕牙具有张二姐cào持,燕奴也能放心。

    +++++++++++++++++++++++++++++++++++++++++++++++++++++++==

    打发了燕奴后,yù尹还是出了mén。

    不过,他并没有前去屠场,也没有前往报馆。

    他牵着暗金,出城之后便翻身上马,直奔开封城外的一处田庄。

    那田庄,是张三麻子的住处。

    yù尹以前来过一次,所以田庄外的人倒也认得yù尹,没有任何阻拦,便直接放行。

    算算日子,也有段时间没有看到张三麻子。

    加之yù尹的身份和地位日益高涨,也让张三麻子不敢似从前那般,唤小乙来使琴。

    所以,当张三麻子看到yù尹的时候,顿时愣住了。

    他有些奇怪,yù尹跑来找他,又是何故?

    本来,张三麻子和yù尹的关系确实不错,甚至一度给yù尹了许多帮助。但是自从出了罗德那一档子事情之后,张三麻子和yù尹的来往便少了……说起来,那件事也不是张三麻子的错,纯粹是罗德不争气,被郭京算计所致。张三麻子找yù尹讨要钱两,也在情理之中。只是配合当时的状况,不免让人觉得,他和郭京合谋。

    后来,yù尹还上了钱,和从前一样,也没有找张三麻子的麻烦。

    但张三麻子这心里面总有些不安,担心yù尹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便会来和他计较。

    特别是yù尹闯御拳馆,开设便桥屠场,声名大振。

    这也让张三麻子心里,更加忐忑。

    “小乙前来,有何指教?”

    “三哥,小弟是来向三哥求助。”

    听这话,张三麻子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是来寻事便好!虽说yù尹是孤身前来,但一个敢闯御拳馆,并且能全身而退的家伙,总是让张三麻子有些忌惮。

    “小乙这怎话来,有甚事,但说无妨。”

    yù尹一笑,拉着张三麻子的胳膊,“我想向三哥寻些人手……必须是城里的人,而且要熟悉mén路。我知而今外面风声紧,但思来想去,还是三哥能助我一臂之力。”

    “小乙要人不难,只是做甚用处?”

    “不瞒三哥,你也知小弟在帮着衙内们作大宋时代周刊。

    近几期都是关于虏贼的事情,这次虏贼派使团来,小弟便想着人盯着,寻些消息,好写文章。”

    yù尹和大宋时代周刊的关系,张三麻子并不清楚。

    只是一听他在为衙内们做事情,三麻子哪里还能拒绝?

    当下他一拍xiōng脯,便笑道:“这事情简单,小乙做得大事,三麻子焉能不助一臂之力?

    只是这盯人的事情,普通人做不得,需要有勤快而且机灵的才成。

    这样,小乙甚时候需要,要多少人,自家这就便为你找,二三十个人想来不成问题。”

    yù尹笑道:“如此,我便要三十个人。

    也不要他们白做,每人每日一百文,便为我盯到使团离开……这时候嘛,自然越快越好。若三哥凑足了人手,便让他们到屠场找我,我自会吩咐他们具体事情。”

    张三麻子闻听大喜,“小乙哥果然是爽快人,想来会有不少愿为小乙效力。

    这样,晚上,晚上我就派人过去。到时候有什么安排,只管吩咐便是,一百文一天,那些鸟厮定赶着趟来。这件事便包在我身上,绝不会耽搁小乙哥的大事……”

    要不然说,鼠有鼠路,蛇有蛇径。

    似这种打探消息的事情,还真要张三麻子这等大团头出面才好。如果让yù尹自己去找,不晓得要找到猴年马月。yù尹谢过了张三麻子,便起身与张三麻子告辞。

    三麻子倒也没有挽留。

    他知道,似yù尹而今这身份,必然非常忙碌。

    于是便送yù尹到mén口,目送yù尹上马离去……

    “三哥,不过是个屠夫,何必如此恭敬?”

    一个手下的管事过来,轻声抱怨起来。

    张三麻子脸一沉,恶狠狠道:“若你能如yù屠夫那般,闯了御拳馆全身而退,自家也会如此恭敬。你道这yù屠夫还是当初那个被郭少三bī得走投无路的yù小乙吗?

    时来运转,这厮已不比从前。

    你看着,这马行街的yù蛟龙,早晚会变成开封府的yù蛟龙……将来这东京地头上,必有他一份。立刻去城里,把那坊巷的团头给我找来,我有事情要吩咐他们。”

    +++++++++++++++++++++++++++++++++++++

    今儿便两更了!
欢迎您阅读庚新所写的小说宋时行